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1-01 03:32
点击:215
章节字数:53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easky1456 于 2016-1-20 20:00 编辑


为什么这栋楼里会出现这篇文……因为不想再开楼了

这篇可以当做元旦贺文,嗯。

终于完成的短篇


南北寻光专辑里的那首双城记,看过PV后的脑洞……短篇




双城恋





1.


分别的一日还是终于来临,再没有任何拖延的借口。


乐正绫临走前的那晚,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她和洛天依两个人,其他人都很识相的找了各种理由住到外面,留给即将分别的一对小情侣最后一点独处的时间。


拥吻,横抱,最后的夜晚是恋人相互间几近疯狂的索要。

刻入骨髓一般的噬咬和吸吮,彷佛要把对方的血肉融到自己的骨子里才肯善罢甘休。


肉体的欢愉让人难以自持哭喊出声,心底的那一丝苦涩痛楚也随着欢愉的泪水的一同流淌,乐正绫轻轻吻去洛天依颊边淌落的晶莹,而自己眼旁的咸湿苦涩,也被天依尽数用舌尖缓缓舐去。


之后则是又一轮的抵死缠绵,深深探入对方的身体的感知和触碰,只愿如此这般直到天荒地老。


“我爱你。”


是谁先行吟出了这世上最为甜美的毒药。


让人心甘情愿的服下,再没有治愈的可能,只能一点一点的沉沦于其中,无法自拔。


为何相爱的两人总不能长相思守,是老天也嫉妒着灵魂彼此契合终于变得完整的生灵吗?

既然如此,你有何必把‘爱’交付于世人,若没有爱,分别也不会让人感到如此的痛,如此的冷……


“睡吧,明早的火车,你难道不想送我。”

抚上天依光滑的背脊,乐正绫在刚刚咬出血的肩头疼惜的落下一吻,“天依,疼不疼,要不要上些药?”


随着那一吻的落下,怀中的人打了个颤栗,“没关系……留下了疤才好……”


闻听了天依带着余韵的喘息道出的这番言语,血气上涌的的乐正绫没有忍住,张嘴在伤口的位置,牙齿深深的印下,换来了对方更为痛苦的呻吟。

“既然如此,就让伤口更深一些吧……”


自己的肩也被对方回敬一般的噬咬,抚着背脊的手一路上滑,探入了灰色的发丝,将对方的头略微用力的朝自己的肩部按下,像是在鼓励着这一举动。


痛,心里却很畅快。

如果在对方身上烙下永远不会消失的印记,是不是对方就会永远属于自己?




第二天在车站,不顾众人的目光,乐正绫临行前吻别了洛天依。


掠夺霸道的深吻,直到两人几近窒息,才终于依依不舍的松开。唇瓣微红而濡湿,分开的瞬间灵魂似乎也同时被抽离了躯体。


“我走了,天依……”提着箱子的她似乎眼中带泪,却强忍着不让它滴下,“等我,我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

一向坚强的她从不愿让心爱的她看出一丝一毫的软弱无助,只留给对方一个故作坚强的背影,却让无比了解她的人更为怜爱疼惜。


“我会的,阿绫,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喊声已然带了哭腔,但她知道,此时此刻,她必须要说,

“我会等你,一直一直,直到你回来我身边!”


一边的心有留恋,脚下却在一步一步的远离;

一边的心只愿随她而去,双脚却无法移动半分,只能将目光紧紧追随。


世界上,总有人要被留下,总有人会就此离去。而留下的,注定要看着离去者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不见。


如果能从容潇洒的转身离开该有多好,又不是生离死别,总有一日会再次相见,

却唯恐错失你蓦然回首道别的身影,像愚忠的信仰者一样守望着,仿佛一件庄严的仪式。


希望你留下来?但是生活不能一如以往全无变化。离开吧,离开是你的宿命,人在不断的离别和远行中才能有所成长。


假如生活总是一成不变没有波澜,那生或死又有何区别?


因为明白,所以此时此地此刻看着渐渐远行的你,只能徒然的泪流不止。




2.



