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无标题

作者:Omelette
更新时间:2016-03-19 20:13
点击:880
章节字数:30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 12



第一次看到东山奈央哭泣。


除非是演出需要,此外所有在舞台上的哭泣及眼泪对于一个演出者来说都是没有职业素养的表现。


那么,她又是为什么要哭泣呢?


对于当时除了知道东山奈央与自己身在同一个声优组合之外,完全没有任何额外的了解的种田梨沙来说,实在是让人困惑的事。


服装跟与自己在一起时的风格不同,发型完全不一样,大型的缎带吸引着人们的视线,超短的迷你裙一直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声线也更为清亮可爱。


不过这些都与自己无关。


仅仅是以比起同僚,关系还要稍微近一些的友谊的名义的邀请,自己才在这场名义是“中川花音”的演唱会的关系者席上坐了下来。


要说像是在观看一场毫无兴趣的话剧演出也略显残酷,种田梨沙思考的是把这两个多小时的演唱会作为参考,尽力让自己在几个月之后即将参加的Live上表现得更好一些。唯独清楚的是因为年龄差距而导致的体力差异,无法弥补这一缺陷的种田梨沙只能看着在舞台中央连唱三首需要大量体力的夏日风格歌曲的东山奈央暗暗钦佩。


作为演唱者自弹自唱的曲目原本是一大让人意想不到的亮点。在钢琴键盘上同时敲下作为乐曲结束的高低音后,东山奈央没有立即开始下一曲的演唱,稍微偏过了头避过话筒的收音,低着头盯视着钢琴的按键不语。


这幅模样被摄影拍摄着直接播放在舞台两侧的屏幕上,观众们由零落的掌声渐渐聚集在一起给予几乎控制不了情绪的演者鼓励,却让种田梨沙无端地烦躁起来。


没有再浪费时间,东山奈央在摄像机前避开眼神,起手在电钢琴上奏了一小段旋律,引出下面一首曲子的伴奏。若非她脸上留下的泪痕在偏冷色的聚光灯下闪着晶莹的光泽,或许半分钟前的一切都会让人怀疑是幻觉。


用话筒架上拿下麦克风,东山奈央站起身子,按着音乐节拍缓步踱到了电钢琴的侧面。


出声前的深呼吸,依旧带着抽噎的颤音。


心跳漏了一拍,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正坐的种田梨沙感觉不断有几乎不曾感受过的酥麻的震动扩散至全身。


连续演唱完两首抒情歌曲,东山奈央像是累了一般,蹲在了地上,小小的身子蜷在了舞台中央,让人既觉得揪心又觉得可爱。


一定只是因为想好好学习经验的缘故,才这么注意她的动作的。在这种时候,视线连一分一秒,也无法从东山奈央的身上移开了。






演出进入了Encore环节后,观众们热烈又有些寂寞的气氛愈发浓重了起来。


“我呢。”


在最后的MC环节,东山奈央站在了舞台中央升降台的制高点。讲述着她与那个与她相伴了两年多的女孩子,那个种田梨沙并不了解的女孩子的事。


“一直,一直以来都没能成为花音ちゃん。”


陡然变缓的哭音让种田梨沙怔愣了些许。观众躁动起来。


“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一直都没有办法成为花音ちゃん那样耀眼的明星。”


“一边扮演着她,一边憧憬着先我一步成为明星的花音ちゃん。”


沙哑的嗓音在谈话过程中明显了起来,清楚地知道之前都是用假音和气音吃撑着唱歌的种田梨沙想对台上哭泣的女孩子说话的欲望在这时强烈地在胸口涌动。想要安慰她,拥她入怀。想看她上翘的好看的嘴角。


隔壁观众的窃窃私语混在会场的喧哗声中。


“这次就是最后一次了吧。”


“毕竟TV和漫画都完结了呢。……”


也就是说奈央ちゃん从这以后,就再也无法与中川花音一起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了么。在成为与她心目中的那个花音ちゃん相当的明星前。


布满了泪水却还强颜欢笑的脸在种田梨沙看来只能是更为心疼。与自己相处许久的,对自己有着重要意义的角色分别,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模糊的思绪梗在喉头,说不清道不明。只能由得自己在观众席上暗自猜测。在不清楚一切都情况之下,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去触碰现在的东山奈央。


演唱会的最后,东山奈央沿着半圆形舞台的台侧慢慢地走了一圈。一边挥手,一边把每个为她挥舞着应援棒的观众的脸庞都尝试着记在脑海中。身不由己地,种田梨沙前倾着身子,想尽力往舞台上靠去。


远离了舞台上灯光的那个人,是否看到了自己呢?只有一瞬间的对视,又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呢?凝视着与观众挥手道谢的种田梨沙,内心焦躁而又狼狈。


