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2-14 04:23
点击:153
章节字数:57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easky1456 于 2016-2-14 04:44 编辑


机械之心




1.




经不得推敲设定的一篇(请不要看作是科幻文因为它不是)


标题和Days机械城的一首歌同名,天依是机械生命阿绫是人类的故事。









大概是在高中组织的教学参观里,乐正绫第一次见到了洛天依。


博物馆的玻璃展柜里依次摆放着的不同年代的各式机器人,按照发行年代由古至今,V型C属的机器人洛天依——应该算近代刚刚被淘汰的产品,被单独放置在了展柜之外的方台上。


立体投影的说明中阐释了这个机器人的特殊性——虽然历经曲折,但毫无疑问,这是历史上第一台隶属于本国通过图灵测试的C属机器人,意义非凡,当然要放在显著的位置。


身边的同学在狂做笔记,对此阿绫不屑的嗤之以鼻,这么少的信息量还用做笔记,听一遍就背过了,这些人脑子真笨。


走上前打量着这个拥有着‘特殊意义’的机器,现在只是一堆没有生气的破铜烂铁,乐正绫的大脑里似乎跳出了什么模模糊糊的记忆。


见到乐正绫转到了这边,原本围在展台周围的同学顿时作鸟兽散,不一会密密麻麻的人群转移了战场,只留下了一个人在抬头观望。


不知为何,乐正绫觉得那双紧闭的眼帘之下,一定有着一双翠绿无垢的明亮眼眸。


就好像亲眼见过一样。




乐正绫,乐正财团家的二女,智体财貌四维全满,然而德行欠佳。


经常无理由迟到早退,旷课已成为家常便饭,老师同学之流完全不放在眼里,从何时开始,曾经的乖乖牌优等生乐正绫就如同做了换脑手术一般,完全变了一个人。成了学校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良生的代名词。




对于这个大财团的二世祖加特优生,老师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学校本身都是乐正家赞助的,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乐正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们不会多加干涉。


用钱解决一切问题,自视甚高,目中无人。这是同学对于乐正绫的评价。


对于这些评价当事人毫不在意,毕竟又有谁会在意垃圾的看法?




曾有人爆料乐正绫在出生前做了国际上明令禁止的基因改造手术,但后来此事不了了之。


明令禁止,被禁止的只是无权无势无财无华的芸芸众生……并不代表其他人私下研究并付诸于行动。那些名门望族的后代一个比一个超常,那些大权在握的‘老不死的’寿命越来越如同这几个字的字面意义。


人人都有‘平等’的选择活下去的权利,没有人会因为饥饿和穷困而无法生存,当今的世界就是这样,人们可以平等的选择‘活’或是平等的选择‘死’,可中间的质量和长度,如今也可以在先天被人为改变。


或许这也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一部分?‘被平均’的那一部分注定留在历史的长河中,化作无人知晓的河底的淤泥。淤泥之上,遍生莲花,千万广厦在其后拔地而起,后人,或是说那些旧时代不愿放手的执念的怨灵,他们的每一步都踏在这层层叠叠的尸骨之上。


名为‘人类’的整个集合体,就这样缓慢的在进化之路上前进。




旧时代被寄以厚望的人工智能在经历了它的黄金发展期后,面临的是被销毁的命运。


V型机器人通过图灵测试后不久,更为智能的V+系列被开发研制,代表了进步的“+”,它的发展也的的确确超出了人们的预期。




——不过是一台机器,为什么要追求连人类本身都已经放弃追求的……存在的意义?


质问着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要往何处去的机器最终像人类一样选择了自我了结,此事一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机器人不再服从人类的命令;


机器人放弃了自己生存的权利。


既然作为核心的三规则中的两条都能被机器人进化出的自我逻辑推翻跳过,那么第一条“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的规定被违反也是迟早的问题,不愿再冒风险的人类冻结了相关的研究案,风险过大,不如选择停滞不前。




这一停滞,就是百年的时光。








阅读完立体投影上相关的历史说明,乐正绫轻蔑的笑了笑。


历史哪里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表面的背后的人为的随机的,当年的情况可不是现如今教科书中所讲的一样,骗骗小孩子还差不多。


自己在世的曾祖父是当年幕后黑手之一,这些往事,他像讲故事一样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的叙述着。包括逃入深海网络之中的核心智能、当年进行的人机综合的活体实验、史上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运动……


讲述的人一脸陶醉沉浸在过去的辉煌,明明是一条腿已经踏进坟墓里的人了,却还执念着不肯离世。


“这个老不死的……”虎视眈眈窥伺继承权的长辈真可谓是急红双眼。


然而执着于‘生’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程序性衰亡的细胞注定了乐正绫的身体活不过二十岁,拜那时不人道的生体实验成果所赐,这副半机械化的躯壳可以勉强再延长个十多年的样子。


