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无标题

作者:Omelette
更新时间:2016-03-11 23:17
点击:811
章节字数:26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Lvord 于 2016-3-11 23:23 编辑


Chapter 10


做了一个并不算长的梦。


出乎意料地,并且又在情理之中的,梦见了奈央。


梦里的她有些不太一样,少了往昔有时小恶魔一般的话语和动作,少了若有若无的距离感。她变得坦率,真诚,与现实一样的可爱,甚至……还多了一份妩媚。


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鸟叫被耳中的鸣响盖过,鼓噪不堪的感情在体内攒动,只能垂着隐隐发胀的头怅然若失。触到有些濡湿的床单,种田梨沙再也没有比那一刻清晰的意识到,已经不是能够逃避的问题了。


都被那么明确地拒绝了,自己却还是做了这种梦。


真是……糟糕的人啊。


种田梨沙克制着失落,起身打算去淋浴洗掉昨晚留下的酒臭,在拉开房门的时候就惊觉了什么。开水滚涌的声音和空气里弥漫的吐司香味让她后悔没有在之前确认时间。虽然今天自己是Off状态,但是东山奈央依旧需要进行自己的工作。在厨房门口撞见东山奈央,种田梨沙尴尬地用手挠着脖子,尽力不去注意在梦里已一览无余的身体,悄悄移开了眼睛。


“早上好。”东山奈央首先开了口,“种ちゃん的那份我也准备好了。”


是普通的模式。气氛要比一般的友人还要生分些许。


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种田梨沙绕开了东山奈央,趿拉着拖鞋走进卫生间。


“那个啊,种ちゃん。”


种田梨沙把手停在了门把手上,短暂地“嗯”了一声。


“关于昨晚的事……”


太阳穴开始“突突”地暴动,脑子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已经给出了拒绝的表现。不敢直视东山奈央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种田梨沙索性继续保持僵硬的动作背对着她。


原本还抱有侥幸心理地想着奈央ちゃん曾说过自己喝了酒就不记得之后的事,然而事与愿违。自己现在只能为昨天的冲动付出代价了么,还是说,装作没有发生过……


用着连自己都觉得冷淡得吓人的声线。“昨晚发生什么了么?”


持续了几秒的沉默。“不,什么也没有……我也一直在回忆呢,果然还是不行,哈哈……”


强颜欢笑只能更让寂寞的氛围弥漫了周遭。这是东山奈央在日常交往时,从没有用过的娇弱的声音。种田梨沙自觉强烈的钝痛从上腹部逐渐扩散到全身,曾喜欢动画里女孩子因为恋爱受伤时的柔弱表现和声音,因为那样才更有“女孩子”的味道。而只有此刻现实体验到了,才懂得让女孩子们伤心的男主角和自己是多么地可憎。


没有被掩饰掉,双方都很清楚是谎言。


但是又是因为惊人的默契,谁也没有明说。


“还有呢,我需要,稍微回家里住一段时间。”


没有惊讶,仿佛料到了这样的结局,种田梨沙仅仅是利用了最低限度的暂时的“屋主”身份的余裕,客套又僵硬地回应,“随时欢迎你回来。”


直至听见公寓大门被阖上的声响,种田梨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何时紧绷僵硬得几乎无法走路。


关上卫生间的门,褪去衣物,虽然天气还未到极度寒冷的地步,种田梨沙仍是选择打开了浴霸。打开莲蓬头的前一刻,已经感觉到了液体沿着脸颊流下。


在酸涩的嘴角回转,最终尝到了咸湿的味道。











在一个月之前每天打开公寓门都是一如既往的光景,为什么一个月之后再次看到就会感到如此不适呢?仅仅是因为一个人住就会有这样脆弱的想法,心理上还无法被称为成熟女性。


在两只瓷碗里填上饭时,才想起暂时不需要了。种田梨沙把并没有染上灰尘的属于东山奈央的那只碗擦了又擦,才有些留恋地把它放回碗柜。面对着以健康为重的饭菜,种田梨沙最终还是双手合十,说了一句“我开动了。”把心底对于坚持这样的生活方式的疑惑和米饭一同咽进肚里。


