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3-09 23:47
点击:185
章节字数:27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easky1456 于 2016-3-12 01:54 编辑


赝 (一篇完)


乐正家阿绫是独女的设定




红砖灰墙的三层小楼,楼洞口垃圾池里没铲干净的厨余在大夏天里散发出阵阵恶臭,迈过坑,跳过几天前暴雨留下的水沟,左拐右转,裁缝铺家的女儿终于在小道旁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身着一件任人看了都会夸赞师傅好手艺的白底碎蓝花连衣裙,洛天依迈开步子跳上台阶,裙子上的布褶和飘带像蝴蝶一样翩跹飞舞,远处蝉鸣阵阵吵得人燥热十分,但这幅情景,却让人觉得心静自凉。


墨绿色漆的老式木门,黑褐色的裂纹修饰了一开始就没有平整过的面儿,门口贴着的倒福已经褪成了灰红色,却依然生命力顽强的如同电线杆上牛皮癣。

不知谁家的臭小孩吃了泡泡糖随便粘,导致现在门上的几块地方让人完全没有相碰的意愿,洛天依皱了皱眉,踮起脚尖,终于推开了杂货铺的大门。


叮啷一声,门檐上挂着的铃铛告诉此时的店主人有客人光临,迎面飘来三伏天里木头特有的霉味,巨人一般的摇头扇来回巡视,洛天依转头看了看,和窗头的蝈蝈打了个早安。


一声清亮的童音欢快的响起,“你好,要点什么?”

闻声而不见人,杂货铺里只有长的和外星人一样的黑白电视机咿咿呀呀唱的正欢。


洛天依抿着嘴偷偷乐,没有搭腔,不一会木头柜台那一侧的小人踩着板凳登高望远,一根炸毛先露出了台子,不一会整个脑袋终于耷拉在了木板上面。




“我当是谁?你没长嘴啊……”当前的店掌柜乐正绫发出了不满的抱怨。


“嘿嘿。”灰发的小女孩笑得一脸腼腆,柜台后的小掌柜并着脚从凳子上跳了下去,三步并两步绕到柜台前方立着的洛天依跟前儿。


“来找我玩?”


天依点了点头。


“抱歉啊,爷爷又进医院了,爸妈不在,所以我得看店……”


灰猫一般的小女孩又摇了摇头,一双碧绿色的大眼眨巴眨巴瞅,终于开了尊口。


“那在店里玩?”


“好啊,不过约法三章,不许偷吃店里的商品……吃的话要用钱买……”


扭头说了句阿绫小气鬼,洛天依在肚子前的半圆形口袋里掏了又掏,终于摸出了一枚黄灿灿的五毛钢蹦儿。


“那买一根奶油冰棍!可以抽奖的那种!”


天依举着能闪瞎人眼梅花五毛硬币,得瑟的如同大地主见了佃户。


“真是服了你了……”


伸手夺过闪闪发亮的小圆金属片,乐正绫宝贝似的放到了自己的小猪储钱罐里,推着长腿高凳靠在了冰柜旁边,垫脚站高打开了冰柜的门。


一股凉气涌了出来,不禁让乐正绫在这艳阳高照的大夏天里少有的打了个哆嗦。


人趴在冰柜边上撅着屁股努力的翻找,让边上的天依不禁笑开了花。


“阿绫你说我现在把凳子撤了你会不会掉到里面。”


话音刚落地阿绫已经从凳子上蹦了下来,“胆子不小啊,你。”说着拿冰棍揉到了天依脸蛋上。


“人家…只是收收而已…表脑了…冰糕会化啦……”奋力从魔爪中抢救着自己的冰棍,天依含糊不清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


你来我往直到双方都满头大汗,这才都收了手。




胡同口裁缝铺和巷子深处的杂货铺祖上是世交。也许有人会说一般不是杂货铺紧邻大道,裁缝铺藏匿在街坊邻居中央,为什么反了过来?


这当然是历史原因。


旧街道改造,违章建筑私搭乱建,上上下下的领导们浪费着公民们缴纳的税钱,半拉子的业绩还没做完,领导倒台了,新上任的官员否定了前人的业绩推倒重练,又是一通拆拆建建。

巷子深处通了路,临街的老房子倒是被烂尾楼堵了个严严实实,沧海桑田,海没有变成田,曾几何时空旷的天空却是再也瞅不见。




洛天依和乐正绫的爷爷那一辈还是继承了家业,老洛裁缝和老乐正掌柜在这片生活小区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红人。

单不说洛家的手艺活,老爷子的嗓子也是一流,嗷的一嗓子,能从胡同口这一头传到那一头。

至于乐正老掌柜,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只要几个马扎在门口一摆,就能引来四邻八方纷至沓来,下棋品茶聊天斗蟋蟀……热热闹闹的和过年一般。