父债子偿,中枪的乐正绫偿还的是她曾祖父所欠下的罪责,开枪的‘人’名为人工智能V,在深海中进化的电脑程序化身为索命的幽灵,时隔百年,终于露出了它的獠牙。


按照设想,乐正绫应该同她的哥哥一样,拥有远超一般人的寿命,智力,体能……却因为被‘V’篡改了初始data而导致了不可治疗的基因损伤。


损害在乐正绫十多岁时开始显现,左臂还十分恶趣味的长出了“Hello World”字样的胎记,老实说乐正绫本人是觉得这个纹身很酷炫,但她的家人却好似见到鬼一般吓得魂不附体,尤其是她的曾祖父,接连做了三场大手术才从鬼门关抢救回来,害的晚辈们空欢喜了一场。




与其在鸟笼里拘束着得过且过,不如肆意妄为潇洒的走完这一生。乐正绫颓废了几日后终于看开,说是V的错,到底还是人类自作孽,刚好自己有些倒霉罢了。以寿命为代价换来了自由,也算是好事一件。


混世魔王从此降临,搅得一家族的人天天不得安宁。


奈何她也是受害者,还正好是现任名义当家的掌上明珠,现任名义总裁要星星不给月亮的至亲妹妹。


惹不起,躲得起。


提起乐正绫的恶名,乐正家的旁亲无不恨得牙根痒痒。




左腕内置的pc提示防火墙遭到不明攻击,乐正绫犹豫了0.1秒决定启用昨晚下载好后没有安装的升级程序。平静的表象之下,当年参与幕后的几大家族现如今都被‘V’搅得焦头烂额,每天花在系统维护上的人力物力足以抵消一半的净收入。


但乐正绫不明白的是为何‘V’偏偏对自己情有独钟,被‘V’篡改data的同辈基本都已经死绝,而且死相还十分凄惨,让黑进实验数据库的乐正绫吐了三天。


只有乐正绫,至今为止还保持着人类的外形,照她的自夸,还是一副万人迷的好皮囊,虽然皮囊里的零件替换了不少。


衰亡的细胞不排斥外来的人造器官,两者和平相处也还令人欣慰,鉴于乐正绫的个人意愿还装了一堆中看不中用的奇怪机械,比如生物电能打火机……


特别‘闲’的人工智能‘V’,偶尔无事会来黑一下乐正绫的内置pc,按照对方‘Miss’的自称,‘V’是位年轻小姐呢……还是一位年岁上百的老处女……


作为对‘Hello World’的回报,绫在系统中备注V小姐为‘百年老处女’。


作为回报的回报,V小姐对绫的内置程序动了手脚,让难得上课的她整整一天都在不停的打嗝,当着那一群和她相看两厌的同班同学。


上前调笑的出头鸟被乐正绫揍掉了一颗门牙,乐正绫还好心的丢给了他一张整容专家的名片,而作为罪魁祸首的百年老处女小姐,阿绫最近一直在持续更新着防火墙,同时载入了她自己编写的防御程序。


有点不想搭理对方……




“但是今天的老处女似乎相当的执着?”计算着进程的乐正绫有些看不懂今天的人工智能小姐,“之前都是知难而退的,怎么回事?”




CPU过载,循环冷却系统超负荷运行,内置生物电能供给不足,一级警报……不愿在极端厌恶机器人的同学面前暴露自己半机械人的本质,乐正绫权衡再三决定赌上一把,与其依靠人类,她本能更愿意相信从机械之中诞生的心灵。


阿绫关闭了防火墙及相关防御程序的一瞬,入侵程序暂停了进程交火,对此乐正绫解释为对方因为这种愚蠢举动吃了一惊,红色的进度条飞速满格,瞬间达到了100%,意识消失前的一刻,乐正绫只记得对方启用了自己的ViFi传输系统……




……原子钟显示自己晕过去了6.66秒,意识现下集中于因为撞击而疼痛不已的后脑勺,胸口被压得呼吸不畅,而且唇边的触觉……着实的诡异,软软的好像棉花糖,阿绫忍不住张嘴轻轻舔了一口。


“唔……绫……”


被身上的这一声轻呼吓得清醒回到了现实,乐正绫猛地睁开眼从地上坐起来,和趴在自己身上的女孩面对面撞了满怀。


“好痛!”


