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5-07-27 20:38
点击:259
章节字数:31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寅時未到,思蓮即領了漢符出宮,前去與崔實會合。於公於私,她都應親眼見證漢陽六矣廛的變化聚合,又或者在最後一刻使力。


今日天氣異常的躁熱,似乎流動著不安的氛圍。


由於各方勢力互不相讓的結果,六矣廛會議不像以往選在某商家府上舉行,而是在聚賢樓特地闢了間廳堂。崔實和崔思蓮方到,便見金圖鵬和朴阿烈領著洋洋灑灑一群人前來,當中未見到朴靜,思蓮冷哼一聲。


前陣子朴靜要紙廛洪廛主互生好感的流言在街市中流傳,思蓮不用想即知這是兩方聯姻先放出的風聲,也是朴阿烈想逼退崔家與紙廛交涉的手段。思蓮便想,朴靜若真嫁了洪廛主也好,免得妖孽似的在崔實和景風身邊打轉。


金圖鵬和阿烈落座後,其他廛主亦陸續抵達,儼然又是一次漢陽商廛聚會,大多商廛仍仰仗漢陽實力最強的六間市廛經辦貿易,是故遠遠坐在外圍只負責觀看。於正中央方桌的便是魚物廛的張仁、紙廛的洪任,擁有綿線兩廛的崔實及將接手米廛的藥廛廛主朴阿烈,而能號令漢陽商市的大房印信擺於方桌正中央。崔實望向坐於對面的忠清道巨商,只覺此人身形臃腫,面上亦帶醬色,卻掩不住躊躇滿志的神態。


金圖鵬自然也在打量這次最大的敵人。「崔廛主,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原來你真如傳聞一樣如斯俊美……你的能力大概比不上你的相貌。」


崔實冷冷一笑。「金老爺,見面不如聞名。」


「這句話我送還給你。你在忠清道的亂廛已讓我派人敉平,就不知你還能變出什麼花樣?」要說商場征利,他金圖鵬最少早了崔實二十年,他怎麼可能輸給一個毛頭小子!


崔實臉上未見慌亂,笑容裡更添了幾分冷銳。「那就請您拭目以待。」


金圖鵬頷首,一旁阿烈便心領神會,開口說道:「這次召集漢陽城中具有影響力的商廛,是為了要推舉出大房來領導漢陽商市,避免其他地域的商人進入漢陽來搶生意,唯有各商家團結一致,才能獲得最大利益。」


「既然本次的會議是要團結漢陽商廛,那身為忠清道巨商的金圖鵬金老爺,又怎麼會來參與此會呢?」思蓮抓住話尾,尖銳執起質問的矛頭。


阿烈只是冷靜說道:「朴氏藥廛和忠清道有生意往來,是我請金老爺前來一觀漢陽商市。」


「哦?只是生意往來嗎?」


不論好壞,思蓮皆打算趁此掀開朴阿烈底牌。正待要往下說時,崔實卻出聲阻止。


「思蓮,與六矣廛無關的事就不用再說,相信金老爺今日只是個旁觀者,不會干預會議的進行。」


崔實此話分明是拿來堵他,但逞一時口舌之快,最終大房之位仍會落入他金圖鵬手中!



「今日是決定誰能坐上大房大人之位,我們也不要囉嗦,乾脆直接說出自己心裡想法。」魚物廛在之前早就收到朴阿烈指示,便先當個打頭陣的前鋒。「我張仁支持朴氏藥廛成為我們漢陽商市的領袖,光看前陣子朴廛主的出手闊綽,就知道在六矣廛中藥廛最具實力,有能力者當然居之。」


阿烈淺淺致謝。「多謝張廛主美言。」


「那洪廛主又支持誰?」


張仁轉而問向洪任,紙廛廛主正要答腔,阿烈卻先一步開口。


「洪廛主,不論你支持誰,我皆不會把阿靜嫁予你。市井上那些謠傳只是戲語,請洪廛主切勿當真。」


此話一出不只洪任和金圖鵬白了一張臉,連其他商廛也開始議論紛紛。朴阿烈會如此狂妄說出完全不利於自己的一番話,不知是太有把握或是自尋死路?腦筋動得快的人多半猜測,朴阿烈現時已優勢佔盡,紙廛若不偎傍藥廛一方,朴阿烈取得大房之位後必然秋後算帳;只是將到口的一塊肥肉硬生生抽走,朴阿烈反復的性格真的能使人信任嗎?


