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2-02 22:56
点击:228
章节字数:52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easky1456 于 2016-2-2 23:16 编辑


写在前

原本这个故事是63用来画四格漫的一个大纲,但是画出来是在惨不忍睹所以转成了这样的一篇文……

希望能在十章左右完结(大概悬{:4_353:}

本文视角是第一人称,在某一结点后会转为第三人称。

本文的绫是个面瘫,一个拥有吐槽之心的面瘫……有点痴汉……


情商中等智商中等体力值中等,但貌似是最有福气的一个家伙。


有些地方的设定会有快递篇的既视感,不是诸君的错觉,是63的锅

不算这些的话其实这是个很有槽点的故事设定呢……


预定要开的新坑机械之心光荣跳票,没办法这篇写着写着就过了一万线(当初的豪言壮语呢!)所以先紧着这边……

然而那边的两个坑……去码字了……


63用63的坑品保证这是个HE(苦笑)



1.



吾辈是人,名字嘛,就先叫P主好了。


P主喜欢音乐。决心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是小时候就决定好的。


第一次大声讲在众人面前,是幼儿园时欧巴桑老师提问“你长大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那时精神抖擞的大喊出来的,当场技惊了四座。

后来每年六一联欢会都会上台表演,真真的风光了一阵,现在想起真是唏嘘不已。


高中有一段时间因为心情不好每天唱歌到声嘶力竭……只是为了发泄。

日常交谈时声音没有改变我就没在意,结果直到唱歌时频繁出现异样,不得已去医院检查才得知——声带小结,而且由于发现过晚恐怕再也无法回到原先的状态。


成为歌手的梦想就此破灭。


即使如此,我对音乐的热爱也没有减退,于是成为了一名P主。




记得当时想干什么这个问题一出,什么样的奇葩答案都有,有想统治宇宙的,有想成为联合国秘书长的,成为宇航员成为玩具厂厂长什么的……

不过小时候的疯言疯语又有几个能成为现实。


最后啊,一群有着色彩斑斓羽翼的少年少女渐渐沾染了尘世的雾霾和铅华,谁还敢说出自己当年的梦想?不过是酒后的醉言罢了……

起早贪黑为了养活家庭养活孩子还有车贷房贷,还要天天面对商场官场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为了钱嘛,痛苦点又算什么?退休之后不也就能安享天年了?

什么退休时间延后了!那万一挂在工作岗位上怎么办,算工伤?家属有没有抚恤金?给不给报个因公殉职?


至于那些坠入深渊的,我不是佛陀,本来就自身难保,他们自愿掉进畜生道,也请一路走好。

孰知向下堕落,也是前途无量。


不过这些与我无关,我说过,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P主,无人问津的小小P主。


他们好歹还有死前可以挂念一下的家人,我是为了梦想而被家人扫地出门的逆子……如今茕茕孑立孤身一人,吃了上顿,幸好还有下顿。


艰难的生存度日摸爬滚打,终于也熬出了一翻天地,现在唯一能抚慰我工作了一天疲累不堪身体的也只有音乐了……作为一个编曲和吉他手,在网上混的还不错。


不过最近我很忧伤和愤慨,因为我的歌姬和词作黏糊到一起私奔了{:4_346:} ………………




梦想这种东西,并不是随随便便是个人都能实现的,努力、天分、有时还有机遇,缺一不可。

所以对于能实现他们梦想的人,不必眼红,默默祝福就好。


提到梦想是因为虽然我没有实现,但是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真是失礼,我当然也会喜欢上什么人了,和我性别一样的女孩子不行么?性别不同谈什么恋爱!


不过实话实说……如今的她,是我远远不能比肩,只能仰望的存在。


偷偷的喜欢,悄悄的爱恋,如今的她是一个名扬海外的歌手,有很多粉丝,想必喜欢着她的人一定为数不少吧……


跑题了真是抱歉,居然聊到了我自己的事,原本的话题是什么来着……对了是我那两个私奔的歌姬和词作……


提到我们三人,其实一起合作也有不短的时间,我们的社团名叫做RPG,取得三个人代表色的首字母。我是红Red,词作是粉紫(反正不管是紫还是粉首字母都一样是P),歌姬是绿Green……


但是我没想到啊没想到,那个白毛歌姬居然拐了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书痴词作跑了!这是何等的噩耗!虽然能脱单,还是一次两个人应该算是好事我应该祝福,可谁来关心一下三人行必有单身狗里那个光棍的我!