不止后脑勺,这下估计连前脑门都被磕出了包,揉着脑门的乐正绫恶狠狠的瞪向了还倒在自己身上罪魁祸首,只见一双冒着水汽的翠绿色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了过来。








名为‘洛天依’的V型C属原型(老古董)机械智能体不明原因启动,刚好砸到了教学参观中路过的‘半机械人’乐正绫,顺带一并拿走了后者的初吻……




乐正绫,16岁,此时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2.






四月十二日,乐正绫的诞生日(从人造子宫中被取出的日子),乐正家原定于今晚举行家族聚会,届时不仅几大家族,政商各界有头脸的大人物都会悉数到场,可谓群星璀璨,盛况空前。


“名义上是为了给我庆生,实际上各怀鬼胎罢了,听说还有什么重大发布……”乐正绫扯了扯身上略显束缚的红色晚礼服,“穿得跟花蝴蝶似的给谁看啊……想跑都不好跑。”不满的抱怨了一句,阿绫右手略一施力,左臂上别出心裁设计出的那一块松松散散的布料被瞬间撕裂,‘Hello World’的胎记应声出现。


“这样感觉好多了!是不是很帅!墨姐你说这次看见这一块能吓死几个?”跃跃欲试的语气,气的墨清弦一巴掌落在了阿绫的头上。


“第三条裙子了!阿绫你不心疼好歹也心疼一下替你挑裙子的我啊~”


“啊,抱歉!”说着道歉的话语却没有一丝道歉的意思,阿绫吐了吐舌,“我知道墨姐对我最好了~请装作没看见好吗!”


“你想怎么样……上次穿着服务生的制服出现在会场中心气的老爷子换了一颗心脏,这次又想玩出什么花来?”


扭着阿绫弹性十足的脸颊,痛的对方拼命点头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墨清弦不忍心终于啪的一声松开了手。


“墨姐,都红了!好嘛晚上我不去喽,劳烦您去通知那群老家伙,唉嘿!”


“还‘唉嘿’,信不信我再掐你……老实交代!”


“晚上我会去、会去、会去!这些中看不中用的裙子就饶了我吧,我到时候穿校服过去,学生穿校服量那些老家伙也挑不出毛病……总可以了吧……”


“真是服你了。”被乐正绫当作亲姐姐一般,从小看她长大的墨清弦一副败给你了的表情,“出了差错我可不管,自己兜着。”


“那是自然,敢作敢当嘛。”踢踢踏踏的脱下了碍事的礼服,换上了夏季校服的衬衣领带、安全裤和及膝半长裙,犹豫了片刻阿绫还是带上了左臂有些略长的护腕。


“对了墨姐,那个女孩、不、我是说博物馆里那个老古董机器人怎么样了?”


乐正绫装作毫不在意的随口一提,无奈她那些小心思早就被清弦看破。


“那个啊……我通知了大卸,它们应该已经处理了……”


大卸,大型及智能机械综合处理拆卸技术部的简称。


乐正绫觉得自己的脑电和pc端瞬间发生了紊乱,通俗的讲,就是宕机。


“你、你、你……”你字之后没了下文,乐正绫急忙检索了数据库中的报废记录,发现没有相符数据,终于松了一口气。


“把她带回来……我说交给你处理,又不是交给你做报废处理……那个旧型号机器人我的课题报告里要用到,是带回来研究的。”


“拆掉不是照样也能做研究?——好了不用瞪我,刚才是跟你说笑,她现在在地下的实验室,完好的……所以你不用一副要拆了我的表情。”


看着满脸写着‘我好怕怕’的墨姐,阿绫心累的长叹一声,“那我去看看她,老家伙那边来信帮我糊弄一下,如果是我哥,告他放一百个心。”


“好滴!”




* * * * *




被从展台上掉下来的机器人砸了个满怀,乐正绫竭力不想想起‘初吻’这个关键词。


名为‘洛天依’的机器人扑倒自己后就停止了动作,然而一旁的同学看见了这边的异常事件报告给了当值保安,赶来的保安对自己一通训斥,什么重要的展品啊、什么科学的历史啊、最后无非纠结于一个字——“钱”。


“抱歉哦我穷的只剩下钱了。”


“通知你的父母,过来赔偿博物馆的经济损失!”


也不看看博物馆旁边挂着谁家公司的名牌?这是我乐正家的财产你知道吗?


