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2-28 13:44
点击:1312
章节字数:68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陳希澄 于 2016-2-28 16:45 编辑



第十三章



「喂——」



「嘟嘟......嘟嘟.....」



李靜恩剛出聲,對方便掛了電話,她一愣,再看了眼手機,原來是沒電了,這樣反倒是自己掛電話了呢。



「怎麼了?」黃承泰走出廚房,眼看李靜恩拿著手機,仍是處驚不變地笑,「發生什麼事嗎?」



「我剛剛幫你接電話,」李靜恩柳眉輕蹙,語帶抱歉,「可是沒電了,好像不小心掛人家電話.....」



「有什麼關係?」黃承泰湊到她身旁,攬過腰,巧妙地取走李靜恩手中的手機,取而代之一笑,「妳忘了?這隻私人機是跟妳連絡用的,搞不好對方是保險業務,掛了也好。」



他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充電器,插上電源邊等開機邊繼續道,「妳看,我忙到忘了充電,如果真是重要電話會再打過來的。如果是妳打來我沒接到,我直接飛奔到妳身邊道歉。」



「你就愛貧嘴。」李靜恩自然地窩進黃承泰懷裡,因為錯過了他眼中飛逝而過的心虛。



黃承泰低低一笑,鼻尖偎進她的髮,快速瞥一眼通聯記錄,果真是她打來的。李靜恩則是一個恍神,想起了那個人。



兩人心照不宣地想到同一個女人。



而他們同時惦念的女人,正愜意地躺在沙發上,吃著洋芋片、配著沒什麼營養的電視節目,毫無形象可言。



「張季嫙,妳不要爸媽不在家就懶散成這樣好嗎?」張欽澤看著這個妹妹如此豪邁,搖頭無奈。



張季嫙瞥了眼他,「我才要說你啊老哥,爸媽難得不在,你不會找大嫂來嗎?或是你嫁過去啊!」



張欽澤放下拖把,臉一黑,「那妳怎麼不去找個老公?或是老婆也可以啦。」



張季嫙吃完最後一片洋芋片,意猶未盡地舔了下指尖,不經意地道,「沒對象啊。」



「聽妳在唬爛。」張欽澤翻個白眼,「張大小姐手一勾,哪個男人不會貼上來?一招手,哪個女人不聽從?」



張季嫙起身走向洗手間,順便回頭瞟了眼他,「你少拍些馬屁,誰不知道你是想拐大嫂來家裡,要我暫時出去睡,給你一個清靜之地。」



張欽澤換上賊頭賊腦的模樣,乖乖站在門外,出聲討好,「哎呀,我這個哥哥怎麼會呢!就是想給妳幾張電影票啊、遊樂園券啊之類的東西,怎麼會想趕妳走呢?」



張季嫙關上水龍頭,擦乾手,「哼,你說吧,別總在我身邊繞啊繞,開門見山。」



眼看目的已達成,張欽澤把拖把丟到一旁,從皮夾裡掏出一疊票券,從中抽出了幾張票,「妹,妳看,我有『我的少女時代』電影招待券、『麗寶遊樂園』遊玩券、『義大遊樂世界』門票招待券、『金鑽飯店』住宿券.....」



「停!」張季嫙投降,「你弄得我眼花撩亂,不如整疊給我,我自己拿去用,剩下的再給你啊!」



張欽澤臉一黑,欲想反駁卻被攔下,「我記得某人好像跟大嫂約定過,要家裡每個地方都有大嫂的『身影』......現在是想說什麼啊?」



張季嫙得逞的笑臉,張欽澤巴不得把她踹得老遠,哼,忍辱負重換幾天的清閒與自在,何嘗不好?於是,張欽澤扯了嘴角,「行!算妳狠!整疊拿去,去去去。」



「謝謝哥!」張季嫙迫不及待接過那一疊招待券,揮著,「祝老哥跟大嫂有個『性福』的假期!妹妹我絕不打擾!」



「好!很好!」張欽澤咬牙切齒,張季嫙則是踩著風情萬種的碎步,高雅地走進房間,開始收拾行李。



「欸!妹!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張欽澤匆匆忙忙地跑到張季嫙的房間,「妳這幾天沒工作啊?」



