第25章 3弹 被夺走的十字架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160
章节字数:12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说什么!?」

亚里亚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要我去当小偷!?」

福尔摩斯的曾孙居然要去当小偷。

如果被天国的福尔摩斯知道的话大概会气得活过来吧。

可是如果不帮理子的话……

「喂,亚里亚。」

想到这里,金次拉了拉亚里亚的制服袖子示意她先冷静下来。

「亚里亚~就帮帮理子嘛~理子也会帮亚里亚的喔~」

理子搭着亚里亚的肩膀把她推回沙发上。

「理子的宝物应该就在这地下金库里。但这里是理子1个人无法攻破的、铁壁般的金库喔。已经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但是……」

理子一边说着一边把整个身体都向亚里亚贴了过去。

「如果是优秀2人组再加上1个人从外面接应的话应该就能解决喔。」

如果亚里亚和金次的位置互换的话,金次大概就会忍不住进入亢奋状态。

而亚里亚却仍然保持对理子不理不睬的态度,从这个方面来说金次很佩服亚里亚。

「哼。」

听起来是在夸亚里亚的话似乎没有起到作用,亚里亚还是把理子往旁边推了推。

「那么我问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说清楚。」

「人家说了的话亚里亚肯定不会答应嘛~」

理子的顾虑连金次听了都觉得很有道理,以亚里亚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去做小偷这种犯罪的行为——况且她不仅是武侦还是福尔摩斯的曾孙。

「这座红鸣馆是谁的,为什么你的宝物会在这里。」

「……」

这次轮到理子闭口不说了。

「怎么?该不会是想借我们的手去偷什么珍藏级的宝贝吧。」

亚里亚似乎非常讨厌别人骗她,以致现在说话的口气非常不客气。

「奥尔梅斯。」

理子突然变化了语气变成里理子状态。

「不告诉你是为了防止你破坏整个计划。」

直觉告诉亚里亚,这件事不,这座红鸣馆的主人和她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既然你想知道……那好。」

理子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亚里亚和金次对面的旋转座椅上。

「红鸣馆的主人是维拉德。」

亚里亚的瞳孔骤然缩起,两只小手紧紧捏成了拳头,肩膀一上一下地微微颤抖着——她在愤怒。

理子没有错过亚里亚的反应,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满意了吧。」

「……原来如此。」

亚里亚从摩擦的牙齿里挤出这几个音节,但幸运的是她没有做出冲动的事——这或许也和维拉德本人不在场有关,否则她大概立刻就会拔枪冲过去吧。

「等、等一下,维拉德是谁?」

感觉到亚里亚不对劲的金次开口阻止她的怒气继续向外延伸。

「『伊·U』的No.2,『无限罪之维拉德』。」

「妈妈的刑期里有99年的判刑是他的。」

「咕唔。」

虽然知道亚里亚母亲的判刑达到超出人类范围、高达864年的刑罚,但是再一次听到的时候金次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理子没有告诉亚里亚事实的决定在他看来是正确的——如果亚里亚没有逼理子说出来的话。

