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4-19 15:15
点击:1387
章节字数:65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十六章





『妳是黃承泰的情人,不是嗎?』



這句話瞬間湧起占滿思緒,從心底深處迅速爬升,帶著惡寒的魔障壟罩心頭,幾乎是足以冰凍三尺的冷情,李靜恩的淡漠彷若昨日。



一切彷若昨日。



手裡還握著月老的紅線,一轉身就遇上心繫之人,張季嫙簡直心涼。她直直地望進李靜恩平靜的目光,試圖尋找一絲撼動的跡象,可惜徒勞無功。



「Venus,幸會。」黃承泰踏出第一步,笑容可掬伸出手,「沒想到會在這遇到妳。」



張季嫙怔怔地凝眄朝自己伸出的手。



李靜恩不為所動,面色平靜說不出是什麼情緒,被牽著走的張季嫙跟著伸出手,笑容僵硬,至始至終瞪著李靜恩。



李靜恩淡淡地瞥了黃承泰,她站在他身後,噙著諷刺的笑容笑看這一切。



黃承泰不知道李靜恩早就知道了他的外遇、他的不忠,他以為他掩飾得很好,俗話說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兩手相握的那一刻,張季嫙覺得從胃湧出的胃酸不斷翻攪,她笑得很難看,黃承泰亦然。



「我跟我太太要去拜城隍夫人。」他道,伸出左手擁住李靜恩的腰,「Venus是來拜月老的嗎?那就不打擾妳了。」



語畢,以為這場火光四溢的相遇就此落幕,李靜恩並沒有順著黃承泰離開,直挺挺地站在張季嫙面前、站在原地穩如泰山。



「一起吃中餐吧。」



李靜恩從來都不是任人宰割的軟柿子。



「承泰,你說好嗎?」李靜恩的追問如強心劑,黃承泰心一懸,如果推辭顯得太矯作多疑,進退不得。



「好啊。」



替張季嫙回答的人是趙清竹。張季嫙一愣,腰上多了一隻手擁住她,護住她的不堪、掩飾她的不安。



「剛好我們都沒吃早餐,肚子正餓,那就一起吃個午餐吧!」



趙清竹的話無疑是推波助瀾,黃承泰更沒有顏面拒絕,張季嫙就更不用說了。



「那好,那就這樣決定吧。」李靜恩的視線若有似無地掃過趙清竹的手,回以清淡的笑容。



張季嫙感到一陣冷寒。



「我們先去吃個喜糖,等會在廟外碰面吧?」趙清竹幾乎成了張季嫙的發言人,張季嫙僵硬點頭,深呼吸口氣,在李靜恩意味深長的目光下,緩緩地別開頭。



『跟趙清竹好好地在一起,好嗎?』



望著黃承泰與李靜恩攜手離開的背影,張季嫙只感到一陣悲涼。趙清竹仍擁著她,張季嫙往後看了眼月老,忍不住苦笑。



「謝了。」張季嫙低聲致謝,「真的很靈驗。」



「妳為了什麼而道謝?」趙清竹總覺得語帶雙關,卻摸不清是哪個意思偏多。張季嫙巧妙地離開了她的懷抱,淡淡地答,「有些事不知道才好。」



她跟黃承泰就像兩個醜陋的小丑,在舞台上跳著滑稽的華爾滋,以為能瞞天過海的骯髒事,其實李靜恩知道的事遠比他們想像中的多。



可是李靜恩仍是鼓掌拍手,若無其事地當個觀眾,噙著諷刺地微笑參與表演,這才是最悲哀的結局。



張季嫙仍感到一陣反胃。



吃下廟方準備的喜糖,張欽澤也匆匆趕來,不知道跟李心潔去哪恩愛了,趙清竹簡略帶過與李靜恩夫妻的邀約,置身事外的張欽澤點頭答應,李心潔當然附和。



「那我跟心潔先去附近逛逛了哦,電話聯絡。」張欽澤叮嚀。



「好,下午四點會合吧。」趙清竹允諾。



目送張欽澤與李心潔後,趙清竹忍不住嘆,「妳在想什麼呢?」



也許青煙裊裊,也許是冥冥注定,也許是人聲鼎沸,也許是信仰歸途,張季嫙闔上眼,她有一種預感,快要說再見了。



一切不是正要開始,而是畫下句點。



她再次張口時,帶著一絲沙啞,彷彿是對月老、對命運、對這一切低聲笑著——



——「人生若只如初見。」













走進餐廳一前一後的身影,讓侍者誤以為是兩桌人,當黃承泰尷尬地解釋時,李靜恩已自顧自地坐到席坐,趙清竹與張季嫙亦步亦趨緊跟著。



那是一個兩對面的方桌,理當該是趙清竹與張季嫙坐一邊,李靜恩與黃承泰坐對面那一邊,可當張季嫙正要坐到對面時,李靜恩冷不防地喊住她。



「季嫙,妳跟我一起坐吧。」



這話讓她們僵住,李靜恩的目光沉鬱,一字一句清楚地道,「我有工作上的問題要跟妳討論,妳坐我旁邊我會比較方便。」



這話說得實在太理所應當又太輕巧了。



「去吧。」趙清竹依在她耳邊鼓勵,「把話說開來。」於是張季嫙從善如流,坐到了李靜恩身邊,那股清淡的花香縈繞在側,心頭忍不住酸熱。



黃承泰回來時傻了眼,但又不好發作什麼,於是他坐靠窗內,趙清竹坐走道外。



四人氣氛詭異的飯局便開始了。



善於交際的黃承泰熱絡氣氛,趙清竹雖然冷漠,但遇到這種情況竟也開口聊著天,舉手投足間盡是得體,李靜恩偶爾搭上幾句話,答腔得剛好,唯有張季嫙神情僵硬,不願多說什麼。



黃承泰倒希望她從頭到尾都閉上嘴。



點完菜後,李靜恩順勢點了紅酒,替每個人都酌上一杯,幾乎是不計成本的大方,反而讓張季嫙更是惴惴不安。



張季嫙長吁口氣,凝眄紅酒的色澤,湊近唇邊時的香氣,一聞就知道是好酒,即使是紅酒也含有微量酒精,而酒精的效用,張季嫙實在太知道了。



壯膽也好、催情也好,都不是張季嫙想看到的發展。



「季嫙。」



張季嫙忘不了耳邊廝磨的嗓音,如潺潺溪水般澄澈,流淌過心坎時是麻癢的,今日亦然。



李靜恩湊近她,正經八百似的問起工作上的問題,左手自然而然撐在舒適的沙發椅上,看似簡單親暱的動作沒有任何不妥,唯一令人心驚的是,那手藏在桌下,悄悄地探上大腿。



張季嫙呼吸一屏。



她臉色微僵,看向李靜恩平靜的神情時,張季嫙懵了。懵歸懵,那手可沒有停下的打算。



李靜恩的手微涼,輕滑過白皙細嫩的大腿時,張季嫙呼吸紊亂,臉頰泛紅。



她仍是泰然自若地挑逗每一根神經,張季嫙想躲,卻躲不開狹小的座位空間。李靜恩倏地探進兩腿間,挑起了短裙,指尖滑過底褲。



張季嫙幾乎是狼狽地從座位上逃走,落下一句「我去一下洗手間。」便匆匆逃走,李靜恩微微一笑,不經意輕嗅左手指尖,泛著絲絲笑意。



「我也去趟洗手間,失陪了。」


留下趙清竹與黃承泰面面相覷.....





感謝留言、感謝支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