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1-26 00:38
点击:146
章节字数:51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虽然与正文无关,但是63真的超爱这首南北古风,挂在楼前好了

【洛天依乐正绫原创】如旧【YGY/原创PV付】【南北组古风】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658490



26.





病床上的乐正绫是被一个噩梦惊醒的。

已经重复了很多次的噩梦——

皮肤与血管被割裂,鲜血喷涌而出,捂住伤口试图逃跑,却无法迈出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锋又一次的逼近……


因为挣扎的过于激烈,甚至还有从床上掉下来的经历,



然后就会满头大汗从梦中醒来。



熟悉的天花板,洁白的空间,滴答滴答的心电仪的声响,可是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


乐正绫拔下针头,套上拖鞋晃晃悠悠的站在地面,伸手摸了摸脖颈上缠着的厚厚的纱布,试着发出声音……


很痛,于是作罢。



她记得她要找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但是周围没有医生没有护士,没有一个人……

她决定走出病房去看看。


洁白的墙壁,洁白的走廊,甚至连阳光也是刺眼的白光,还是看不到人。


乐正绫有些发慌,扶着墙前进的步伐逐渐加快,越来越快,终于踉跄着奔跑起来。




“有没有人?”




“——!你在哪里?”




“——!”




“——!”




“——!”




即使无法出声,她仍然在心里不停的呐喊,期望得到谁的回应。


熊熊烈火开始肆虐,洁白的空间化作火的海洋,在火焰中她依稀看见了她要找寻的身影。


——灰色的发染上了赤红,碧眸中映现了一片火光——熟悉的身影被火焰一点点的吞噬,变为焦黑的灰烬……




“天依!!!!!!!!!!!!!!!!!”




喊着洛天依的名字,乐正绫猛地睁开眼,从病床上弹坐起,

这一次,她才真的从噩梦中醒了过来。



全身大汗淋漓,心脏在胸腔里疯狂的跳动,撑住身体的手臂隐隐颤抖……可是管不了这些,她依然对刚才的梦境心有余悸,下意识的环顾周围寻找她刚刚呼喊的某人,却在窗旁的扶手椅上看见了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人的身影……



“父……亲……”乐正绫苏醒后的第二句话,曾经清澈的声音变得沙哑无比,不看着说话的少女,会让人误以为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耄耋老人。



“阿绫,苦头应该已经吃够了,小孩子幼稚的游戏总该结束了吧……”浑厚低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乐正集团现任董事长,乐正绫的父亲乐正凌云,开口对自己的女儿说到。



“您说的没错,幼稚的游戏的确是该结束了……”

该来的总会来,病床上的乐正绫暗自攥紧了拳头。



“你能想清楚最好,真是,没想到我的女儿,竟然会为一个女人离家出走!还差点送了命!绫,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的眼里还有没有父母!”



自己的父亲显然误会了很多,不过乐正绫倒宁愿将错就错。



“因为天依值得,天依她一直在等我,即使后来我以一个失声的快递员的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也同样接纳了我,想和她在一起,这件事我已经等了两年,她也同样等了我两年,如今我无论如何,也绝不可能再放开她……这种心情,您应该早有体会吧……当初母亲带着哥哥苦苦等了您五年,如今,您不争气的女儿也犯下了同样无法挽回的错误,我必须要对天依负责!”


乐正绫朝着自己的父亲发出了大逆不道的宣言,即使如此她也从未回避那双比自己还要深沉的赤瞳审视的视线,父亲额角的青筋暴起,想必已经怒到了极点,看着他一步一步踱到自己面前,挥起了左臂,她没有逃避。


这一下带着十成十的力道,打的乐正绫耳鸣不止,以至于她怀疑自己的鼓膜是否破裂。


“负什么责,你难道要告诉我,我要多一个孙女了?”怒极反笑,暗红色的瞳仁俯视着自己的女儿。


“具体的请您别问了,总之我们……已经有了事实……”


“……有了事实……你倒真敢!我的优点你没学到多少,混帐的地方倒是被你给继承了!你要怎么对那个女孩负责?靠你那半吊子的出息?你自己的命都快玩完了!你用什么来负责?还敢和我比,真是笑话!!”


