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10 14:27
点击:1141
章节字数:60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陳希澄 于 2016-3-10 14:34 编辑




第二十四章




鏡中那人唇不點而含丹、眉不畫而橫翠,骨子裡透出的妖媚帶些寒氣,不過是一瞥,動輒數人的目光如那桃花樹,落英繽紛。



恐怕是狐精再世,也勝不過張季嫙這般美貌。



她那雙眼,倒不如狐媚般孽美,而是燦若星辰,帶些狡黠卻不失純真,如亙古星辰,燦爛奪目。



鮮少掛著狼狽的淚痕,她深呼吸口氣,掬水撲臉,試圖讓自己冷靜些。她也不怕妝花了,反倒是襯出一絲楚楚可憐,逼得她骨子裡的柔媚更甚。張季嫙目光閃爍,也許是頭上的燈光太刺眼,又或是回憶太清晰,總之,她不該如此狼狽。



她應該是昂首闊步,輕藐那人,只是萬萬沒想到對方竟是猝不及防地出現,這次,她不甘地握緊拳,她痛恨自己為什麼無法如對方一般泰然。



不堪回想的記憶排山倒海,將她捲入萬丈深淵,伴隨而來是椎心刺骨的恨意,以及痛徹心扉的愛意,兩者矛盾的情緒拉扯她,直叫她撕心裂肺也不足為惜。



張季嫙輕嘆口氣,正要關上水龍頭時,有隻手過她的身側,替她扭上,貼身而來的熱氣,她一僵,迎上鏡中清冷的眼時,張季嫙張了張口,最終沒發出音節。



「舊識?」



張季嫙目光一暗,不願多談,卻被那人囚在雙臂間,她錯愕,逼身退到了角落,李靜恩低頭,淡淡一笑,卻是不容質疑,「解釋。」



「妳用什麼資格管我?」張季嫙不禁來氣,敢情有誰逼過張大小姐?沒有!李靜恩還是她人生中的頭一遭,「憑什麼?」



李靜恩嘆氣,夾雜幾絲不意察覺的寵溺,與無可奈何。



「有沒有說過妳很像貓?而且是隻脾氣暴躁的貓。」李靜恩無奈的笑,目光卻如三月飛雪般溫潤,張季嫙臉一熱,彷彿是被踩到了貓尾巴,就這樣張牙舞爪撲過去,「要妳管啊!」



李靜恩看向她,不用言語,就明示著『乳臭未乾的小ㄚ頭』,看得張季嫙牙癢癢。



倒是忘卻了幾分恨意,在李靜恩笑如春風般的平靜下,她好像總能不禁安定心神,而往往也能勾起內心深藏的慾望,全是為李靜恩。



「冷靜下來了?」李靜恩雙手撐在洗手槽上,身高的優勢下,張季嫙是敗陣下來。她冷哼,倒像是在鬧脾氣,「是啦。」



她笑,輕笑聲如銀鈴般,心口的傷卻隱隱作痛,



對於張季嫙,妳柔聲勸說是沒有用的,不如這樣給點刺激還比較有成效。李靜恩退開身子,拉開彼此的距離,她望著張季嫙,卻不是被她的面貌迷惑。



而是氣質,從心底散發出的氣質,骨子裡透出的韻味,那是誰也代替不了的。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做一個女王,自然吸引到帝王』,自古皆然。



所以,張季嫙吸引到李靜恩,並不是沒有理由的。



李靜恩看她,眉眼含笑,「妳知道嗎?我曾養過一隻貓,是隻波斯貓且高傲得很,看起來冷漠高傲,認了主人就黏得緊,想要主人寵愛又不肯明說,偏要弄些小伎倆惹來注目。妳說,妳是不是也養過波斯貓啊?」



張季嫙倒真思索起她的話,卻越想越不對進勁,她哪有養什麼貓啊?怎麼聽來有些.......「李靜恩!妳耍我!」



「哈哈哈——」



李靜恩仔細端詳她的臉蛋,從困惑茫然到嬌嗔鬥氣,一皺眉一顰笑,倒真確確切切,她總看不慣張季嫙那憂心忡忡的模樣,心口就有些疼。



「李靜恩!原來妳也挺無恥的,以為妳淡泊名利、淡出塵世,這嘴皮子耍起來比我還嗆啊!」張季嫙氣得吹鬍子瞪眼睛,不忘回酸幾句李靜恩,但這也真酸對了,李靜恩平時是不理不睬、淡然以對,以退為進,鮮少逞一時口快。



