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楓狗
更新时间:2015-06-06 16:50
点击:355
章节字数:55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楓狗 于 2015-6-6 16:52 编辑


來更新了~XD

感覺好像…可能…5篇寫不完!?又或是說不定…3篇就可以寫完!?

不小心就在2爆字數了…希望大家有耐心看完吧5555


接下來要放一下文裡出現的新角色:冰霜女巫!

傳言是個在弗雷爾卓德看到她的人都沒有留下活口,只留四周的黑色碎冰塊……這麼一個凶狠的角色!

對了, 圖上看得出..她是個瞎子, 不過也有傳言說利用魔法的關係, 其實她都看得見..(?)

http://fs.gamedb.com.tw/fs/20130430/20130430113636431.jpg


那麼以下正文~這篇終於有點升溫感喔X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受不了!這個部族裡就沒有正常的人嗎?

史瓦妮想著怒氣可以攻擊人的話,她這五天裡應該可以宰掉很多艾希的部下。

這五天躺在床上的時間大概比她小時候那十年都要多了,她把手挪了挪,為了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她都會偶爾動一動能動的地方,以防逃走的時候出現麻痺的症狀,畢竟她已經躺得夠久了。

而且該死的是,那個明明說隔天會過來再看看的部族首領!這裡的女王!竟然是話出口卻不實行的懦夫!在隔天、隔隔天、已經到第五天了!她就不能讓除了那個叫尼洛的女僕以外的人過來看嗎?她實在受夠了這位尼洛每天、每天,每天不厭其煩地重覆著艾希女王的光榮事蹟,一邊心裡苦悶的抱怨著,一邊說人人到。


「公主殿下,今天好些了嗎?」尼洛捧著慣例的水和食物進來房間,比起初次見面那個囁嚅著不敢吱聲的小女孩,現在居然敢這樣明目張膽地走進來,掀開她的被子,不斷摸索繃帶的狀況,這讓史瓦妮感到無比的羞辱與不耐煩。

「非常好,好到我快要可以起來先掐死你這個不怕死的女僕了。」即使身體沒有辦法動,但史瓦妮在態度上還是維持首領級的威嚴,外加平常在族裡就毫不饒人的力量主義發言,可是尼洛好像不吃她這一套,反而檢查完畢後拍拍她還沒癒合的傷口,看見史瓦妮皺著眉忍耐的模樣,非常敷衍的回答「是是是,在那之前尼洛還是會每天都來替你檢查傷口的。」

簡直是把本王不放在眼裡了!史瓦妮感覺眼睛都要噴火了,但被狠盯的人好像沒事人一樣,替她收拾桌上吃得乾淨的餐具,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女王說明天會來看看你的。」

「哼!是明天嗎?難道不是明天的明天?明天的明天再明天嗎?你確定你沒有記錯?」說起她不滿的事情那實在太多了,艾希這個失約的女王這一筆帳更是重中之重。

尼洛噗哧一笑,被公主此刻孩子氣的反應逗笑了,根本不像謠言中那個勇猛慓悍的冬之爪戰士,她在第一天接到艾希的指令而得替這位公主換繃帶時,可是真的很怕床上那位受傷的野獸突然撲上來把她掐死呢。但現在嘛……她聳聳肩。

「女王也是很忙的嘛,而且大臣們每天都公務公務的圍著女王轉呢,我覺得女王好可憐。反而蠻族來的那位蠻王倒是一派輕鬆,待遇也差太多了吧。」尼洛俯身替史瓦妮整理好床舖的皺褶,沒想到一向都躺著任她擺弄的人突然手就捏住了自己的脖子,她反射下已經往後退開但想不到還是被牢牢禁錮住了「你、咳…」

「不要吵,我只想問你幾個問題。」史瓦妮儘管只有用手臂及手掌鉗制住尼洛的脖頸,但那個力道拿捏得剛剛好,就在掐死她與讓她發不出聲音之間徘徊,稀少的空氣讓缺乏思考的尼洛順應地點了點頭。