一想到之后要看那两个人天天放闪虐待自己的眼睛就好痛苦……况且她们现在也没精力玩音乐,团队现处于半解散的状态。


要不要重新寻找合作者?


可毕竟还是老伙计们比较适合自己,新伙伴总要有一段磨合期,磨合期一过,万一那两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又回来了怎么办?

结论,P主最近有些无所事事……

偶尔写写谱子,剩下的时间用来对着喜欢的她发发花痴,不想上微博,一溜秀恩爱的刷屏眼睛疼……因为工作认真还被提了工资,于是很高兴的去吃了自助。


单身就是一个人吃馄饨。

虽然我是单身,我就是不想吃馄饨!





2.



收到sf的航空快递时,正好是周日,最近不务正业的P主正在床上窝作一团补觉,昨天周六加了一天的班,很累不是骗人的。

听到哐哐的砸门声,还在甜美的梦里和她握手合影的P主猛然惊醒,一瞬间脑海中跑马灯似的想起了查水表顺风快递前一阵子投稿的小黄曲还有沉甸甸的吃枣药丸四个字……


我早就说过不要搞小黄不要搞小黄!这下好了,要是进去了让那些人知道就跳楼自尽算了!


冷汗流了一身,该来的总也跑不了,打定主意咬定这是优雅不是污的P主一步三拖的过去开门。


猛地扯开防盗门加上一副如临大敌的恶鬼表情,把快递小哥也吓得不轻。


“不不好意思,可是你的快递实在是有点沉不得已我才用脚踢门的!”


快递小哥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我承认红色的瞳孔是很少见,不过你也不用这么害怕吧,身为男子汉的勇气呢!


“您您您的鼻子哗啦哗啦的滴血好严重!没问题吗!!”


我下意识的低头,好嘛,已经血流成河,打死我也不承认这是刚刚跑过来时脑子里无意中把‘她’和小黄联想在一起的后果……自己好糟糕,警察叔叔把我带走吧我要自首……


等一下好像真是送快递的!


情节逆转好比死刑现场被宣判无罪当庭释放重见蓝天和太阳,我雀跃的接过快递箱飞快的签好快递单丢给快递员然后一把关上门,整个过程不超过10秒。


现在终于放松了……不过箱子里是什么鬼,这个木头箱挺大还挺沉。


一放下心唱着小黄的她又浮现了出来,鼻血流速加剧。


要命!这下难道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赶紧止血赶紧止血赶紧止血……


看着镜子里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睡衣前襟流下了大片血渍的自己,好像刚刚经历了什么凶杀案件……鼻子里插了一根犹如大葱的卫生纸倒是很好的否定了这个事实。

千万别有人来,丢不起人,话说又有谁会来啊……


我在心里默默吐槽,顺手翻出了床底下工具箱里的改锥,撬起了木箱上的大头钉。

快递单刚才没仔细看,如今剩的这一联复写单一点也看不出写的是什么,算了不用想多直接拆开看看不就好了!


说干就干!没吃早饭的肚子发出了饥肠辘辘不满的咆哮,但是探索的好奇心压过了腹中的饥饿感,最后一颗钉子终于拔掉了,我带着胜利的喜悦抹去了头上的一把汗水。

偏偏这时卧室手机响了。


顺带一提手机铃声是她的出道专辑里的一首代表曲,在一次杂志的访谈栏里,她说这首歌是写给一位十分帅气可爱的她的高中同学。

虽然我和她是同一所高中的校友(一想到这一点真是开心的不行),但我不记得她身边有什么既可爱又帅气这种矛盾统一的集合体……有点羡慕嫉妒恨那个幸运的家伙呢!


“喂……你居然还知道跟我联系,是因为和她分手了?”

不要怪我毒舌,不论是谁被两个最好的朋友不声不响的放了鸽子都会没有好脾气。


那边传来大声的怒吼,还好我很有先见之明的拿远了手机。

“你才分手!你们全家分手!!不过我想起来了你是单身单恋狗,想分手还没有资格……”

不一会那边传来了如此欠揍的发言,我记住了,言和你给我等着,等你回来我一定把你那一堆打着马赛克的少儿不宜拿给心华看,看她不用字典敲死你!


