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5-07-11 23:17
点击:230
章节字数:24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思蓮被景風趕了回去,一路上驚懼交加,朴阿烈怎會與景風如此親近?景風又怎能當場訓斥她?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光榮崔家,她想保護身邊的人包括景風,她希望景風永遠維持著當初的愉悅天真……是朴家人!自從她們一出現,她和景風之間彷彿多了一道距離,只有徹底擊垮朴氏姐妹,她和景風的生活才會恢復平靜!


拿定主意的思蓮轉往崔宅,進門後便問崔實道:「送給尹夫人的白米準備好了嗎?」


「數量過於龐大,恐怕一時籌不出來。」雖見思蓮面色不佳,崔實仍將心中想法說了出來。「我認為我們不該為了一時意氣之爭,而淌這灘渾水。就算拿不下米廛,對我們要成為漢陽商團的大房也不會有所影響。」


思蓮語氣冷冽:「我不想讓朴阿烈有任何空隙可趁,如果能一舉將她掃出漢陽更好。」


崔實雖然將思蓮的話聽在耳裡,心中卻有其它想法。若拚盡全力,崔家或許能和金氏商團一搏,但自身實力亦將受損。


待清晨思蓮離去,崔實將安德叫到跟前。「我有事吩咐你……」



思蓮回到宮中,便找來清州牧使,囑咐他對忠清道之事多多留意。


如今王大妃下朝之後心心念念照拂嚴尚宮,要借用王大妃威勢並不困難,清州牧使誠惶誠恐應下查辦州內商販流動之事。


接下來就是徹底調查朴氏及金圖鵬家族背景,只要找到可用的,在下一次發起士禍時,就能趁機剷除朴氏姐妹,這才是真正的一勞永逸!



漢陽城內風起雲湧,卻有一人被排除在這局勢之外。朴靜已在家閒賦多時,除去藥廛事務後竟找不到可著力處。


「妳如此閒靜模樣,真是美得不可方物。」


金圖鵬自遠處便看見自家小姨子蹙眉沉思的樣貌,他認為當年的阿烈即是絕色,而朴靜和阿烈有六分相似,但更年輕氣質更加清冷,頗有高嶺幽蘭的意味,也激起了身為一個男人的征服慾。


朴靜強忍住反感,有禮的一個欠身。「姐夫說笑了,我還有事先去忙。」


「妳已經不用負責藥廛,不是有許多空閒嗎?」金圖鵬竟伸手拉住朴靜,手腕一被抓住,朴靜冷然一喝聲。


「放手!」


朴阿元聽見後院傳來聲響,一趕過去便看見金圖鵬與二姐正僵侍不下,金圖鵬正待使用蠻力將朴靜拉入懷中,阿元隨即跳上前一把將人推開。「你在做什麼!」


金圖鵬在忠清道一向呼風喚雨,如今卻被必須仰他鼻息的朴氏姐弟如此對待,不悅溢於言表。「你們朴家今天能夠穿金戴玉,全是因為我金氏商團給了你們一口飯。你那兩個弟弟在我商團裡當褓負,你們姐姐是我小妾,甚至朴氏藥廛背後的資金也是從我商團提供,今日就算我想娶妳朴靜,你們朴家也不該有第二句話!」


朴靜面色剎白,而朴阿元向來不喜這位姐夫,若不是顧慮到阿烈,只怕早一拳向他鼻樑揍去。


金圖鵬又待上前,此刻阿烈的聲音恰巧插了進來。「原來大人您在這裡?忠清道來了人,事情似乎有些變化……」


一聽聞和生意有關,金圖鵬神色轉為嚴肅,最後看了朴靜一眼才離開後院,但那眼神彷若隼鷹,一旦鎖定了獵物便絕不放口。


朴靜心裡極不舒服,見阿烈到了跟前,才吐出聲音。「我方才便見姐姐到了。」


朴阿烈的確在旁觀察了一陣,見金圖鵬糾纏之勢愈趨猛烈,她才決定出來解圍。對著自家妹妹,阿烈語氣舒柔:「方才金圖鵬說的是事實,人在屋簷下,我們的確要向他低頭。阿靜,妳打算怎麼做?」