“我知道父亲您那些年很痛苦,我也知道母亲的痛苦程度比您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知道我和她的感情不受世人所祝福,我同样知道最可怕的莫过于人言可畏这四个字。我自信有能力让她得到幸福,但是……我已经死过了一次,这是第二次……如果您要把我赶出家门,之后万一有一天……我只希望您到时候不要为难她……”颤抖的说完,乐正绫深深地低下头向自己的父亲恳求道。


“居然敢威胁你爸!”盛怒之下的凌云拿起床边的杯子狠狠地向地上砸去,顿时碎片四溅,病房里的气氛跌破冰点。


用玻璃杯宣泄了怒火,凌云跌坐到床边的椅子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烟,自顾自的点了一根。


地下的玻璃碎片和一地的水渍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凌乱的光点,无视了‘禁止吸烟’的警示标志,大口吞吐着尼古丁的凌云不再看向依旧低着头等待答复的女儿,而是在缭绕的烟云中娓娓道出了往事。


“当年,你外公反对你妈和我的婚事,说什么门不当户不对……当时我年轻气盛,一气之下跑去国外下海经商,决心拼下一份事业杀杀你外公家的威风,结果我不知道的是,我走的时候你妈已经怀上了你哥……后来的事或许你已经知道了,五年来你妈她一直受到她们家人的非议,实话实说,未漪她,承受的压力远要比我多得多……”


“我曾经发誓,我绝不会干涉我的子女的婚事,不管身份也好地位也好,只要他们真心相爱,我一定全力以赴的支持。不过没想到,我的女儿居然会做出比我还离经叛道的事!”


“有其父必有其女,或许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凌云颇为自嘲的笑了笑,叹了口气,丢掉了手中的烟,狠狠地踩灭了火光。


“我不会反对你和那个女孩,叫洛天依的……”看到女儿一瞬抬起头看向自己的疑惑眼神,凌云补充了一句“你在梦里喊了好多遍她的名字……但我也不会现在就支持你们……”




“既然你想和你的父亲相提并论,那就做出个样子给我看看……你说过你们已经等了对方两年……再加三年,这三年放到你们大学毕业之后,如果那三年后,你能够独当一面得到我的认可,你们之间的感情依旧牢不可破,我会同意你们的事,到时你想风风光光的娶她进我乐正家的家门我也没有反对意见……而且到你大学毕业,所有的花费全部由你自己想办法,算是对你离家出走的惩罚。”说完后凌云看向了自己的女儿。




“我明白了,爸爸,谢谢您”




“终于改口喊我爸爸了啊……”凌云的手覆上了女儿有些凌乱的头发,略微用力的揉了揉,“不要怪父亲狠心,感情这种东西,尤其是两个女孩子的感情……我是不太懂了,总归要经历时间考验……你这次出事,知不知道妈妈她已经被你吓晕了过去,那次也是,你这个女儿真是不让人省心……不过也算是,终于能开口说话了啊……”




“对不起……爸爸……妈妈……”


抽噎的声音伴着哭腔,再一次经历了九死一生的体验的乐正绫直至此时,才终于丢掉了所有沉重的负担,无所顾忌的放声大哭起来。




* * * * *




乐正绫做了一个十分美好的梦,不记得梦的具体内容,她唯一知道的是,自己是微笑着醒了过来。


床边的手被温柔的握住,她转过头,发现她心爱的人正趴在床边,如今夜色已深,天知道她陪了她多长的时间。

察觉到床上人的些许动作,本就处于浅眠中的洛天依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抬起头,顿时一头撞进了那双深邃的眼睛中。


“天依……”终于可以向她亲口念出她的名字,终于可以紧紧的抱着她,互相倾述彼此的心意,乐正绫的确这样做了,得到的回复却是一声肩旁抽鼻水的声响。


“不要把鼻涕擦到衣服上喔,现在可没有换洗衣服。”嘴里说着轻松气氛的调笑话语,阿绫把头埋向天依的颈间,嗅着对方发丝间的一缕微香,原本缩成一团的心脏终于也舒展开,恢复了正常的节奏和力道。


两人静静的相拥,感受彼此的体温,体会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爸爸他,和你说了?”


