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13 10:37
点击:1335
章节字数:57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七章




景物依舊,人事已非。李靜恩此時此刻,只有這個想法。



金鑽酒店遠近馳名,是商務人士到中部最愛入住的酒店之一,品質與素質皆是一流,只能說接手的老闆實在太有實力,讓原本不受矚目的飯店,幾年來大翻身成了上流飯店。



她坐在床上,那夜的纏綿悱惻如海浪般,一波波翻湧著,連帶看向張季嫙的視線,夾雜幾分尷尬。



張季嫙沉默不語,只是呆坐在梳妝鏡前,望著鏡中發呆出神。明明前一刻還是她央求李靜恩陪她留下,真到了房內又不多做理會,



坐以待斃可不是李靜恩的風格。



「張季嫙,妳想些什麼呢?」李靜恩起身,下了床,走近那柔美的身子,從鏡中深深地看著她略為蒼白的臉龐,「是不是林督導為難妳了?」



為難嗎?張季嫙自嘲地笑笑,是為難妳?還是為難我呢?



「我能問妳一個問題嗎?」張季嫙轉過身,仰頭迎上李靜恩沉穩如湖水般的眸子,不禁嘆,「妳跟林督導到底有什麼過節啊?他為什麼百般針對妳?」



聞言,李靜恩一愣,忍不住失笑,「才接觸幾次,妳就看出來啦?」



「所以妳到底要不要跟我說嘛?」張季嫙拉過她的手,眉頭輕蹙、粉唇微抿,好不生憐,李靜恩看著看著,心底有塊地方如三月飛雪,悄悄融化了。



「那是我大二的事了,『Secret』剛成立的那年.......」



『Secret』原是一間小工作室,以黃承泰夫妻為首,總共五個熱血的大學生,各有各的專長,李靜恩負責設計、黃承泰負責經營,其餘三人有公關也有負責提供場地,當然也有規劃人。



五個大二的學生懷有設計夢,卻誰也沒想過有一天,『Secret』竟會成長成一間上市公司,甚至開了第二間、第三間、第四間分公司。



同時,初衷也被現實消磨殆盡了。



十幾年過去了,只剩下李靜恩還留在『Secret』雖然退居第二線培養人才,仍是功不可沒的元老。



有人成為科技業股東,如黃承泰;也有人去做了行銷,也有人改行跑船去了,這些年只剩下李靜恩還留在這。



為什麼?



李靜恩只會一笑而過,輕聲,「因為喜歡啊。」只是因為喜歡,所以才能堅持到現在。



所以整個『Secret』上下,只有李靜恩最有資格站在頂峰,無人能及。



「所以林督導忌妒妳?」張季嫙眼珠子轉了圈,「那妳為什麼會待在分公司啊?照理來說,『Secret』既然是妳創立的,沒有理由不待在總公司啊。」



「妳要我先回答哪個啊?」李靜恩好氣地笑笑,「因為家庭啊、婚姻啊,分公司對我來說比較近比較方便,自從結婚以後,我就向總公司申請調職了。」



「那林督導呢?妳既然都到分公司了,他應該是總公司的人吧?幹嘛還要處處針對妳?」



李靜恩坐在床沿,優雅地雙腳交疊,儼然女王的姿態不揚而威、恃才傲物,看得張季嫙心頭一緊,一陣酥麻。



「他針對我的原因有很多,但我想,最大的原因是為了他的兒子與乾女兒。」



「兒子?他有小孩啊?」張季嫙一驚,這反應似乎在李靜恩預料之內,只見她幽幽地嘆,「他兒子還是我的下屬,也是設計師。」



張季嫙立刻懂了,原來林督導想拉李靜恩下台,不只是個人眼紅,還有愛兒私慾。



「但還有地方我不懂......妳說乾女兒,是指?」



李靜恩挑眉,那眼神透出『妳再跟我說笑嗎?』的意味。「就是妳的朋友啊,趙清竹。」



張季嫙怔住了。



那些話語成形成棍棒一般,便是重重一擊,頓時暈眩。張季嫙手攀桌沿,試圖保持冷靜,這一切,似乎都說通了。



為什麼林督導要找上她?為什麼要找趙清竹?又為什麼要.......



她跟林督導之間的交易,原來不是表面上這麼簡單,更不像林督導所說的.....忽然間,她意識到自己逐漸走向滅亡,原來與惡魔交易是這種感覺。



原來嗎......



「妳還好嗎?」溫柔如清水般的手掌,覆上蒼白的臉龐,張季嫙一抬眼,便迎上盈滿柔情的眼眸。



張季嫙鼻頭一酸,僅是一個衝動,她撲倒李靜恩壓在床上,從上至下凝眄李靜恩。



「李靜恩,妳別同情我。」張季嫙笑了,笑得蒼涼。



李靜恩眉頭輕蹙,既不掙扎也不驚慌,處之泰然。見此,張季嫙哭笑不得,總有人指著她鼻子罵她是禍水,用各種極盡羞辱的字眼,張季嫙已經麻木了。



唯有對上李靜恩,她無法保持冷靜,即使她偽裝得很好,連自己都騙過了。



「妳跟我是不同世界的人。」張季嫙低嘆,指尖捻起幾綹髮絲,纏著指腹繞著,千迴百轉的思緒也跟著糾纏一塊,死結,再也打不開了。



「我們踏在同一塊土地上,同一片天空下,有什麼不同的?」李靜恩淡然地道,「是妳畫地自限。」



「所以妳會搞**?」



李靜恩愣住了。



「所以妳有無數個床伴?跟無數的男男女女上過床?對到眼就會去開房?含過也舔過囉?李靜恩,是嗎?妳會嗎?」



李靜恩說不清心頭的苦澀是從哪而生,她只知道,看著張季嫙漸漸盈滿淚水的眼眶,她就覺得心口疼。



「妳總是自視清高,真的很討人厭妳知道嗎?」張季嫙笑了,笑意卻未達眼裡,「我告訴妳,我還跟有婦之夫、有夫之婦上過床,甚至被大老闆包養過,一直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這樣妳還敢說我跟妳是同個世界的人嗎?」



話落,靈巧的手探進下擺,緩緩解開了褲頭,李靜恩心中一凜,終於有了掙扎,卻聽見她悠悠地道,「妳欠我一次,不是嗎?」



李靜恩僵住了。



那夜的瘋狂索取喚醒藏在深處的情慾,那夜的纏綿悱惻,李靜恩承認,她意亂情迷過。



李靜恩以為,那樣的錯誤只會有一次,卻沒想過凡是這世間的俗事,只要有了第一次,便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冷不防地,她的戒指被摘下了。



「我的戒指——唔!」接下來的話語,全淹沒在熱情如火的吻。



她不該留下的、她不該心軟的,可身體卻誠實地漸漸放鬆,迎合接受了張季嫙的掠奪。



妳的挑逗,讓我徹底失控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