把复习完的台本放在床头,确认插好充电插座的手机后,种田梨沙拉开了被子,躺到了稍稍冰冷的,散发着寂寞气息的被窝里。


并没有到能够使用加热器的时节。


她胡乱地思考着,头脑里的神经依旧处于从十几个小时前就存在的工作状态。振奋的精神与身体产生了让人不适的反差,微冷的身体确实地表明着渴求某个人的体温。


“想要和谁一起睡觉啊。”


像是梦呓一样,面对泛着窗外橙色路灯光的窗帘嘟囔。


“想要……和奈央一起睡觉。”


几秒钟的犹豫之后,修订了自己的发言。种田梨沙蜷起了身子,摸到了自己的脚踝后,把半个头缩进了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在家中或是工作中的某一刻,都开始寻找那个身影。


在路上看见相似的发型都会怔愣许久。


买的事物也渐渐以「那孩子喜欢吃的」为中心,一边抱怨着“吃这么健康的食物根本不是在享受人生”,一边却还是从自己喜欢的垃圾食品旁绕了过去,在货架上找出东山奈央喜欢的商品放进购物篮。


哪怕一点点也好,想要靠近你。


在与内山夕实搭档的广播节目录制的休息时间里,也会若无旁人地用手肘撑着膝盖,脸埋在掌心合拢形成的空间里叹息。“东山能量……缺乏……”


“哦呀哦呀,没事吧?”内山夕实拿着刚从自动售货机里买来的热咖啡过来贴着她的脸。


连看着友人的力气都没有用,种田梨沙伸出手去,感受到温热的罐子贴着自己的手指接了过来,“没事。”


“明明像变态一样地对小自己好几岁的同僚有非分之想?”


即便知道这只是无心和夸大的玩笑,被说中了的种田梨沙心中依旧起了无限波澜。“没有啦。”把拉开的拉环放在面前的矮木桌子上,吮吸了一口被兑过水的咖啡。


“本来见面的日子也和现在差不多吧?我记得下一季度的番组还比这一季度多吧,按理来说应该在现场看到奈央ちゃん要更多些才对啊。”


“可是我之前……”下意识地就开了口。


我之前和东山奈央同居着。


在几乎脱口而出的一瞬间就想到了什么。


之前三人一起喝酒的时候,就算那时自己已经神志不清,对于这件事的确认也是有足够自信的。


关于,东山奈央并未告诉内山夕实两人正在同居这件事。


眼前是内山夕实好奇的脸。种田梨沙只得随便找了理由搪塞过去,装作翻看台本继续沿着思路向下。


或许……东山奈央当初答应自己住在一起,根本只是一时兴起,或是无法拒绝像笨蛋一样跳上车去一腔热血的自己而已。


这样的话,现在的回避也能解释得通了。


明明已经搞清了事情的原委,为什么反而心情更加复杂难受了呢?


点开手机的解锁打开Line,有清理习惯的自己看完讯息都会把已经完成和无关紧要的记录从首页删除,唯独东山奈央的消息记录一直被留在列表里。


上一次的聊天还是亲昵、甚至暧昧的口吻。


现在空白的打字框里已经容不下自己的思绪,或许也已经无法承载这些想法了。


果然还是全部删掉才符合自己的习惯啊。


长点消息框,却摁不下跳出来提示删除的选项。


列表最上端突然飘出了一个新的提示框。


“诶,这是……?”自言自语着,疑惑地点开新建组的群聊。


「各位,这里就是给真奈美准备生日惊喜的Line联络群哦~」


头像无疑属于方才让自己烦恼不已的人。随手翻看成员,果然只有四人。


接着,列表里又跳出来了两个提示。进群后看见的第一句话大致相同,唯独人物名字变了。


在点开最后一个群时,已经连惊讶的心情都被好好地收进了肚子里。


果不其然只有三人。


「知道所有计划的只有我们三个人哦,拜托两位了(*ˇωˇ*人)!不要露馅啊*」


接着,从群聊界面飘上去的是,熟悉的一看就知道非常烦人的颜文字。


「(西゚∀゚)アハハハハ八八ノヽノヽノヽノ\/\」


呜哇……


在心底呻吟着,感觉到了隐约的胃痛。









————————————————————————————————————————————————


其实按照原本计划,是想在闹闹生日这一天让种酱告白的!

至于为什么计划赶不上变化呢……嗯,并不是因为作者懒,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4_378:}

反正闹闹生日马上就过了让剧情继续拖着就好了╮( ̄⊿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