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4-26 16:48
点击:1321
章节字数:59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十九章



「李靜恩,我不懂妳。」



這是沉默許久後,張季嫙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那是A市靜區的一處優美套房,計程車司機按照李靜恩的指示在這停了車,張季嫙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下車。



「李靜恩。」



高挑清瘦的背影走在前方,充耳不聞似的,張季嫙差點掉頭就走了,也只是差點而已。



她瞪著李靜恩的背影,李靜恩泰然自若地掏出鑰匙開了門,頭也不回地走進套房,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身後的美人會跑走,聽見大門自動上鎖的喀擦聲,李靜恩若有似無地勾唇一笑。



撲鼻而來的是濃郁咖啡香,那是標準的套房,三房兩廳一衛浴,在地狹人稠的A市有能力承租的人並不多,尤其是建在山環水繞的丘陵地旁,風景別緻、採光極佳,最適合喜靜的李靜恩當作工作室用。



「李靜恩。」張季嫙帶點怒氣喊著,李靜恩只是走進廚房泡咖啡,華麗麗無視張季嫙的怒容,可她就算是氣極而扭曲整張臉,仍是賞心悅目。


「妳別太過分。」張季嫙脫下高跟鞋,伸手拉住李靜恩的臂膀,「妳真的很目中無人。」



李靜恩淡淡地抬眼,「手機沒帶?」



「呃?」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張季嫙愣了幾秒,怔答,「放在我哥車上。」



李靜恩嘆氣。



如果張季嫙有接到那通電話,也許就能避免方才尷尬的相遇了。



「怎麼了?妳打給我?」



「忘記了?」李靜恩轉身倒咖啡,「我說過,我的作品只差妳就完美了。」



張季嫙懵了。



難道經過了這麼多波折,當初隨口的承諾還能算數嗎?似乎懂了張季嫙的為難,李靜恩理所當然似地淺哂,「我說話算話,況且我也沒有其他更好的模特兒人選。」



張季嫙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



「之前那間小套房不是我的,我表妹她決定要回國定居,所以我把那裡所有東西搬到這了,包括——設計圖。」



張季嫙幾不可查地一顫。



李靜恩顯然沒有多加留意,只是自顧自地繼續道,「公私不可混淆,這是我的原則。」



說這話時,李靜恩是轉過身看似自然地拿茶杯,眉目間卻是陰暗,甚至是眼神閃爍的心虛,這樣的掩飾只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從容不迫。



「喝點茶吧。」愜意地招呼著,兩人面對面坐在沙發上,從踏進這裡到此刻,張季嫙總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明明看著李靜恩精明幹練的面容,還能想起方才在洗手間的激情,此刻這樣的尷尬卻被對方抹去得一乾二淨。



芳茶入口,香潤溫喉,張季嫙再無奈也不得不承認這是好茶。餘光瞥了眼李靜恩手上的咖啡杯,不加糖不加奶精,大概是黑咖啡。



「所以,妳帶我來這,是為了完成妳的作品?」放下茶杯,張季嫙穩住心神,保持自然。



「是。」李靜恩看向她的目光飽含不清不楚的笑意,「做我的模特兒。」



張季嫙不置可否地笑笑,似乎在嘲弄李靜恩的愚昧。



李靜恩當然了解張季嫙唇邊的笑意是怎麼回事,她起身走向洗手槽掬一把水漱口,再次轉過身時,張季嫙有種踏空的感覺。



「那開始吧。」



張季嫙總在想,也許那時她就該看出對方的企圖才是。










「衣服換下吧,只留內衣內褲。」



李靜恩拉上房內的窗簾,那是質地柔軟的米色窗簾,午後的艷陽穿透不得,只能隱約看到光亮。



張季嫙瞟了眼李靜恩,她可不是情竇初開的羞澀少女,她也拍過內衣廣告,這對她而言不足問題,只是,她試圖從對方表情找到一絲羞郝,可惜一無所獲。



張季嫙脫得乾脆,李靜恩挑眉,「不問為什麼?」



「妳有妳的專業,不是嗎?」



這句話倒是震懾住李靜恩。見到李靜恩難得的錯愕,張季嫙心情愉悅,她隨意將襯衫扔到床鋪上,窄裙也脫得乾脆,她抿唇,猶豫僅此一秒便被拋到腦後了。



李靜恩伸手拿起床頭櫃上的素描本,她攤開本子轉向張季嫙,張季嫙定眼一看,忍不住啞然失笑。



「新款內衣?」那是不置可否的語調。



「嗯,是的。」李靜恩沉穩地嗯了聲。



窗旁擺了張木椅,張季嫙很自動地坐上去,認認真真地盯著李靜恩瞧,後者也許是習慣張季嫙過於狂放的目光,她仍若無其事地削鉛筆。



「黃承泰呢?」



李靜恩手一顫。



這名字橫在她們中間太久了,第一次這麼理所當然地提起,讓李靜恩有種置身事外的恍惚感。



「.....出差,臨時外派。」



「是嘛,去哪?」



「香港。」



張季嫙眼睛一亮,「幾天?」



李靜恩斜眼睨她,「問這做什麼?」卻還是頓了頓,張口答,「一個星期。」



削好的鉛筆擱在工作桌上,李靜恩拿起遙控器正要開暖氣時,卻被張季嫙阻止。



「妳感冒我不想照顧妳。」



時空彷彿重疊了,曾有一個人許諾張季嫙,她若是病倒了她會照顧到她,一直照顧她,時過境遷,許諾之人變得無情無義,她則是變得軟弱卑微。



是什麼改變了她們?



「呵,不會感冒的。」



李靜恩放下遙控器,不經意地抬眸望向張季嫙,卻在對方眼底深處看見了暗潮洶湧,輕輕鬆鬆的笑容遮掩著。



「李靜恩,我想我不會感到冷的——在妳為我裸體素描的過程中。」



這話別有深意,引人想入非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