「大姐,妳不會要阿靜嫁給那色鬼當妾室吧!」阿元火爆的跳出來第一個反對。


「大姐說過尊重妳的任何決定,妳不嫁也沒關係,但妳必須想好往後的路要怎麼走,不能一輩子空守著藥廛,這不是妳的出路。若是如此我寧願趕快讓妳嫁人,安安穩穩過完一生。」阿烈是真心實意為這個妹妹著想,不論如何她皆要將朴靜將來的路安排得穩穩當當。「妳告訴姐姐,不用再屈守藥廛後,妳最想做的是什麼?」


想做的是什麼?這句話在朴靜堅固的意志裡鑿開了一個洞。不再固守朴家命脈的藥廛後,她到底還想追求什麼?除了藥廛,她想過的就是儘快除去崔今英,讓姐姐不再長吁短歎;又或者她的三個弟弟娶妻生子,到時藥廛賺的錢就可以讓他們買地買田;還是將來將藥廛傳承下去,讓弟弟們來掌管這一片天地。


她想做什麼?她想做的只有這些。


見朴靜沉默不語,阿烈便知道這個傻妹妹從沒為自己打算過。「阿靜,這麼多年妳為藥廛付出,卻都沒考慮過自己,所以藥廛我暫時不會還給妳,除非妳告訴我妳做什麼樣的事情是快樂的,妳想過什麼生活遇見什麼樣的人。」

朴靜聞言著急起來。「可是我不能讓妳一個人扛這些事……」


「誰說我是一個人?明基和明燮馬上就要回來了,藥廛的事我會讓他們幫忙處理。」阿烈牽起一旁弟弟的手,再一同覆在朴靜的手背上。「阿靜我們是一家人,不要把所有擔子都往身上攬。弟弟們都已長大,我也有辦法應付現在的生活,該是妳好好為自己打算的時候了。」


對於所謂的未來朴靜一片模糊,但姐姐已經開口,她會想辦法好好想想自己的未來。



大廳中金圖鵬滿臉怒容,竟是忠清道那邊傳來消息,清州牧和忠州牧聯手扣押要往京城來的商隊。「平日要供奉的也沒少給他們,忽然間一個個翻臉不認人!」


「想必牧使會這麼做,是受到了另一股更大的壓力。」阿烈緩緩走到金圖鵬身邊,輕聲提醒道。


金圖鵬腦筋動得極快,不一會兒便道:「妳是說有人從中作梗?」


「而且,我想那個人是王大妃身邊的至密尚宮崔思蓮。」


「崔思蓮?」


「她和崔實是親族,我正巧也是她的眼中釘,新仇舊怨全湧上來,除了她我猜不到第二個人會願意如此大動干

戈。」


金圖鵬冷哼一聲。「又是崔實嗎?他當真以為漢陽商市是他可以獨佔的?」金圖鵬雖然為忠清道巨商,但忠清道位置較偏僻且天然物資少,是故金圖鵬很早即訂下要進軍漢陽的計畫。在他眼中崔實不就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自己數月以來待在漢陽,便是要親眼見證成功的一刻。


「只靠明基和明燮運回的白米,恐怕數量不足……」


「怎麼會不足呢?」金圖鵬聽見此語冷冷一笑。「只要明基明燮手上有足夠資金,那白米就不成問題了吧?」









------------------------------------------------

其實我本來想幫阿烈的弟弟們取名叫元×元△的,可是全部元什麼的又感覺不好聽(例如:元旦、元宵),

所以接下來的弟弟改成明基明燮,或者叫明天、明白也不錯~



景风不管怎么样都是会原谅思莲的吧,CP什么的都不在意了


說的景風好軟柿子XD

我覺得景風是比較容易心軟的那一種,明知道對方做的不對,又天真的認為下次會改,

但某天對方真的讓她心灰意冷了,她也會撒手不管吧~


既然不在意CP,那作者就可以亂搞了XDDD



对啊,不过最好今英忽然在某个关键点出现,点醒思莲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景风)


今英可能在忙著躲長今,有點忙XDD



作者君不会让今英在出来,哼!


你不覺得今英活在每個章節中嗎?到處都可以感受到她的影響力~



不过我想今英不会觉得对思莲来说景风是最重要的吧。今英只想思莲好好做菜,不要做崔家人的老路吧,至于小孩子的感情生活,,,,看她怎么苛待自己就知道她不会去太关注啦


嚴重贊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