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20 15:52
点击:1264
章节字数:83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三十二章



張季嫙始終忘不了李靜恩清冷的目光。



她是被張欽澤拖上車的,從頭到尾,她都直直地瞪著李靜恩,直到李靜恩上了救護車,回頭那一眼,張季嫙僵住了。



張季嫙見過太多、太多相似的眼神。



那是厭惡。



張季嫙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了,對於那樣的眼神、那樣的冷漠,她已經習以為常,可以坦然面對了。



可她還是難受得想吐,胃翻攪在一起,彷彿是逼她把一肚子的苦水全吐出,別壓抑在心裡,可張季嫙一向高傲,甚至可以說是目光無人。



她又怎麼允許自己軟弱?尤其是在愛情裡,她不會卑微、不會隱忍,她要保持她的尊嚴,即使已消耗殆盡。



轎車飛快地在公路上馳騁,張季嫙望向窗外,景色在眼前一幕幕飛逝,不斷變換,張季嫙靠著窗,覺得有些累了。



心力交瘁。



她摸著自己的胸口,疼得難受,原來她還有心,她還會為一個人感到痛徹心扉。不知道是誰說過,在愛情裡,先愛上的那個人便輸了,張季嫙不禁苦笑,是不是她與李靜恩的情局已宣告陣亡了?



尚未萌發的情感來不及茁壯,已被踩碎了。



張季嫙輸了,她始終會輸給李靜恩的。



可她卻心甘情願。



張欽澤將張季嫙濕潤的眼角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張季嫙是強忍淚水,心底早已淌血。他不知道是誰膽敢欺負他的寶貝妹妹,若知道是哪個負心漢,他肯定狠狠修理對方。



可張季嫙什麼都不說,張欽澤也只能無可奈何。



駛進T大醫院急診室停車場時,裡頭已然混亂一片,看來是剛剛的連環車禍也送到這,記者媒體與病患家屬將急診室擠得水洩不通,張欽澤一個懊惱,正準備退出轎車時,張母醒了。



「媽!」張季嫙抹下眼眶,打起精神關心張母,「感覺還好嗎?要不要送醫院?」



「送什麼醫院呢。」張母氣若游絲地道,「老毛病貧血而已,泛不著擠醫院,我回去休息就好,別看醫生啦。」



「這樣不行。」張欽澤皺眉,「還是給醫生檢查一下比較好,爸,你先下車,我去停車。」



拗不過張欽澤的張母只好順著兒子的意,讓張季嫙攙扶下車,她看了眼寶貝女兒,心中一嘆。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是形容現在的張家吧?不知道是誰從中作梗,檢舉張父手下的工廠,現在要告到法院,嚴重一些屋子可能被法拍。



而張母所待的律師事務所也引起糾紛,底下的員工奈何不了對方的權勢,紛紛辭職逃走了,一屁股債全留給張母處理。



兩老為了不讓孩子們操心,才瞞著他們謊稱是旅遊,實則是去處理這些棘手的問題,不知道是誰有意針對張家,像他們這樣的平凡老百姓如刀俎魚肉,任人宰割。



這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張季嫙望著急診室出了神,才沒注意到張母打量的眼神,一絲精光閃過眼底,欲言又止。



「小季,妳在看什麼?」



「啊?」張季嫙回過神,不自然地笑,「沒有啊,我只是在擔心這場車禍會不會很嚴重。」



張母知道這些話都是塘塞之語,張家的性子都是一個樣,善意的白色謊言,動機是不想讓人擔心,但真的瞞著彼此會比較好嗎?



張母不確定。



張欽澤氣喘吁吁地跑向張母與張季嫙,眉宇緊蹙,攬過張母的肩膀憂心忡忡地問,「要不要我背妳啊?」



「又不是很嚴重。」張母朝張欽澤頭上一拍,「我還沒有老到這種地步!」



張欽澤傻笑,永遠像個大孩子。



「哥......我.....」張季嫙看了眼急診室,視線再次投向張欽澤時,後者立刻意會了。



「去吧。」



誰也沒想到是張母出了聲,張季嫙有些錯愕,迎上張母的目光時,她有些鼻酸。



那是溫柔慈祥的眼神。



彷彿是天使的潔白羽翼,輕輕包裹住她全身,要她倘佯在一片金光色的海洋,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足為懼。



