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无标题

作者:Omelette
更新时间:2016-03-06 08:02
点击:806
章节字数:44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Lvord 于 2016-3-6 12:30 编辑


Chapter 9



果不其然看见了内山夕实黑着的脸。


种田梨沙慌忙甩开了搭在东山奈央肩上的手,装作没事人一样用爽朗的声音大声说道:“哟,夕实ちゃん你好慢——”


下一秒就被对方以比起广播的主题曲pv里还要美丽的笑容靠近勒住了脖子。“种~ちゃん~,对不起~人家结账来晚了~”


“呼吸!呼吸……”扑腾着拍打扣着自己命门的内山夕实的胳膊。


“咦,奈央ちゃん头上的猫耳很可爱啊。”保持着姿势,内山夕实对一边有些不明真相的东山奈央说着转移了话题。


“嗯,是可动的哦。”东山奈央显得有些困惑,但仍是偏着头走过来,任由内山夕好奇地摸索着重新把猫耳的开关打开。作为启动的提示,猫耳瞬间竖起,随后慢慢地重新向下垂去。


“应该是放松模式吧?”东山奈央缩着脑袋摸了摸耳朵尖。


“是吗……奈央ちゃん过来这边。”对东山奈央招了招手,内山夕实伸手像是替小猫崽瘙痒一般挠起了东山奈央的下巴。东山奈央也并不反抗,只是轻轻的哼了几声,就配合地反过来蹭着她的手背。电动猫耳读取到了情绪的变化,一只猫耳忽地竖起。内山夕实夸赞着如今科技的神奇,顺手替东山奈央用手理顺头发。


“诶——真好啊……”身后有某个人幽幽的声音。


内山夕实即使没有转身也能猜到对方脸上艳羡的表情,当即动作的幅度挑衅似的变得更为夸张起劲。


墙上电子钟计秒的数字再次从“00”开始跳跃,借由走廊里用于观览广播节目的显示屏及音响,三人都不陌生的开场音乐在此刻空无一人的楼层回荡。


“井口裕香的Dreamoon Theater哒哟~”


三人面面相觑,种田梨沙看见东山奈央瞬间竖在头顶的猫耳以及僵直的身子,顿时就有了替自己同社的前辈低头道歉的念头。不断自显示屏旁的喇叭里漏出的井口裕香的声音所说的内容无疑是在模仿东山奈央半个小时前的表现,只可惜或许是因气场不同的缘故而缺少了一丝什么,让氛围变得微妙地别扭。


内山夕实把视线撇到了一边,“真不愧……是大沢……”虽然很想反驳和追问内山夕实这话的深意,心里发虚的种田梨沙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看着清晰度堪忧的屏幕里令人敬仰的大前辈提到自己的话题,东山奈央跃跃欲试地想去打招呼又有些犹豫。


刚与Staff商谈好之后日程的东山奈央的经纪人踩着急匆匆的步伐走了过来,仅仅是与三人点头示意后,就对东山奈央说:“可以哦,注意一下分寸就行。”


“真的吗?!”东山奈央眼睛里的光几乎比发现猎物的野犬还要明亮。


“我先回公司一趟,东山さん结束之后也请尽快回家吧,今天工作就到这里,辛苦了。”


直到看着皮鞋的鞋跟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楼梯口,种田梨沙才开了口:“今天的经纪人さん倒是意外地爽快呢。”


“毕竟奈央ちゃん是小孩子的身长和性格嘛。平常总是需要多加保护的。”内山夕实耸肩,靠在一边的墙壁上看着东山奈央探头探脑地进了井口裕香的演播室。“啊,真是有礼貌的孩子呢。”东山奈央或许是因为紧张和兴奋,不断地朝着井口裕香鞠躬,内山夕实不由得又添上了一句,“和某位经纪人不在时就无法无天到处惹是生非的人可不一样呢。”


“你……看到啦?”种田梨沙低垂着头,用脚尖点着铺着绒毯的地面抵转。


“刷新推特的时候就看到了,而且这回可是生放送,不到明天网络上就会多出不少影像吧。”种田梨沙显露出意料之外的垂头丧气的样子让内山夕实心软地放弃继续用指责的语气说话的念头,“都是快30的人了,还是这么不稳重吗?”


“都这个年纪了,恋爱经历却是一片空白……!”不知为何,种田梨沙有些不甘的憋着气。


“啊哈哈……”内山夕实只得尝试着蒙混过去而转移话题,“说起来奈央ちゃん快好了吧,我们也准备出发——”她从墙上直起身子,肩膀一抵,直接够到了旁边的照明开关把演播室里的日光灯关掉了一半。抬头一看,直接和透过玻璃声音发虚的井口裕香两眼对视。


