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标题

作者:浮云啊浮云
更新时间:2015-05-06 01:02
点击:857
章节字数:72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拖的时间太长了啦……和一开始要写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风格上也不统一了。废话废了2000字,新高度,导致这章比前两章加起来还长。

这章据说没什么恋爱的感觉,我想加发现也加不进去……这章的内容大概就是照顾“女朋友”的超级帅气的派?虽然好像也没有很帅气……可是我觉得超帅啊!很帅!

那这章到底是什么呢……幻想着和派成为一家人的森?

预定里下一章还是很帅的派吧(我觉得),再下一章就能谈恋爱了……

可是下一章在什么时候呢……

什么?你问标题?我都说了标题乱取的啊!



(3)重要的东西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不会感觉到寂寞。

大概是习惯这样的情况了,比起“寂寞”这样的东西,更多考虑的是对前方的道路,连连跌跌撞撞前进的机会都没有的彷徨费尽了一切气力。


所谓,追求更加重要的东西。

人没有这么多的精力能在方方面面都完美的顾及到,重要的东西有很多,学生时代第一次收到的橡皮、拉面店的集奖券、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家人、事业,却也不得不在其中选出一个“最”。

选择的那个东西,一直死死拽在手里。反复的几次选择,迷茫再迷茫,居然也失去放下它的勇气了。

被很多人理解,也被时常被很多人开导。


“再加油吧,すずこ非常优秀,一定会成功的。”

“运气不好而已,不要对自己产生怀疑。”

“这个男性值得你依靠,不要再这么劳累了吧。”

“……已经过去了的东西,就放弃吧。”


……


诸如此类的信息,每天通过电话、文字简讯、一张一合的嘴甚至是新闻报纸,杂志漫画,一遍一遍的灌入脑中。

非常感谢他们的鼓励,也会认真考虑一些提议,可惜最后依然站在前进还是放弃的岔路口,没有丝毫用处。

尽管站在一心向往的舞台上,主角的帷幕却没有被拉起。


其实要说对着前进方向的选择有迷茫,也不是非常正确。明明早就没有放弃的机会了,在人生规划表上计划也不断提醒着没有起步的梦想。


“要不要当声优看看?”

有一个人这么说了。


之后,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忙碌充实着每一天。

开心吗?虽然不是一个方式,还是真真切切地站在了想要的舞台上。有时候是一个人,更多的时候和大家在一起,和同伴们并肩享受舞台。


也会有时候问自己,需要休息吗?

忙起来了,不能停下来啊。越来越充实的舞台经验,伴随着无人能够阻止的年龄增长。渐渐衰老的话,相貌不再精致,体力会下降,在此之前不奋力奔跑的话,就再也没机会看见真正想看的景色了。


相信有着这样想法的人不只是她一个。

无暇感受寂寞,不会停下脚步依靠别人。公司给了足够多的机会,自己也持续了非常长时间的不断努力,总算是积累了不错的人气,能够好好的独当一面。

趁着这个时候,更多的付出一点,更加努力一点,就会理目标更加近一点吧。这样想着,然后不知疲倦的工作。

——终于倒下。


因为过度的劳累,还是在录制节目的时候出现比较大的失误。几次没办法再进行下去,被强制要求在家休息一天。

在某一天开始忙碌之后,少有的几次被迫闲下来了。


躺在自家的床上,虽然握着手机,但是更多的时间是对着天花板发呆。


所谓,追求更加重要的东西。


在这样的目的下面,很多东西都是自欺性质的藏了起来。即使是在追求更加重要的东西,也没办法否认一些感觉在心中沉淀。

在现在这样闲适的时候就会是洪水猛兽一样带给人打击了。


原本的话,出去散散心也好,一个人在街上放松的随处走走,也比一个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来得好。

可惜屋外依旧在下雨,从那天晚上开始,已经连续下了五天的雨了。

这个充满现代气息的城市,被覆盖在水雾之中,钢铁和水泥都被雨水浸染柔软。只是原本会因为气温回暖探头的那些花,在这样密集的雨中只得凋零。看见这样的情节,会在心中后悔还是不要出去的。


如果没有繁花盛开的春天,是不是就不会有花粉症了呢?