「記得回來。」



張季嫙回頭,用力點頭,朝著張母與張欽澤微微一笑,但心底仍是沉甸甸的。



即使如此,她還是想親眼看看李靜恩是否沒事,即使她對自己淡漠冰冷,她還是想看她一眼。



張季嫙忘不了她慘白的臉色、微顫的唇,即使吐出的話是這麼殘忍,張季嫙都心甘情願承受。



張季嫙知道李靜恩並不好受,凡事有因果,張季嫙自會承擔。



她們有一個糟糕的開始,這些都沒關係的,張季嫙覺得她總要放手一搏,遍體鱗傷也沒關係。



她要強硬地撬開李靜恩牢不可破的心房,她不管她心裡是否有人,反正,她要一步步滲入到李靜恩孤寂的內心,劇毒攻心,至死方休。



這才是張季嫙面對愛情的態度。



什麼雲淡風輕、什麼好聚好散、什麼放手才是擁有,這些對張季嫙來說都是屁話。



從前她可以無所謂地放走任何一段愛情,如今她可不會這麼做。



從一開始,張季嫙就要李靜恩看盡自己,所以她竭盡所能地發光發熱,但她發現自己錯了,她不要發光發熱只為了讓李靜恩看到她,她要李靜恩只能看著她。



正當張季嫙滿腔熱血時,林督導低幽的語調再次浮現心頭。



『這場交易,不容妳選擇。我能保證張家上下平安無事,條件是幫我一個忙。』



『關於李靜恩的,只有妳能做到的事。』



那顆熾熱的心彷彿是潑了冷水,張季嫙深呼吸口氣,腳步放慢。



她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這場車禍很嚴重啊.....」



「是啊,聽說是車子爆胎,後面的車來不及閃躲撞上去,後方的車打滑撞在一起......」



「有死人嗎?」



「不知道啊.....好像有一個送進來已經沒了呼吸心跳,正在搶救....」



張季嫙豎起耳朵,仔細聽著一旁的婦人們討論,越聽越心慌,找起李靜恩的蹤影更是手忙腳亂。



李靜恩已經知道她是小三了嗎?張季嫙苦笑,終於,她看見了她。



一群人圍在角落,張季嫙擠到人群中,發現有個阿伯跪在李靜恩面前,哭著說些什麼,李靜恩緊皺眉,一心想把阿伯拉起來,但他遲遲不肯起身。



李靜恩歛眼低嘆,笑容多了幾分苦澀,「我說真的,真的沒關係的,不需要賠償我,我知道你家清貧,我會幫助你們全家人的,包括你女兒的病。」



「謝謝妳、謝謝妳.......」原來阿伯是哭著道謝,那哭聲一抽一抽的,聽得張季嫙也是於心不忍。從隻字片語中,張季嫙似乎懂了發生什麼事。



她看向李靜恩時,有些怔愣。



第一次看見李靜恩時,她便被那雙溫柔的眼眸吸引,平靜如湖水般的眸色,暖得如冬日午後的陽光,她身上有一股初露青草的香氣,笑容總是溫雅。


彷彿是看盡了這世間的大悲大苦,李靜恩總是溫潤地笑著,眼角微揚,彷彿是聖君再世,慈悲為懷。



那是誰讓這雙溫柔的眼掀起波濤駭浪呢?張季嫙心一冷,是她自己。



是她揮霍了李靜恩對她的寵愛,對她的疼惜,是她自己.......



驀地,她被拉出了人群中,一個抬眸,她看見了李靜恩清瘦的背影。



「李靜恩.....」她輕聲,彷彿是對待一個易碎品般小心翼翼。她捧著一顆熾熱的心,全心全意交給了李靜恩。



李靜恩一路把張季嫙拖到樓梯間,張季嫙也不掙扎任憑李靜恩抓著自己,即使手腕已經痛得讓她皺眉,她也不敢吭聲。



暴風雨前的寧靜,是吧?



一路爬上了十樓,穿著高跟鞋的張季嫙兩腿發酸,在李靜恩放開她時,她蹲下身揉著小腿,抬頭看向李靜恩,一語不發。



「妳喜歡我,是嗎?」



張季嫙一滯,緩緩點頭。



李靜恩唇邊漾起一抹艷麗的笑容,「妳有多喜歡我?」



「我......」張季嫙一愣,支吾半天才紅著臉道,「喜歡到不能自己,整顆心都是妳。我把心交給妳了,妳要不要?」



李靜恩面不改色,即使是面對如此赤裸裸的告白,仍是不為所動。



張季嫙笑得有些苦澀。



「那好。」良久,李靜恩清冷的嗓音,迴盪在樓梯間,「那我要妳從這裡滾下去,妳肯不肯?」



「李靜恩妳......」



「還是,要我幫妳一把?」



那顆熾熱的心,交到妳手上,即使會被捏碎,我也心甘情願。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