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紫月
更新时间:2016-05-12 11:34
点击:1071
章节字数:36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仍然覺得很不可思議。



(我真的和美帆子交換身體了嗎…)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鏡子裡的緋山也做出了一樣的動作。



(等等…如果我現在就是美帆子…)白石低頭看了看身上穿的睡衣



(如果我現在拉看上衣…看到的就是美帆子的…)她瘋狂的搖頭再度甩開某些糟糕的想法




(白石惠。冷靜。現在還是先去做早餐,不然等等美帆子起床就糟糕了。)白石堅決的告訴自己,順便給自己打氣不要受到糟糕(?)思想的誘惑。



----------------------------------------------------


做完早餐後,白石走到房間裡,打算把還在床上的人叫起來。

但是走進房間看到自己的臉躺在床上,一種違和感油然而生。


「美帆子,起床摟」她伸手搖了搖緋山

「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妳說,趕快起床。」



「不要吵!」緋山揮了揮手作勢抗議,雖然覺得聲音跟平常聽到的不太一樣,但怎麼可能會有別人叫自己起床呢。



「不行!快點起來!」白石再度伸手要把對方拉起,才發現原來緋山的身體力道跟自己有落差。




在白石半推半就之下,緋山心不甘情不願的張開眼睛。

但沒想到看到的是自己的臉。




「我一定還沒醒,晚安。」緋山一秒就把棉被拉起蓋住自己的頭。





「妳醒了喔。這是現實。」白石笑的很燦爛,只不過是緋山的臉。

「昨天小攤說的話好像實現了呢。」




聽到這句話,緋山立刻坐起來看著對方的臉。

看到自己的臉難得露出一種過度燦爛笑容的表情,瞬間覺得這臉怎麼這麼欠揍。



「騙人。」



「是真的。」



「騙人。」



「是真的。」



「我一定還在做夢。」



「不信妳去照鏡子。」



緋山走到鏡子前方,果不其然鏡子裡面出現的是白石的身影。



「真的假的!!!!」她手扶著額的同時鏡子裡的白石做出了與白石本人個性完全不相符的誇張表情,當然聲調也是。



「看樣子是這樣了呢。」

「美帆子我覺得呢,反正就七天。我們就假裝是對方好了,不然這種事情說出去也沒人會相信,況且說不定會被抓去做CT或是什麼檢查。」白石認真的分析整件事,用著合理的態度和口吻敘述著最佳方法。



(而且我也想多研究美帆子的身體(?))當然這種話是不能說的



「好像是這樣沒錯,如果被藍澤知道他可能會很興奮…況且如果被藤川那傢伙知道了事情就更麻煩了。」



「嗯,而且我們也都瞭解彼此病患的狀況,我想這樣是最好的吧。」語畢,白石轉頭看了看時間「阿!美帆子,快點吃早餐!我們要遲到了!」



兩人這時才匆匆往餐桌移動,但看著自己的臉在對面吃著飯,總有一種不太和諧的感覺,對於這種狀況緋山覺得異常的不安,於是開始對著白石行前指導。



「惠。」



「嗯?」



「在醫院的時候不准隨便對人笑。」想到剛剛白石自己的身體笑得燦爛,就覺得全身不對勁。


「該生氣的時候就要生氣,不要什麼都說好。」



「好。」



「如果藤川亂說話的話,要好好的教訓他。」



「好。」



「如果冴島在那邊冷言冷語,氣勢上絕對不能輸。」



「是。」



「還有…」說到這裡的緋山突然把頭埋進碗中,用著欲言又止的口氣「就是那個…」



白石知道這是緋山害羞的反應,但她看到自己的身體把臉埋在小小的碗裡,那畫面真的讓人錯綜複雜。



「怎麼了?然後呢?」白石放下了碗,直直的看著對方。



過了半晌彼此都沒說話,白石正準備放棄的時候。



「………妳不准趁機對我的身體亂來喔。」對面的碗中傳來了小小聲的警告。但由於現在的緋山是白石的身體,所以柔弱的聲線完全沒有任何嚇阻的效果。



(—咦?!她怎麼知道)白石的心中這時波濤洶湧(反正現在是我的身體…當然我真的不會怎樣啦,我還是很自制的好嗎。)



緋山看著眼前的人,表情不停的轉換。畢竟是自己的身體,看到自己表情的變換,她好歹也猜到七八成。



「白石惠,妳這個變態!!!!」





於是,直昇機醫生的一天要正式展開了。


-------------

3.


