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无标题

作者:Omelette
更新时间:2016-03-03 20:31
点击:814
章节字数:31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 8



“要不要去喝酒?”照例录完两期广播后,内山夕实一边收拾着随身的物品一边问。


种田梨沙拿出手机确认了没有新消息的收件箱和Line,“可以啊,倒是夕实ちゃん,没有约吗?”


“我完全没问题的,倒不如说之前觉得最近种ちゃん老是一工作完就急着往家里跑,感觉稍微有点新奇呢。”


“啊,嗯……”种田梨沙想到之前因为答应负责晚餐,每次按时回去的生活。若是只有自己一人吃饭,随便在外面找些什么对付过去也没事,但多了东山奈央后,总不好意思让对方与自己一样总吃些不健康的东西,于是在对方提出合租公寓时晚餐的问题之前就主动说了出来。


“不用顾虑我也可以哦。”东山奈央当时稍微有些担心地皱起了眉头。


结果自己还是逞强着接了下来。


虽然看上去是强行增加了自己的工作量,但在准备晚餐时多出的那份餐具才让种田梨沙突然有了自己在和人同居中的意识。


在意着饭菜的口味而下意识地在外面吃饭时注意原料、配菜、酱汁之类的,去书店也会不自觉地去料理书的专区逛逛,某种意义上在帮助自己提升女子力也说不定。


“抱歉种ちゃん,今天晚上有工作会晚些回家,不用等着我了!”此刻静静躺在消息记录第一条的,在三小时前收到的东山奈央的Line上是这么写着的。


对于种田梨沙来说,自己还未把那个只是作为临时住所的地方当做可以依靠的港湾,而看到东山奈央把它称之为“家”,明知对方只是无意使用的词,仍不由得感到小小的害羞和暖心。


而难得的空闲也让她感到些微的空虚,于是在内山夕实提议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两人出了广播大楼就直接拐弯找了附近的一个小酒馆。相比那些拥有豪华装潢和精致美食的餐厅,种田梨沙还是觉得这种隐于市井的看似破烂的小店更对胃口,抛去了无用的装饰,沉淀下来支撑着店面屹立不倒的只有口碑和人品了。


拉开一看便知被使用了有些时日的木椅,两人在靠近店门的一处坐了下来。接过内山夕实递来的菜单,种田梨沙随意地翻看起来。


“呐,种ちゃん知道吗?奈央ちゃん的广播……”内山夕实首先开了话闸。


“嗯?……啊,先来一杯啤酒和一份可乐饼。”种田梨沙习惯性地用疑问的语调回了一声,把菜单合上摆在一边,对来放置餐具和热毛巾的店员说道。


“我的话……烤嫩鸡和啤酒好了。”内山夕实接上了话后,又转过身来接着说,“今天奈央ちゃん的广播第一次生放送呢。”


种田梨沙有些惊讶地“诶”了一声,拿起一边刚送上来的带着用铁壶煮的特有气息的麦茶啜饮了一口,“之前的广播和我们一样都是两回连着录播的吧?”


“我还以为种ちゃん比我知道得早呢,还打算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去接她的。”内山夕实用热毛巾擦了遍手,“这次好像是因为广播的主题曲发售纪念回吧。我在下午就看到她和石上さん一起在录音室里,想必今天会很辛苦吧。”


“石上?那个石上静香さん?”种田梨沙在心里暗暗叫着不妙,嘴上却装着无所谓的样子,“西ちゃん知道了肯定要气得跳脚了吧?那可是她一直忍着不能玷污的奈央啊。”


“明明在AniSuma的时候就当着人家面讲了黄段子?我可是听说了,她打算在奈央ちゃん生日的时候送兜裆布呢。”


种田梨沙从店员手里拿过自己的那份泡沫都满溢出来的啤酒,杯底还没沾上桌面就率先喝了一口:“这么狂热?我们俩的生日她也是送兜裆布的吧?这样下去到年底就算被什么奇怪的协会颁了奖我也不会觉得惊讶了。”


“种ちゃん真狡猾,说好的第一口之前要干杯的呢!”内山夕实发出了抗议,把自己那杯啤酒一鼓作气痛饮了大半杯,“一会儿我可不会给你我的鸡肉啊!”


“别那么记仇啊,我会把我的那份分你一半的。”


两人一边谈论一边喝酒,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许久,原本还有些暗沉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街上也多出了不少下班后来放松的白领。


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吧。


种田梨沙这么想着,站起身把追加菜品后留在桌子上的最后一枚酒蒸蛤蜊咬进嘴里,“夕实ちゃん我回去一趟。”


“诶?!可是奈央ちゃん的广播应该只过了一半……喂等等我啊!”


