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OJI
更新时间:2015-09-04 01:17
点击:802
章节字数:23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Oral Fixation

(标题:直译“口欲滞留”,指幼童在其“口腔期”内没有得到充分的咀嚼、舔舐等口腔满足,导致口腔期后仍然依赖咀嚼或吸吮等行为。暗示文中出现的相关情节。本文可以看作Beginnings的番外篇。)


作者:visionsbloom

原文:http://visionsbloom.livejournal.com/12928.html

翻译:OJI



===============


Kaname妄图在排练的时候舔我。


好吧,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像你理解的那样,想“用她的舌头接触我”;只是她伸出舌头跃跃欲试,而且离我的距离已经是我不能承受之近了。我猜这可能是她的角色调戏我的花招,可这真的把我吓尿了。我受惊到忘了演戏,只懂在原地呆若木鸡,可把出了戏的柚子和小凉爷给笑惨了。


我不知道Kaname是怎么获得了让我出糗的技能,但是靠的嘞,她一向都是如此。她成功把不能直视的画面强势插入我脑中,让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在画面里,Kaname穿着Tybalt的戏服,擒住我的腰来了个壁咚。她抓着我的头发,嗓音粗暴沙哑,一边用舌头爬上我的脖颈……


我并不经常歪歪这种事,真心的。尤其不会对女性动这种念头。尤其尤其不会对Kaname。但是当她伸出舌头好像要探进我口中,叫我怎能不以为她想来真格的呢?说不定她想把一只手伸进我的胸口,把我按倒在床上,让我在她身下动弹不得,然后吻我……


我的意思是假如她吻我。我可不会回吻,我绝壁会推开她。我没那么容易就范。


但我可能会假定她是个男人……那我就能接受自己回吻她,然后把我的手滑进她的头发……


“噢,Kaname……”


打住,得了吧,在床上我可不会叫她Kaname。


“噢,梨花……再用力吻我……”


然后她会给我深不见底的一吻,我们品尝着彼此……


我在想神马?这也太超过了。我用力咽了口吐沫,睁开眼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一只手摸上我的背,吓得本宝宝差点从椅子上飞起。


“呃、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我抬起头看见一枚白金色头发的小眼镜。“小凉爷?”


“我只是想说,真抱歉我刚才笑成那样。”她说。“我是指梨花即兴表演的时候…我没想让你难堪什么的,只是……要想不笑真的很难。”


我耸了耸肩。“没事儿。”没事儿才怪,但她是好心才这么说的,所以我继续编。“你不说我都忘啦。”


“那就好。”她笑了笑,拍拍我的背然后接着忙她的去了——收拾东西回家什么的,我猜。


Kaname钻进我的脑袋嘲笑我。“忘啦个鬼。”她说。“来吧,茂丘西奥,让我尝尝你……”


我从椅子里爬起来,想把她赶出我的大脑。但她转眼间又回来了,声音像糖,甜到哀伤。


“你真可爱,红仔……再装成不想要我啊。”她咯咯笑着。


“你只是自己骗自己,亲。我是女人又怎样?我大概是你见过最惹火的女人了,而且只是一次心动又不会怎样。就当是打个副本……”


“你还好吧?”小凉爷说,然后我发现自己正死死抓着背包带,三望大门而不出。


“对,我很好。”我边说边溜进门厅。


走进公寓的时候我看了眼手机,发现柚子给我发了条短信。


“不知道梨花和你说了没,她那个诡异的恶作剧是从巴黎学来的。不想你太困惑所以说下。”


“困惑”算很谦虚的说法了。


我回道:“谢谢啦。我简直不明所以。”


几分钟后我收到了回信。


“应该哒。我也没明白,但我猜都怪法国版的那位提伯尔特。”


就是说她是在学他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安心呢还是失望。



“我们干嘛要这样?”Kaname趴在我身上说,而我正躺在一间废旧的稽古室的中央。她的手挂在我的裤子上,可她看来对此不甚满意。


“因为我得把你赶出我的脑袋。”我对她说,深吸了口气。“现在吻我。”


她倾身靠近,我闭上双眼,全世界的星星都暗了。一阵刺耳的鸣叫在我耳边响起,我吓了一跳然后意识到是闹钟响了。所以我这是又梦见她了?


