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2弹 东京武侦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3 21:57
点击:2126
章节字数:44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乃乃香!你没事,太好了……」

卷帘门一打开明里就看到被亚里亚牵着手的妹妹,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反而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姐姐真是的,在大街上哭会让人笑话的。」

乃乃香向亚里亚鞠躬之后立刻跑过去抱着明里。

「谢谢……呜呜,谢谢你……」

明里一边哭着一边对亚里亚说着谢谢。

「神崎武侦。」

担任主指挥的警部看着几个被戴上手铐关进警车的银行强盗走向欣慰的看着明里和乃乃香的亚里亚。

如同亚里亚的直觉那样,现金和汽车只是用来拖延时间的假象。

「非常感谢你的协助。」

「嘛,这也是我的工作。」

亚里亚摆摆手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不过仍然挺起了平坦的胸部。

「剩下的事交给你们就行了吧,我还有别的事。」

「那个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做完笔录……」

「知道了,那我先到旁边打个电话。」

「请随意。」

警部向亚里亚敬完礼之后离开了。

「……连城律师!」

亚里亚拨打的电话终于接通了。

『非常抱歉亚里亚,我这里有点急事赶不过来,预定的时间能推迟到晚上吗?』

「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请问是不是我妈妈的事……」

亚里亚为自己的瞎担心松了口气,但是她能想到的「急事」只有和香苗有关的那个案件。

「……」

电话另一头的女声突然沉默了,亚里亚甚至都能清晰地听到从她身边经过的脚步声。

「这件事情等我们见面再说好吗,我会把见面的时间和地点都用短信发给你。」

「……我知道了。那么麻烦你了。」

亚里亚挂断电话脸上露出了沉重的表情。

(推迟审判进行得不顺利吗。)

(虽然我知道很困难但是……)

越想越不能克制自己情绪的亚里亚用力握紧了还没放回挎包的手机。

(不,如果我能再强一点的话——)

「!!」

亚里亚用另一只空着的手迅速从裙底的大腿外侧拔出黑色的Government。

拔枪、打开安全装置、按下击锤、转身用Government指向正在向自己靠近的带有杀气的那个人——整个过程不到两秒。

「嗯?」

Government的枪口刚好在那人面前停住了——仅仅只有一只手掌的距离。

被亚里亚拿枪指着的女人先是露出吃惊的表情但是很快就扬起了嘴角、看上去很兴奋。

两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互相观察着对方。

她拥有比超越一般男性的强壮体格、即使在不怎么温和的3月下旬都只穿着一间露脐的黑色背心、手上戴着露指的战术手套、下半身穿着一条有点像特警专用的黑色长裤。

黑色的长发被扎成马尾甩在身后,从她被枪指着还衣服毫不在意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专业级别很高的人,而且亚里亚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很可怕。

黑发女性向亚里亚——她手上的Government伸出了右手。

明明是非常简单的动作,但是亚里亚没有躲开——她无法避开。

赤紫色的眼瞳就这样看着自己带的手腕被抓住了要害,手使不出力。

亚里亚在发现自己处于弱势之后立刻松开了Government,并抬起脚在Government下落到腰部的位置将它重新踢回空中,同时把拿在手上碍事的手机随意塞在衣服后面——放备用弹匣的地方。

亚里亚想用空着的手去抢回自己的枪,但或许是黑发女性手长的原因又被她抢先拿走Government。

「啧。」

亚里亚露出尖利的虎牙用力一踏地面向上跳起,在半个身体越过黑发女性头顶的时候用腿踢向她的侧颈。

咚。

很响的声音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但那并不是亚里亚踢中的声音而是被手臂格挡住的响声。

