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5-07-31 00:45
点击:269
章节字数:41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當阿烈回到家中,已是滿臉憔悴,偏偏這時阿元慌慌張張的大喊跑來:「大姐不好了,阿靜留下一封書信出走了!」


阿烈揉了揉額頭,問道:「信中怎麼說?」


「阿靜說她不想連累我們……」


阿烈還未開口,明基已先跳出來自行請纓。「金圖鵬已經對我們不再有任何威脅,大姐讓我去把二姐找回來。」


「還有……」阿元遲疑了會兒又說:「明景風也不見了。」


明燮心細,追問道:「除此之外,家中還少了什麼物品嗎?」


「對了,阿靜那天幫我買的衣服好像丟失了幾套,藏在暗壁裡的白銀也不翼而飛。」


「看來阿靜是不會委屈自己的。」阿烈總算露出回家後的第一個笑容。「不用急著找阿靜,她既然這麼做,一定會把自己照顧得很好。」


「明燮你寫信給末生,告訴他可以從明國回來了,你們手上的資金就當做是末生帶回國的,這樣金圖鵬就算日後痊癒,也沒有辦法證明那是他的財產。」阿烈又向幾個弟弟交代道:「明基你派人將金圖鵬送回忠州了嗎?還有阿元,日後藥廛的事務你要多費心……」



步履蹣跚回到房中,阿烈才卸下一身疲憊無力坐在椅子上。


阿烈孤獨的笑了起來,笑得身子前俯後仰,連肩膀都在發顫,笑得她好像真的這麼的開心,開心到連眼淚都流了下來。


「朝鮮八道幅員遼闊,要找一個可能隱姓埋名的女子簡直如同大海撈針,所以夫人憑藉金氏商團之力找尋甚久,依然一無所獲對吧?」廳堂中,崔實娓娓道來。


「那是因為,夫人找尋的方向錯了。」


「夫人應該找的是一個醫女,一個救人無數總在疫區出沒的醫女。因為──崔前尚宮應該和這名醫女在一起。」


是啊?思來想去,怎麼沒有想過這麼一件事? 又或者是她從頭到尾皆不願承認,只是害怕承認自己的失敗。


最近在江陵一帶發生了傳染病,聽說有個醫女正在疫區努力阻止疫病蔓延……這是崔實最後告知她的消息,她應該前往嗎?


房間裡的笑聲逐漸轉變為低泣,聲音碎在地上,如紛落不停的雨滴。




數個月後,一頂軟轎徑往疫病叢生的江陵區,在一處疫病最為嚴重的村莊前落了腳。


一雙纖手撥開轎簾,嬌媚的容顏被面紗覆住,轎中主人柔柔說道:「明燮,你和轎夫在這裡等我就行了,前方有疫病,染上就不好了。」


精緻的繡鞋踩在泥土上,荷裙也隨之濡濕,阿烈卻絲毫未覺那些塵垢,只是朝著心心念念的方向前行。


不知行了多久打探多久,才問出有位醫女正在山坳的一間茅屋裡,為病人做診療。阿烈一步一步,堅定的前進。


遠遠望見鵠的,阿烈皺起了眉,茅屋簡直破敗得不能住人,長今就在這種地方進行診療?


甫接近,即聽聞一陣溫和的聲音:「請問上腹會疼痛嗎?喝了溫水之後是否會覺得比較舒服?」


病患哀嚎聲此起彼落,但這陣聲音就是予人希望的陽光,和煦的安撫了每個病患的心靈。


「請各位保持心情平靜,我一定會盡力救治這裡的每一個人。」


果然是那個自以為菩薩的徐長今。阿烈只是從門外遠遠望著,這個她一輩子最痛恨的人。


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叩叩跑來,阿烈閃身躲到一旁,只見一個男孩兒跑進屋裡。「醫女醫女,夫人要我提醒妳最晚酉時前要回家用膳,否則到時又胃痛了。」


「還有,夫人要我帶些生薑片給您。」


從男孩手中接過一袋刨好的生薑片,長今點頭致謝。「辛苦了,這些生薑片對於患者的病情很有幫助,麻煩你幫忙燒些熱水……」


阿烈無意再看長今救苦救難,轉身離開茅屋。



很久以前,阿烈認為自己的愛是一團烈炙,只能要對方全心全意的接受,否則一同化為灰燼,她的心曾經因此成灰。如今這團火在胸中復燃,她繞過許多曲路,直到看見指路的村民所說的房舍,聽見自己心臟鼓動的聲響。


她會見到崔今英嗎?見著以後又要說些什麼?她想了半輩子,卻想不出適當的語句──大半生所執著的只是一往無前。


越接近房舍,擂鼓般的心跳聲愈強烈,她見到一縷炊煙自屋頂冉冉而升,那是煮飯的香氣嗎?阿烈倏地感到一陣心澀。


她躊躇的停下腳步,就像見今英最後一面時,她在落雪之前停下了腳步。如果是過去的阿烈,她無論如何也會去求出一個答案,而今阿烈卻怕了,怕她半生的追尋在頃刻間即化為烏有──又是這麼一個遲疑,長今又及上了她!