直到东山奈央竭自己所能表达了感谢从舞台的一侧流着泪退场,观众们沿着走道离开之时,自己也没有缓过神来。


心脏的悸动没有因演出的结束而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会场里稀稀落落的已经没有了人影,种田梨沙起身,顶着浑浑噩噩的头脑扶着一边的座位走向会场的出口。


观众席和舞台上的灯光忽的熄灭了。


种田梨沙愣了一下,凭着对还有亮光时看到的地面的场景的记忆,摸索着走到了隔绝着演出会场与外部的厚重隔音门旁。


在这样恶劣的光照条件下,回头去看也无济于事,可是种田梨沙依旧是下意识地看向了舞台中央。


在那敞亮的舞台中央,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圈。


仅仅容得下一人的,用纯白色灯光打出来的光圈。


高跟的凉鞋走在地面上,轻微的脚步声在无人的会场里格外的明显。依旧穿着安可时的T恤的东山奈央走到了光圈里。


再次将会场看了一遍,正如自己十分钟之前做的一样。


种田梨沙有些慌张地躲在了门后,明明自己先前还在期待对视,这种时候却又对两人眼神之间的交流害怕了起来。


她应该没有发现吧?从门后探出头看着似乎没有异动的东山奈央,种田梨沙舒了口气。


用略带沙哑的声音清唱了几句歌词,没有了伴奏的衬托,东山奈央最后一句的尾音突然消失在空气之中,飘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看着空无一人,最后只留着自己的舞台,究竟是怎样的感受呢?


种田梨沙黯然地捏着门把手。


“みんなみんな,ありがとう。”


东山奈央轻轻地道出这句念白,在漆黑的会场里,低下身子去,持续了很久,比90°还要深的鞠躬。


随后抬起头来,露出了寂寞,而又灿烂的笑容。


是种田梨沙稍感熟悉的,又并不相同的姿态。


什么嘛,这不是成为与那个花音ちゃん一样厉害的人了么。


比起在被大家追捧的舞台正中,现在的她在自己的眼中无比耀眼。


种田梨沙不再打扰她,阖上了隔音门。但与此同时,心中某扇阻隔着爱恋的门,悄然开启了。





















在没有开启强光照明的KTV里,一瞬间似乎回到了当时的场景。两人没有互动,种田梨沙只是看着东山奈央用比那时要清亮得多的嗓音柔和地吟诵歌词。


和那时候一样,用的是自己不了解的声线。


东山奈央仿佛再次变为了自己并不熟识的样子。


然而自己对她的爱恋却收不回去了。种田梨沙酸涩地想着,带着苦笑看她把歌曲的最后一句念出口。


“あなたに。”


说什么献给你啊,这种故作柔情的,对大家都一视同仁的东西我才不需要。我想要的是,只对我一个人的,我熟悉并且了解的——


“奈央ちゃん。”


“奈央ちゃん……还会回来么?”


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询问的意图。


下一首曲子热烈而欢快的前奏已经响起,东山奈央并没有理会它,从站台上下来靠近。设置在头顶的球灯反射出各种颜色的圆形光晕撒在脸上,把两人的表情都隐去了一半。


房间外不远处传来了西明日香和内山夕实渐渐响亮的聊天声,眼前是露出了陌生表情的东山奈央,耳边是随着主旋律的跟进越发强劲的音乐伴奏。


不断开合的嘴型与好闻的独属于少女的香气。


“█████████████████”





















其实这天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但是种田梨沙还是去商店和小吃店里买了一些配菜。


当做补充营养也好。心情雀跃,仅仅是因为某人的回归。


拎着各种熟食走在大家都行色匆匆的街道上,种田梨沙对于东京这样繁忙的都市有了些许厌烦。行人都很累的样子,整天为了生计奔波。在这样川息的人流中,能遇到进行慢节奏的动作的人实在是不多见。


尤其是,对方是自己熟知的人时。


看到佐仓绫音与东山奈央一同出现在这里,说实话并没有多大意外,自己原本还打算上前打招呼,直到——


直到发现两人背对着自己挽着胳膊悠闲地逛街,佐仓绫音微微偏头靠去比自己的身材小上一些的东山奈央旁,东山奈央则面带笑意,转头面向她。


亲昵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幻觉或者无端的猜忌。


结果并没有打招呼,恍惚着回到公寓,种田梨沙把买好的食物放在厨房的料理台上怔怔地发愣。


水龙头上时有时无地滴下几滴自来水,种田梨沙无暇顾及,只觉得思绪一团糟。


女孩子之间,这种事情还是很正常的……吧?


“叮咚——”应和着门铃,种田梨沙没有多想就跑去开了公寓门。


门外是独自一人的东山奈央。


原本就想好了不会多加询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事以及圈子,种田梨沙让开了空间,让东山进入玄关换鞋。


接过东山奈央的行李,种田梨沙看着她解开靴子上更多是装饰用的鞋带,手为了保持平衡撑在门框上。


并不算小的金色戒指被戴在右手中指上,被日光灯照得熠熠生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