毫不留情地抛下找店员付款的内山夕实,种田梨沙抢先跑回了广播大楼。上了二楼推开走廊尽头那一扇与平时重量相仿的门后,悄声对里面的Staff们打了招呼后,站在隔着演播室和调音室的玻璃窗前看着里面熟悉的身影对着镜头读听众们的来信。


比平常见到的还要稍显成熟的穿衣风格,以及难得的被盘起来扎成丸子的发型都让她觉得有些陌生,白色的毛绒猫耳像是羞耻Play一般地立在头顶。明明长着一副有些幼稚的娃娃脸,声音却是成熟的大姐姐的反差,读来信时下意识左右轻轻摇晃意椅子的情态,又清纯又带着意料之外的娇媚的诱惑让种田梨沙突然口干舌燥起来。


“抱歉,有纸和笔吗?我也想投稿。”她突发奇想,Staff倒是并未多言什么,从桌面上推过来一张空白A4纸和一支马克笔。


一鼓作气在纸中央写下了「爱してる」之后,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看着专注听着声音未注意到这边的Staff们,种田梨沙有些犹豫地把纸折叠了起来,然后才又想起了什么,把上下两边依旧空白的部分再次翻折回来,一字一句地写上:

「なお

ちゃん 」。


稍显不安地把纸张按叠好的痕迹藏在手心,播音室里传来了东山奈央恢复本音后元气的语调。“那么那么,请在这里听一曲,由桃山奈央演唱的,Secret Cafe!”


似乎是确认了播放界面变成了节目的标题Logo,她一下子转过头,明亮的眼睛在看到种田梨沙的一刹那就转变成了笑意。双手伸直,大幅度地做着欢呼的动作,就连脚也不安分地在桌底晃起来。


“种ちゃん!”从口型里读出了这一句的种田梨沙压抑着从内心深处不断泉涌出来的冲动,从演播室的门口开了条缝,把之前完全是因冲劲写下的告白话语递给坐在东山奈央对面的剧本作家。


与种田梨沙见过几面的剧本作家点了点头作为打招呼,把纸传给了歪着头稍显疑惑的东山奈央。


在看到纸上字的瞬间,带着些许笑意的脸庞僵了一下,然后把脸埋到了纸张的后面,从剧本作家和Staff们看不到的地方,仅在因为靠近了玻璃而看得一清二楚的种田梨沙的面前——红透了耳根。


心脏得到了暗示,迫不及待地鼓噪着。


带着耳机的Staff通过麦克风向里面说着准备插入Ending曲后,把原本的曲子淡出,随后切换了乐曲。被作家提醒了要继续广播的东山奈央深呼吸了几口气,随着歌曲的节拍摆动身体尝试着平复心情。


结果并不怎么尽如人意。过了切入点的东山奈央这才发现自己的样子已经被暴露在镜头下十余秒,急忙用大笑掩盖过失误,罕见地手忙脚乱起来。连台本和自己写的提纲也无暇去看,东山奈央故意在摄像机前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用纤细的手指指向自己这边。“为什么在这里!Rhodanthe*的某人……”


这下可……糟糕了啊。


完全没有预料到东山奈央会在广播里提到,原本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自己反倒是因为这样意料之外的原因被曝光了。


应该不会被猜到吧?


如此担心着的种田梨沙,却依旧在心里的某一块地方还怀着隐隐的兴奋。


被大家知道了,自己和奈央ちゃん在暗地里的互动。


“看哦,这里写着奈央ちゃん,然后打开之后……”


“啪!我爱你!这么写着……”肆意地在镜头前露出自己天真的笑颜,东山奈央似是以毫不在意的样子读出了特殊人物的“普通来信”。


明明只是再熟悉再普通不过的声音,在说出“爱してる”的那一刹那,自己像是被拖进无底的长满罂粟的深渊,再也无法逃离,深深地陷入无法自拔。


自己沉浸在插曲的当口,东山奈央已经简单地略过,再度步入广播的正轨。对着台本宣布了近期的各种公告,意外的咬舌已经之后临机应变开始的Rap让种田梨沙不禁喷笑出声。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就算是比起对方大了不少的自己也无法不佩服这般可怕的临场能力,尤其是在刚刚进行了自己广播中号称“成熟女性必会的”惯例的羞耻Play小短剧录制之后。


会自然地在镜头前露出惹人疼爱的样子,稍稍撅起嘴就能勾动人的心弦。能够对着镜头撒娇,固然是一种值得敬佩的职业精神以及工作能力,但也让种田梨沙产生了些许的嫉妒心。


不想……被别人看见,奈央ちゃん可爱的样子。


清楚这是何等任性又无理的想法,而自己此刻根本连这么想的资格都没有,种田梨沙只能在演播室外面干涩着眼睛等待。


在说完了道别语后,广播生放送终于告了一个段落。东山奈央对着所有工作人员鞠躬打了招呼后,绕过录像设备,雀跃地从里面跑了出来。


“啊~真是的,种ちゃん吓我一跳!”用的是刚才还在工作模式中的撒娇声线。


“抱歉抱歉,辛苦你了。”种田梨沙想去摸头,在快触到对方头顶猫耳的一瞬间还是缩回了手,改为浅搂着肩。


欢迎回来。


心里的某一处,也响起了声音。






——————————————————————————————


最近觉得从一开始的种【闹好可爱,想泡她 】演变成了【你又不嫁给我为什么要撩我】的态度……真是奇怪,这就是所谓的偏题吧……?(并没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