二世祖乐正绫打电话叫清弦过来帮忙善后,趾高气扬的一群管理人员见到身着乐正财团高管制服的墨清弦,嚣张气焰灭了大半,端茶倒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在乐正绫一个响指‘拉走’的命令之下也没敢说一句怨言。


墨清弦的官方态度是“既然说是二小姐撞坏的,自然由本家负责修理。”


事实上,就是明抢。


反正分家私底下再狂,也不敢明面上对本家的人说一个‘不’字。




从小就展示出了对于机械及程序设计的惊人天赋,在乐正绫的软磨硬泡之下,地下三层被改造成了她的个人实验室,用于她进行稀奇古怪的研究发明。


高等智能机器人的研究被冻结了将近百年的时间,现在的使用的机械装置都是只拥有简单逻辑处理模块的‘工具’,近几年为了防止‘V’的入侵,核心区的智能机加装了自毁程序,前提是号称‘铁壁’的防卫系统被V攻破。


现阶段看不太可能,V还没有那个能力。


高智能体妖魔化的当下,人工智能会将人类取而代之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所以被称为恶魔的研究也不为过。即使如此,还是有部分人暗中进行实验研究,乐正绫也是其中之一。


一方面是为了方便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改造升级,另一方面,是出于自身兴趣。


谁都没有告诉,这是乐正绫藏在心底的一个秘密,自从Hello World出现的那时开始,这具躯体就会经常产生不正常的非自主性神经反射。


并不排斥这种反应的阿绫在一次例行黑进中央数据库‘巡视’时,从冗杂数据串中发现了一个非常规编码的压缩包,加密计算复杂而巧妙令阿绫叹为观止,意外的是居然解开了,轻车熟路的好像她自己就是加密者本人。


怎么可能……近一个世纪前的文件,那时乐正绫还没有出生。


文件里的理论为阿绫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尤其是一些十分激进的观念——人类也许只是进化中的一环,是为新的生命形式作铺垫的奠基人。


虽然不是很赞同,但停滞不前的世界,完全没有乐趣啊。


既然活着,就要承担活着的风险,为了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印记,还要闹得天翻地覆才行。




地下三层的大门密码是100位的随机数字列,需要在六秒之内输入完毕,乐正绫原本设定的是五秒,但由于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做了机械改造……她不得已把时限提高了一秒。


“指纹虹膜声纹步态都能伪造,还是加上原始的密码认证最保险。”乐正绫向经常进不了门的老哥这样解释,“墨姐言和都能进,老哥你是不是基因改造和我一样出了问题啊?”




乐正龙牙表示明明是妹妹你天天换密码你哥我才进不去的好吗!




* * * * *




推开实验室的屋门来到病床(试验台)前,洛天依还在沉睡(充电)中,阿绫拉过椅子坐到旁边,翻阅起打印好的病历(检测报告)。


病床上瘦弱的灰发‘女孩’看起来和自己同龄,如果不说,谁能断言这是一具机械之躯。乐正绫注视了片刻白色床单下隆起的盈盈一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一马平川的绝壁,再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区区一个机械体,可恶!




手中的检测报告显示,洛天依的各部零件虽然年代久远还算保养完好,自主启动没有问题。存在异常的是记忆模块,高能传输过载导致的元件损坏,破坏程度未知。


关键部分出了问题,阿绫瞬间放了气的气球一般没了干劲,带回‘洛天依’无非是因为V现在寄居在她的记忆模块之内,两者已经融为一体。




简单的梳理一下事件的经过,V入侵了绫的pc端,并且以绫的Vifi网络为跳板,携带大量信息数据‘跳’进了V系列的原型机——‘洛天依’的系统。


由于ViFi和旧世代的WiFi不兼容,高能信息流导致了记忆芯片的损坏,而且一并波及到启动装置,致使机体短暂的活动了数秒。


“还期待你进化成拉普拉斯恶魔,结果你居然卡在了系统不兼容这种低级错误上,我该说你什么好?”坐在床边注视着还在充电中的洛天依,乐正绫埋怨着对方的不争气,不禁俯下身朝着对方的耳朵里喊道。


“你!个!大!笨!蛋!”




“……羽……天依才不笨……笨的是绫……音……”


眼睛没有睁开,机械生命体撅着嘴气鼓鼓的反驳着,像在说着梦话。


机器人会不会梦到电子羊?莫名冒出了奇怪的念头,阿绫伸手掐向了对方手感不错的脸颊,拇指有意无意擦过了红润的双唇。


“这不是人类。”在脑中确认了一遍,乐正绫无所顾忌的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当天阿绫那张自认为万人迷的脸上,被印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山标记。




对了,按照醒来后某人的说法,机械人做梦不会梦见电子羊,而是会梦见糖葫芦和小笼包。








(烧烤节快乐!——来自作者的恶意{:4_342:} )

本来是LiFi,结果记成了HiFi,最后干脆胡诌了个ViFi

那个666有恶魔降世的意思,拉普拉斯恶魔什么的(阿绫想太多

世界上的第一个程序就是Hello Worl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