离那天晚上和她的告别已经过了五天。

和贴在窗户上滑落的水珠一样,断断续续,虽然没有完全失去联系,却也怎么都连不成一条完整的线。

三森不是主动提出联系的类型,被很多友人夸奖过的温柔而内敛性格,阻碍她通过电子屏幕传达即使一点点的,“想要和你联系”这样的信息

不单单只有三森一个人奔跑在实现愿望的路上,她也一直在为自己小小的理想努力着,那也正是三森最喜欢看到的身影。虽然还没有自己这样忙碌,还是渐渐失去了个人的时间。


忙起来是好事。


没有空闲感受寂寞,同样也会没空闲细细想这份意外的感情。

她现在在做什么?还是那么难受吗?是否还在生那天的气?


而空闲的时间里,就像现在,会不知觉的想那个人的事情。


不受控制,随时随地的从脑袋里冒出来,很在意她的感受,很喜欢她的笑容,被她撒娇会非常开心,宠着她的感觉也很好——这样的感觉无疑就是“爱”。

三森喜欢pile,三森知道,pile不知道。

Pile很喜欢三森,三森能知道,每次和她相处,女孩子周围冒出的粉红色的泡泡,每次都让三森觉得这人非常直白可爱。每次望过来的眼神,充满着渴求,湿润的诱人,大概和自己看她的时候一样吧。

曾经在发现自己喜欢上那个人之后,想了很多现实问题。接着自以为是的认为同时被对方喜欢上的话,是多么麻烦的事情。

不像是和她共事的那部动画一样只要希望就能办成,只要大家在一起什么难关都能度过。不能被社会大多数人认同,生活会变得更加辛苦。好不容易能够实现的,不希望毁在这里。

可是在真正确定了她的心之后,却无疑感受到了最大的幸福。


这样重要的人,三森想要好好把握住,更加重要的东西却把她推开。

“如果有那个机会的话,すーちゃん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吗?”

当时的回答把气氛搞的很糟,因为无法回答不发自内心的话。这个不是躲躲闪闪模模糊糊就能推托的问题。

因为不单单是我,如果有那样的机会,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吧。


所谓,追求更加重要的东西。


她一定可以成为歌手,而我要重返舞台剧。

不会交集的两条线,再喜欢,也注定要一个人跑下去。


“啊……!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啊!睡一觉明天起来就没事了!”

无奈的在自己房间里大喊出声,用枕头盖住自己的脸,强迫自己从这样消极的思维中脱离出来,然后在窗外雨水啪嗒啪嗒的白噪音中渐渐进入梦乡。


无情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平和的天空怎么可能会出现。



==

再醒来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因为还捏在手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促使三森迷迷糊糊地醒来,十分勉强的抽动手指,用眯成一条线的眼睛瞟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天空因为乌云一直都是黑黑的,房间里自然也没什么光。所见之处除了手机那不协调的白光,全都藏匿在黑暗之中。无边无际的黑暗让人心里一紧,好像呼吸都困难起来,三森瞬间清醒,这样的场景不会让人感到害怕,可是却会没来由联想到孤独。


拍拍脑子让自己回神,睡觉就是因为想摆脱这样的感觉。

不过显然还在空闲的时候,一被环境刺激就会再想起来就是了。


打开床头的灯,让眼睛适应手机不协调的、过亮的白光。刚才瞟了一眼手机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睡的太久了,要不是手机突然来了信息,这可能要睡到明天早上去了。


当她仔细看清是什么让她的手机发出震动的时候,不禁感叹上天真是无聊到这样捉弄人。最怕最不想见到的事情出现在面前的话,还不如不要醒来。


是pile发来的信息。

“すーちゃん在家吗?”

干脆简单的文字,不像她平时喜欢用可爱的语气或者是配一下可爱的表情,单纯的句子表达,询问了一个让三森感到困扰的问题。


她为什么这么问?不是“すーちゃん在哪里(°o°;)”而是“すーちゃん在家吗?”

刚刚醒过来的脑袋虽然能感觉到不对劲,却也不能马上就列出一二三四几个可能的原因。大拇指飞快的移动,音节组成句子:

“在哦,今天休息,怎么了吗pileちゃん?”


