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5-13 22:52
点击:172
章节字数:57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easky1456 于 2016-5-14 00:34 编辑


然后这是……新坑(现在已经五个坑了哈哈哈哈哈,绝望的笑声{:4_364:} )

讲真这篇写到想写的片段就赶紧回去把P主和赞美诗完结掉

我!是!说!真!的!{:4_352:}


0.(这篇的很多设定其实是为飙车而存在的{:4_342:} )

1.我想写成短篇

2.时间轴跳跃比较快

3.我会努力不写成中长篇的

4.大概是个魔幻战争(伪)题材

5.也许以后会补充设定

(以上)






乱战



(一)




“叫啊,再叫啊?刚才的精神哪去了?哈哈哈,没想到吧,你居然被同伴出卖了!”

铁栏外的狱卒喊叫完发出了一阵下流的嘲笑声,对着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精灵露出了猥琐贪婪的目光。


牢狱中精灵靠在墙角奄奄一息,身上的衣服早已变得破烂不堪,撕裂的缺口处原本白皙的肌肤也遍布了可怖的伤口,翻卷着的皮肉一块一块,让人不难想出她早先受到的酷刑。


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自战争开始以来,无辜死去的芸芸众生,又何止她一介生灵?


魔族和人族的争执常年不断,早就积怨已久,这次跨界大战的爆发可是说是意料之中。然而生于森林中与自然为伍不喜争斗的精灵族会参与这场战争帮助人类,却是魔族始料未及的。


战火波及到了精灵的家园,比起残暴嗜血的魔族,精灵族的领袖更愿意相信温文尔雅的人类君主,选择同人类结盟,自有精灵王的考量。


温柔宽厚的王与狡猾精明的人类在金碧辉煌的宫殿的红毯之上握手结盟,而她的臣民却在战火硝烟间出生入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与此相对,崇尚暴力信奉着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的魔族,在愈发不利的战局面前,也终于低下了那不可一世的头颅。


魔族领袖单膝跪地撕扯下了当年夺取黑龙性命的右臂,用血和骨结束了与龙族近百年来的对立,龙族承诺,他们不会偏袒任何一方,而坚守绝对中立的立场。


中立就足够了。这正是魔族的首领所期望的。


平息了黑龙的怨念,代表着魔族可以重新自由的出入名为终焉之地的厄尔斯兰大峡谷——一个充满令‘人’窒息的瘴气,遍布着毒物恶兽,岩浆翻滚寸草不生的世间炼狱。


借用这条命为炼狱,实而是通往胜利的崎岖道路,魔族的士兵脚踩的同胞的尸首前进。而峡谷的那一侧,远离前线完全闻不到一丝硝烟味道的人类的家园,在一个与常日无异的清晨,迎来了单方面的屠杀。


胜利的天平倾斜向了另一侧,然而战争的最终结局如何,恐怕只有身居英灵殿的诸位神祇才知晓答案了……



厄尔斯兰大屠杀日,对于乐正绫来讲,是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天。

因为在那一日,身为人类的她走向终焉,迎来了新生。



黑色的甲胄在地牢火把的照耀下反射出暗红的色泽,肩部繁杂的雕纹显示出了来者高贵的地位,矫健的步伐沉稳有力,转过地牢的通道,身后的披风随着她的动作高高扬起又缓缓飘落,握紧了腰间象征身份的佩刀,乐正绫在牢狱外停下了脚步。


“你们在干什么。”


漠然好似不带感情,却能让同族感知到话语里包含的极大的愤怒。正狞笑着撕扯精灵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的狱卒停下了手,另一侧刚解开自己的裤腰带的狱卒也慌乱的穿好裤子,两者犹如见到了鬼一般的看向了乐正绫。


他们的新上司,魔君捡回来的魔族后裔,他们以为可以随便打发糊弄的对象。


“我在问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听不懂吗?”


推开了石牢铁质的牢门,难以压制的愤怒反应在了被捏到变形的围栏上,暗红的血眸扫视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已经没有了生气的精灵的尸体上。


“我说过这次的俘虏很重要,在问出情报前要留一个活口……”拔出装饰用的佩刀猛然刺向了还提着裤子的狱卒,直刺咽喉,一刀毙命。“虽然说你们是我哥派来监视我的,杀狗还要留意主人的情面……不过这么笨的狗,不要也罢……你说对吗?”从尸体上拔出刀掏出手帕擦净,眯起眼睛的乐正绫看向了被吓得瘫在了一旁的另一个狱卒。


“我哥派你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说还是不说……”



把刀送回刀鞘,解决完两个奸细的乐正绫心情大好,图谋不轨的狱卒受到誓死不从的精灵的反抗而双双暴毙,这样的报告就算是提交也不会让那群老狐狸挑出什么毛病。


只是有些可惜了这个精灵……


“虽然我和你无冤无仇,但这就是战争,又有什么办法……”