「你們女王為什麼不下令處死我?」

「不知道,但我有聽到女僕間的傳言說…」呼吸平順了點後尼洛聲音有些沙啞地回應著「其實大家都想將你處死,但女王一直不肯…」

史瓦妮沒有想到答案完全出乎意料,她以為只是部落中仍有崇拜她的人在暗中幫忙,結果卻完全相反。但眼前首要關心的問題不是這個。

「那有冬之爪部落的消息嗎?」

「公主…我只是這裡的小小女僕,攸關政務的事怎麼會知道呢?如果是問家務的事情的話倒是有些心得…」

「就沒有什麼謠言之類的嗎!?」

「嗯…謠言的話,聽說冰霜女巫最近在附近活躍起來了…」

「冰霜女巫!?」

這個消息太糟糕了,史瓦妮鬆開了禁錮尼洛的手,她看向窗外未有停遏的暴風雪。

如果在這種她受傷的時期,冰霜女巫攻陷艾伐洛森的話,那麼待在這裡的她立場又更為險峻了。

「尼洛…」還在思考對策的她希望女僕幫個帶口信給冬之爪的人群,但沒想到一轉頭這個女僕早就逃之夭夭了「欸…」

糟糕,到手的鴿子飛了。


*****

史瓦妮大概沒有想到當晚尼洛就老實地向艾希交待了今天發生的事情以及她被要脅的過程,聲色俱淚地向艾希控訴照顧史瓦妮公主是件多令人膽戰心驚的事。

「辛苦你了,尼洛。讓你做這麼麻煩的事。」艾希歉意地笑了笑,她的確是被大臣們弄得焦頭爛額了,尤其是一再重複處死或希望想要把重傷的史瓦妮丟在這冰天雪地的事情,已經讓她耐心快崩堤了,根本沒有辦法按照預定計劃花時間去說服史瓦妮加入同盟的事,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但看到眼前緊張地把身上衣服都揉皺了的尼洛,艾希決定給她打一支強心針「今天的事麻煩你保密了,至於之後要照顧史瓦妮的事就讓我來吧。」

「女王!?這怎麼可以!那是、那是--」

「是什麼?」

「-是凶殘的冬之爪首領阿!」豁出去了,尼洛忍不住的放大了聲量,而就在她覺得太失禮而捂住嘴後,察覺到女王瞬間的慍色,就像她自己所說的,察覺主人的神色這種家務事,那可是她們奴僕的所長阿,於是她小聲的又補了一句「而且照顧客人是僕人們的工作。」

「就是這樣她才可以作為可靠的盟友,你們都太過懼怕史瓦妮的部族了。」艾希倒沒有一直太過在意,她放下羊皮卷紙走到尼洛身旁「你們都是弗雷爾卓德驕傲的子民,沒必要過度在意階級觀念。只不過是各人有各人理想而已。像是尼洛你就幫過我很多忙。」艾希緩解氣氛拍拍她的肩膀,注意到尼洛脖子上的痕跡,按照那個深淺的程度估計「這種力度…是她的右手嗎?」

「欸?應、應該是右手沒有錯。」被看得有點不好意思的尼洛很想伸手把痕跡擋住,她們敬愛的女王並不止她的戰鬥力量值得尊敬,還有顧及她們這種小人物感受的人,才會相處久了,日復一日的受到大家尊重。

「也許一開始治療師估的時間有點太久了。」應該不會需要兩週,按照史瓦妮平常的習慣及意志,大概十天內她就可以實行她一開始嚷嚷的殺死自己了吧。艾希苦笑了下,想不到時間已經過去五天了,再不花去說服她的話,下次見面可能就是回到戰場上了吧。