兩人用最高速的狀態到醫院,總算在朝會之前順利抵達。雖然在這過程當中,發生了一點小插曲。



--------------------


—緋山站在緋山的鐵櫃前、白石也站在自己的前面,直到換上衣服後的寬鬆以及還沒換上去的彆扭趕,兩人又匆匆忙忙互換位置和衣服。


當然還有要換衣服前,有人的心中一直出現「胸、鎖骨、大腿、屁股、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導致她一度停滯住。


還有一方面另一個人一直說「到底在幹什麼,還不趕快換衣服!!!!!等等又要遲到了!!!我才不想被藤川那傢伙說嘴!」


---------------------


很慶幸的是,今天要出勤的是藍澤和橘醫生,這對第一天交換身體的她們來說是不幸中的大幸,但另一方面是連冴島竟然沒有出勤。這可讓藤川興奮的在辦公室中,跟緋山大放厥詞。



「我說阿!冴島這次沒出勤是不是因為我阿!」藤川開心的把手在腦後交叉,身體稍微往後仰的躺在辦公椅上。



「怎麼可能。」坐在旁邊的緋山(其實是白石)微笑的說著。



「咦?妳今天心情很好喔!!是不是發生什麼好事阿!是有約會吧!」藤川看到自己的好同事竟然反常的笑容滿面,就更加的得寸進尺


「我說阿!妳不覺得雖然白石感覺對人親切,但是感覺好像身邊都沒有男朋友呢!人呢!就是互相扶持的字阿!」藤川一邊說著一邊把工作椅滑到緋山(是白石)旁邊。



「不…不會阿」聽到藤川竟然準備開始大談自己的八卦,白石突然有種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我想她應該…」



話說到一半,一方傳來一陣不是很大聲卻又不容忽視的聲音打斷了她。



「我說藤川你現在是太閒沒事做了是不是,還有空跟緋山聊天,門診那邊都沒問題了嗎?你4A的病人看了沒! 病例都寫完了? 是不是我要請冴島來照顧你一下阿!」白石(其實是緋山)帶著殺氣快步的走向她們。



「阿…白石…我…」藤川看到平常溫和的同事,突然一反常態的砲火連珠而且還是話題女主角,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我什麼我!你什麼你阿!」白石手抱著胸,由上而下的瞪著藤川。

對身高已經算矮小的他來說,看到臉上寫著我很不開心的表情白石加上這種俯視的角度,更加深了他的壓迫感。



「我…我要去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藤川連忙起身,倉皇的逃離現場。

(什麼嘛,今天白石吃錯藥喔!)




「白石,你這時候不是應該要好好的教訓他嗎!我早上還特別行前說明欸!」緋山拉了旁邊的椅子就往白石旁邊坐。



「我也不知道阿…突然就講到我,我也就…」白石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但她忘了現在是緋山的身體



「阿阿—算了算了算了,妳不要用我的身體露出這種表情啦!」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自己的身體這樣就會有種莫名煩躁感。



「對了,美帆子,那我們中午一樣去餐廳吃嗎?」



「不然呢?順便可以訓練一下社會化的過程,還有我說過了在醫院不准叫我名字!」



「可是…美帆子妳都吃生菜沙拉…還有維他命…我想吃肉…」白石越說聲音越小到幾乎聽不見,緋山都懷疑她是不是需要助聽器了。



「那不是很好嗎,正好交換一下阿」這是白石(的身體)第一次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



「蛤—」



「好啦!到時候我在偷偷換一些給妳好嗎」



正當兩人在辦公室討論之際,完全沒發現藤川剛剛出去的時候門根本沒有關好,而且也正好有個人影站在那邊。



(為什麼緋山醫生要叫白石醫生美帆子,白石醫生又要稱呼緋山醫生是白石呢…?)


