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2-14 20:50
点击:1698
章节字数:135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陳希澄 于 2016-2-14 20:57 编辑




第三章




小三該是什麼樣子?該像電視劇上那樣最毒婦人心,或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嗎?嗯,張季嫙覺得其實不盡然。



當她走進黃承泰在A市Z區裡買的小套房時,她不禁想,黃承泰的元配會是什麼樣子。



說張季嫙沒有節操道德、勾搭上別人老公?這不對,她率性的個性拿小三來壓她,是沒有用的,就像妳拿捕鮪魚的大網去撈小蝦米,只會撲空。



她並不愛黃承泰,只是欣賞對方,各取所需。



「妳來啦。」



男人端著兩杯手沖,笑得溫徐,「過來坐吧,我也剛泡好。」



張季嫙漾開笑容,乖順地坐到了沙發上,接過黃承泰手中的咖啡,安靜地喝著,視線不時往他身上瞄。嗯,脫下了西裝外套的他,露出白襯衫,兩邊袖子反摺,的確有著成熟韻味。



某種程度上,張季嫙跟黃承泰也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他不過問她的過去與工作;她不過問他的家庭與事業,只有肉體上的廝磨,沒有愛情上的糾纏。男人心底深處的寵溺,女人不貪求有一席之地,只把對方當固定性伴侶。



他狂傲、她輕狂,某種程度上的確是一拍即合,兩人遊走在情慾邊緣,理智從不燃燒殆盡。



「最近工作忙嗎?」



張季嫙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魅然一笑,「不會,有很有趣的事情。你呢?最近老往A市跑。」



黃承泰低低一笑,俊毅的五官在歲月的琢磨下,成了風流倜儻的成熟,像是紅酒似的,越沉越香。



「怎麼?妳怕我被太太抓包嗎?」



張季嫙挑眉,望向黃承泰眉宇間的笑意,不慌不忙,含笑的桃花眼瞇起,連嗓音都帶些嫵媚,「你會嗎?」



「如果跟妳之間有愛情,也許我會怕哦。」黃承泰雙手抵在桌上,上半身微傾,湊到張季嫙的眉眼間,輕吻一下,「小妖精。」



張季嫙也不躲開,手纏上男人的腰際,耳邊廝磨,「我時常在想,你找上我的理由,真的荒唐。」



黃承泰劍宇一挑,直接棲身壓上女人美好的身體,低啞般的道,「我看妳是太久沒跟我見面了。」



張季嫙笑出聲,溜出他的身下,不慌不忙輕點黃承泰的鼻尖,忍住笑意道,「你知道的,見紅日不該從事激烈運動。」



黃承泰臉瞬間黑了一大半。



「好啊,妳這磨人的妖精,看我怎麼罰妳。」黃承泰露出兇狠樣,張牙舞爪地笑鬧著,不知不覺就玩到床上去,他把張季嫙攬進懷裡,鼻尖偎進女人迷人的髮,舒服低嘆,「這樣抱抱妳也好。」



張季嫙望著落地窗外的夜景,淡淡一笑。腦海竄出熟悉的畫面,她不禁笑嘆,「很像兩年前的那夜,不是嗎?」



黃承泰目光淡了些,薄唇勾起弧度,「是,的確很像。」



兩年前的一場3C展上,身為股東之一的黃承泰盛裝參展,身旁都是科技業的大佬們,彼此相談甚歡、觥籌交錯,如此自在怡然。他們位於的貴賓室正好在展場二樓,展場一樓擠滿人潮,而黃承泰不過一瞥,就看見了火紅的她。



那人如鳳凰花似的紅艷,佇立在人群中,直接灼燒了他的眼,目光全是燦紅窈窕的身影,著魔似的,在他心上迅速燒起慾望。



熟悉,真的太熟悉了。



簡直像年輕時的李靜恩。



這就是黃承泰對張季嫙的第一印象。當時張季嫙還是個小模,偶爾接接Showgirl的案子,對於黃承泰的主動攀談,張季嫙一點也不意外,她意外的是,她看不到對方眼裡的慾望,反倒是參雜幾分複雜的憂色。