按下发送键看着信息成功传送,很自然的重复看了一遍对方的话和自己的回答,确定无误后想放下手机,却接到了对方的回复。


“那开一下门吧,我在すーちゃん家门口哦(o゜▽゜)o☆”

诶诶诶??

这个时候你配上这么可爱的表情我也不会不被吓到啊!

惊恐的看了一眼家门,三森慌慌张张从被子里爬出来,套上睡衣外套和睡裤,抓起床头的梳子想冲去洗漱,却又被手机震了回来:

“すーちゃん没有洗漱也没关系,先给我开门吧,外面很冷的( ̄ ‘i  ̄;)”


……没办法了。


既然她都这么开口了说了,就不能让她再这样站在外面。

三森拉上家具服的拉链,从卧室晃晃悠悠走出去,睡了一下午四肢好像有点无力,肚子也挺饿了。至少用手指捋顺头发,在门前压了压刘海,深吸一口气,呼出时无奈的摇头,把门打开。

她穿的不是非常多,外面的空气潮湿又冷。Pile动作轻微地抽动自己的鼻子,让三森庆幸自己的决定是马上开门。门外的人似乎是听到开门声后从东张西望的状态转为盯着门,三森不出所料的对上那个人漂亮的眼睛因为笑容变得弯弯的:

“すーちゃん,晚上好。”

“晚上好,pileちゃん。”


回以同样真诚的笑容,三森向后推了几步示意她进来,背对着她关门的时候,听见在玄关换室内拖鞋的人大声喊了一句:“打扰了!”


“……pileちゃん喊这么大声干嘛”

“诶嘿嘿,第一次进すーちゃん的家,要向家里不知道的成员打个招呼嘛。”

虽然早就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她,也知道她的地址,但是两个人更多的还是在外面游玩。

——没有去对方家里的理由。

只是一般的朋友而已,虽然对彼此的心意或许已经超越了朋友的界限,但在谁都没有说破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这么亲密。


“没有不知名的成员,就我一个人在。”

指引她到沙发上坐下,三森走到边上拉开了窗帘。都忘记自己已经睡了这么久了,这样做对增加室内光亮毫无意义。

雨不是非常大,没有到遮天蔽日的地步。最沉重的是连续几天雨漫起来的水雾吧,模模糊糊笼罩在房屋间,让三森看不清对面的大楼。如果乌云遮挡住了太阳,那这些雾气就是遮挡了灯光。

不过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坐在沙发上的人没有好奇家的结构摆设,而是低着头玩手机。家里的灯被打开,周围关系的变化让pile抬起头,看见拿着水回来的三森。

把水放在茶几上面,没有在边上或者是对面坐下。Pile微微歪过脑袋,疑惑得眨眼,看见三森绕过了茶几,径直往自己靠近。


“!”

那张有点疲倦却依旧精致的脸突然占据整个视线,pile吓得往后撞到了沙发的靠垫上面。对面的人没有停下来,缓缓伸出了手抵住了pile的脑袋。

紧张的吞咽口水,在这个环境下咕嘟声尤为明显。本来就因为对方靠近而红了的脸庞,如今因为这微妙的羞耻感,更加灼热。

“す、すーちゃん?”

小心地、轻轻呼唤她,想摆脱这样的情形,却又在心底产生了舍不得。

呼吸的声音、手的触感,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三森的脸,弯弯的眼角,并没有因为休息而消失的黑眼圈,眉毛和唇色淡淡的,皮肤却十分好。pile感觉到什么东西跑出了控制的界限,她顺着三森手的力道,缓缓向前倾。


“pileちゃん,外面这么潮湿,你的头发……。”再次揉了揉她的头发,像是确定自己说的话,接着把手抽出来放在pile的面前,用拇指搓了搓食指,“你看,都这么湿了。”


外套在进来的时候脱下来了,所以没什么问题,这种程度的湿度用干毛巾是擦不干的,只好带她用电吹风吹了。

站直身体,将放在桌子上的热水推向pile,一边说着“我去拿吹风机”,一边离开了依旧愣神在沙发上的人。


在沙发上蜷起身子抱住膝盖,脸埋进手臂间。为刚刚交错的瞬间感到羞愧,也有一点点生气。


她明明知道的。

依然做出这么危险的举动。

是想告诉我,即使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すーちゃん,太过温柔,会伤害别人和自己的啊。



非常快速的吹干了头发,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近来的东西。要上映的电影,最近气温的走势,可能还会再下几天的雨。

外面雨下的滴滴答答的,屋内有两个人,让人非常舒适和安心。

其实是空气里有她的气味吧,不是她惯用的香水味,而是pile身上本身的,带点奶香,可是让人感觉有着安心感的成熟气味。


“pileちゃん为什么突然过来?”