“说了,我不怕。”


“天依……我要去国外进行嗓子的后续治疗,恐怕要离开一段时间……”


“没关系,我会等你。”


发觉到怀中人语气中的不自然,乐正绫松开怀抱,扳过天依的脸,轻声问道,“你是不是生了我的气?”


面前的人一脸潮红气息不稳,一直拒绝对上阿绫追问的视线,发抖的的手抬起又放下,终于破釜沉舟一般挣扎着一把拽过乐正绫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我听到了阿绫对你父亲说的那些话,我不介意,让它变成现实。”




这突如其来的展开是怎么回事,乐正绫掐了一下自己证明的确不是在做梦,而在她吓呆的片刻,洛天依的手已经伸向自己衬衣上的纽扣……


“等等天依,那是为了威胁老爸啊……别解扣子了,你手上的伤还没好!”


“小心点就好了,难道阿绫不想要!”


“我当然想,我做梦都想,你知道前几天你因为害怕和我睡在一起时我根本紧张的睡不着满脑子都在想这些,不对我到底在说什么!”


用力咬了一下舌头止住了有损形象口不择言的心里话,乐正绫调整着错乱的呼吸,接上了已经断开的神经回路,强制自己的爪子从那片柔软处放开,不再关注手下美好的触感……




“完了忍不住。”


接好的理智线在天依吻向自己的瞬间宣告断裂。




两人抱在一起倒向病床,乐正绫翻身把洛天依压在身下,左手将对方有伤的右手扣在了头顶暄软的靠枕上,低下头深深地汲取天依嘴里的气息和味道,空余的手探进了衬衣的下摆,一寸一寸探索着嫩滑的肌肤,掠过腰线,终于抵达正在鼓动着的心脏的正上方。



缠绵的深吻还在继续,病床上的热度已经濒临燃烧的边缘,意乱情迷间,乐正绫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把身子倒向一边,而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死里逃生的身体发出了迟来的抗议……如此剧烈的运动,到底是有些吃不消。




慌忙的从床上坐起,替弓着身子咳得死去活来的阿绫敲背顺气,天依抬起手打算按下床边的紧急呼叫铃,却被乐正绫伸手制止……


“我……咳咳……不要紧…咳咳咳……”


“我不摁就是了!你先不要着急说话!”


胸腔震得隐隐作痛,借此也让被情欲烧晕的的大脑清醒了许多,乐正绫接过天依递给自己的温水一饮而尽,躺倒在床,轻轻牵过天依揽在怀里,不带欲望的轻点了一下对方的额角。




“好像……条件还不允许……”有些懊恼,也有些庆幸。


窝在阿绫怀里的天依点了点头。


“是不是有些不安?”


洛天依很诚实的回答了是,头又往阿绫怀里钻了钻。


“我很害怕,阿绫又会消失不见……”


“……我保证,无论之后发生什么,我都会回到你身边,如果我违反誓言,就让我……”话未说完被天依捂上了嘴。


“我会去找你!所以你永远也不会违反约定,如果你不能来见我我,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找你!”




“说好了……”




“一定!”








乐正绫的身体也好,精神也好,本来就几近用尽,加上刚才的激烈活动也透支到了极点,躺在天依的身边没有多久,终于架不住困意,沉沉睡了过去。


“天依,你就是我的归宿……”阿绫在半睡半醒时含糊不清的嘟哝了一句。


“我也一样……”伸出双臂把阿绫护在怀里,洛天依轻声回答道。








三日后,乐正绫出国接受后续治疗。










关于阿绫双亲的名字,父:乐正凌云,母:珞未漪

私下里说这里面包含着阿绫天依的名字

还有凌云(有上天的意思)而且未和天的关系……这个梗是从墨兰大的微博上刮下来的……总之,酱油先去去去污好了(捂脸







27.