对于送别了恋人的洛天依而言,今年或许真如传言所讲,是世界的终点。


阿绫离开的第一天,收拾行李的洛天依翻出了从初中起就没再写过东西的日记本,尽管搬家的任务很艰巨,还是暂停了手中的活计,心绪万千,有很多很多的回忆想写在纸上,却只留下了两个字。


“想 你”


想念你阳光般的明朗笑容;想念你满溢着爱意的赤瞳;想念你拥抱的温度……


“好想你,阿绫……”泪水滴下,晕开了还未干涸的钢笔字迹。



洛天依曾问过和恋人异地分居好几年的同学,是怎么熬过热恋之后突如其来的分别,那段感伤的岁月。


依稀记得她捧起手中的绿茶,白色发丝在阳光下闪着微光,一副少年老成的面容淡淡开口:


“时间会解决所有问题……”


“并不是时间冲淡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恰恰相反,直到她离开后我才发现,她在我心里的地位只增不减。”

“当一个人在你的眼前,你爱的只是她一个人;当她离开你的身边,你会依旧爱着她这个人,却也会恋上她去往的那座城,追忆起与她相关的所有逝水流年。”


属于两个人的世界在空间上被无限延伸,虽然不能面对面相见,但当电台里播放起熟悉的音乐,闻到那人喜欢喝的咖啡的气味,甚至在天气预报的最后看到她现在所在城市的阴晴温度,都会觉得两个人依旧联系在一起,从未远离。


“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了一般……”言罢她笑了笑,放下茶杯不自觉摩挲上颈间金链悬挂的指环,被落地窗透射进的阳光照得光彩熠熠。


回想完毕的洛天依抚上无名指上象征着誓言与相伴的银轮。

没有你的房间,为了掩饰寂静而特意打开的电脑里播放的无意义的信息,空气中似乎还残存着属于你的味道……


交织在一起,怀抱着对你的思念一个人在空城回忆。


你是否平安抵达?

你去往的城市又会是什么样子?

你现在有没有在想念我?


如果这世界上存在所谓的奇迹与默契,我期望手机此刻能响起熟悉的铃音。



* * * * *



日历上被划掉的数字一个接着一个,两人走出了最初的低迷,生活还要继续,我们还要在未来相遇。


流量和话费在最开始的几个月爆发性的增长,双方商议之下开通了新买的情侣号作为聊天专用,视频的时间也相应的缩短,为了不打扰对方的工作和休息。


习惯性拍下身边的画面传递给对方,成为了除言语外的新的交流方式。



入冬后北方没有你的第一场初雪,你所在的南方依旧是艳阳高照。

抱怨着天气的反常,以至于被有关单位提醒着注意防暑降温,信息飞越了万水千山,收到信息的人被逗弄的乐不可支。


心血来潮的奔下了高楼,即使只有一个人,也还是要到不算厚实的雪地里胡闹一番,在地上踩出一个大大的heart,通过照片传达给你,我的心意。

收到那人在雪地里的抱着一只长着呆毛的小雪人,背景是心形的自拍,加班加到晚点正在吃盒饭的乐正绫,第一个动作是看了一眼时间。


“天有些晚,临近年关,你现在是一个人生活,要注意安全……”


“……阿绫越来越像老妈子了,没有情调,撇嘴……”


被女朋友嫌弃像老妈子没有情调,这一点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吞下了噎在嗓子里的一口白饭,还好肚子不是很饿,没有全部吃完……


于是在大半夜玩雪的洛天依收到了对方发来的照片,托在饭盒里的一只头顶8字毛的饭团子的自拍……8字毛是两片香肠做的,眼睛是豌豆粒。


“可食用天依——三分钟完成,锵锵!敢说我没情调,看我现在就把你吃掉。”附带这样的图片说明。


一抹会心的微笑在嘴角泛起,拨通了倒背如流的对方的手机。


“这里是偷到了世界第一吃货殿下的恋心——帅气潇洒的神偷乐正绫,聪明可爱的小姐,你有没有好好回到家里呢?小心不要被怪蜀黍拐走喔~”


“又不是小孩子,你才是,又这么晚吃饭,对胃不好。”


“忙到太晚没有时间,总不能空着肚子睡觉。”


“那边的饭还合胃口么,等你回来我给你做好吃的,你最喜欢的川菜。”


“我很期待的说~”


一阵沉默。

问君归期未有期,不如不问。


“阿绫,又下雪了呢……”


“我知道……”

我了解你那里每一日的天气,胜于了解我所在的这座城市。


“阿绫,今年冬天好冷呢……”

即便有暖气,晚上回到一片漆黑,现在的‘家’中,还是会觉得寒冷。


好羡慕那些亮着灯火,等待着归家的亲人的窗口。

所谓的家,不正是有家人等待着的地方吗?


