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27 17:42
点击:1180
章节字数:85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三十七章



黃承泰醒來時,看見了李靜恩低頭垂目,專心畫設計圖的側臉,總覺得心有些脹疼。



李靜恩似乎瘦了,他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好好看看李靜恩了。



也許是感覺到了目光炙熱,李靜恩抬起頭、放下筆,轉頭迎上黃承泰癡癡的目光,她淡雅一笑,「醒了?」



「嗯,妳吃飽了嗎?」



李靜恩一愣,笑得竟有幾分苦澀,「我給你倒杯水吧。」話落,李靜恩站起身,走向熱水器到了杯溫水,遞給黃承泰。



接過了溫水,黃承泰湊近乾裂的唇,嗓音終於恢復一些溫潤,「還在工作?」



「嗯,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黃承泰抬眸,凝視著李靜恩,幾乎快把她看穿了,卻仍一無所獲。



他總覺得李靜恩哪裡不同了,卻說不出哪裡不一樣。



「還好,就是左手被包了一大塊,我猜是骨折?」黃承泰放輕語氣,只是呼吸的起伏都讓他感到胸膛如同撕裂般疼。



「是骨折,你肋骨也斷了兩根,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休息。」



原來如此啊。



黃承泰輕輕伸出手,握住李靜恩的手,低沉的嗓音道,「那妳沒事嗎?」李靜恩搖頭,黃承泰放心似地笑,「那就好,妳沒事就好。」



欲言又止,李靜恩最後選擇沉默。



淒冷的月光透進病房,照亮李靜恩沉靜的側臉時,黃承泰竟然有種錯覺,彷彿李靜恩離他越來越遠了,那月光如蠶絲,一層又層包裹住李靜恩柔美的身子,誰也無法接近她。



不,不要。



手腕生疼,李靜恩柳眉輕蹙,「怎麼了?」然而力道有增無減,李靜恩終於開始掙扎,黃承泰卻置若罔聞,只是眼角泛了淚光,反射月光的孤寂時,李靜恩跟著感傷。



「求妳別離開我。」



那話很淡、很淡,如春雪般融化,落進心坎時,十年的牽絆又將李靜恩綁回原地。



「我只剩下妳了,靜恩......」總是沉穩如山的男人此刻卻到在李靜恩懷裡,尋求最後一絲慰藉,「我願負全天下的人,也不願妳負了我。」



眸色黯淡,李靜恩終是於心不忍,伸手環住了黃承泰的背。



他只是剩下她了,她何嘗不是?



「我夢到孩子了.......」李靜恩哭啞的嗓子,在寂靜的病房裡更顯沉重,「我夢到孩子在哭,孩子哭得很傷心......」



黃承泰不禁摟緊了李靜恩清瘦的身子,無聲給予擁抱。



那是無法抹滅的傷痛,無論過了幾年,李靜恩仍記得失去孩子的那一晚是多麼痛。時間並不能癒合傷,只能麻木。



那是刻進骨裡的絕望。



最絕望的,卻是丈夫血淋淋的背叛。



「我不會離開你的,承泰。」



在我折磨你至死之前,我都不會離開。












趙清竹其實知道,張季嫙聽得一清二楚,就在李靜恩祝福她們復合時。



張季嫙從來不是脆弱的女人,相反地,她倔強得很,幾乎可以說是剽悍了。所以,趙清竹對於張季嫙的改變,她甚感訝異。



無論誰來探望,張季嫙都提不起勁,即使是趙清竹隻身而來,張季嫙也只是漠視,這讓趙清竹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妳不好奇為什麼我回來了?」



張季嫙頭也沒抬,冷聲回,「妳是天才,以前就是,只要妳想要的,有什麼做不到?妳的學習力一向很強,即使那次出國妳是為了醫學研究,這次回來卻成了設計師,不知道為什麼,我完全不意外。」



