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15 15:28
点击:1324
章节字数:70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九章





李靜恩睜開眼時,下意識地抬手抓住搔刮她鼻梁的始作俑者,渾沌的思緒頓時停擺,一個晃眼,目光聚焦的片刻,嘴角勾起的笑容如梨花般散開,看得張季嫙是心跳一顫。



「妳還在啊?」慵懶的語調溢出口,李靜恩伸個懶腰,不過是家常便飯般一道,張季嫙一愣,輕輕掙脫了李靜恩的手。



手背殘留的餘溫,令人心神蕩漾。



李靜恩打個哈欠,伸手拉開了床頭的紫羅蘭色布幔,外頭是青山綠葉,連綿的山峰無邊無際,北部是個盆地地形,金鑽飯店正座落於此,是極佳的景色。



站起身,身上的薄被隨之滑落於腳邊,一陣山風透進窗,李靜恩打個哆嗦,從衣櫃中拿出浴袍披在身上。



「李靜恩。」



聞言,李靜恩回過頭,隨意披上的浴袍若隱若現敞開,鎖骨半露,沿至胸口竟是一番春色,心神蕩漾。



「怎麼了?」未開嗓的音調慵懶至極,李靜恩眼角微揚,勾唇一笑。



張季嫙魂被勾去一半,來不及回神的她一愣,呆呆地看著李靜恩,後者倒也不疾不徐,就讓她看盡自己。



「李靜恩......我.....」朱唇微張,總是伶牙俐齒的她也無可奈何,面對李靜恩張季嫙總是無可奈何。



忽然的鈴聲如驟雷而下,李靜恩瞄了眼手機螢幕,視線又投回張季嫙臉上,總覺得接下來的話意義非凡,若是錯過了便是一輩子....



李靜恩的身上總有一股初露青草香氣,那雙眼乾淨清澈,彷彿看盡了這世界的大悲大苦,她總是淡雅地笑著,總是沉靜地望著她。



什麼不說、什麼都不怨,一退再退,包容再包容。



張季嫙心中一苦,那苦彷彿有意識地向上,鼻頭一酸。



可李靜恩終究不會是張季嫙的,以前不識,現在不認,未來不望......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化成一聲嘆息,搖頭苦笑,「妳接電話吧。」



那鈴聲不屈不撓地不斷響著,李靜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接起電話,「喂?」



「靜恩。」



這一聲溫柔得彷彿能掐出水似的輕喚,李靜恩隨即一僵,眸色黯淡。



「嗯,出差還好嗎?」李靜恩淡淡一笑,隨即將手機放在頸間夾住,脫下浴袍開始換上衣物,背對張季嫙,目光閃爍。



鏡中倒映著兩個女人,一前一後,同樣絕色動人,只是一個淡雅沉靜,另一個妖媚萬惑,張季嫙目光沉了幾分,走近了窗,兩人之間的距離越拉越近,直到她站到她身後。



李靜恩從鏡中看見張季嫙眼裡的滄桑,心頭一緊,別過頭不願對上她的笑、她的怨。



有些人明知道是劫,卻還是飛蛾撲火;有些人明知道是禍,卻執意萬劫不復。



指尖滑過背脊時,李靜恩呼吸一滯,連帶著嗓音滾滾而動,一陣嘆息。有雙手攀上腰際,李靜恩柳眉輕蹙,想躲逃不開、想逃躲不過,任憑那骨節分明的手撫過後頸,搭上肩帶。



氣息一屏,後扣緩緩地扣起,一個、兩個、三個......捨不得離開的掌心滑到胸前,李靜恩微微瞪大,那手探進了胸罩,包裹住了雪乳,張季嫙只是不動聲色地深深凝視,安靜地喬好位置。



李靜恩呼吸有些紊亂,連帶著回應黃承泰的話多了些潦草,「嗯.....對,我.....等等要去公司了,你那邊還好吧?」



低啞的嗓音如十月秋風,蕭蕭而過,「妳怎麼了?」



李靜恩一滯。



迎上了鏡中倒影出的臉紅耳熱,再看向張季嫙近乎絕望般的慘笑,連她也想問,這一切是怎麼了?



「我不知道。」



最後,只能艱難地吐出四字。



直到張季嫙牽起她的右手,在李靜恩五味雜陳的注目下,張季嫙勾唇一笑,那鑽戒多麼奢華耀眼,緩緩套上無名指時,李靜恩幾乎差點甩開了。



只是差點而已。



張季嫙低頭輕吻微涼的戒指,李靜恩心頭發熱,連帶著鼻頭一酸。



那吻的餘溫隨風消逝,早晨的風夾雜青草香氣,揚起了幾綹青絲,張季嫙鬆開了手,抬眸迎上了李靜恩沉靜的雙眼。



第一次見到李靜恩時,她覺得她雍容高雅,氣勢非凡,後來熟識了她後,張季嫙只是覺得她沉靜溫柔,懷著慈悲祥和,風雅翩翩。



她的那雙眼彷彿是浩瀚宇宙,無垠無涯,張季嫙迷失在其中,找不到自己。



張季嫙想熱烈地發光,讓李靜恩能看見她,直到真正看盡她時,張季嫙卻必須離開了。



「那就先這樣了。」李靜恩歛眼一嘆,手中握著手機,沉甸甸地貼在大腿內側。



這個房間,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黃承泰接到張季嫙的來電時有些意外,卻仍是不假思索地接起,「喂?有事嗎?」



「嗯,我有兩件事必須告訴妳。」



聽著這低沉的語氣是張季嫙鮮少有的,幾分淡漠、幾分哀嘆、幾分憤懣。



「妳說吧,我聽。」



「你先答應我,你必須實話實說,不可以有半句謊話。」黃承泰一頓,劍宇一挑,「直說無妨,別拐彎抹角的。」



「好,你知道我有新工作吧?」



「嗯,妳的確稍稍提過這件事。」黃承泰低沉片刻,「那又如何?」



「我的上司是你老婆。」



時間彷彿凝滯了。



黃承泰差點摔了手機,穩住呼吸,近乎咬牙切齒般問,「妳在跟我開玩笑?妳怎麼會——」



「李靜恩,妳老婆叫李靜恩,是不是?」



心登時一涼,黃承泰沉下臉,無可奈何,「......妳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知道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



黃承泰起身,走向落地窗前,望著灰濛的天,他的眼如同這天空一般死灰。



「......我們該結束了,承泰。」



最終是說出口了,關於道別。



黃承泰總知道這一天會來臨,卻從未想過是以這般的形式而來。



良久,久到張季嫙以為黃承泰不會回答時,正要掛上電話時,傳來了壓抑似的低吼。



「我不許。」



張季嫙有些錯愕。



「我不許我們就這樣結束了,讓我好好想想,在這之前,妳不能向靜恩透露半句,否則......」



昔日的風度翩翩,溫文儒雅,今日的張牙舞爪,城府極深的黃承泰,張季嫙從未想過有一天,她會與這男人糾纏不清。



她不禁苦笑。



業障。



這一切都是孽障......



「張季嫙。」



她猛然回頭,卻見是朝思暮想之人站在身後,輕喚著她。



「李、李靜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