(還有社會化和行前教育是怎麼回事…)



(再多觀察一下好了。)冴島越想越奇怪,也在心中下了個結論後悄悄的退出門邊。


-------------------------

紅白觀察日記 第一則


今天中午,兩位醫生跟往常一樣到了餐廳用餐。

但緋山醫生很反常的一直想拿肉類製品,卻被旁邊的白石醫生狠瞪。

相對的,白石醫生的餐盤裡面也多了許多沙拉製品,經緋山醫生提醒之後,她才匆匆忙忙夾到對方的盤子內。



當他們正在找位置時,就看到藤川醫生正在大揮手邀請她們跟我們一起坐。

所謂的我們還有包括藍澤醫生,絕對不是我跟那笨蛋一起。



吃飯時好像看不出什麼異狀,但是以往多少都會跟藍澤醫生討論病患情況的白石醫生,今天卻異常的安靜。而且一直看著緋山醫生的沙拉以外,還不時的喝著礦泉水,這不應該是緋山醫生的專利嗎?我都不知道白石醫生愛喝水。



另外還有一點特別詭異,就是今天一直回嗆藤川醫生的人,竟然都是白石醫生。

緋山醫生反而都在旁邊帶著微笑看著這一切,偶爾才回個一兩句話。而且緋山醫生竟然主動跟藍澤討論某個病人的狀況如何。

雖然藍澤醫生我一度懷疑他有面部癱瘓,但今天他的表情竟然有微妙的變化,我想他應該也跟我一樣覺得哪裡不對吧。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


紅白觀察日記 第二則


下午的時候緋山醫生接了一個緊急的手術

一位孕婦發生了車禍,但因為撞擊力道太大導致讓安全帶勒斷肋骨,並刺入肺部造成大量內出血,最後母親和胎兒都傷重不治。



緋山醫生只跟我說聲辛苦了,人就離開手術室了。我想這打擊應該對她很大吧,但畢竟都是正式醫生了,這種事情應該也早該習慣了。



白石醫生不知道從哪聽到這個消息,直直的衝著我走來。



「白…緋山醫生呢?」



「我不知道,這要問妳比較清楚吧。白石醫生。」我似笑不笑的看著她



沒想到她一聽完我的話就立刻轉頭離開,這個優等生什麼時候這麼沒有禮貌了。但我想她們應該又是去倉庫吧。


還記得在緋山還是實習醫生的時候,更衣室裡面傳出了一些令人遐想的聲音。什麼「美帆子沒關係,衣服什麼我不會脫的」「惠…那邊」之類的。

還記得我那時候為了她們,我可是站在門口長達5分鐘,連其他護士都發現我的不對勁。最後我只好敲了敲門,再把耳朵貼在門口看聲音是否停止。

結果她們根本沒聽到我的敲門聲,我迫不得已只好把門打開。


嗯,看到的畫面就不好說了。

但畢竟都是女人嘛,她們有的我也有。



最後緋山醫生丟下了一句「妳這個笨蛋。」接著立刻拉好衣服,衝出了更衣室。留下了一臉在原地傻笑的白石醫生。



沒錯,就那時候開始,她們在更衣室的次數就變少了。

但改去倉庫什麼的,我還是知道的。



為了讓我的觀察日記更為完善,或者說可以幫助我釐清她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關係。我在藤川的桌上放下了約五六本的病例本之後,便往監視器的房間移動。



我跟警衛大哥說,覺得庫存有缺少,想要調閱監視器看一下。大哥二話不說就把整間房間讓給我了。



既然是監視器,錄音當然一定不能少。

當我開啟倉庫畫面,開啟全螢幕的同時,我看到緋山醫生坐在椅子上一臉很沮喪的樣子。

這時候的白石醫生突然站了起來,走到緋山醫生前面,不知道為什麼背對著她手還抱胸。我記得白石醫生應該不是這種傲嬌個性才對。



「雖然病患在妳手中離開了這個世界,但是妳已經努力過了,不代表妳就是個不好的醫生。」白石醫生頓了頓接著說


「而且我之前就跟妳說過了吧,這道傷疤就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痕跡。就是因為有妳,我才可以繼續的努力下去。一個人的能力總是有限的,所以不要一個人承擔一切。」

說到一半的白石醫生,手突然伸手拉開自己的領子。但她好像發現自己穿的是V領而且沒有傷疤這件事,於是就假裝脖子很養的抓了兩下。



「謝謝你,美帆子。」看到這幕的緋山醫生突然笑了出來,但我想她應該看到了那個極為尷尬的動作變換。



但我早上果然沒有聽錯吧,她叫白石醫生美帆子。

嗯,有必要果然還是要好好問清楚。

看樣子應該有什麼趣事發生了。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