预感到了大型放送事故的发生。


种田梨沙无言地盯视隔着玻璃交谈的两人,转头去看一边Staff控制台上的显示屏,井口裕香像笨蛋一样的神态和东山奈央在一旁的捂嘴偷笑被一览无余。


这么胡来的广播节目自己还是头一回碰上。


种田梨沙固执地思考着,不如就这样破罐子破摔,在东山奈央倒退着走出演播室后,井口裕香叫出自己昵称的瞬间深吸了一口气,无视了内山夕实惊慌阻止的喊声冲了进去。


来到既是同事务所的前辈、也是好友的身边,被直愣愣冲着自己的镜头对着,站在中央空调下被吹了一脸热风的种田梨沙才从半个小时前的几杯酒的作用中猛然清醒。


“诶……这是……东山奈央ちゃん的CD……”徒然地举着粉色氛围的CD试图遮住自己的脸,种田梨沙知道就算这样到自己的窘态也一定会被众多的听众们截图到推特。


井口裕香最后还是完美地替自己救了场,只不过在自己忘记了广播节目的放送时间而比着口型询问外面的另一位主持人时,井口裕香露出“那你到底是来干嘛的”的表情让种田梨沙情不自禁地在心里表示抱歉。


“看在你还替我们广播宣传的份上,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内山夕实等待着出来的种田梨沙,叹了口气。


带上演播室的门关好,种田梨沙把拿在手中的桃山奈央的CD收回摆在一边置物架上的包里,套上了大衣。


“奈央ちゃん,要去哪里吃点东西吗?”内山夕实稍稍俯身,凑近了正在整理着装的东山奈央。


“我要去吃烤鸡肉串!”结果自己情不自禁地出声了。无视内山夕实投射过来的几乎喷火的眼神,种田梨沙把大衣的领子翻好后,快步走去她们那边。


“不要理种ちゃん,奈央ちゃん是怎么想的——”


“说的是呢……”只隔着几步的距离,自己的步伐却慢了下来。东山奈央微微低垂的眼神和轻启的嘴唇在暖色光照下显得格外诱人,“我也,稍微有些想吃烤鸡肉串……”


两人的眼神在下一刻交接。


正是因为与同在一个组合的“友人”相处了那么久,种田梨沙才清楚东山奈央会用眼睛一直凝视别人仅仅是作为礼貌和习惯,但她就是不情愿将现在在东山奈央眼里浮现的东西称作“情欲”以外的事物。


自己要这么一厢情愿到什么时候呢?


受不了比少女漫画的女主角还要矫情的自己,种田梨沙极快地移开了视线,踏着步子从东山奈央身边绕了过去。“我们走吧。”


感受到身后有人跟进,种田梨沙没有言语,径直推开了底楼的玻璃门,顶着泛着寒意的夜风朝街边挂着红灯笼的店面走去。






“已经很晚了,奈央ちゃん你先回去,由我来送种ちゃん吧。”模糊的意识间,听到了熟悉的音调在自己的耳边回荡。


“夕实さん自己也已经有些醉了吧, 种ちゃん还是交给喝最少的我来送回去吧,放心好了。”腰间被松松垮垮地搂住,左手也被架了起来,种田梨沙没有思考,任着惯性把身体靠了过去。


除了倚靠着的事物,眼睛前似乎还有谁的气息靠近。“你这家伙,明明一开始已经醉了为什么还在第二轮的时候喝那么多啊……”无奈而略带着宠溺的语气自己无疑在共演的动画里听过不少遍数。


“呃……没、没事的啦……哈哈哈……”大着舌头把宽慰的话说出了口,只是想镇静地告知对方,却无法控制无端兴奋的情绪。


“别给奈央ちゃん添麻烦咯。好感度下降我可不管你。”耳廓被对方突然蹭过来的发梢尖端弄得瘙痒,种田梨沙仍是确信自己把细小的话语尽数收进了耳朵。


只在意识中用空闲的右手比了个“OK”的姿势就让种田梨沙觉得几乎耗尽了自己的全力,不远处传来了电车进站的声音。


“走好。”


伴着与好友道别的声音和电车上人流往来的脚步声,自己似乎是以被拖行的姿势拉到了比站台还要略亮敞一些的车厢中。电车随着广播的播报开始晃动,原本就不怎么清醒的头脑在某一瞬间断了思绪。






撑着脑袋睁开眼睛的时候,被直射眼睛的日光灯刺得留下了眼泪。一边捂着眼睛小声咽呜,种田梨沙下意识地嘟囔:“奈央……ちゃん?”


出乎意料的是在不多几秒后就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身影。明明没有说话,但从对方像小孩子一般的呼吸方式以及发出些微的吸气声都让种田梨沙准确地判断了身份。


手中被塞进了一杯带着温度的饮品,种田梨沙犹豫地将杯子凑近自己有些干裂的嘴部,用上唇试了试温度和味道。


是被温得恰到好处的……苹果汁。


意识到这是曾出现在自家冰箱里的贮备物,种田梨沙安下心来,小口地抿动着让带着水果香气的温热液体润过一遍喉咙。


眼角渗出的泪水被人用面纸悄悄抹去,种田梨沙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熟悉的房间内饰让她安心下来,看着眼前照顾自己的东山奈央兀自地就动了心。