「那我们要偷的是什么?」

「……偷理子母亲送给理子的、十字架。」

「哈!?」

金次原本想换个话题让亚里亚冷静下来,但是没想到理子的回答让亚里亚更加生气。

「你要我去偷你妈妈送给你的十字架!?」

亚里亚的母亲因为理子的一部分原因被关在牢里,而理子却让亚里亚去偷她母亲送给她的礼物。

金次不是不能理解亚里亚的心情,可是……

「亚里亚你冷静一点。」

「我已经火大了!理子想见妈妈什么时候都能见到!只要打电话就能马上说话!可是,我见妈妈却只能隔着玻璃,而且还只有一点点时间——」

亚里亚的手已经放在了大腿两侧,随时就会拔出Government。

「好羡慕你啊,亚里亚。」

「你在讽刺我吗!」

唰。

一银一黑的两把Government指着理子。

但是理子却低着头没有拔枪,连刚才不停踢着的脚都停了下来。

「因为,亚里亚的妈妈、还活着。」

「……」

亚里亚握着的Government的枪口不自觉地抖了一下,然后向下垂着。

「理子的父亲和母亲……都已经不在了。」

理子坐在椅子上用双手撑着整个身体,就这样说着自己的过去——但是亚里亚却觉得理子随时会倒下一样。

「理子,是在他们上年纪时才有的孩子。而他们两人,都在理子8岁的时候……去世了。」

「那个十字架……是母亲,在理子5岁时送给理子的礼物。」

这是亚里亚第一次见到这样失落无助的理子。

明明理子是个整天笑嘻嘻的笨蛋,应该是和这种表情无缘的才对。

亚里亚想说出安慰理子的话,可是让理子回想起痛苦的过去的是她自己。

听着故作坚强的话,亚里亚不自觉地放下枪、撇着嘴在心里把自己从头到脚骂了好几遍。

「那是理子非常重要的东西。是仅次于自己生命的珍贵之物。可是……」

亚里亚很爱香苗,所以她很能体会理子珍惜母亲遗物的心情。

「维拉德那家伙!那家伙明明知道,还把那从理子手上夺走了。而且还藏到了警戒这么森严的地方……可恶!」

理子紧握着拳头,似乎对维拉德的恨意不比亚里亚少。

滴答。

「!?」

在理子伸手擦掉情不自禁滴下的眼泪之前,一块扑克花样的手帕递到她面前。

「亚里——」

「别哭了。」

「呜……亚里亚。」

理子拉着亚里亚拿手帕的手。

「化的妆卸掉了就不好看了。」

亚里亚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擦掉理子眼眶边的泪水。

「只要把那十字架夺回来就行了吧。」


潜入搜查。

这是根据武侦潜入暴力集团、企业、夜总会等等搜查对像的组织中搜集来的情报来决定是否强袭、逮捕罪犯的搜查手法。

也就是、偷袭。

很长时间在日本被算作违法的这手段,为了对抗激增的凶恶犯罪,现在也已经合法化了。

在武侦高主要从事这工作的是C研中的女孩子们,不过侦探科、谍报科、强袭科偶尔也会采用这种手法。

「哎。」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理子的计划是让亚里亚和金次扮成女仆和管家潜入红鸣馆。

可是对亚里亚来说扮成女仆太难了。

无论是贵族的身份还是太过骄傲的自尊心都让她无法接受,不过最重要的是——从那天之后理子就一定缠着亚里亚让她穿女仆装。

如果是任务的话她会好好完成,可是理子这样盯着她的话反而会让她太害羞了。

想到这里,亚里亚不由得撇了撇嘴。

预定潜入红鸣馆的时间是2周后。

而现在只剩下1周的时间,可亚里亚一点准备都没有。

咚咚。

回过神来已经站在装备科大楼的地下走廊尽头——挂有『平贺文』牌子的B201工作室的房间——亚里亚伸手敲了两下门。

「我是神崎,来拿之前定制的子弹。」

「门开着!」

大小各异的工具、古今中外枪械的零件,线圈、扳手、收在塑料盒中的数百种螺钉。

虽然之前在解冻Government的时候也来过这里,不过亚里亚还是惊讶着零件占满整个房间、直到天花板的工作室。

「平、贺?你在哪?」

明明在门外听到平贺的声音,但是亚里亚打开门之后只看到满房间的材料、工具。

「神崎同学,我在这。」

很轻的声音从零件堆里传了出来。

「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接着又听到叮当哐啷的翻动零件的声音,似乎是在找亚里亚定制的子弹。

「噢。」

亚里亚向后退开几步远离那些杂乱摆放的刀剑、枪支、子弹——每个武侦都不会愿意别人随便碰自己的「搭档」。

「嗯?」

亚里亚不经意地看到成堆的刀剑里放着一把比普通长度短了很多的西洋剑。

(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正当亚里亚思考着到底在哪里看到过的时候,平贺从零件堆里爬了出来。

她关掉戴在头上的护目镜的照明灯,把一个盒子递给亚里亚。

平贺文。

亚里亚的同班同学,装备科的高材生。

有着橙色的短发,无论是身高还是体型都和亚里亚一样娇小,是属于让人有保护欲的女孩。

她的惊人的改造力和机械知识被金次形容为「天真无邪地收取远高于市价的工资,又天真无邪地进行非法改造」。

「根据你的要求,这是特制的.45ACP子弹。」

「嗯。」

亚里亚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排7发子弹、总共14发子弹——刚好是Government可以容纳下的数量。