「那為什麼那天妳看到我還是落荒而逃了?」



趙清竹總是這樣不留情面,一直都是。



張季嫙輕聲嘆,「妳為什麼向林督導靠攏了?他是什麼樣的老狐狸,妳應該比我了解,妳當他乾女兒,難道,也是為了李靜恩?」



趙清竹的薄唇勾起一抹笑容,意味深長地道,「妳猜中了什麼?」



「我們都被林督導算計了。」



張季嫙此話一出,終於肯抬頭,卻不見趙清竹的表情掀起漣漪,也是,趙清竹的情緒從來不表於顏面,張季嫙不該感到意外的。



可她還是心有不甘。



趙清竹的目光盛讚,語氣揚了幾分,「六年不見,妳倒是變聰明了。」



「所以呢?妳去抱林督導的大腿,是為了什麼?」張季嫙反唇相譏,「六年不見,妳倒是沒原則了,是非不分。」



「妳不也是為了錢而出賣靈魂?」趙清竹含笑的目光投去,張季嫙身子一僵,芒刺在背。



「我不是為了錢。」



「可妳出賣了妳最心愛的人,不是嗎?」



張季嫙啞口無言。



趙清竹也許是大發慈悲,話鋒一轉,轉到了自己身上,開口道,「在異國向我伸出橄欖枝的人,是林督導。」



身處在異國的趙清竹,當時不過二十歲,羽翼未豐卻被逼迫必須學會飛,在人高馬大的美國人之中,趙清竹顯得渺小。



那份氣傲也跟著被削減了。



可她怎麼會服氣?她自然是咬牙撐著,即使被歧視、被譏笑她都忍過來了,可再怎麼堅強的人,孤身在外沒有半個故鄉人,二十歲的趙清竹仍在夜裡讓淚水濕了枕頭。



趙清竹飛往美國是為了醫學研究,為了癌症治療的研究而在學校引薦下到了美國,趙清竹以為,那是美國夢的開始。



可她錯了,錯的離譜。



沒有一個美國人信任這個台灣小女孩,即使趙清竹拼命證明自己有實力,卻仍被同儕排擠,因為膚色而被譏笑。



撐了兩年,趙清竹終於崩潰了,那年聖誕節她餓倒在路邊,家家戶戶的燈火映照在她英氣的臉龐,都成了鋒利金刃。



這時將她救起的人,便是林督導。



林督導將她帶回家,只因那張亞洲人的長相,等趙清竹清醒後,她才娓娓道來這兩年的大小事,以及倒在路邊的緣由。



「很可惜我是做設計的,我兒子是服裝設計師,跟妳的興趣相差甚遠,沒辦法給妳資源。」



林督導那時惋嘆地道,趙清竹沉默。



「不然就能好好培養妳了,看妳看得順眼......」



「我做。」



趙清竹斬釘截鐵地打斷,林督導詫異,「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



至今,趙清竹想起了那一天,仍不知道到底正不正確、會不會後悔?她從來都是一個往前看的人,從不回頭。



不過是轉換跑道罷了,趙清竹想。



於是她開始跟著林督導的唯一兒子學畫畫、學設計,擁有學習力天賦的她很快就掌握要領,甚至與林督導的兒子齊平。



「很好、很好。」林督導看這娃兒看得順眼,真摯地問,「妳願不願意當我乾女兒啊?我在台灣的總公司還算有一席地,日後讓妳成為首席設計師。」



趙清竹僅是微笑,不清不淡的微笑。



「不過成為首席設計師前......要把一個女人拉下台。」林督導眼底閃過一絲恨意,滑過了手機螢幕,清秀漂亮的女人隨即跳出視窗,「李靜恩。」



那時,正是兩年前。



那是趙清竹第一次知道了這個名字。



「妳願不願意?」



趙清竹沒有說不的權利。



她這條命是林督導救的,她能夠重生全是因為眼前這個老奸巨猾的男人。



於是她答應了,即使她知道她這位『乾爹』是個心狠手辣的人,她仍沒有拒絕的餘地。



見她答應了後,林督導展開笑顏,悠悠地道,「我知道妳有個舊情人,叫做張季嫙。」



趙清竹愣住了。



「是個模特兒嘛,很漂亮呢。」林督導繼續道,「兩年後,我要妳正式到『Secret』總公司上班,藉機削減分公司的資金,逼迫李靜恩她們做出對策,然後把張季嫙暗中引薦給分公司的銷售部,讓李靜恩不得不接觸張季嫙——這個男女通吃的模特兒,再來——」



林督導笑得發狂,趙清竹至今仍然忘不了。



忘不了那瞬間滲入骨裡的恐懼。



「——再來,我要妳取代李靜恩的位置。」



趙清竹從來都只是個棋子,一個無法動彈的棋子。



「我要李靜恩一輩子都翻不了身,葬身在我手裡。」






300沒有預約發文的功能實在麻煩(倒

抱歉啊這次停了一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