“所以……你这个有资格分手的脱单人士打给我这个单身狗有何贵干,我现在很忙……”


“反正你周日只会忙着睡觉而已。谈正事……”

那边言和在手机里巴拉巴拉,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木板盖子很沉一个手居然都搬不动!


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上,


“我本来是想抽一个肥皂精灵的,字典精灵也可以啊……”手机里是那个白发歌姬放大了的声音。


我用两只手起开了盖子,原来是有一颗钉子没有拔下来,就说区区一个木盖怎么可能会比箱子本体还沉嘛……不过看到箱子里的内容物,我被惊呆到了原地。


那边的言和还在碎碎念,


“结果抽到了一个很稀有的品种……据老板讲好像是一个蜡烛精灵………………可惜精灵蛋上面有了一个裂痕,是个不良品,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出生……”


精灵蛋?我看向箱子里被层层棉花包在其中的椭圆形物体,是一颗蛋没错,还是一颗上面印满了蜡烛logo的精灵蛋……


“蜡烛精灵……我能挑一只皮卡丘吗,大木博士。”


“很抱歉小智,你要知道这只蜡烛加上运费已经搭进了我一个月的工资,要不是心华说你一个人可能会孤单寂寞我才不会把它寄给你,很稀有!有人宁愿高价买下这个不良品我也没有同意!”


虽然话不太中听但是心里觉得暖暖的,有个损友的感觉也不赖。


“那就谢谢你了,言和小天使……代我向心华问好。”


“知道了,记得好好养它!一个月的工资!”


手机的那一端没了声音,不过这一端的我却很纠结。




怎么办,难道要去翻一翻宠物小精灵的游戏攻略吗?

谁来告诉我蜡烛精灵要怎么养啊!!!!!




3.



在网上搜索蜡烛精灵,能找到的网页不少,但都是传说中……听说……有人告诉……这种不是很靠谱的介绍,诚如言和所言,真的很稀有。

相应的链接标签页是“音乐精灵”,我点了进去,大致浏览了一遍,终于明白了眼前这颗精灵蛋的身家背景。


某一天在世界上突然出现的生物,现已证实的有一百余种类型,喜欢音乐,智商较高,能够唱出人类内心的歌声,缺少音乐和同伴的关心会消失……

最为常见的是V精灵,最近发现的包子精灵,肥皂精灵,字典精灵较为罕见,尤其是去年年中发现的蜡烛精灵最为罕见……

比较亲近喜爱音乐的人类,一般会把出生后第一个遇见的人类认作主人……

由于现在发现的大多数精灵蛋被某家公司垄断回收被炒到高价以谋取暴利,音乐精灵保护协会最近已经将该公司告上法庭……


近来没关注新闻,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居然都不知道!


戳了戳放在被子团中间的精灵蛋,有些温温的热度,不过考虑到这家伙奇怪的设定,这真的不是外星人进攻地球派来的先头兵吗?

目的是为了萌死地球人什么的……


看着一些精灵爱好者发的图片,葱精灵、鲔鱼精灵、橘子精灵……看着小小的一只依偎在身边萌的人心里都能化出水,女孩子谁不喜欢可爱的生物啊,虽然以我现在的年龄自称女孩子有装嫩的嫌疑……

有点期待它出生呢……而且如果它能唱歌,身为P主的我也就有用武之地,不必待业了。




音乐精灵顾名思义,自然是喜欢音乐。


怀里有些温热的小东西在听歌时会轻微的摇晃,蛋壳的顶端虽然有一道裂缝,看来它本身还是活的。

我松了一口气。


白天工作时会把它放在塞了满满的棉花的木箱里(就是那个快递箱);晚上回家后基本都把它一直抱在怀里,之后一起窝在床上玩电脑听音乐。

倒不是嫌弃言和和唱歌不好听,毕竟是我写的歌我心里有谱,再加上她的唱功……谁敢说难听我会打他的脸。


只是小小的私心,小家伙既然会叫我主人,好歹……喜好也要和主人一样嘛。


所以每晚饭后的这段时间,就成了我和一颗精灵蛋,欣赏她的歌声的时间。




既然又提到了她,那就再多啰嗦几句我所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吧。


之前提到她和我是一个高中,很可惜我们只在一起呆了短短的一年,为什么高中要有分文理科该死的规定啊!