「什!」

原以为自己的一击即使被挡住也会让手臂麻痹,可是黑发女性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

「就这点本事吗?」

黑发女性用拿着Government的手反手抓住了亚里亚的脚腕。

手脚都被束缚住的亚里亚咬着小虎牙似乎已经束手无策了。

然而事实没那么简单。

亚里亚的手脚确实都无法挣脱,那是因为黑发女性是用双手控制住了她的活动——同样黑发女性的双手也无法使用。

亚里亚的通称——「双剑双枪」。

不管是日本刀还是Government等都是成对使用。

而且——这么近的距离不可能躲得开。

这样想的亚里亚用还空着的那只手去拔另一把银色的Government。

「——喂峰理子!」

「诶?是是是!没、没偷懒!」

和亚里亚几乎一样身高、扎着相似的双马尾、但是胸部明显是亚里亚3、4倍的金发少女一只手拿着笔一只手拿着纸,居然就这样把双手放在头顶向黑发女性敬礼。

少女穿着一看就知道是改造过的制服——或许是兴趣——裙子下摆有长长的白色丝带,大概是参考游戏里的洛丽塔风格。

「别给我偷懒啊!」

黑发女性把亚里亚当做武器把她用力向理子扔了过去。

「喂——」

「等等等——」

咚。

两人的脑袋刚好撞在了一起,眼睛里都转着不知名的圈圈。

「你们两个等做完笔录再走,打扰我休假等开学再找你们算账。」

听黑发女性的口气似乎是准备自己先走,让亚里亚两人留下收尾。

「……是。」

被亚里亚压在身下的理子软弱无力地回答着。

「还有你。」

黑发女性在两人面前停下,把属于亚里亚的Government扔在地上。

「你那点本事还是再多磨练几年吧。」

「咕唔……」

亚里亚想要反驳但是没有说出口。

「还有,我不管你是什么『双剑双枪』还是什么贵族,在强袭科我说了算。」

黑发女性刚走出两步又转过头提醒亚里亚。

「噢~终于走了!」

在眼里转的圈圈被红色的眼眸代替,刚才还死气沉沉的理子现在就好像满血复活一样趴在地上用两只小拳头给自己打气。

「理子复活!」

「唔……你复活得还真快。」

亚里亚摇着被砸晕头从理子身上移开、坐在地上摸着捡起来的Government。

「那当然啦!这点小事故和兰豹那些训练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亚里亚看着理子头上肿起一个跟自己一样的包却仍然元气十足,心里想「这家伙该不会是笨蛋吧」。

「但是理子还真倒霉,今天来这里逛街却被兰豹发现说什么『刚好找不到人你就过来帮忙吧』,然后硬是把理子拖到这里来了,明明理子不是强袭科的说。难得的休息就这么浪费了……」

「兰豹?你是说刚刚那个人?」

亚里亚忍不住打断了理子的话痨。

「嗯~」

理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凑近亚里亚的脸从上到下认真观察。

「你就是那个转校生吧。」

「诶?」

看到亚里亚瞪着双眼,理子挺起足足有亚里亚3、4倍的胸部用食指转着圈说出了她的相关资料。

「神崎·H·亚里亚,日英混血,武侦等级S级,通称『双剑双枪的亚里亚』。」

「14岁开始就在伦敦武侦局作为武侦在欧洲各地活动,目前为止连续99次事件都只需1次强袭就将目标犯人全部逮捕,现在好像是停职中。」

「哦对对三围是——」

「啊啊啊!」

亚里亚大叫着从地上跳起来扑向理子。

「说、敢说出来我就给你开洞!」

「是、是!」

理子被亚里亚拿枪指着、骑在身上,立刻用两只手举敬礼保证。

「呜……」

(明明跟我差不多高为什么胸部这么大。)

亚里亚收回压制理子时不小心碰到她胸部的手。

「噢~亚里亚在羡慕,不嫉妒吗?」

理子仿佛没感觉到亚里亚的怒气居然开始说起对胸大的抱怨。

「不过理子也好累呢,因为胸太大跑步的时候一摇一摇的,肩膀也很酸呢……」

最后在亚里亚一句「再说就给你开洞喔」的威胁下终于闭上了嘴。

等警察把做完笔录、收拾完现场之后已经快傍晚了。

「我还有急事先走了。」

亚里亚立刻跑到路口拦下一辆计程车。

「哦哦忘记说了,我是侦探科的峰理子,请多指教呢亚里亚~」

「嗯,那下次再见。」


(妈妈……)

亚里亚低着头走在市内的街道上。

从千叶赶到和连城律师约定见面的地方,亚里亚还没来得及和她说几句话就被突然的来电中断了谈话。

知道连城律师也很忙碌的亚里亚没有再打扰她就起身告辞了。

但是亚里亚知道了一件事——法庭对亚里亚提供的证据视若无睹,香苗在刚结束的二审中依旧被判有罪,量刑不变。

日本近几年实行了一种新制度——下级审判隔意制度对有充足证据的事件,为避免审判耽误时间,可以不经过最高法院审判就先予执行。

亚里亚正是为了这件事赶来日本。

虽然有日本血统不过亚里亚一直生活在英国,所以她并不知道有这种制度。

浪费了原本就少的一次审判的机会,亚里亚气得想拔枪射光里面的子弹。

「可恶啊!」

幸亏是在晚上,亚里亚走的又是没什么人经过的小路才没引起旁人瞩目。

「我一定!一定要把你们全都抓进去!」

亚里亚握紧拳头、力气大的都能看到手背上暴起的青筋。

「『伊·U』!」

『伊·U』。

这是亚里亚花了很久才知道陷害香苗的凶手的名字——或者说是组织。

但是即使知道了亚里亚也没办法抓住他们。

和『伊·U』相关的事在英国是王国A级机密。

即使在日本,也是特1级国家机密。

『伊·U』就像火一样,能看得到摸得着,可一旦伸手去碰就会受伤。

『伊·U』又像水一样,离你很近却又很远,一旦你想抓住它、它就会从你指尖溜走。

『伊·U』甚至像影子那样,一直跟在你身后但你却永远无法发现它。

亚里亚好不容易了解到、知道了陷害香苗的凶手是『伊·U』,但是她却无可奈何、什么都做不到。

这就是为什么武侦常说无形的敌人比有形体的敌人更可怕。

「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

武侦宪章第十条——武侦绝对不能放弃。

啪啪。

亚里亚用力拍了两下自己的脸颊让自己重新振作。

亚里亚来日本的原因还有一个——直觉告诉她,她离『伊·U』很近了。

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要主动出击。

亚里亚决定先从东京武侦高里找出武侦等级高的武侦,然后听香苗的话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同伴。