就是因為這份憂傷,那一晚展覽結束後,她才願意跟黃承泰繼續搭話。那只是一個普通的咖啡館,對張季嫙來說卻特別悸動。



男人待她如初識,骨子裡透出的風度翩翩,其實非常吸引張季嫙的注意力,她樂意與這樣乾淨的男人結交好友,而不是應酬陪笑。



「妳很像我太太。」



黃承泰邊攪著咖啡,自顧自地低語,「實在太像了,太像年輕時奔放的她。」



張季嫙並沒有動怒,反而是輕鬆地笑了。



至少男人沒有用甜言蜜語去哄騙她,而是誠實告知她已婚的真相,並且在第一時間便劃清彼此的界線,這是張季嫙樂見其成的。



她不覺得她會沾染關於小三的污穢,她不過是交朋友罷了。



聽見了輕輕的笑聲,黃承泰如大夢初醒,有些尷尬地抬眸,「我、我並不是有其他意圖,只是......只是.....」



「我了解。」張季嫙其實有點俠女的豪放,別於她外表的妖嬈美艷,她大器、她大方,而且得體。



「我在你眼中看見不情慾,就算看見了,也不是對我,所以我挺放心的,當朋友我很樂意,我覺得像你這樣的男人,必定有個同樣溫雅堅強而不嬌作的老婆,對嗎?」



聞言,黃承泰愣住了,想起一身傲骨淡然的李靜恩,的確是如張季嫙所描述的那樣,他不禁笑了。



有時候對陌生人我們反而能侃侃而談,大方吐露真心話,因為認定了對方並不會干擾你原來的生活,你只是需要一個安靜的發洩管道,張季嫙對黃承泰而言便是如此。



在張季嫙友善的視線下,黃承泰什麼都說了,不該說的、可以說的全部告訴了張季嫙,包括,他會被張季嫙吸引的理由。



「死床?」



張季嫙不可置信地張大眼,「你說......你跟你太太已經死床五年了?」



黃承泰無奈又悲傷地揚起笑容,「是,因為我太太流產後,心裡對性事產生了極大的厭惡與恐懼,我很愛她,不想逼她,所以我們最親暱的行為,不過是擁吻罷了。」



張季嫙忽然同情起對面喝著黑咖啡的男人,看似事業有成、有個漂亮的老婆,原來夜晚的生活是如此難熬。



心愛的人就躺在身邊,卻無法碰觸的感覺,實在太糟了。



氣氛降到冰點,張季嫙忽然起了惡作劇的心態,試圖想緩和氣氛便調皮地笑,「會不會是你不行啊?讓你太太覺得太痛了。」



男人都有一定的自尊,何況是獅子座的他,這樣被懷疑後,黃承泰劍宇一挑,眼裡燃起狩獵的本能,「妳想試試看嗎?」



兩人之間頓時流轉曖昧的情愫。



咖啡店的燈光調暗了些,服務生走上前表示打烊了,兩人便安靜地走出咖啡店外,明月高掛於天,安靜不語。



彼此心裡都明白,這樣的沉默是為什麼。



「時間晚了,我送妳回家吧。」黃承泰打破沉默,眼看這個不過二十五歲的小女孩如此成熟嫵媚,不禁感嘆時代真有代溝。



「那就謝謝了。」



張季嫙回以一個笑,那笑看得黃承泰有些懵然,俊逸的五官、眉宇間的剛毅線條,咖啡色的大衣總讓人有說不出的安心。



坐上車後,忘了是誰先湊近誰,只知道回過神時,兩人已經擁抱在一塊了。



「僅此如此。」黃承泰在女人耳邊低語,也是告訴自己。