高一时学校举行声乐比赛,音乐老师从一个班六十多个人中挑选出了我和她,这算是我们互相认识的开始。

在这之前,她只是坐在我前排的前排,一个有些腼腆的灰发绿眸的同班同学,如此而已。


她的歌声低柔婉转,我的歌声高亢明朗,按照音乐老师的说法,是相互契合的天生一对,因为这句话,我们两人还被班里的同学打趣了好久。

听到这评价,彼此都羞得低头不敢对视,但从那时起,我的眼睛注视她的背影的时间越来越长,还曾因为走神太过显眼被老班提起来罚站。

偶尔听课听得累了,靠窗的她会偏过头,看向窗外苍白的天空和墨绿色的卫兵一般的常青柏树。



你看着窗外的风景,而我在看着你,我眼中的你,比任何风景都要美丽。



偷窥被抓包的前一刻,前排的家伙又在睡觉,视线良好通路All Green,预判无误,明明知道她这次停下的位置会超过以往看向窗外的角度,本应该迅速低下头假装看向完全不清楚讲到哪里的课本,却还是沉溺在了某种期待中。

视线如同磁石的南北两极般互相吸引,谁也舍不得先行移开。

读不懂猜不透,但是心中却隐隐漾起某种朦胧的情愫,让人忘记了呼吸和思考。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破坏这幅美好意境的是老班朝我脑门直击而来的一颗粉笔头,啪的一声精准的正中目标,连带被打的还有前排的瞌睡虫。


“听我的课很无趣,嗯?老师我好伤心嘤嘤嘤……”


抽搐的打了个哆嗦,一个粉笔头都能砸出包的肌肉欧巴桑装什么纯情少女,抬眼一瞧她还在看着我偷偷捂嘴窃笑,真是有够偏心的,就知道拿粉笔头打我!


前排前面的那个女生又恢复了以往笔直的背影,肩膀在抖动,应该也是在忍着笑意。

那天下课,我第一次走过去向她搭讪,排练结束也不再是各回各家分道扬镳,而是一起穿梭在大街小巷直到天色渐暗,还有同她一起在天桥上和着歌声看夕阳西下的经历。




我和她逐渐成为了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心中压抑时和对方在大雨中奔跑,失意痛苦时趴在对方的怀中无所顾忌的放声哭泣……最好的朋友莫过如此。


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


也许是在那个夏日,那个有些闷热的教学楼楼顶,从那个宣告我和她的友情破灭,本不该发生却又情不自禁的初吻开始……


量变引起质变,并没有所谓的起点,一切只是潜移默化无法抗拒的,我也这样安慰过自己。


背道相驰,越走越远,也曾试图挽留,却被她装作视而不见,和一个男生嘻嘻哈哈说笑着离我而去。

那是在高二分班后的第一个学期,再后来,那简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岁月。





先一步逾越那条界限的人是我,

念念不忘不肯放弃这段感情的人也是我。

以为单恋着的自己总有一日会释怀,不料越陷越深。

欣赏,喜欢,倾慕,爱……只要一想起之前媒体采访她时,她说自己已经订婚的消息,胸口就痛得无以复加。




视线有些模糊,脸上有些冰凉,一直在随着节奏摇摆不已的小家伙也停止了动作,有些关切的朝我怀里拱了过来。


“这些话,我只讲给你,所以不要告诉其他人……”低下头,冲着一颗精灵蛋结束了自己少年时代青涩的恋爱史,我最后冲它说到。


再也止不住的泪水大滴大滴的砸在了精灵蛋的蛋壳上,顺着裂缝渗进了壳里,怕对还没出生的蜡烛精灵产生什么不良影响,我慌忙用手擦拭。

“咔啦——”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蛋壳顶端的裂纹越变越大,逐渐蔓延……




P主的蜡烛精灵是在她的歌声和我的泪水中孵化出生的,既然说到了这里,不妨也写下来吧,倾述之后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我喜欢的那个人,我的初恋,我现在依然爱着的那个女孩——


她的名字叫做洛天依。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