一脚踢开地上的另一具尸体来到精灵近前,扶起对方失去生命的躯壳,乐正绫叹息了一声。当年她还是一个人类小女孩时,曾有一个精灵救了她的命,如果可以,她并不想让精灵死在自己的手里。


“被人类出卖又被我愚蠢的同族所折磨的生灵啊,就让我送你最后的一程吧……愿你的灵魂重返魂之大河,回归精灵之神的怀抱……”祈祷之后,乐正绫的手里静静的出现了一团红黑相间的火焰。不用吟唱而发动魔法,这是魔族直属后裔才有的天赋。

当然能否使用高阶魔法,这也是判定一个魔族血统高低的方式之一。


然而当乐正绫最后一眼看向面前的精灵族少女时,由于重力的作用对方向后仰起了一直低垂的头颅,从而露出了她苍白消瘦的脖颈,在昏暗的火光下,一块狰狞的牙印状的伤疤清晰可辨。


乐正绫的瞳孔微缩,手中的火焰顿时熄灭,她急忙抬起少女的脸庞,拨开黏在她脸上的褐色发丝,用力抹净了她脸上的鲜血和泥污。


儿时的回忆走马灯一般出现在了眼前。




“天依……”

乐正绫喊出了她以为再也无法见到的人的名字。




血盈草十四株,成年火蜥蜴血四滴,新鲜的包子灵八个……念到此处,堂堂的西征军副将乐正绫,抬手把几个白胖白胖的灵聚体丢进了浴缸,溅起了几朵红色的水花。


她的右手边放置了一本从参谋长那里借来的禁书,书旁的茶几上,水晶盒里一颗深蓝色的药丸在昏暗的房间里散发着荧光。


卷起袖子伸长手臂在浴池里搅了搅,乐正绫的手碰触到了躺在浴池中少女赤裸的身躯,一丝晃神间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


浴池里好似熟睡着的少女,染成褐色的发丝被洗出了原本的浅灰色,脸上的污泥和血迹也已被清理干净,少女还是当年的模样,据说精灵成年后的样貌不会改变,这一点和人类有很大的区别。



曾经还是个人类时,被人类捡来抚养的乐正绫由于不能像正常人类一样使用魔法只能受到其他小孩的欺凌,那一次她逃进森林找不到回家的去路,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乐正绫,在奄奄一息的时候遇见了洛天依。


当时的她还没有对方一半的身高。


被独居中研究草药的精灵带回自己的居住地治疗,童年充斥着无数悲惨记忆的乐正绫在那时保存下了她最为快乐的回忆。


如果没有最后的那次意外。


现在回想起来,她的无端暴走可能正是魔族的血统所致使的,发了狂的乐正绫狠狠地咬向了自己救命恩人的颈间,如同一只捕食中的猛兽,一口见血。


清醒之后的她,怀揣着愧疚和恐惧,从熟睡中的她的怀抱挣脱,就此逃的无影无踪……




水中少女的躯体在药液的浸泡下还留有温暖的热度,手掌划到天依左胸饱满的圆润下,却感受不到心脏的鼓动……乐正绫用力贴近了她的肌肤,还好,虽然微弱,生命还在挣扎着祈求存活。


在脑海里又复习了一遍刚刚从参谋长那里恶补的生体构造知识,拿起桌子上的水晶盒,乐正绫扣开了盒盖。


被父上捡回来之后又像一块破烂的抹布一般被丢向了战场,最后靠的是那位换来的参谋出的诡计,第一次率军冲锋陷阵而且还是以寡敌众,乐正绫居然奇迹般的夺得了胜利。


魔族的庆功晚宴上父上把这颗药赏赐给了自己。无视了周围长兄长姐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乐正绫弯下腰,从魔君的手中接过了被称为‘苍龙之泪’的魔族圣药。


虽然不及传说中的真品能让死者苏生,魔君亲手炼制的伪品也同样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效用。


“但是由于种族不同,对精灵使用一定会有副作用的,你确定你要为了她来使用‘苍龙之泪’?恕我直言,这药就算是只有一半放到私下里交易,都抵得过西征军半年的军需。”


“她救过我,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而且……”乐正绫整理着自己的语言,“而且我不想让她死,就这么简单。”


足智多谋阅人无数的参谋长看傻子般的瞪了她好半天,最后叫来了书童,踩着梯子甩给她厚厚的一打资料。“虽然不知道你看上了那个精灵哪一点,但是你一定要对她负责!”