“抱歉……我不在你的身边……”


“没关系,我会等你……”


我们的家,我会点亮灯火等待你的归来。

所以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也请你一定一定照顾好你自己。




3.




洛天依再也不能嘲笑同事对着手机里发送来的“五千载与四万万,都在那里面……”的字句而露出的和平日一张面瘫脸难以联系到一起,那种足以让冰山融化的会心笑容。


因为她自己也有了同样的体会。


彼时晚十点刚过,为了给空旷的家里增添些许喧嚣,代替那个偶尔回来就会让家里变得十分热闹的人所打开的电视机,正播送着新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我国北方部分地区的缺水状况将得到……”脑海中自然而然响起了“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的诗句。魔怔般的截了新闻打了字,发送给了对方。


几分钟后手机震动——


“我在单位和宿舍喝的都是矿泉水……抱歉呐~”


难得泛滥的少女心被泼了凉水,就不知道附和一下吗!笨阿绫!


洛天依阖上手机忿忿的塞了一口夜宵,想象成某人的样子,咬牙切齿的嚼烂咽进肚里。


“不要生气嘛,我已经开火烧了一锅自来水……”手机里嗡嗡的传来了讨饶的语音。

“一会……要不要视频?”


两人在饭后对着电脑屏幕用白开水碰的杯,冒着傻气一饮而尽。


都年纪一大把的人了,事后回想真的是……总之再也没资格笑话人家对着散文发痴的举动。


当初如同烈酒一般滚烫炙热的感情如今已如同掺了些许砂糖的白开水。

前者热烈的炙人肺腑;后者虽平淡却是维持生命不可缺少之物。



嘛…倒不是说两人清心寡欲对彼此无欲无求,要知道南方的那位每次回来,当晚必是干柴烈火,有时甚至来不及等到日落西山。

第二天窝在床上的两人往往睡到日上三竿,才下床洗漱吃饭。


公司里的同事对于此事早已有了不言自明的默契。


“洛天依今天怎么没上班?”

“大概……她家那位回来了……”


所以对于洛天依偶尔上午请的病假,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接下来几天,会对她时不时敲打腰的动作略加调侃。


某人真不知道怜香惜玉……




她偶尔归来,她有时会过去。


抛开腻在床上的时间,她会陪她在自己经常走过的道路上散散步,找几家她会喜欢的小吃店坐下来慢慢品尝,连带谈谈近来发生在身边的日常琐事;

她会陪她走走城市间变化的街景,逛街购物,做一桌她最喜欢的美味佳肴,看着她大快朵颐。


黄昏时分,两人站在阳台,看着太阳一点一点淹没在钢铁楼林之间,天空的颜色从蔚蓝过渡到暖红,交界线处是不甚明晰的青绿,

微风中她唱起她当年写给她的情歌,歌声随风散布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直到黑夜降临繁星满天,两人才会回到屋中。


“每一分 每一秒

都有和你一起度过的唯一的意义”


她送她向南,她送她回北。


之后的日子又全然回到了如同复制粘贴一般雷同的日常。


然而当每日走过街道,行进在庸庸碌碌拥挤的人群间,却恍然看见对方的身影,听见微风中她熟悉的歌声。



不知不觉间,你也融入了这座城。

如今的空城中,却满满都是关于你的记忆……



* * * * *



办公桌隔壁的白毛终于熬出了头,请假出门去蜜月旅行。

说洛天依没有一丁点的羡慕嫉妒恨,倒也不现实,不过更多的还是祝福。


早先的双方家人的责难和辱骂已经成为过去,年长者对于两人伤风败俗的行为渐渐网开一面不再横加阻拦,一年又一年改变的不只是两人的心境。


时间终将证明一切。



归期终于定在了元旦之后,春节之前,她打来电话,说这次回来后,两人再也不用分别。


“除非你不要我~”半带调侃,只是为了用不正经来掩饰话语中的泣音,一向坚强的她从不愿让心爱的她看出一丝一毫的示弱,只因为她会比她哭的还要伤心。

那边果然泣不成声,呜咽的说不清一句完整的话。


“天依,怎么又哭起来了,应该高兴才对……”嗓音有些哽咽,都是天依先哭起来带的,乐正绫用手揉搓着微红的眼角,这样安慰着对方。

“他们说这次春节,让我带你回趟这边,家里已经同意了……你家那边,要不要也联系一下…”

毕竟他们是你的至亲。


哭声渐渐平息,那边传来了还在抽泣着的回答,语中带着坚定,


“好。”


两人又聊了许久,直到深夜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第二日,洛天依拨通了三年来未曾接通过的号码。


“妈,我是天依……”





4.