「抱歉,尼洛,耽誤你的時間了,趕快去治療師那看看吧。」

「怎麼會!」尼洛有些受寵若驚了,雖然她平常就服侍在艾希左右側,但還沒有聽到女王這麼客套的話,果然是剛才的發言觸犯到主人了嗎?可是…

「尼洛?」

眼見面前的僕人有些發愣,艾希絲毫不覺得剛才的話是主導原因,以為她真的累了開始發慒了,有些失笑「是不是被嚇過頭了?連去治療師那邊的路都忘了?」

「不、不是!尼洛現在就過去!」回過神的女僕急急忙忙地離開了,不敢再在女王的辦公室打擾。


*****

刮在臉上的暴風像是要給她切上幾下刀口子,史瓦妮咬緊牙關在茫茫的白雪冰晶中找到回家的路,她們離營地太遠了,太失策了,不禁有些後悔個人的魯莽,她朝著空無一人的前方大喊,企圖在這種嚎叫的風聲中把聲音傳遞過去「巴克!真的是這個方向嗎?」然而她就這樣掙扎在雪地上艱辛地又走了一小段距離,被喚為巴克的人始終沒有回應她。

直到她在不清楚時間距離下走了又一大段距離,感覺膝蓋以下的部位都要消失了,她才看到巴克,半邊的身體已經深陷在雪地之中,而剩下的一半也快要被未有消減的大雪給覆蓋了。

現在還不是時候,史瓦妮。她朝著那具軀體前進「巴克?」耳邊仍是那些鬼吼鬼叫的風聲,不是巴克的聲音,直到她走旁邊了,再度喚了一聲,對方依然沒有回應。

史瓦妮探下身,用剩餘不多的力氣把巴克給翻過來,她帶著手套,但她卻覺得可以感覺到她要翻的東西所帶給她的寒意。

「巴克?喂!」她用力拍打巴克的臉,她感覺她打的不是人的肉,而是冰塊,硬得像石頭,寒得像融在身體裡的冰塊一樣,她把臉盡量靠近了巴克的鼻子,把吵死人的風擋在聽覺之外,專注地聆聽伙伴的一絲呼吸。

就一口,只要巴克呼吸那麼一口,她都會把這個死胖子給拽回營地裡的,拜託,巴克!就一口!


但耳邊卻傳來馬匹的聲音,踏在雪上的喀噠聲異常的吵耳,導致她都沒有辦法聽到巴克任何呼救的聲音。

「史瓦妮!放開!」她被人狠狠拎起來了,她掙扎著要湊回到巴克的臉邊,她要聽到那聲呼救的鼻息「巴克他!巴克他!」

「他死了!」高大的長輩把她拽在馬背上,按緊了她掙扎的動作,重複了一次「他死了!」然後開始示意跟他一起的同伴回頭的路,史瓦妮安靜下來,她不會哭,她們族裡的人鄙視只懂得哭泣的人,她靜靜地回頭,只看得見長輩身上的皮袍及腰上繫的武器,還有一片片打在她臉上的狂風暴雪,她根本看不見巴克。

永別了,巴克。永別了。

而我將回到營地,繼續生存。


「我還真想不到你睡覺時還喜歡捏住別人的衣服。」

被風雪吹得茫了,她聽到有人這樣跟她說,接著在一片黑暗中睜開眼,她就看到昏黃光線中艾希坐在床側,反應過來想要捏她一把時才發現自己正緊抓住艾希身上的長袍,而且是往手掌心給擰一圈的那樣,緊捏著。

「哼!」沒有什麼可以辯解的史瓦妮冷哼一聲,沒事人一樣把手抽了回來,把頭別向了一邊。

「冬之爪的部落主人也會有作惡夢的時候嗎?」艾希給可憐的長袍順了順,讓那道彼此都看不慣的皺摺給順平了一點,她知道史瓦妮現在大概是很想捏死她,所以坐離了床側一些,只在她旁邊這樣調笑著。