「沒有啊,姐閒得很。」張季嫙打個哈欠,「哥,你確定不先去買保險套嗎?」



張欽澤滿臉黑線,「有女孩子像妳這樣的嗎?」



張季嫙嘿嘿一笑,說不出的奸詐意味,讓張欽澤不禁打個冷顫。



「你可以去檢查看看床頭櫃第三個抽屜的內層哦~」張季嫙漫不經心地道,張欽澤一聽,立刻跑回自己的房裡,接著,妳便會聽到哭天喊地般的慘叫——



「張季嫙!我的保險套呢——!」



張季嫙差點笑到岔氣,笑聲之餘看著手中這一疊價值不斐的票券,又該從何玩起呢?她想了想,能一起遊玩的好姊妹,真的不多。不是很忙就是沒空,出遊固然好,或是一個人又未免太孤單。



找那些花花之友呢?唉,她長嘆口氣,不如不找,都是一些躺在通訊錄卻不曾主動打過的聯絡人,找了又有何用?



張季嫙翻啊翻,指尖停留在一個欄位,眼珠子轉了圈,總是鬼靈精怪的她,忍不住意味深長地一笑。



「今天星期六......不就是『Night』的淑女之夜嗎?」



張季嫙一邊嚷著一邊從衣櫃中翻找出最性感、最撩人的禮裙,一向有『夜店女王』美稱的她,好久沒有出沒在那些是非之地了。



剛得意地拿出那件深得她心的胸罩,酒紅色的,好不艷美,卻也因此想起了李靜恩。當她聽見了黃承泰的說詞,她居然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只怪那張合照裡的男子實在太像黃承泰,才讓她起了不必要的疑心,看,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多巧合?她感到欣慰,卻隱隱覺得這種不正常的床伴關係,也許該停止了。



低頭看著手中的胸罩,她想起了那張如火似的長裙禮服,在紙上躍然成鳳凰般的生動,那是李靜恩設計給她的。



為她一個人的設計。



其實李靜恩那張設計圖,是她雞蛋裡挑骨頭,事實上,根本完美得可圈可點,毫無瑕疵可言。面對像李靜恩這樣沉穩認真的女人,她總想逗逗她,卻愈發現兩人的距離,真的遙不可及。



張季嫙將胸罩收回衣櫃,與李靜恩的相遇是場意外,美麗的意外,而她不知道的是,所有的事都是冥冥中早已註定好的。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你若盛開,蝴蝶自來;你若精彩,自有安排』。這句話萬分不假,更是李靜恩的寫照。



張季嫙躺到床上,滿腦都是李靜恩被戲弄的模樣。她生氣時會抿唇、她開心時眼角揚起、她淡然時,目光清澈。



唉,那千變萬化的眼,怎麼就是看不膩呢?可惜了,李靜恩是人妻也是直女,碰不得。



張季嫙翻身,放在床頭的手機忽然響起,她伸手接起,發現是陌生的號碼。



「張小姐,我是林督導,妳還記得我嗎?」



來者不善。



張季嫙臉色沉了幾分,語氣也淡了幾分,「是,您好。」



隔空講話都不禁感到厭惡,張季嫙壓了壓唇角,聽著男人說道,「是這樣的,我想請妳吃個飯,聊表我的歡迎之意,不知道妳願不願意賞個臉?」



對方的邀約之意如此明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怎麼又會不懂?這些年類似的男人見多了,也就不足為奇了。



「請問在哪呢?」



聞言,語氣藏不住的欣喜而道,「金鑽酒店!星期天晚上七點,妳方便赴約嗎?」



張季嫙淡淡地哼了聲,勾唇一笑,「當然,林督導的邀約,我深感榮幸。」



掛上電話後,張季嫙看向月曆,星期日啊......總覺得這個邀約不單純呢,可是,又是哪裡不對勁呢?她一時也理不清。



而另一方面,林督導滿是笑意地收起手機,一旁的下屬急迫詢問,「怎麼樣?小模答應了?」



「沒錯,很爽快。」林督導為自己倒了杯酒,「不像李靜恩,拖拖拉拉的。」



「正是、正是。」下屬諂媚地笑,「督導你說的是,接下來呢?按照計畫嗎?」



林督導輕抿,「再確認一次,那禮服的設計圖,當真寫著『給張季嫙』?」



「千真萬確!」下屬說得截鐵斬釘,林督導笑得越是張狂,終於、終於給他逮到機會,抓到李靜恩的把柄了。



杯中的紅酒色澤,折射了水晶燈璀璨的碎光,外頭風光明媚,癡迷如李靜恩,令人心醉。






抓個小蟲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