金圖鵬見阿烈一反往常的柔順,隱隱感受到一股威脅。


洪任怒氣滯鬱,未想到朴阿烈會在會議上倒打一耙,但經過思量,洪任不得已嚥下這口氣。「我也支持藥廛。」


連得魚物廛和紙廛支持,藥廛已然勝券在握,就待朴阿烈的一句話。


朴阿烈氣定神閒,緩緩張開笑容。「我支持崔氏商廛!」


此刻晴空中響雷落下,耳鳴轟然──



「妳說什麼?!」金圖鵬一掌拍得木桌嘎然作響。


「朴氏藥廛支持崔實成為六矣廛的大房,我以藥廛的證明文件為證。」聽聞窗外暴雨,阿烈面不改色,從衣袖中掏出數張紙。「另外,這是崔氏商廛與藥廛的交易文件,白米的專賣權我可要還給崔大房了。」


金圖鵬霍地站起身,一把抓過那幾張紙,越看神情越憤恨,一個巴掌便朝身旁的人甩過去。「朴阿烈妳這個賤……」


明基一個箭步上前,抓住了金圖鵬手腕,再用力將人往前推。金圖鵬撞到桌子悶哼一聲,只覺五臟六腑都受了激蕩。


「金圖鵬,方才便說了這是漢陽商市的事,忠清道的商販怎麼來插手呢?」


崔實的聲音聽在耳裡充滿嘲諷,金圖鵬扣住桌沿,指尖深深陷入其中。他轉頭望向阿烈,對方早收起長期佯裝的柔順,浮現出傲慢不羈的神態。


朴阿烈的殷狠別人沒見識過,但思蓮認得!她曾經在宮廷裡見過朴阿烈上一刻笑語盈盈,下一刻露出毒爪,就和當年陷害姑母時一樣!思蓮死死盯著不再隱藏自己的朴阿烈,眼神恨得簡直可以噬人。


「之前我的確承諾過會與金氏商團合作,但商場之事瞬息萬變,我和崔廛主談過後,認為彼此利害更趨一致,所以只得辜負您了。」阿烈起身對金圖鵬一揖,身子緩緩前傾,在對方耳畔輕輕說道:「您還沒有看清楚局勢嗎?您的人都被您調回忠清道對付崔實了,商廛文件上簽署的也不是您的名字,現在您一定對白米專賣權的事情感到疑惑吧?其實,明基明燮並沒有拿您的那些資財去收購米糧,我讓他們當了將來自立商隊的資本,他們只是幫崔實運米到了尹府,我、崔實甚至一品貞敬夫人,都是騙您的。」


金圖鵬聽後一股血氣直往腦門上竄,雙目視線忽地模糊不清,右半身一麻,整個人竟跌坐地上,他只聽見自己發出咿歐之聲──


「金圖鵬中風了!」


也不知人群裡是誰先喊出這句話,但眾人只直直盯著眼歪嘴斜的金圖鵬,靠得最近的阿烈欲伸手攙扶,卻被用力撥掉!