然后乐正绫就被赶出了参谋长的地下图书馆。


翻完了资料,副将终于明白了参谋长话里的真意,虽然说精灵族关于贞洁这方面似乎有着严格的戒律,但是为了救她,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救命要紧。


况且在这之后洛天依属不属于精灵族还是个问题。




从盒子里取出蓝色的药丸,乐正绫扣开少女紧闭的双唇和牙关,把药塞了进去。直起身,褪下松松垮垮的睡衣,全身一丝不挂的乐正绫迈进了还算宽敞的浴池,跨坐天依身上。


喉咙没有吞咽的动作,说明药还在嘴里。


服下的药也好,浴池中倒入的一堆药材也好,药效都有一个由强至弱的循环周期,而月圆之时,一个月才有一次。


不能耽误,要马上开始。


想到此乐正绫用力咬破了自己的手腕。口中传来浓郁的血腥味,她含了一口,顾不得给自己止血,固定住洛天依歪倒的头,嘴对嘴,便把满口腥甜的血液灌了进去。




(二)




洛天依觉得自己像是身处一个浮浮沉沉飘忽的梦境里。


周围半透明悬浮在空中的,应该就是精灵族的长老口中那些看不见的幽灵……所以自己这是死了吗?洛天依疑惑的看向自己的身体,和那些幽灵不同,她还有着实体,而且还稳稳地站在地面上。


回去吧,她听见有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说到,那声音温柔而安详,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遵从,停止一切反抗的念想。


可是回到哪里?她已经没有能够回到的地方了不是吗。


被友军出卖,被敌人侮辱,她拼死反抗,却无法想象死后自己的尸身是否还会被那群牲畜所蹂躏,还不如当初同长老学习自爆,和敌人同归于尽一了百了。


几只圆滚滚的包子灵煽动着翅膀停在了她的肩上,一只在她的面前左右摇晃了一下点了点头,其余的几只便一同推着洛天依走了起来。


等等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张嘴大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洛天依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精灵最终的归宿——那条璀璨耀眼,横贯过去与未来的魂之长河,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遥远。


“我————”


猛然睁开眼睛,洛天依并不能马上理解当前的情况,周围的光线并不能照亮她所身处的环境。她全身的骨骼好像被火焰缓缓烧熔,又如同被酸噬液一点点的腐蚀,尤其是小腹那里,就好像点燃了一团邪靡炙热的火焰,可周围明明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水声,一波一波拍打着自己的躯体,犹如海浪一般。


有什么温热柔软的物体在自己的嘴里转动,自己的身体和另一具滚烫炙热的柔软肌肤交缠在一起,相摩相蹭,愉悦的感情传递到脑中,洛天依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未清醒的意识服从了药物和本能的支配,熟悉的气息让洛天依放松了戒备,唇间的小舌回应着来者的邀约,旋转缠绵,双手也攀向了对方光滑的后背,把彼此揽近对方赤裸裸的怀抱中。



“好热,好热啊……”



洛天依只觉得周身滚烫的无以复加,只能靠抱紧怀里的人来缓解,当她发出了一声轻吟呼喊出声时,她身上的人终于停止了动作,关切的望向了她。


“你终于醒了,还记得我吗?”


放空的意识无法完全理解对方言语中的含义,烈火燃烧着所剩无几的理智,不同于刚才在梦境中还能够游刃有余的观赏片刻彼岸的风景,现在的这个现实,抑或也是梦境?却痛苦的如同地狱一般。


唯一能够缓解这炙烤感的方法,就只有抱紧眼前的人微凉的身躯,些许透入肌肤的凉意至少能冷却快要被火焰吞噬的心脏。


颈间早已枯干成丑陋疤痕的刻印,如果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牙印上透出了隐隐的红光。


洛天依迷离的眼神告诉乐正绫她可能并不明白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在过激的药效和当初无意中留下的‘标记’的作用下做出了本能的举动。


紧紧贴上少女光滑的身躯,小腹、胸部,不留一丝的空隙,乐正绫的左手绕到对方的身后沿着脊线一滑到底,揉捏着臀部浑圆的肌肉,看见了那红色标记的乐正绫,右手拨开了粘在天依颈间发丝,对着当年的自己留下的小小牙印,用舌尖慢慢的舔舐抚慰。


如果这次参谋长真的不是在玩她,那么此时自己所做的一切,应该能减轻她蚀骨的痛苦吧……




“精灵族的体质虽然不及人类,但在抗性上,也远不及魔族的二分之一,更别提一个行将就木的精灵,你懂我的意思吗?”带着人类才用的眼镜,却有着魔族二分之一血统的参谋谆谆教导着自己的统帅。


“魔族的药物直接给人类使用会爆体而亡,若是给精灵,就算不死也会是半伤……但是那个精灵搞不好是你‘初印’的对象……”


诸神在上,也许这就是命运也说不定。


“她身体还存有的魔族鲜血应该能和你产生呼应,加以引导说不定能减轻过强的药效给她的身体带来的伤害。”


“加以引导,难道就是书上所说的‘性事的交和’?”回忆起参谋长塞给自己的学习材料,将军顿时明白了‘要对她负责’那句话的真实意义。


“可是精灵族对于这方面好像很看重,如果精灵族自身的抗性不能承担药效,我把自身的血液同她交换不可以吗?”