关系挺铁的两位好哥们年轻时还立下约定,如果儿孙辈出了一男一女,一定要结成亲家,友上加亲。

谁知道儿辈是两个男娃,孙辈又偏是两个女娃。


这愿望闭眼之前怕是看不见了。




“阿绫你要是男孩子该多好……”啃着冰棍的洛天依小小年纪一副少年老成的嘴脸,“那样你就能娶我,咱俩就能像爸爸妈妈叔叔阿姨那样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正喝着一毛钱一个的冰袋,阿绫呛得喷出来条弧线。


“怎么,你不愿意?”啃着冰棍的小人一副‘你不要我,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晶莹的泪花在眼里打转。


“不是男孩子,就不能一直在一起了?爷爷爸爸他们不是也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吗?我们肯定也会像他们一样!”卷起白色的短袖褂,阿绫拿着它擦了擦嘴,十分肯定的说着。


“这个和那个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乐正绫无语的看着面前闹着脾气的天依,不知道到底从哪开始安慰,这是唱的哪一出?刚才还好好的来着?


“好好好,我愿意,我愿意!就算是女孩子,我以后也会娶天依过门的,我乐正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阿绫你看!”一声惊喜的喊叫声打断了乐正绫的发言,天依举着手中标记着‘中奖’的木头棍,眼睛闪亮闪亮的,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是了,对于一个吃货,还有什么比吃更好的安慰方式呢。


乐正绫庆幸自己真有先见之明,一如既往挑了根中奖的冰棍给对方。


起身回屋给天依拿冰棍,乐正绫看了一眼台阶上坐着的那个灰毛小女孩,刚好对方也扭过头来,冲她甜甜一笑。


推门时铃铛的那一声脆响,夏日里知了蝈蝈你来我往的嘶鸣,那个笑容在阳光的映衬下闪闪发光,定格成了永久不会褪色的照片。




“谢谢你阿绫。”




乐正绫清楚的记着那时的天依,眼角带泪却又努力的挤出笑容的表情。




“不要忘了我。”




半年之后旧城改造,红色的‘拆’字印满了楼前楼后,看见推土机铲倒老房的那一刻乐正绫忍住没有哭。

然而当得知洛家举家北上,再也见不到那个梳着八字毛,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阿绫阿绫叫的小女孩时,乐正绫终于实打实的哭了出来。



“说什么傻话,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你,我们可是会一直一直在一起啊。”



那时的回答,现在看来却好似戏言。






偏偏却有人愿意当真记一辈子。




———————————————————————————————




“讲真,小时候说过的话换算不算数?”停下手中的筷子,乐正绫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嘴,向着面前坐着的高中教师洛天依。


“小时候说了那么多,天知道你说的是哪一句?”

不改当年的好胃口,此时的天依正毫无形象可言的和盘里的食物作着斗争,既然儿时好友如今的暴发户乐正绫说要买单,不好好的宰上一顿怎么行?



一晃十八年,当年小小的一只也都长大成人,故地重游,没想到竟然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了对方,喊出了时常在心里默念的名字。


“阿绫?”


“天依!”


错位的齿轮复归原位,停止不前的秒针终于滴答滴答开始旋转。



“就是那句‘假如我是男孩,你就嫁给我’……”

“……如果我去做变性手术,你会不会遵守约定?!”



洛天依觉得自己没被噎死就是万幸。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病,这种智商怎么能经商怎么能赚钱,难道不是分分钟被卖的主吗?


“你是不是傻,我当时的意思是,想和那个叫乐正绫的家伙像两口子一样在一起过一辈子啊!和你是男是女没有一个冰袋的关系!”


换下那副冒傻气的蠢脸,乐正绫露出了狐狸样的精明表情,一句话就套出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她现在心里简直开心的要死。


“我愿意从今以后和那个叫洛天依的女孩过一辈子,你还愿意吗?”


性别相同的两人想要互许终生,未来注定要遭遇太多非议和磨难。长大的你已经知道了这是很多人所不能接受的关系,即使如此,你还愿意吗?


“当然啊!从那时起就没改变过……不然我为什么在搬家前去问你了啊?”


还埋在心里记了这么多年。洛天依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餐厅外依旧是一片老式建筑,人工做旧的痕迹依稀可见。杂货铺崭新的木头门还漆的是墨绿色,鲜红的倒福贴在了门上,一切好像还留有过去的影子,却又与过去完全不同。


如今的旧城早被开发成了旅游景点,来来往往的游人每天都是络绎不绝。




然而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


赝品仿的再像,也成不了真迹。





只有真心实意,才能历经岁月现实的磨砺。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