聽見腳步聲阿烈慌忙繞到屋側,卻見長今不曉得為何這麼早就回來,拖開了門便要往裡頭走,只聽聞冷清的聲音響起。


「妳洗手了嗎?」


阿烈聽屋內沒了聲響,悄悄在紙窗上戳破一個洞,見長今正要往屋外走去。


那聲音又喊住了長今。「灶上有熱水,妳去廚房那兒洗手。」


對這樣的使喚沒說什麼,長今反而問道:「廚房裡有什麼要我順便拿進來的嗎?」


「妳自己看。」


她看見長今退出屋外,嘴角噙著笑。


待長今越走越近,阿烈才慌亂想起廚房似乎正在自己這個方向,找著路出去時卻和長今打了照面。


長今看見她,臉上露出疑惑。「您怎麼了嗎?」


阿烈撫著自己的面紗,鎮定答道:「我本來欲和家人會合,卻不意走到此處迷了路,請問妳知道大關嶺要怎麼走嗎?」


「您走錯方向了,要往回走才是,從北方過去再翻過一個小山坡……」


她貌似專心的任由聲音流過耳際,逐步退至門口,從門隙間她見到了今英──


那雙眼睛在她身上停留半刻,冷冽清澈。


「等下,」那個人對她說話了。「長今方才指錯路了,從村子前的小路走會比較快,聽她的話妳會迷路。」



阿烈匆匆道了謝,腳步凌亂的走出屋舍。風將她的面紗吹落,不顧後頭長今的呼喊,她跑在泥濘的小路上。


天底下有多少人會羡慕她綾羅綢緞,可是她知道那個人再也不會;天底下有多少人會仰慕尊貴權勢,可是她知道那個人再也不會;天底人有多少人會記得她朴阿烈,可是她知道那個人再也不會。


阿烈只覺得心裡空空的,像丟失了什麼東西,又像是一直以來壓抑的獲得了釋放。她站在無人的道路上,嚎啕大哭起來。





「思蓮,妳再這樣下去身子會受不了的。」崔實坐在床側,將已涼的湯藥放至桌上。


當日六矣廛會議後,思蓮拂袖而去,過了數日崔實即得知思蓮昏厥的消息。照理說宮女若生了病便應當出宮,他拿了腰牌進宮求見王大妃,才破例以休養精力為名,將思蓮接回崔宅。後來聽說思蓮是在多栽軒內昏倒,崔實內心更加明瞭。


「有關我透露崔尚宮行蹤一事,妳還氣我?」見對方肩頭動了動,崔實知道她是聽了進去。「思蓮,為什麼要騙自己?妳只是想維持心中崔今英的形象,但那並不是真正的崔今英。」


「在我出使明國期間,崔尚宮時常和我通信,到了最後一封信,她告訴我崔家可能會傾覆,但她留了一條商脈給我,不會讓我把路走絕。我一直沒告訴過妳,崔尚宮在信裡提到了另一個人──她要我無論如何,都不要對付徐長今。」


「我當時只覺得崔尚宮太過善良,為什麼要放過陷害崔家的仇人?直到我和朴阿烈見面,她告訴我妳一直不肯告訴我的事。」崔實自嘲的笑了一下。「妳說朴阿烈陷害崔尚宮,卻不願說明為什麼她又要汲汲營營找尋崔尚宮,直到見面時她親口告訴我,她想找崔尚宮是為了情而不是為了恨,我才明白我從來不明白的事。」


「我才知道,為什麼我進宮時會看見徐長今總想辦法要探聽崔尚宮的下落,那同樣不是為了仇。後來我才決定和朴阿烈交易,我相信朴阿烈不會傷害崔尚宮。」崔實伸手撫著思蓮一頭烏絲,聲音略微苦澀。「若是妳真正恨一個人,對那個人只有冷漠,就像妳現在對我這般。」


見對方始終不應答,崔實仍殘酷的揭開傷口。「崔尚宮可能和徐長今在一起,這件事妳沒有猜想過嗎?不,妳猜過了,只是不願意承認,就像我看著那封書時,不願意承認崔尚宮對徐長今的情意。這代表著崔尚宮背叛了我們,背叛了崔家,她將個人喜惡放在比崔家更高的位置上,她不願全心全力為家族付出,不願意讓崔家登上頂峰。」


「──崔今英是個背叛者,妳心裡很清楚這件事。」


「可是,我們都不會怪她,她還是妳最喜歡的娘娘,也是我最傾慕的女子。只是在復興崔家的道路上,我們應該排除雜念繼續前進。」崔實雙手放在思蓮肩上,見對方沒有反對,輕輕的將人扶起。