窝在沙发里面,三森抱着垫子轻戳坐在另外一边的人,看她一边玩手机,一边卷着最近不怎么卷的淡色毛发。

“啊!”像是才想起来什么事情一样,pile拍了一下腿,放下手机,在三森奇怪的视线中站起来,绕了两圈手臂,伸伸懒腰,元气十足的说,“我是来给すーちゃん做饭的!”

“诶?”

“すーちゃん是在工作中累倒了吧?这样的人还要自己做饭或者买便当,那就太可怜了。”自顾自说着话,pile东张西望,马上锁定了厨房的位置,“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是我没有准备什么食材过来,就看すーちゃん家里有什么了。”

“诶?!”

听到pile在自家厨房冰箱哐当哐当折腾起来,三森一下从沙发里跳起来,快步走到pile身边。

这个人很喜欢做饭,也只是“喜欢”做而已。比起一板一眼做出好吃的东西,更加喜欢尝试用各种各样奇怪的材料做出奇怪的东西。

可能会很好吃,也可能让人类这种生物无法承受。

在三森赶到pile的身边的时候,她好像已经确定了用什么样的食材:“既然三森さん是累到的,那就最简单的用牛排补充能量好了。”

掳起袖子,系好挂在一边的围裙,三森被pile从厨房间里推了出去,依旧呆呆的搞不清情况。

“我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东西的啦。”洗完手,把依旧滴着水的手指靠近嘴边,朝后方站在厨房门口的人露出笑脸,非常帅气的做出一个wink,“すーちゃん乖乖回去坐着就好,让えりこ様来喂饱你吧!”


……让えりこ様来喂饱我啊。

三森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和报纸,那个人在厨房里忙碌,水流声,轻快的脚步,之后传来闷闷的敲击肉的声音,大概是为了细嫩的口感敲击牛排吧,虽然总是做奇怪的东西吃,在正常做起菜来也是十分靠谱。


电视在放什么完全没有能够吸引三森的注意,因为厨房里的人轻快地哼着歌,窸窸窣窣的在摆弄什么东西。


一向是吃自己做的东西,而现在在自己家里,“等人喂饱”。

从刚才开始就是这样。明明没有太多的对话,却因为家里多了一个这样的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和充实。

忙碌一天回家,在门口大喊我回来了,接着坐在沙发上等某个人做完饭,吃完之后的洗碗打扫清理工作由自己完成。

稍微想象了一下,这么简单的流程,如今正是这样的感觉。

宛如亲密的一家人。


pile在牛排双面撒上黑胡椒和盐,倒入红酒,没过牛排三分之一。把手洗干净,探出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种。牛排大概要腌制半小时左右,在这点时间里准备一下配料。

三森的位置背靠着厨房,可以看到她很听话的在沙发上坐着。

就是不知道在干什么就是了。

牛排在腌制的途中,pile想先将红薯洗干净刨皮煎熟,方便以后摆盘。


在听到刀和砧板相撞的声音后,三森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靠在门框边上,看着有点兴奋的忙来忙去的身影。

“pileちゃん,怎么突然想过来给我做饭?”

啊!

听到的声音来自离自己过近的地方,pile有些不满的转过身去,嘟起嘴瞥了一眼三森:

“听说すーちゃん累倒了。”

“哦……今天的,工作什么的没关系吗?”

pile这个回答不知道怎么办,三森挠挠自己的手臂,对于这样牵扯自身的对话显得有些局促。她紧张时下意识的动作,没有被正在忙着的pile看到。

“比起工作,すーちゃん比较重要。”在锅内放入橄榄油,随着渐渐热起来的锅子油渍四溅,pile将堆在一边的红薯块放入锅中煎,发出啪啦啪啦的声音,一边催促三森离开,“すーちゃん不要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啊!”