「冬之爪的部落主人會不會作惡夢我不知道,不過艾希你可就快要面對你的惡夢了!」史瓦妮在被下的雙手都握成了拳頭,艾希的想法沒有錯,在剛剛那個時機是最適合,用力量把軟弱的聯盟給親手解決的快感,就在她窘迫的狀況下給錯失了,但是等她完全康復後,機會絕不單單一次。

「說得也是,在我面對惡夢之前,可以先讓我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講。」至於我會不會回答是另一回事,實在很想在口舌上再搶一城的史瓦妮得意的想著。


「你要跟我結為同盟嗎?」

「想也別想!」

不用思考就直接回答了,但這種爛問題不回答也不行吧!一定要完全斷絕艾希那軟弱的同盟,由自己做起!

「可是你的人民有些都過來觀看衛冕典禮了,你卻不重視他們的意見嗎?」

艾希所說的是她與泰達米爾結為同盟後,雙方在人民的見證下成為了女王及國王的那一天。

「那是看你們的笑話罷了。」

事實上史瓦妮確實有禁止過部族的人民去多管閒事,但還是有一部分人偷偷摸摸的去了,而這些人並沒有回來。

但沒有關係,她只要再在周邊的村落找更堅定的戰士就可以,不必對無能的人群過於在意。

「是嗎?但其實他們並沒有回去,對吧。」艾希早就私下調查過了,但她對於投誠的人並不抗拒,或是說對同一個區域的子民她都是抱持統一的態度,沒有你我他之分,重要的是人群的意願,就像她成為女王或與泰達結為夫妻都只是意願促成的必然結果罷了「史瓦妮,我不懂現在這樣的內鬥有什麼意思?」艾希像是真的想不通史瓦妮的思考邏輯一樣,臉上非常疑惑與不滿。

「你大半夜的摸進來這裡就是為了說一些熊屁不通的廢話?如果是那樣你可以滾回你的乾草堆裡慢慢想。」顯示這個問題讓史瓦妮十分不爽,不止是因為夢到以前那些無意義的屍體而讓今天的睡眠品質不好,也因為艾希眼見著又要說些統一、盟友的事情來搗弄她的思維了,那些都是軟弱人群聚在一起吵嚷的無能組織而已!這些怎麼能跟冬之爪的悍猛戰士相提並論?意思、意義,在力量面前都不過是藉口而已!要統一弗雷爾卓德就該用力量表現一切!

越想越是不滿意,乾脆反客為主,示意艾希趕快遠離這個房間以免吵著她休息,雖然她現在是氣得完全睡不著。


結果房間安靜了一會兒後,史瓦妮以為艾希離開了,才轉過頭看向房門那方確認,但卻發現艾希就在她旁邊不遠處打起瞌睡來。

這女人是怎樣!?

史瓦妮覺得思維簡直是變成一團雪球了,艾希的不可理喻在她眼裡簡直像越滾越大的雪球,哪天碰壁了爆開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她怒氣沖沖地用視線狠瞪這個雪球女,期望可以像她的冰箭一樣在她身上簌簌射出幾個洞來,讓她痛得醒過來好離自己遠一點,但視線又不是什麼激光波之類的,當然艾希還是安然無恙地吊著頭打瞌睡,史瓦妮偷偷在心裡想著等她從這椅上掉下來的場面,但就這樣瞪了好久,有好幾次艾希都歪一半身了,就是沒有掉下來的畫面,害她心裡準備好的嘲弄對白都沒有辦法說出口,只能看艾希打瞌睡到自己的眼睛都乾得要迸出淚水來。

她活動了一下被窩下的手,目前只有手肘以下的部位能自如的活動,她嘗試伸手去拽艾希,就差那麼一點點,她忍痛地把手臂全部用上,就為了去拉艾希掉下椅子,結果眼見快要得手時關節突然喀的一聲,害她差點沒叫出聲來,但礙於平常鍛鍊她只有輕輕「嘶」的叫了一下,想不到那女人就醒了。

