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5-07-01 20:08
点击:237
章节字数:36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5-7-1 20:10 编辑



當初說好一年三更,去年沒更,所以今年會更六次~(誤)不要問我劇情,我也忘了XD


----------------------------------------------------------------------------------

思蓮在景風房中待了些許時刻,至巳時才離去。思蓮走後,景風便有自覺的至荒地中幫忙,但忙著的人繃著一張臉,全然將景風當成了局外人。

朴靜獨自生著悶氣,景風也自顧自的在一旁斟茶遞水搧涼,不時找機會攀談一兩句,朴靜的沉默以對似乎一點也沒打擊到她。

「……昨晚的事我聽說了,妳不喜歡崔實嗎?」景風的話題繞了許久,總算問到心中癥結。相處已有一段時間,景風自知朴靜不像外表那般拒人於千里外,何況她對此事實在太過好奇,聽思蓮說完後她便一直想找機會問個清楚。

朴靜挑了挑眉,對於景風問得如此直截,她丟回一句反問:「妳喜歡崔實?」

景風怔了怔,好半會兒才期期艾艾回答:「崔實是我從前就認識的一位哥哥,他人很好,可是我對他的喜歡不是那種喜歡……」

「那種喜歡?那是怎樣的喜歡?」

「……我是宮女。」

「宮女和別監私奔、或和大臣走近的傳聞從未斷過,不要拿宮女只能是皇上的女人來搪塞。而妳能夠認定對於崔實的喜歡不是那種喜歡,是不是心中已經有人?」

不知朴靜怎三言兩語繞至此處,景風一時作答不得,心底也沒有答案。

「『鴛鴦繡取憑君看,不把金針度與人。』這才是喜歡一個人的感受。」朴靜望向一派天真的景風,只想摧毀對方單純美好的嚮往。「費盡心思、呵護而成的繡圖,可以不吝惜予人欣賞,但若有人想介入其中,便不惜折斷金針,甚至毀去心頭珍寶。」

這是她從姐姐身上看見的感情模式,致使朴靜相信,如果真正愛上一個人,一定得愛到致極甚至愛到毀滅。

「為什麼要過得這麼痛苦?我認為那不是喜歡人的感受。」景風直覺地出言反駁。

「那又該如何?」

「喜歡一個人,應該是想見到對方快樂,希望她能過得開心,就算對方不在自己眼前,自己不在對方心底,那也無妨。」

朴靜看向景風,冷冷問道:「妳方才說這些話時,想著誰?」

景風一驚,像是想到了什麼臉色煞白。

朴靜當初知道姐姐對崔今英的愛慕之意,便對女子相戀之事隱約有個輪廓,再想明景風平日接觸的人除了崔實,便屬和崔思蓮走得最近,若方才那番意有所指指的不是前者,自然是後者。朴靜忽視著心中微微不快,想起崔思蓮對明景風頗為在意,便告誡自己該和明景風打好關係,或許可藉此套出崔今英下落。不論如何,絕對要早姐姐一步找到姓崔的女人!


朴靜的計畫卻橫生波折,當她回到藥廛時見到門口的一群人,心中登時下沉。走進藥廛,那個她不想見到的人已大方坐於首座,正若無旁人的喝著茶。

廛內氣氛低沉,阿元佇得像根柱子,就連向來嬌縱的朴阿烈也恭敬斟茶,任由來者坐大。

「阿靜,妳回來了。」坐於首座的中年男子彷彿才是藥廛主人,竟如此招呼著朴靜。

朴靜低頭,斂去了所有表情。「姐夫,您最近過得好嗎?」

金圖鵬大笑數聲,鬚髯也隨之振動起來,聽來像是頗滿意朴靜的順服。「若非妳提醒我崔實的事,我還不曉得竟有人敢在我眼皮子底下作怪,有這麼個能幹的小姨子我當然好。」

金圖鵬神情看來雖是慈愛,一雙鷹眼卻已洩露情緒。「我的小姨子如此聰明伶俐,也到了該出嫁的年紀,不曉得有沒有為出閣之事打算?」

「目前藥廛發展還不穩定……」

「原來是為了這個原因,我還以為妳是看上了崔家行首。」金圖鵬輕篾哼了一聲。「我就不懂崔家小子哪裡好,他竟有這狗膽向妳求婚──不如妳隨妳姐姐嫁給我好了。」

金圖鵬的發言實在自大,阿烈一聽神色倏冷,朴靜心中亦不好受。眼前的金圖鵬都已四十好幾,卻在姐姐過小門之後又連娶幾位美妾,如今還妄想讓自己嫁她,到底將她朴家姐妹置於何處?朴靜臉上卻不露半分不懣道:「朴靜向來最敬重姐夫,更不願與姐姐相爭。姐姐一手將我們五個姐弟帶大,在我心中地位如同母親,我如今想的只是如何報答姐姐的養育之恩……」

說阿烈像自己母親,朴靜想利用這層關係絕了金圖鵬念頭。

「方才我只是和小姨子說笑,其實只要妳不嫁給崔實,不和妳姐姐作對,妳姐姐就能安心。」只見眼前縱橫忠清道的商人狡猾一笑。「既然妳這麼敬重,阿烈妳就把那件事和她說。」

朴靜訝然抬頭,只見阿烈輕輕嘆了一口氣,對著她的神情似有歉疚。「阿靜,我想和妳商量將藥廛轉回我的名下。」

「姐姐?」

還來不及解釋什麼,金圖鵬倏然插話。「阿靜妳方才也說是為了藥廛耽擱婚事,所以阿烈為了幫妳分憂解勞才收回藥廛,讓妳能專心為自己將來打算。長姐如母,說的話妳能不聽嗎?」

朴靜瞬間明白金圖鵬用心,他根本不打算相信她,叫姐姐接收藥廛就是害怕她私下與崔實結盟──剛要開口,阿烈卻先說了話。

「阿靜,藥廛只是暫時在我名下,待事件穩定之後便會歸還予妳,也會對妳做出補償,妳就聽姐姐的話。」

若是金圖鵬開口向她要藥廛,朴靜自是拒絕,但開口的是撫育她多年的姐姐,朴靜找不出任何理由。「藥廛本來就是姐姐的,現在只是物歸原主,我不會有任何怨言。」

於是一紙讓渡證明文件,朴靜從掌握商市半壁江山的藥廛之主到身無長物,她簽得爽快毫不留戀,卻不由得擔心被捲入其中的姐姐,還有……身處多栽軒的明景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