李靜恩瞧了眼她,雙手抱臂,「有聽過這句話嗎?『對人說人話,對鬼說鬼話』我這是待人之道,可不是耍嘴皮子。」



「哼,隨妳是怎麼說,我心情好不跟妳計較。」



這邊是一派和樂融融,絲毫沒發現有雙眼正盯著她們看,又跨步溜了回去,還在席座上的相視而坐的二人給破了僵局。



女人抬手,輕撥開稍長的瀏海,定眼一看,竟有雙碧色的眸子沉得發亮。她泯口酒,是馬丁尼,雞尾酒之王。



眼看那與林督導沆瀣一氣的部下賊頭賊臉跑回來,女人心裡也有了幾分底子,只聽到林督導在她耳邊得意洋洋地道,「看她們越好,我們是越容易談成,任她們去。」



抬眼一瞟,女人冷颼颼地插話,「那這樣還千方百計請我來,你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簡直浪費我時間。」



林督導見女人煩躁了,是趕忙陪笑,「三十六計中,不是有那麼一計叫什麼來著,專攻敵人弱點......」



女人搖頭,這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吧?她嘆氣接道,「那是第二計『圍魏救趙』,那招避實就虛,抓住敵人弱點,藉此牽制對手,從而用最少的代價去取得最圓滿的成功,這計是對付李靜恩;另一計,『聲東擊西』,利用巧妙的方法誘敵,使人產生錯覺,趁機滅敵,這計是對張季嫙。」



聽著女人將自己心腹的話闡釋精明,林督導是樂得拍手,「說得不錯,就是如此。」



「而你嘛......」女人的話未盡,單掃一眼,微微一笑,「第九計,『隔岸觀火』。你看著我們三人周旋,坐收漁翁之利,擾亂張季嫙的心思,為得一擊斃命。」



林督導為女人倒上一杯酒,多說皆是無益。這一仗,他必能奪勝,只是啊,世事難料,這世界上最難預測的,就是人心。



當一對美人挽著彼此,翩翩從人群裡竄出,頓時流光四溢,昂揚氣宇,看得女人心跳是漏了一拍,林督導更僵直身子,瞪大眼睛,總有種落空的錯覺。



這是否為海市蜃樓,無人知曉,只懂張季嫙已重整旗鼓,重新回席,再次洗牌。一旁的李靜恩眼裡盛滿讚賞,勾唇的笑,勾起了女人心裡的千絲萬縷。



餐廳裡的光調暗了些,更襯女人的五官英氣,碧色的眼眸竟讓李靜恩一時錯覺,以為看見了蒙古大草原,天蒼蒼,野茫茫,風吹早低見牛羊,是個暸望無際的草原。



而更深層的眼色,李靜恩還未看清,女人別開了頭,轉而直直地勾勒著張季嫙的臉蛋,竟蕩漾起一絲情韻,那是李靜恩不懂的過去,無從參與、無從所獲。



林督導自然是安靜用餐,那賊溜溜的眼四處觀察,暗地釀計。不料,李靜恩率先開口,「林督導不為我們介紹嗎?」



林督導目光掃去,賠了個皮肉笑,「看我是糊塗了,來來來,我身旁這位女人便是總公司請來的設計師,趙清竹。」



當那名字劃過心頭時,話語成形成匕刃,張季嫙表面平靜,心底是血流如注。李靜恩挑眉一笑,看向趙清竹時,目光略有讚嘆。



此人英氣挺拔,唯有那雙碧綠色的眼有著柔媚,眉有神、鼻樑挺,菱唇薄,削尖的下顎如刻劃,也許是混血兒吧,天生髮色如玫瑰金,若遠看以為是風度翩翩、貴氣十足的公子,這近看才發現是女子,英氣挺拔帶些柔媚,但骨子裡透出的才氣,可真是要李靜恩避幾分。



所謂同性相斥,便是如此。



張季嫙眼珠子轉了圈,卻是不在趙清竹身上滯留,而是在李靜恩的側臉多留幾分。她知道,方才那一逗弄是為了安她心神,她對李靜恩......又愛又恨,盤根錯節之下,是濃濃愛意,無處發洩。



「季嫙,我們好久不見了。」



迎上的,是雙盈滿柔情與過往的眼眸,她曾耽溺在碧綠湖子,如今.......



「我記得我們是談公事的,不是敘舊的。」



迎風旋舞、落英繽紛,是陣清風徐徐而來,在湖面上漣漪起圈圈波紋,漾人心醉。



張季嫙始終是目光掠過,對上李靜恩沉靜的眼,莞爾一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