思蓮從朴阿烈佯裝緊張的神情中,看見瞳眸下隱藏的一絲狠戾。「明燮你趕快去找大夫來,明基你先將金老爺移至隔壁房間好好照料。」


雖然過程中發生些許意外,但崔實在朴阿烈的支持下,最終順利成為領導漢陽六矣廛的大房,正可謂年少得志春風得意。


崔實接過大房信印,重重壓在桌上。「從此漢陽商市,重歸崔氏一門!」



「崔大房,恭喜你。」眾人紛紛向崔實道賀離去後,會議中一直望著外頭驟雨大作的阿烈才慢慢起身,對著崔實微微一揖。


「妳和崔實到底達成了什麼交易?」方才一直默不出聲的思蓮,一雙眼睛憤恨的掃視在場兩人。


「千袋白米負擔委實太過沉重,就算任何一方能夠獻出,將來對於商隊的維繫必有問題。所以當尹夫人提出這項難題後,我私下約了朴廛主見面。沒有告訴思蓮妳,是因為妳一定會阻止我這麼做,可是我必須依靠朴廛主的幫助,才能對尹夫人有所交代。」崔實說的全是實情,思蓮雖然明白,心裡卻仍覺得難受。


「方才金圖鵬的事也在夫人的計畫當中嗎?」對於這位盟友,崔實仍有許多不解,也同樣不是全盤信任,毫不客氣問出了心中疑問。


「我幫了兩位如此大忙,看來兩位似乎並不領情。」阿烈臉上卻仍然掛著笑容,思蓮和崔實的想法對她而言的確無足輕重。「金圖鵬本來就患有消渴症 ,中風昏迷是消渴症患者可能會發生的事,如此不足為奇。」


「就像當初妳診斷淑媛娘娘為血虛症,大量讓淑媛娘娘食用肉類是嗎?」


「過去我學藝不精,未能確切診斷出淑媛娘娘的病症,時至今日我的醫術可能退步更多。」


聽聞朴阿烈自貶的說法,思蓮對眼前這人的厭惡已達至無法形容的境地。


「夫人手段高明,莫怪貞敬夫人希望我與妳化敵為友。」當初鄭蘭貞多次點撥崔實勿冥頑不靈,幾經衡量,崔實這才做下決定。


「既然崔大房將阿烈引為知己,那麼我們當初說好的事您必定不會食言。」這麼遠這麼久,在滂沱大雨中她終於抓到了一絲希望,聽見自己的心房再度跳動!


「我想知道──崔今英的下落。」







註: 消渴症是中醫病名,是指以多飲、多尿、多食及消瘦、疲乏、尿甜為主要特徵的綜合症狀。主要在肺、胃、腎,基本病機為陰津虧耗,燥熱偏盛。消渴日久,病情失控,則陰損及陽,熱灼津虧血瘀,而致氣陰兩傷,陰陽俱虛,絡脈瘀阻,經脈失養,氣血逆亂,臟腑器官受損而出現癤、癰、眩暈、胸痹、耳聾、目盲、肢體麻疼、下肢壞疽、腎衰水腫、中風昏迷等兼症。


-----------------------------------


啊啊啊啊,不怎麼樣的這章終於寫完了,我就是想結局~想結局~想結局~~

在拖了這麼多年後,我總算可以說結局要到了,絕對不會再拖到明年XDD


阿烈真的是個陰險的壞人(蓋章):

別人誤認為她的沉默是善良無爭,真輪到出手的時候,就會讓那個人在她假造的善良中無聲的死去。她過往的生活經驗告訴她,要做到狠,不露聲色比張牙舞爪更容易撕裂敵人。

所以她在典醫監時期,才以第一名的成績脫穎而出,除了醫術實力,更在於她懂得人性,懂得什麼樣的姿態才能討醫官歡心,懂得如何無聲無息的對對手發動攻擊,悄然為自己製造勝利。



回顧了之前番外,幸好我沒把阿烈的性格寫崩。



这么冷心绝情的严尚宫教出来来的孩子在情方面应该也是冷淡的,

所以,朴静,景风肯定不能回应你的,,你放弃吧


不要這樣嘛,你叫景風不要回應思蓮就好了啦XDD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