「嗯,僅此而已。」



他們之間各取所需,他需要一個『當初』的李靜恩,而她也需要一個良好的性伴侶。她懂得拿捏分寸,也懂得暈船是不可以的,幸好,她對黃承泰也無法心動。



也許吧也許,在世人眼中她就是一個小三,可又如何呢?男人的愛每一分每一毫都給了元配,她也從不想要那些情愛來干擾她的率性,只要他們都懂這點就可以了。



聰明人與聰明人打交道,便是如此。



張季嫙對黃承泰的元配一點也不感興趣,他們約法三章,彼此不過問。



安然無事的過了兩年,某種程度上,這對元配與小三其實相安無事,只要不接觸就沒事了,但誰也沒想到,命運愛捉弄人,有一天便把她們搭上線。



或許,還是紅線呢。









「張季嫙小姐。」



Secret的負責人一看到張季嫙推開玻璃門後,立刻朝她招手。今天的張季嫙身穿兩件式雪紡腰緊無袖洋裝,襯托出她美好的曲線,不張揚、不狂放,卻仍能奪人眼目。



「抱歉,我來遲了。」其實是負責人早來了。



掃了眼Secret的兩位負責人,張季嫙思考著前幾日與她通話的究竟是誰,那樣的嗓音與眼前的一男一女完全沾不上邊,她不免有些失望。



畢竟是專業的負責人,一眼就能看出這件衣服是Secret的熱銷款佯裝,男負責人不禁眉開眼笑,「張小姐真的很厚道,謝謝您對本公司的喜愛。」



就算對方只是客套買了件Secret的洋裝,這樣的誠意也相當十足了。張季嫙搖頭笑道,「我很喜歡這件洋裝,不是厚道,是真心喜愛。」



「那算是很有眼光!」女負責人笑說:「這是李經理的作品,非常符合張小姐的氣質。」



「那是設計師厲害。」張季嫙有些興奮,她一向喜歡Secret的衣服,這次的合作必定能親近那位設計師吧?她頓時一掃些微的失落感,跟眼前的兩位負責人侃侃而談。



她不禁想,能藉由機會貼近喜歡的設計師,可不是人人都有的機會,她要好好把握才行。



工作內容其實相當優渥,供吃供穿供免費衣服,張季嫙要做的,就是在A市的府前店當活招牌,這對沒有固定收入的張季嫙來說,非常心動。



但是啊,這世界上沒有一路順遂的美夢,這只是一個看似幸福的開端罷了,理由不是工作性質變調,而是,因為這個工作所衍生出的紅線纏繞,才是本因。



「那我能去府前店看看嗎?」



張季嫙主動積極的態度,負責人大喜,心中為這個小模加了許多分,於是男負責人當司機,女負責人則是先回分公司匯報,簡單說,這合同簽得很愉快。



那張欽澤呢?則是被公司臨時召回,所以才是由張季嫙一人擔當面談。



命運的好玩點就是於此,如果當時張欽澤有來當護花使者的話,也許張季嫙就不會與李靜恩碰上面了,而且是在那麼臉紅心跳的狀態下初見。



「到了,這裡就是Secret在A市的旗艦店,也是我們所熟悉的府前店。」


規模龐大、低調奢華,這是張季嫙對Secret對旗下的府前店所作出的評語。一走進府前店,迎面而來的冷氣與空氣中的芬香讓人心神放鬆,對一個時尚愛好者而言,這裡必定是天堂。