把喝完的茶杯接了过去,东山奈央似乎是注意到了种田梨沙直勾勾的视线,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走开,“抱歉,因为我想着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果汁直接喝会有点伤胃所以就用水温了一下……稍微多花了时间。”


明明处于瘫坐在沙发上静止休息的状态,心脏却不受控制地狂跳。意识到是东山奈央把自己又拉又扯地带回公寓还这么照料,种田梨沙感受着女子力的差距,看着对方进厨房的视线柔和了起来。


家人就在东京,自己坚持着一定要独自出来租房的理由又是什么呢?或许一开始是为了自立,但在长时间工作后,这些无端的虚荣也被疲劳冲刷而去,留下来的只有每天对着冷清的房间的淡淡孤独。每天出发时还不能被称为强颜欢笑程度的笑容,曾经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变成了真心的笑容。


而现在,仅仅是一些被当做微不足道的关照,就能让种田梨沙觉得自己此生就算一直留在对方身边也心甘情愿。


窝囊废么我。


种田梨沙隐约感到正是因为喝醉,才有这么消极的念头在头脑里盘旋。用勉强恢复了一丝力气的双腿支撑着站起身子,苦笑着扶住胀痛不堪的头部。


“种ちゃん?”东山奈央听到了自己不小心敲中茶几的声音,走过来想扶着去卧室。


“不,没事的。”嘴上拒绝着,手依旧是勾到了对方的小臂。


“嘶。”


东山奈央的低声吸气敏锐地蹿进了种田梨沙的耳朵。看向两人相触的地方,东山奈央右手拇指上不自然的粉红色引起了种田的注意。


“烫伤?”


“……是,烧开水的时候不小心……”东山奈央或许是看到了种田梨沙下意识皱起的眉头,急忙替自己辩解,“没关系的,刚才已经用冷水冲过了,好久没做家务就是这个结局呢……”


突然感觉被身体里未知的动力驱使着,种田梨沙不假思索地低下头,轻嗅着被自己握住的东山奈央的手背——


张开嘴,将拇指轻柔地包进去。


“呜——?!”触到了伤部的东山奈央并未忍住,从紧抿着的嘴里泄出了一丝轻吟。


这一声里,又包含着多少惊讶呢。


头脑在酒精的冲击下却愈显得冷静。仿佛是旁观者一样地思考着,种田梨沙用舌头轻柔地舔弄东山奈央的大拇指。


东山奈央向后退了一步想抽回自己的手,种田梨沙跟着她的动作也凑近了前去,一个不稳就将东山奈央摔在了皮质沙发上。以形似跪坐的姿势停在东山奈央的双腿前,种田梨沙仍是没有放弃对她的束缚。嘴唇沿着拇指的轮廓描绘了一圈,种田梨沙的舌尖向下,在手心里一圈一圈地打转。


从没遭受过这些刺激的东山奈央捂着嘴拼命拒绝,可惜的是并无法阻止奇怪的声音从指缝间流出,刺激着种田梨沙的神经。


“种、种……ちゃん?”试探着叫出声,种田梨沙感觉到这些无谓的声音只能徒增自己继续进行的勇气罢了。放弃挑逗,微微张开了嘴,用唇包住了虎口的部位,带着些许尖端的虎牙蹭弄对方细嫩的皮肤。


“啊、唔……”东山奈央拼命闭着眼睛,或许是在忍受着痛觉,亦或是阻拦羞耻感,像只自卫的小动物一般蜷起身子,尽力把自己藏在沙发的一角。“种ちゃん……”


顺着东山奈央的动作倾身,下腹部抵在对方的膝盖上,用空闲的手压着东山奈央相对幼小的肩部,种田梨沙用舌尖从手部一路沿着小臂滑下。酒精在体内燃烧着,转化成炙热的情感与情欲,无法控制地想对着眼前看起来娇弱无比的人发泄出来。不再对着手部进攻,种田梨沙靠近了东山奈央红透了的脸庞,带着酒精的气息略有些粗重地喷洒在上面,鼻尖贴到了耳根上,牙齿正对着露出诱人曲线的脖颈。腿进攻似的伸在对方的两腿间,强硬地抵进了空隙。


“不、要……”身下的人不知何时颤抖起来,染上哭腔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格外清晰。“种ちゃん……不要……”


听到如此明确的拒绝话语后,动作呆愣地顿住了,仿佛一盆冰水径直从头上浇下,种田梨沙突然发觉了自己的喘息是多么的厚重,松了力气站起身,腿部微妙地发软。


“那个……我……”自己的声音因为情绪的变动,飘忽着组成奇怪发音的语句,“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猛的捂住自己的头,种田梨沙倒退着走、最后冲进了自己的卧室。直接把门甩上,隔绝了外面人的气息的一瞬让种田梨沙觉得自己如此无力,沉重地撞上了门,然后抱着膝盖缓缓滑下,下身触着冰凉的地板,只能让种田梨沙再次回想自己方才触碰的身体是多么的炙热与柔软。


将头埋在了膝盖与身体形成的空隙间,蒙着声音叹息。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