校园门口每天依旧是无数的快递来去匆匆,只是如今已见不到熟悉的赤红色快递员的身影……洛天依也不再是那家快递的校园代理,没有乐正绫,也就没有了意义。

偶尔也会网购,频率相较之前大为降低,因为站在门口等快递时,洛天依会想起那个人,免不了触景生情。


也不知道现在她在国外过的好不好……




洛天依,曾经的大学单身狗一枚,现在已成功脱团。属性为吃货,是网络中很有名气的唱见66ccff,微薄粉丝数万。


终日与宅属性物品为伴的生活渐渐远去。如今洛天依的身边已经有了很多支持鼓励她的朋友和前辈,现实生活逐渐变得充实而忙碌。


每天清晨下楼到操场跑步运动已成为必修课,体育课上从未达标的800米也足以在良好线内轻松通过,高中时的底子还在,不过重新拾起来罢了……


与言和、心华的合作曲也在筹划中,少的那一条和66ccff对唱的音轨,是给EE0000预留的位置。


周末时洛天依会到战音的道馆帮忙,虽然不能像阿绫一样以一敌五代替战音教训那群不争气的‘混小子’,也能帮着打理一下馆内的清洁卫生,负责热水和干净毛巾的供应。在一群被虐儿童中成为天使一样的存在。


“天依姐求嫁”成为了训练时常听见的口号之一。


“洛天依可是你们乐正师姐的人,哪个不长记性的敢挖角,等你们师姐回来,绝对揍到你们满地找牙!”战音替天依解了围,一声呵退了她旁边那群赶都赶不走的小鬼头。


龙牙偶尔也会过来,某次为了在未来的“妹媳”面前长脸,抄起木刀要和战音来上一局,鉴于某163岁的大姐头小肚鸡肠对之前的某些事耿耿于怀,被揍到不忍直视……




前略,天国的龙牙哥……




一群人有时会约到一起去清弦的饭店吃吃喝喝,墨老板自然是不给免单的,不过看在天依的面子上会给打五折,代言的事终究没有定下来,但是和星尘商量之后,同意由天依新录制的曲子作为包子的专用广告曲,得到听众一致好评,反响不错,走在大街小巷时常能听到。



妹妹妹媳都是网上的知名唱见,连带上她们同学言和和心华,龙牙心有不甘,偷偷联系了星尘给他介绍了合作者,计划在新年出道,谁知介绍过来的PV师,恰好就是当初在校园中遇见的小个子少年,徵羽摩柯。


两人的合作还算愉快,据说新曲制作正在进行中。




龙牙现在每次见了天依,都是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妹妹回来后三人一起合唱的景象,一脸陶醉,虽然战音或是清弦在场的情况下会提醒他阿绫一定不同意,给兴高采烈的龙牙浇一头冷水。



这时龙牙就会转向天依,泪眼汪汪的说,“妹媳的话,一定会替我给阿绫求情的对吧?是吧?我知道天依肯定能理解我的!”


而后被战音的刀(或清弦的点餐簿)制裁,提醒道“不要装的那么可怜,会吓到天依!”




年纪不小的双方(或是三方)又借以此展开激烈的辩论,让一旁的洛天依产生自己的年纪才是比较大的那一个的错觉,只好无奈的的一笑,继续忙碌自己手头的工作。




练习也好,唱歌也好,学习也好,吃饭也好,努力的让自己忙起来,忙到没有余力,也就不会总是想起那个人。




不过这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在乐正绫进入她的生活之前,洛天依的世界不过三寸弹丸之地,鲜于人交流,是宅人的典范。好在乐正绫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带着她认识了新的朋友新的世界,弥补了两年来她人际交往上的空白。




然后从她的身边再次离开。



外部生活的忙碌充实,却也无法掩盖,重要的人离开身边在心中留下的那一块怎么也填不满的缺口,空荡荡的没有着落。



每个人或安慰或期待的告诉着暗示着洛天依,乐正绫马上就会回来,她们两个人又能腻在一起秀恩爱虐狗,彷佛就如同太阳东升西落一般理所应当,自然而然。


但是洛天依很害怕,她真的很害怕。


第一次是突然消失;


第二次险些天人永隔;


如今是第三次……




她害怕这一次,乐正绫真的再也无法回来。


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世界变幻无常,人心也一样。


苦苦守望的结局或许是一场徒然的空待,洛天依有时会想,要不要如当初向阿绫约定的的那样,这次由她去找她。


同唯一知道内情的龙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等待和相信也是父亲考验的一部分,虽然被禁止在你们之间传话,但我可以告诉你,阿绫她很想你。”




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只剩下了等待。




相信着她,某日归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