这天早上我有种感觉,那就是我应该在床上躺一整天。可我还是不情愿地起来收拾自己,笨手笨脚地弄了下眼妆和发型,一边对柔软的被单依依不舍。


我在排练的间歇走进房间,看见Kaname嘴里含着一只棒棒糖,目光从我们大top的肩膀上越过,降落在剧本上。柚子和她说了句什么,然后Kaname抬起头看着她,一边把舌头掰弯,好像不知道自己看起来有多调皮。天,我能想象她用这只舌头干的勾当……


“吃棒棒糖不?”Nene笑脸如花,拎出整整一包棒棒糖说。


“呃,不用了谢谢。”


我看着她剥开一只放进嘴里,然后捧着那一大包找别的组员去了。她干嘛非要带棒棒糖来呀?


“小红!”Kaname叫我,吵吵得就像中二的小男生。我走过去的时候她含着棒棒糖咧嘴一笑。“你是慌了还是怎么的?”


我站在她面前,双手插口袋,眼神在她和柚子之间游来游去。“并没有。”


“Chie桑和我说……”她啵地从口中拔出糖果,“……让我解释下我昨天的行为。”


我点了点头。


“就是说……巴黎的小伙伴就是那么干的。我就觉得我该试试,你懂的。”


我又点了点头,然后她举起棒棒糖指了指我。


“顺便我还想逗逗你。”


柚子赶紧捂住了嘴,明显在憋笑。“梨花,这样不好。”她小声嘟囔。


Kaname只是耸了下肩膀。“她知道我只是调戏她呢。”她把棒棒糖含回嘴里的时候我又瞟了眼她的舌头,看她眼神一亮笑了。柚子清了清嗓,看剧本不要看得太认真。“我有木有让你不舒湖哈?”Kaname问我,她的说话被那颗糖弄得含含糊糊的。


我叹了口气。“真心有呢。求别再这样儿了。”


她告诉我她不会再犯了。


“吃棒棒糖不?”Nene说,天使爱美丽般出现在我身旁。


“噢,不好意思,我问过你了。茄桑?”


茄桑摇摇头。


“我来一个吧,”我改变主意说,然后走过去坐下来看看有没有葡萄口味的。糖纸沙沙作响被我塞进口袋。


“我还是搞不懂你是怎么发现的。”柚子对她的二番手说。从我坐的地方仍然能一目了然地看到她们。


Kaname看了她一眼。“他在舞台上的时候吧?你竟然没注意到?”


“不晓得,我没看清楚。我还是觉得那位提伯尔特有点儿神经。”


Kaname幸灾乐祸地笑了。“就甭提他激情燃烧烧脑残了。”


这下柚子乐喷了。


“嘿,”一个声音说,本宝宝又吓飞了。靠,小凉爷。


她低头看着我,嘴巴被糖果染红了。“能帮我搬几把椅子吗?”


“行啊。”我说着,咬紧棒棒糖站起来。我花了一分钟不去想象高贵冷艳的小凉爷舔着大红果的样子笑出来。


我坐回来的时候,柚子正傻乐着盯着手机。我秒懂她正在和离她一臂之遥的二番手飞信传情。她们一直自顾自地乐着,时不时推对方一下,相互发射令人浮想联翩的眼神。根据本人推理,她们之所以如此不嫌麻烦,一定是因为这些短信包含了坏坏的或者不健康的内容。从她们俩最近的行为推断,绝壁是后者,但我不要去相信。


Kaname随后站起来准备离开房间。但在那之前,她从口中抽出棒棒糖,塞进柚子嘴里。我们的男主角一脸风平浪静,好像无事发生。


然后我确定了一件事:这个早上我要是没起床就好了。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