「思蓮,妳看到我們攜手重建的崔家了嗎?廊上一樑一柱,庭院內一石一畫,都和我們小時候的記憶一樣,這是我們的崔家。我們如今獲得的是比崔判述大房和崔成琴提調尚宮更顯榮的地位,我們選擇了成為崔家人的這條路一直走下去,這是崔家人的宿命,註定不能成為一個普通的平民,我們會比更多貴族更加榮耀。」



這幾日思蓮早已哭到無淚可流,他隨著崔實木然起身,走出戶碇,繞視著現在這個崔家。


記憶中,她和姑母在難得的假期回到崔家時,她特別喜歡在庭院中玩,那是她少數可以忘記自己是個宮女的時刻。而姑母總是回到房內,偶爾走動到崔家商廛。


就像小時候的自己,思蓮亦步亦趨,走至崔今英的房門外,拉開門,渴望看見那個曾經疼惜她的人──


只是門內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唯有擺在小几上,那一葉葉如緞如綢,映著夜色發亮的冷金箋。


明明這麼的華貴,明明這麼的耀眼,可是為什麼她只感到心底的凋瑟?


再也沒有人真正為她想了,再也沒有人會跟前跟後跟到她厭煩了,她就像眼前的這一紙冷淡,華貴而孤獨,只會留下點點淚痕,反複書寫在永恆的寂寞裡。


思蓮這才明白,她以前一直希望藉著王大妃的勢力取得崔家東山再起,為此她放棄料理、參與逆謀、羅織士禍,做了這麼多之後,她輸掉的是對姑母的諾言:


「我要讓別人重新認可我們家族,不是靠手段爭取來的榮耀;我還要幫姑母洗刷名譽,讓人知道姑母是朝鮮御膳廚房最優秀的宮女!」


她輸掉的是景風對她的心:


「思蓮妳這陣子很奇怪,我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我都在這兒,有事情妳可以跟我說……」


其實,她輸得最徹底的是輸了自己。



她是崔思蓮。站在富麗堂華堪比候府的崔家大宅裡,她竟覺心底一片荒蕪。


「思蓮,妳還有我。」思蓮的手被人握住。


「我會與妳一起往前,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眼前是崔實自信的臉龎。「妳願意和我一起擔負崔家嗎?」


擔負崔家,這是姑婆從小諄諄教導她的使命,現在她終於能堂而皇之的承諾。思蓮深吸一口氣,她聽見了自己的聲音。


「我願意。」


那回音落進心裡,掉入一口深不見底的井。







(全文完)

---------------------------------------------


對,你沒看錯,真的寫完了!SUS這麼有坑品的人把坑給填完了!!

我認真的發誓這個就是完結篇!!



把朴静写的这么帅气真是可恨啊,

相比思莲就好阴暗啊,,,,,

S君也太偏心了



朴靜本來就這麼帥氣,你可以回去重看她的戲份XDD

基本上三場雨,三次都是朴靜在景風身邊,這已經很明顯了,命定的緣份(誤)


思蓮因為一路走歪的關係,只好一直很陰暗,她陰暗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XD




寫完之後的一點感想:


在本傳裡的阿烈是做為第三者突兀的出現,她破壞了長今和今英的感情,甚至插足於其中,

不過她在本傳裡的形象還是薄弱的,她展現最多的一面是對於今英的僭越和挑釁,總是帶著一種荊刺的形態出現,

但離城篇卻補足了之前說到、卻沒有展現出來的阿烈:


>>別人誤認為她的沉默是善良無爭,真輪到出手的時候,就會讓那個人在她假造的善良中無聲的死去。她過往的生活經驗告訴她,要做到狠,不露聲色比張牙舞爪更容易撕裂敵人。


她對她的枕邊人做到了這點。綜合觀之,阿烈對其他人幾乎是順服的,但在面對長今和今英時,她就失去了這點自恃,她對今英的感情可說是栽了跟頭的一往情深,這個利己利家人的阿烈,就在今英一個無心的關懷舉動中淪陷了,阿烈對今英的感情,可說是對阿烈自己的人生觀一個極大的諷刺。


不管過了多久,不過如何努力,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如果當年的阿烈離開時帶著悔恨,這一次應該要釋然了。




至於崔實,做為開頭的男主角,當然要用他來完整的收關XDD

我一直覺得應該有這樣的人,感情不是放最重的,而是可以很好的調適週遭關係。誰說男主角一定要情深不壽,崔實他一直看得比誰都還要清楚。崔實的想法很簡單,要統一六矣廛,能和就不要戰,所以當他想通了今英這個關卡後,他用了自己的方式去消化,於是他說今英是崔家的背叛者也是事實。這就是崔實,一個註定成就商場霸業的崔家男人。


而思蓮,大概是在演繹著慢慢變成崔家人的過程吧。只是對照她年幼時的那些話,如今格外諷刺,我們或多或少在追求當中迷失了自己,而不自知。



結尾時的某個腸精菌……看起來好礙眼喔!真的是生命力超強的菌種,煩人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