因為張季嫙的到來,所以負責人特意清空了場,就是為了讓張季嫙一個人好好享受,他坐在一旁,看著張季嫙在衣服堆裡穿梭,男人的心神不禁蕩漾。


他聯想到那個禍國殃民的狐精——妲己,如果當年一手遮天的豔后再世,也許就是張季嫙了。



「我可以試穿看看嗎?」



男負責人回過神,連忙點頭,「當然!」



得到首肯,張季嫙便開開心心地捧著小禮服走進試穿間,風情萬種地一笑,簡直傾城。



公務機響起了,負責人趕緊接起,絲毫不敢怠慢,因為,這是高層電話。



「喂?李經理。」



「嗯,是我。」



聽到了廣播的播送聲,負責人猜想,也許她正在車上。果不其然,李靜恩答,「我正在往府前店的路上了,聽說張季嫙正在店裡,而且是VIP待遇,對嗎?」



聽見清冷的嗓音,負責人冷汗一揮,點頭,「是!現在這裡只有我跟她兩個人,張小姐很開心地試穿衣服。」



「那好,別告訴她我的身分,記得,絕口不提。」



電話掛上了,負責人手心一陣汗,面對這個看似溫雅的女王,一旦嘗過她掀開面具後的冰冷,你絕對不會想違逆她,為了小命著想,還是乖乖辦事就好。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負責人開始覺得奇怪,怎麼去試衣間這麼久?於是他蹭去試衣間外,對裡頭喊,「張小姐,妳還好嗎?」 



「不太好,我拉不到拉鍊。」



負責人頓時覺得鼻腔一熱,那妄想實在逃得太遠......面對這情況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正當他手足無措時,玻璃門被推開了。



「李經理!」



張季嫙聽見負責人看到救星似的大喊,她正要放棄穿這件火熱的小禮服呢。



「請問,是張小姐嗎?」



張季嫙心一顫,這嗓音她一輩子也忘不了。



這不就是通話中的那個女人嗎!



「我、我是。」



當妳心中充滿期待而落空,卻又再次燃起希望時,那種興奮是難以言喻的。就算對方的想像不如預期,她也想看看這嗓音的主人,會是怎麼樣的女人。



「我把負責人支開了,現在外面只有我,妳放心。我可以進去幫妳嗎?妳會介意嗎?」



「不,我不介意。」



試衣間開了一個小縫,張季嫙屏氣凝神,當高瘦的身影竄進試衣間時,她看著鏡中的倒影,頓時震住了。



每當日後張季嫙想起李靜恩時,她總會笑著說:那是我見過最不凡的女人。



李靜恩有一雙清冷的眼。



鏡中有著兩個女人,一個美豔如妲己再世,另一個沉穩如王昭君轉世,一個風情萬種,另一個風華絕代。



「失禮了。」



張季嫙身穿一件高衩至大腿、半裸背設計的禮服,簡單說,這是一件非常難駕馭的禮服,而穿在張季嫙身上,李靜恩不過一瞥,便欣慰真有人能撐起這件由她親手設計的禮服。  



狹小的試穿間擠了兩個美人,李靜恩將髮盤起,露出白皙的後頸。簡單的深藍色的雪紡紗上衣,襯出女人的高雅。



李靜恩輕輕搭上張季嫙的肩膀,另一手搭在蠻腰上,輕緩地拉上拉鍊。



「謝謝妳了。」張季嫙從鏡中緊盯著女人,她不禁嘆,女人並不是敵不過歲月,而是能駕馭歲月的實在太少了。



看,眼前不就有一個嗎?



「這件禮服很適合妳,我總想說聲謝謝呢。」



那嗓音透徹沉穩,吐在張季嫙的耳背上,不禁一陣酥麻。



原來真的聲如其人。



李靜恩不愧擁有此嗓,外表更是溫潤如水,高挺的鼻樑,柔和的眼,輕輕的笑意令人心醉。



「......為什麼要說謝謝?」



李靜恩從鏡中,對上一雙含笑的桃花眼,她感嘆這世間真有紅顏禍水,妳看,這眼帶妖嬈,勾唇一笑,哪有人敵得過這般勾引?



當指腹滑過背脊時,張季嫙心中一陣漣漪,怎麼有人能如此自然的挑逗著神經呢?



「.....因為,終於有人撐得起這件,由我親手設計的禮服了。」



終於,張季嫙轉頭,直接對上李靜恩柔美的眼,一時忘了呼吸。



「妳好,我是Secret的設計師,李靜恩。」



兩條平行線,終於交錯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