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标题

作者:核冬之夜
更新时间:2015-07-29 20:02
点击:183
章节字数:18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核冬之夜 于 2015-8-4 19:10 编辑


第三章


可供数万人观看的九环斗兽场,送暴君上了断头台的钢格尔广场,以及历史上曾展露过神迹的米凯尔大教堂这三座旧时代的古建筑物,是古玛利亚国内最为出名的风景名胜。但除了当地人之外,极少有人知道弗罗恩监狱有着不逊色以上三者的历史和壮观。


但是这间占地面积庞大的监狱总归不是适合向游客们展览的事物,总不能导游们能拉着一群异国外乡的游客,指着白天也阴气森森的监狱,用自豪的语气炫耀着‘看看,我们的监狱可能够关押十万名犯人。’这种微妙的事情。


拆又拆不得,闲置在那里也不是办法,于是今天的弗罗恩监狱依然作为监狱使用,只是在尽可能不破坏古迹的情况下把内部装修得跟别的现代化监狱没什么两样,毕竟今日的罪犯可不是当年手段有限只能依靠暴力的先人们了。


收押了瑞梅.阿班邓的监狱就是这里。


不过这倒不是她第一次进这种地方,以前还是个经验不成熟的菜鸟她就因为偷窃罪进过下城区的少年监狱。因为那里的环境对未成年的女孩子来讲各种方面都实在太过糟糕,她故意用数次违规行为迫使他们决定将她转到更高层的监狱,然后在转狱过程中杀了看守跑掉。


那是她在世间的罪名从偷窃罪走向杀人罪,从关押两个月该判处死刑的开始。


这次她没想找机会逃跑了,因为她住的特殊单间是用四面动能屏障做的牢房。这种专门用来关押危险份子的高科技玩意儿到了今天也依然是稀罕货色,用独特仪器生成的可识别排斥性力场让它们可以让狱警将无危险性的东西送到里面,也可以在阻挡犯人时又比混凝土制成的墙壁还更为坚固,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根本就无从下手。


她奇异得没感到恐惧和害怕,只是平静地等待着自己死刑到来的那天,然而她就像被遗忘了一样,没有狱警前去带她行刑。


………………


今天的情况不大一样,本该是空无一人的房间外传来了久违的脚步声。


“第一次见到的新面孔,是为我执行死刑的狱警吗?”她头也不抬,坐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继续翻看着手上的那本《The Colour Out of Space》。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负责单独照看你的狱警。”一个年轻冷淡的女声透过了淡蓝色的动能屏障。


“你确定不是死刑?之前我一直没看到‘负责单独照看我的狱警’。”她故意加重了后半句的读音,将书页又翻了一页。


“没有?”那个声音为难地叹了口气:“……看来是我的同事这几天都在和她的青梅竹马约会,结果玩忽职守了吧。”


“那恕我不想起来跟你做个欢迎会,脚铐和手铐让我的行动不大方便。”她依然没抬头,“你是新来的狱警吧?”


“你怎么会这么想?”


“不是新人的话,怎么会被分配到照看连环杀人犯这种糟糕透顶的工作?,”


那个人顿了顿,一字一顿的认真说道:“我是自己选择这份工作的。”


瑞梅.阿班邓放下了正在看着的书,在一阵清脆的铁链晃动声中站起身靠在墙壁上,

面无表情看向声源处:“能说出这种话让我都惊讶了,看来你这家伙真的和我见过的警察们都不一样,有必要和你打个招呼了……要进来吗?动能屏障让你看得到我,我看不到你。”


如果她不是个瞎子或者傻瓜的话,应当会注意到监狱外用大字警示着‘犯人极度危险’,只是这位新来的狱警似乎真的是个警惕心差到极点的傻子一般,仅仅‘嗯’了一声就走了进来。


声称要单独照看自己的狱警约有十七八岁左右,有着漂亮的深绿色头发和翡翠般的眼睛,这种本该是很有生气的颜色却和身上规规矩矩穿着的黑色制服透露着一种固执和死板,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很难想象这种气息居然会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性而不是一尊钢铁铸造的机械战神散发出的。


但是瑞梅.阿班邓多看了她几眼后,那种不协调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种高贵到情不自禁让人不敢做出什么的力量。她深呼吸几口,才在心中压下了多余的感觉,朝着对方伸出了手:“你好。”


“打招呼的时候,应该带上你的名字。”没什么表情的对方伸出手,不大满意的皱了下眉。


“没必要知道……因为你很快就会住院了!”在那一刹那,她就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只要在她手里狠狠那么一扭,即使是一个彪形大汉也会在瞬间痛得做不出任何反应。


可她很快察觉到自己握住的东西不是手腕,而是一截精铁,或者一头巨兽身上的什么零件,任凭她怎么用力去捏都纹丝未动。


赢不了的,她清晰地明白了。


“带上你的名字。”对方没有因为她的动作发火,只是将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那个名字我不该拥有,你还是称呼我为‘魔眼’吧。”她收回了自己的手:“你应当和我不同吧。”


“……名字。”对方保持了固执。


“那好,狱警小姐,我叫做瑞梅.阿班邓。‘请’回答我,为什么你会选择这种和你的能力比较起来完全微不足道的工作?”她坐在椅子上望向对方的脸。


“为了让世界变得美好。”对方的表情没有变化,


“……居然是妄想天开的理想主义者吗,不过你的话很有实力,应该不会和那个男人一样吧,我就祝你好运好了。”


“那个男人?”


“是啊,曾经多年前有个男人也有这样的愿望。然后他躺在下城区的海面上,尸体被水泡得发胀,他的家里人连他的棺材都买不起。”她异常讽刺笑了,把头扭到一边:“所以为了你好,干脆早点放弃那种想法辞职算了。”


对方很认真的点点头:“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没有必要。好了,休息的时间到了,我去喝杯咖啡,招呼就到此为止吧。”


“等等,只说着让别人告知名字,自己的呢?”


她脚步顿了一顿,说:“猫山一村,你可以用那个名字来称呼我。”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