这样的话不管『伊·U』什么时候出现都能及时应对。

虽然亚里亚这么想不过从她在伦敦和罗马交朋友的成果来看根本不可能。

就像她的名字那样——Aria『咏叹调』,在歌剧中的意思是只有一个人演唱的唱段——不管在哪里都是一个人。

亚里亚不仅能力太强很少有人能跟得上她的节奏,而且个性太高傲、自尊心强,即使有人想和她成为朋友也会被她那种性格吓跑。

「神社?」

不知不觉走到一个神社附近的亚里亚停下了脚步。

因为听过日本人有习惯参拜神社以表达对神明的尊敬、祈求祝福。

亚里亚站在神社的入口——红色鸟居的外面沿着石阶向上看去。

(神明啊,如果你真的存在就请显灵救救妈妈吧。)

仿佛像陷入恋爱困境的少女和即将考试的考生一样,亚里亚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牵引着走上了石阶。

「嗯?」

亚里亚走到拜殿前看到前方好像跪着一个穿着巫女服的黑色长发少女。

(都这个时间了还来参拜吗?)

为了不打扰到别人参拜的亚里亚轻悄悄地继续向前,想着「我拜一下就走,不打扰你」。

但是在靠近黑发少女的时候却听到了让她不得不停下的内容——亚里亚发誓绝对不是故意偷听。

「……神明大人,今天我好高兴。小金吃了我做的便当还对我说『谢谢』、『一直以来麻烦你了』。我我真的太高兴了,这这简直就像是真的夫夫夫妻一样。」

(这家伙到底在神明面前说什么啊。)

亚里亚歪着头对黑发少女说的那些感到莫名其妙。

「我今天还问小金是喜欢男孩还喜欢女孩,小金说都喜欢。」

「啊啊啊,我真是太不知羞耻了,居、居然想和小金大人生、生孩子,太、太不知羞耻了……」

「我觉得呢最好是龙凤胎啦,这样有男孩也有女孩。不过2个是不是太少了,生10个左右家里也能热闹点,呵呵,呵呵呵……」

(10个也太多了吧,你想生一个足球队吗?)

(为什么完全感觉不到你在羞耻啊。)

「咕……」

就在亚里亚不停吐槽黑发少女的时候,她的肚子突然响了起来。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

英国和日本原本就有9个小时的时差,再加上因为香苗的审判亚里亚没有在飞机上好好休息,下了飞机之后遇上了银行强盗事件又急着和连城律师见面。

之前是因为没时间,在得知香苗在二审中没有减轻任何刑罚之后根本没心情去管自己有没有吃饭休息了。

「!!」

摸着肚子才想起来对不起自己胃的亚里亚没有注意到黑发少女家居然以跪坐着的姿势向上跳起至少10公分。

黑发少女仿佛像是被上了发条的木偶一格一格地挪动着她的上半身向后看去。

「……」

亚里亚想解释自己绝对不是故意偷听、只是碰巧,但是被黑发少女的脸色吓得咽了回去。

「听到了?」

「……嗯,我不是故意——」

「偷听即是恶。」

黑发少女从地上站了起来,亚里亚这才发现她的腰间挂着一把日本刀。

黑发少女有着白雪的肌肤、穿着白色的巫女服、头上戴着白色的蝴蝶结、柔顺的长发在腰部以下,最让亚里亚在意的是她的胸部——足足有亚里亚平坦胸部的5、6倍。

一看就是大和抚子类型的黑发少女居然对亚里亚说出那样的话。

「恶,即斩!」

「诶?」

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的锁链缠在了亚里亚的左手前臂,锁链的另一头在黑发少女手上。

黑发少女一口气冲向亚里亚将距离缩短到日本刀的攻击范围之内。

她拔出腰间的日本刀朝着亚里亚头顶用力劈了下去。

「喵呜!?」

亚里亚有一着急就会发出类似猫叫的声音。

不过幸运的是她及时把双手上举,用手掌夹住了日本刀。

「!?」

或许是两人的错觉,亚里亚胸前突然亮起了一闪而逝的绯色的光芒。

「喂等一下,我为我不小心听的话道歉,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

「多说无用!」

黑发少女深吸一口气旋转日本刀逼亚里亚不得不放手。

亚里亚低头避开砍向自己的刀锋,双手撑地用脚做剪刀型从黑发少女左右两侧踢向她的脚腕。

虽然被黑发少女跳起躲开,但是两人的距离已经拉大到手枪战的距离。

「喂我已经道歉了还想怎么样,再逼我我就要给你开洞了喔。」

亚里亚把右手伸向大腿右侧拔出Government,拿着已经打开安全装置的枪对黑发少女警告。

「为了我和小金大人的未来就请你在这里退场。杀了你之后我会每天都给你上香,逢年过节的时候会给你诵经祈福。」

黑发少女把日本刀垂直举向右颊旁边。

「那种事情我才不需要。」

交涉失败的两人各自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