副将自觉良好的提出了另外的解决方案。


“你可以试试,她或许会活下来,但是你说不定会死!假如你因为这种愚蠢的原因不明不白的死掉,西征结束后我就回去找大祭司,让你的灵魂下辈子寄宿到鼻涕虫上!”


参谋长不耐的敲击着桌子,“况且这对你们也不是什么痛苦的事,你也知道,其他直系可都是津津乐道于这种肉体间的游戏,只有你是个另类……”


作为人类成长的乐正绫直到成为魔族也依然固守着她认为正确的人类世界的戒律,这也是魔族中一些人不承认她的身份的理由之一。


“人类世界里也把这种行为称为‘做爱’……对于你这个整天打打杀杀不知享受的家伙来说,终于有机会实践一下,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啊……”


那么多种族垂涎于精灵族的美貌,妄图把对方囚禁于身旁肆意欺凌,偏偏这个家伙,走了大运却毫无自觉可言。




“爱吗……遗憾的是,我完全不知道爱为何物呢……”


乐正绫记得这是她最后离开时对心华说的话。




什么是爱?乐正绫并不知道。


年少时饱受养父母的白眼和同龄人的嘲笑,成年后的她努力的立下战功证明自己,也还是不被认同,唯一的亲人也对自己不闻不问,当作空气一般的存在……



不拘小节强者为尊的魔族常常把爱挂在嘴边,


“可那并不是爱!只是被装饰起来的欲望罢了!”


乐正绫从心底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可现在……





大口吞咽着从少女的唇舌间汲取的津液,借由刚才发力换位,洛天依现在正坐在她的腿上,双腿间稀疏的毛发磨蹭着乐正绫的小腹,她觉察到不同于水流的黏腻液体晕染到了两者紧紧相依的身体间。


乐正绫觉得不只是洛天依,似乎就连她自身也被药物所影响,变得有些难以克制。


克制不住的想和她紧紧相接,克制不住的想和她永生永世的纠缠在一起。她用力吮吸着对方向后仰起的脖颈。对方脖颈处那优美的弧线一如传世的艺术品,越发激烈的脉动在皮肤下时隐时现,既是生命的复苏,也是激情的涌现。


怀中的人的呼吸越发的急促,尤其是心脏的部位,就连乐正绫都能清楚地感受到逐渐失控的搏动。抬起右腕又一口鲜血,在双唇相近的那一刻,乐正绫何曾没有冒出过这样的念头……


假使流尽自己身上的最后一滴鲜血,就能换得这个人永远留在自己的身旁,又何尝不可?




还不可以。

意识里这样反驳。




她贪恋这个声音,贪恋这具肉体,贪恋着这份久违的热度,如果两个之中一定要有一个迈向彼岸,她宁愿随她一起沉沦于爱欲之中,直到生命凋零的那一刻。


其他的一切都见鬼去吧。


双手离开挺立的胸脯继而向下探索到了那道隐秘炙热的幽谷,食指绕着滑溜滚烫的泉眼微微打旋,在触及那处柔嫩肌肤的霎那,天依停止了和她的接吻,一道呻吟堵在了口间,化作了一声闷哼。

乐正绫松开了嘴,进而向下开拓着自己的领土,微凸的锁骨,洁白的雪峰,无不烙印上了属于她的印记。


扣住膝上之人软若无骨的纤细腰肢,在幽谷中巡视的左手,终于进入到了那无人拜访过的幽径。


每一次触碰都能激起身前之人美到极致的反应,每一处的撩拨都让人不能停止,想要记住她每一个愉悦而痛苦的表情。


“我现在正在做出的,真的是所谓‘爱’的举动吗?”


逐渐激烈的动作掩盖住脑内一时的清明,进进出出之间,那处的肌肉,将她的手指包裹的越来越紧密。

洛天依在乐正绫的手中绽放的那一刻,乐正绫觉得,



这也是一种所谓的爱吧……







(TBC)



一言不合又开新坑的63

祝食用愉快……


(节操一去不复返,化作天边的云彩,继续绝望的苦笑{:4_346:} )


(骑车还是小心点好,前两天就又和一辆电动车撞了…… )PS.灼之花现在听起来十分的治愈啊……

PSS.以后都会好起来……

PSSS.雨下个不停,明天只能呆家里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