「穿甲弹、燃烧弹、闪光弹、音响弹、烟雾弹、定时弹、还有感应弹。」

亚里亚定制的是和武侦弹相似的、是Government使用的.45ACP威力2倍的子弹。

穿甲弹——能穿透坚固的物体。

燃烧弹——能产生物体的燃烧。

闪光弹——能产生强烈的闪光。

音响弹——能产生强烈的冲击音。

烟雾弹——能产生浓厚的烟雾。

定时弹——在击中物体的3秒后产生相当于1个手榴弹威力的爆炸。

感应弹——发射出去之后第2次触碰到才会产生相当于1个手榴弹威力的爆炸。

「特别是定时弹和感应弹一定要小心使用噢。」

平贺指着最后4发子弹对亚里亚警告着。

「嗯,我知道了。」

亚里亚满意地合上盒盖。

这是她为潜入红鸣馆、遇到维拉德而做的准备——虽然理子很确定的告诉她维拉德已经几十年没有回到那里了。

「剩下的尾款我会打到你账上。」

「噢!多谢惠顾!」

平贺很高兴地用服务生的态度向亚里亚鞠躬。

「那我先走……嗯?」

刚走出没几步,脚下就踢到了某个东西。

那是一个看上去像是装在鞋子上的装饰。

「这是我的新发明,人体加速推进器。」

平贺从地上把推进装置捡了起来。

「前段时间武藤君要我帮他改造摩托车,把速度再提升快点,然后我就想到了这个!」

平贺把自己的新发明在亚里亚面前用力晃着。

「把用来改造车辆的推进器缩小化!变成不需要装在车上、只要人就可以提高速度的加速器!」

「可是我找不到肯做试验的人,所以一直没能进行下去——」

「让我试试。」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亚里亚的脑海里萌生出来。

——如果在强袭的时候有了这种加速器的话,肯定能更快地制服犯人。

或许这次帮理子偷十字架的时候就能用上。

「真、真的吗!?」

平贺像看试验品一样地看着亚里亚,双眼泛着亮光。

「准备好了吗?」

平贺看着把小型推进器绑在鞋子两侧的亚里亚原地跳了两下。

「好像有点重。」

「那是当然的啦,这个控制器拿着。」

亚里亚从平贺手里接过像玩具一样的可以单手控制的遥控器,听她说着操控的方法。

「转弯的功能暂时没有加上去,所以这里的前后左右就是上下前后。」

「那么,开始吧。」

平贺咽了下口水,向后退到墙壁旁边。

亚里亚深吸了一口气,用拇指按下了红色的开关键——

咚!

天花板受到重击发出了很响的声音。

「没、没事吧?神、神崎同学?」

「……痛。」

亚里亚侧身倒在地上,两只手抱着脑袋——头顶肿起了一个肉眼都能看到的大包。

足足在空中停留了有2秒的时间,她才从黏在天花板上的状态掉落下来。

为什么一按开关就会弹起来啊。

亚里亚想要吐槽的话被剧烈的疼痛代替。

「没事吧?脑袋有没有流血?要不要去医务室?」

平贺不安地在亚里亚周围走动着,但是她没有敢碰亚里亚的头部。

毫无预兆地以高速撞倒大脑,说不定会有脑震荡的危险。

「我……」

看东西模糊、头晕、想吐。

亚里亚现在的症状正是脑震荡的病症。

「啊啊,急救箱急救箱——」

咚。

哐啷。

亚里亚的身体突然向后撞倒了对在墙边的工具和零件,不过幸亏亚里亚因为头疼而蜷缩在一起才没有对她造成更大的伤害。

「神、神崎同学……」

平贺低下头看着被自己踩到的、先前从亚里亚手里掉落的遥控器。

「等、等一下我把它关了。」

咻。

再一次,亚里亚的身体动了起来——准确的说是被动了起来。

抱着脑袋的亚里亚冲出零件堆。

或许是因为电量不足,这次的速度比亚里亚撞到天花板的速度慢了很多。

但平贺还是只能眼看着亚里亚朝着房间的大门冲过去。

「呜哇……」

(神崎同学要被我害死了。)

平贺不由得扔掉遥控器,用双手捂着眼睛。

——可是撞击声没有传出。

「你们在做什么?」

冰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贞、贞德同学。」

平贺松了一口气,喊出了接住亚里亚的银发少女的名字。

(贞、德……?)

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的名字,但是亚里亚想不起来。

软软的触感贴在自己的头上,仿佛连疼痛都减轻了很多。

「还有你。」

贞德不满地看着趴在自己胸口处的亚里亚,好像一松手她就会倒下去。

「你想保持这个姿势到什么时候。」

「……」

亚里亚的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呢喃。

接着,失去了意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