临近凌晨,繁华街道上的人群不曾退去。本着能将一切节日过成购物节和情人节的优良传统,虽然不是农历的正月新年,站在街头守岁等待跨年的人也为数不少。

车站广场上灯火通明,圣诞节摆出的圣诞树和圣诞老人还没有来得及撤下,不远的商业街大屏幕上也适时的打出了欢庆元旦通宵狂欢折上折的广告。

有的人在拍照;有的人安静的等待着倒计时钟声的敲响;远处被熙熙攘攘的人群环绕请来助阵的歌手引起了阵阵欢呼……

但像乐正绫这样提着行李箱孤零零的立在一旁,一会发呆一会又捏着手机有些焦急的团团转的比较罕见……


提前回来的人想给爱人一个惊喜,但脑中顾虑太多,有些不知所措。


“是现在给她打一个电话还是到了楼下再打?”

“她会不会已经睡了吧?”

“应该不会,她明天应该也放假才对,不可能睡得很早…”

“那就打一个?”


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号码,嘟嘟响了几声,好在她没睡下,有人接听。


“喂,天依,告诉你我现在在首都车站,是不是大吃一惊,马上就能见面了……

什么!!!你现在在我那边,你跑上海怎么也不告诉我!”


“你不是说元旦要加班?”手机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哀怨和无奈。


“人家是为了早点回来吓你一跳……所以撒了个小谎,谁叫你不告诉我你要去那边啊。”


“我也是想……给你个惊喜……”


没想到同步性这么好,

都把好好的相遇问题做成了追及问题。


“那现在怎么办?”同步性良好的两人异口同声。


远处的人群开始了倒计时,夜空中绽放起五彩缤纷的烟花,灯光做特效,爆炸声是商场喇叭的外放,雾霾天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说实话,有点假。




“五……”




“我去找你!”再次的异口同声。




“四……”





人群有些沸腾,狂欢走向了高潮,新的一年即将来临。两人却还在为谁去找谁而争论不已。




“三……!”




“—————嘶—————叽—————”喇叭发出了刺耳的噪音,一瞬间音量盖过了嘈杂的人声。很多人下意识的掩住双耳。




“二……!”





乐正绫觉得从手机里好像也听到了刺耳的爆音,和车站现场的如出一辙……

“天依,你到底在哪里?”




“一……!”




灯光亮度调到最大,夜晚如同白昼,人群沸腾着,欢呼着,跳跃着,新的一年已经到来。

“新年快乐!!!”大家齐声呼喊。











切断通话中的手机,伸手环上正喂喂接着电话的她,洛天依紧紧贴向乐正绫的后背,用两个人间能够听到的音量说:



“新年快乐,阿绫。”



身前的人紧绷了一下身体,舒了口气般的长叹一声



“新年快乐……天依。”

轻抚上那人的双手,送上新年的祝福。




“不过坏孩子撒谎话,要受罚!”

转过头的她赤瞳中闪过一丝狡黠。




新年的第一天,不顾众人的目光,乐正绫在车站前深吻了洛天依。







这次不是为了送别,而是因为再会。














双城恋 完










后记


一吻结束,被吻的人有些窒息。

“居然骗我,我刚刚真的差一点扔掉行李跳上火车去追你好么……”

轻抵额头,注视着对方微微睁开的碧眸,乐正绫看的有些发痴。


“我是真的想过去,但事先找龙牙哥确定了下你的行程,不像某个人莽莽撞撞的……”

天依娇嗔道,呼吸喷到脸上,有点痒。


“回家去吧,好不好……我现在,好想抱你……”

有些低沉的声音通过骨传导直接在脑中播放,听懂对方的深意,脸顿时涌上红潮,洛天依别过脸点了点头。


新年的第一天,两个人几乎没有下床……











——————————————————————————————————————————————————


so新年的第一篇夹杂着很多东西的完结文,各位新年快乐!!!!!!!!


应该算是有福利吧,是吧是吧是吧……………………

这篇的时间两人分别是2012年,相遇是2016年的一月一日,就是今天。(天依2012出道阿绫2015出道……)

文中关于时间的提示,2开头的世界末日——2012;3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是2014年12月12日

以及私藏的言心cp,天气预报后面的城市是台北,还有那句“五千载与四万万,都在那里面”然而我忘记了出处……


快递篇见!不出意外,假期内会更新{:4_353:}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