「嗯?」艾希像是還迷糊不清,四周看了看,然後看到史瓦妮震驚地僵住手的畫面,她笑了出來「你在幹嘛?傷口不痛嗎?」她站起身幫史瓦妮的手給拽回被裡,覺得很暖和,就這樣抓住史瓦妮沒有綁住繃帶的地方,不從被裡拿出來了。

「喂,你在幹嘛?」

「取暖阿。」

取暖!?這女人是在跟自己開玩笑嗎?拿自己握流星錘的右手給她一個拉弓的雙手取援!?這是什麼意思??是新一種嘲笑低下戰士的方式嗎??疑惑之際覺得從右手的傳過來的寒意鑽了自己一身,反射性地抖了一下。

「啊,太冷了?」

「才沒有冷!你少在那裡少看在弗雷爾卓德長大的防寒體質!你別鬆開手阿!」

艾希會意的笑笑,本來準備把放在史瓦妮手上的雙手拿開了,又重新放回去。

她就地坐在床邊,趴在厚重的被襖上,即使間隔著快三層的被襖,她也感受得到她的手有多冷,曾經也有過人類正常的溫度,但在她接觸了魔法冰晶的弓那時起,她的手就從來沒有溫暖過。

開始迷糊的想著在拿起那把弓以前的事,艾希還記得母親抱著她,給她說阿瓦羅莎的故事、冰霜女巫的故事、寒冰三姐妹的故事……好像、好像中間有什麼東西遺漏了…她想不起來了--


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

史瓦妮端量著一天內不知第幾次問自己的問題,艾希就這樣跪坐她旁邊,只有手在被裡就睡著了?話說這雙手怎麼會冷成這個樣子?這種跟屍體一樣冰的溫度是正常的嗎?她把手掌放在艾希那雙手上,抖縮了一下,得出一個結論--很明顯不正常。

她看著艾希在床邊打瞌睡的樣子,想起尼洛早上跟她講過她一個人扛住所有人想處死她的念頭,就花了五天跟那堆人周旋,都沒有睡覺?

只知道一天除了捕獵取水找紮營地的史瓦妮根本沒辦法想像被一堆人吱喳圍著要處死人的感覺是怎麼回事,她在部落中,由她說了算數,除非其他人有更優或更打動她的意見,否則部族裡,誰會圍著一圈討論要不要處死誰?在冰天雪地之中,生存才是他們要討論的核心話題。

你到底為什麼不殺死我?這個問題或許想多久都想不出答案了,史瓦妮果斷地得出結論,她不懂這個決定是怎麼下的,只要她現在活著就可以了。



她把凍僵的手給收了回來,艾希的手已經取了很久的暖,但她感覺完全不覺得那雙手有回暖的跡象,所以她放棄再給那死人般的手抓著了,她往床的另一側靠牆的一邊退後了點,想不到艾希咕噥幾聲,突然看向她。

史瓦妮以為她醒了,發現自己覺得冷而偷偷縮掉自己的手,這可是軟弱的行為!於是她有點心虛的問「看什麼?」一邊偷偷把她手又放在自己手上。

艾希沒有回什麼,她自己把手抽掉,整個人站起身來,以為要被攻擊的史瓦妮一驚,準備好反擊動作後看著艾希摸索的鑽進了被窩,在她剛退開不久的空位置趴了下來,用著比冰雹落到雪上還小的聲音說「讓我再睡五分鐘……」

…………

察覺自己剛才思考模式錯誤而反應過來的史瓦妮刷地臉上一紅「睡到明天早上都可以啦!!!」




據說隔天一位大臣報告在半夜被一聲野獸的咆哮給驚醒了,懷疑城裡跑進了不知名的魔獸,但艾希女王淡淡地說她什麼都沒有聽到,但還是會讓人徹查一下昨天的夜晚是不是有什麼野獸闖進了城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我很怕OOC, 拜託大家覺得哪裡有OOC說出來告訴我(合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