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27 17:39
点击:1249
章节字数:55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三十五章



當李靜恩拖著一身疲憊走出警察局時,她只想喘口氣,卻在轉角處看見了滷味攤。



也許是配合醫院作息吧,這個小吃攤營業到特別晚,李靜恩臆測也許都是病患家屬來吃點熱的。被香味吸引過去的她,一看見關東煮竟忍不住笑。



有滷味也有關東煮,這真是奇了。



「小姐,想點些什麼?一串十元哦,來看看哦。」阿伯笑得特別爽朗,後面是忙著切菜的大嬸,李靜恩猜是對夫妻,也只有夫妻才能如此有默契吧。



她想到了黃承泰,心中一陣感傷。



李靜恩點了幾個串物,順道點了一碗湯,阿伯招呼她坐到一邊,李靜恩總覺得親切。李靜恩雖然是上層社會的人,卻完全不嫌棄市井小民的生活,對李靜恩來說,物質欲望並不重要。



那真正重要的是什麼?李靜恩一時也懵了。



滷味攤不大,四張桌子而已,也許是夜深了,裡頭只有李靜恩一個人坐在角落,四周是塑膠布圍起的,街燈暖黃色的照射下,總覺得備感溫馨。



「老頭子,你撈快點!」大嬸切著菜喊,阿伯頭也沒回地答,「肥婆妳才切整齊些,醜死了。」



「我肥?你才低頭看不到腳趾哦!」



「妳在說妳吧,妳還沒辦法彎腰咧!」



聽著一來一往的鬥嘴,李靜恩忍不住笑出聲,這對夫妻特別逗趣,卻也特別溫馨。



這是李靜恩與黃承泰之間所沒有的親暱。



十年前結婚之時,身旁的人都羨煞這對金童玉女,天設佳偶是每個人的稱讚,李靜恩那時二十九歲,正值事業顛峰期,原本想繼續衝事業的她,卻被黃承泰擋下了。



「我養妳就好了,妳別這麼辛苦。」



其實一點都不辛苦,工作是李靜恩的嗜好,但夫唱婦隨在她的觀念中似乎更根深蒂固,於是她放棄了事業,退到第二線分公司培養新人,一開始的確不平衡,但是所有人都稱讚這麼做是正確時,自身的感受便不重要了。



越正確的道路,越是孤獨。



黃承泰其實很大男人,但李靜恩也不惶多讓,看似黃承泰對李靜恩很自由,事實上不過是圈養罷了。



他要李靜恩在他看的見的地方,一刻也不能離開,於是李靜恩忍讓了,忍久了就習慣了。



李靜恩對婚姻的企盼,最主要的原因是擁有一個孩子。



李靜恩曾有一個不好的童年,父親外遇,母親獨力撫養她成長,單親家庭的她受過不少苦,於是她發誓,她要給未來的親生骨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所以李靜恩痛恨婚姻裡的第三者,從小那恨便深植骨裡,永不得拔除。



李靜恩曾暗自發誓,她將自己年幼時的遺憾,全補足給這個孩子。她自己無緣得到的幸福與父愛,她要用盡氣力疼愛孩子,上天順人意,結婚第四年時,李靜恩終於懷孕了。



可誰也沒想到,這是磨難的開始。



李靜恩流產了,就在身懷八個月時。因為她從樓梯上摔下來,就在得知黃承泰外遇的當下,她過於激動不小心踩空,因此流產了。



因果輪迴,這世間的業障不是不報,是還未報。



那個無緣的孩子,是張季嫙間接殺害的。



李靜恩找不到理由不恨張季嫙。



原本就是高齡產婦的她,這一摔流掉的不只是孩子,更是對人生的希望。



李靜恩曾想過自殺,一次又一次嘗試輕生,卻一次次被救下。讓李靜恩從苦痛裡清醒的,是年邁母親的眼淚。



妳走了我怎麼辦?



母親聲淚俱下,終於讓李靜恩清醒了。她走了,母親怎麼辦?這麼多年跟母親相依為命的她,怎麼說走就走?



於是李靜恩開始抄佛經,一遍又一遍。



直到手長繭了、皮都磨破了,仍是日以繼夜不斷抄寫,她流著淚懇求上天,一定要讓那孩子轉世到好人家。



不要受苦了.......



「來,請慢用。」熱騰騰的香氣喚回李靜恩的注意力,剛從回憶中抽身的李靜恩,臉上還殘留著傷心欲絕,阿伯見此,轉身夾了個雞腿到盤裡。



「啊?這是.......?」李靜恩愣愣,只見阿伯笑嘻嘻地道,「看妳心情很不好的樣子,給妳吃隻雞腿。」



一股暖意流淌過心坎,李靜恩忍不住感動一笑,「謝謝。」



「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話落,阿伯又跟大嬸鬥嘴去了。李靜恩扳開竹筷子,低頭一看,神情一怔。



她曾跟張季嫙一起吃過消夜,那時也是吃滷味,竟在不知不覺中,李靜恩全點了張季嫙喜歡吃的食物。



李靜恩忍不住嘆氣。



此時,她不免同意了趙清竹的話。



『婚姻不過是一張紙,情感是流動的,李經理。』



彼時趙清竹說這話時帶些戲謔語氣,今時李靜恩卻是歷盡滄桑而低嘆。眼下的食物已是索然無味,饑餓感逼迫李靜恩動筷填飽空腹。



『妳不怕胖啊?這時間還陪我吃滷味。』



有個女人特別鬼靈精怪,夾走了欲送口中的水晶餃,隨即得逞地笑,『我夾走了!』



『搶什麼呢?我給妳就好。』溫柔的嗓音如潺潺溪水,盡是疼惜。



『那,妳也吃。』鬼靈精怪的女人夾了鑫鑫腸,湊近唇邊,她順著她張口吃下。



李靜恩彷彿看見了張季嫙坐在她前面,笑得燦若星辰。



夜風颳起,捲起沙塵與涼意,卻帶不走李靜恩臉上的兩行清淚。



那般苦鹹,即使是時間也無法抹去,縱使時光的洪流也冲不走盤根錯節的愛與恨,也許只有一把烈火,才能燒盡燎原,最後歸回塵土。



推下張季嫙的剎那,李靜恩彷彿看見了當年的自己,同樣流著淚、同樣滿身鮮血.....



同樣的痛徹心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