“不行哦pileちゃん,现在这个时期,工作是最重要的啊。”完全无视了这句话,三森保持着倾靠在门边的姿势,用比较严肃的口吻提出自己的异议。


“我还没有很多工作啊。比工作要重要的东西,还是有的吧?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用铲子翻动红薯块,不知道是因为三森还是在看着她做东西的原因还是因为其他,pile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高兴,“倒是すーちゃん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将双面煎得金黄的红薯块乘出来摆盘,pile继续说着:“你现在做的东西,真的全是必要的吗?”

“什么意思。”

“すーちゃん也肯定有吧,那样的时候。”

取过来柠檬洗干净,切成适当大小的片和红薯一起摆盘,即使嘴中说着那样的话,pile的动作也没停下来,“虽然非常迷茫,但是不管是忙碌,还是空闲,都十分开心的时候。”


——从心里感觉到快乐。

提到这个会想起什么,三森すずこ以前经常考虑。

大概还是被所有人叫着黑川的时候,辛苦着,做着backdancer,偶尔能成为主演,不知道何时能够熬出头的日子。

在心中装着梦想,做着和梦想一样的事情。

大多数人的梦是不会实现的,她清楚这一点,所以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的那段时光,时时刻刻都很快乐。

和面前这个人在一起,虽然不会有很多对话,却知道她在身边的时候。弯弯的笑容让三森不只一次想表露自己的心意,想对她敞开心扉。

在寂寞中藏着爱,偷偷摸摸的付出一些过分的温柔。


其实得到的她的支持,远比自己付出的温柔要多啊。


“すーちゃん说过,如果有机会的话,会离开的吧?”

把刀具和砧板洗干净,pile不顾因为这些话楞在原地的三森,走到她的面前,用洗干净的白嫩手指,点戳她的胸口,“骗子,大骗子,明明都不敢丢下现在的工作。”

就像是要用语言紧紧抓住她的心脏,pile咬咬牙,提高音量,漂亮的眸子闪耀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坚定的光芒。

“这份工作对你的人气已经没有任何帮助了,它只是消耗了你大量的时间,绊住了你前进的脚步!”

“别说了,别说下去了pileちゃん!”


抓住pile的手,转身将她按在墙上,因为惯性和在愤怒冲动交集下依旧能考虑到的保护pile的头部动作,pile被按在了三森的怀抱里。三森感受到她从自己肩膀上抬起头,稍稍拉开成能看到脸的距离。完美的脸庞,压抑着愤怒与哀伤的棕色眼眸。卷曲的头发贴着不断起伏的白嫩胸脯,在此时才发现的过低的衣领,由发丝勾勒诱人的曲线。三森似乎被这样的场景吸引,下意识的颤抖着双唇,或许在寻找唇瓣适合落下的地方,却又马上缩回脑袋,用牙齿咬住理智,听到她有点粗重的呼吸,看见她踮起脚尖靠近,保持着在理智找回来之前只要再有一个人向前,就会发生缠绵的距离。


太过靠近身体自己作出的反应算是控制住了,虽然惊讶于三森的举动,却没有被这样的交错吓到。相比两情相愿的kiss,现在显然有更加重要的事情。pile深吸了口气,用没有被压住的左手,轻轻抚摸遮挡住自己上方光线,因为逆光而显得有些阴暗的人的脸庞:“三森すずこ,你真的清楚怎么通往自己的梦想吗?”

“够了pileちゃん,你越距了。”

松开对pile的钳制,三森有些脱力的甩甩脑袋,抓住自己的胸口,从pile身边离开,晃晃悠悠的走回沙发坐下,撑着脑袋,有些痛苦地喘气。

无法放弃的工作是在浪费时间,这无疑是对自己最大的否定。

不是没有这样想过,只是从来没有一个人敢于这样直接的把这样的事情摆在台面上。


“我知道啊!但是在すーちゃん你的家庭里,在你的世界里,大家都不愿意这样和你说。”回到灶台,在锅内放入一块黄油,受热化为汁水的黄油香味马上充满了这个房间,把腌制好的牛排下锅煎,肉发出滋滋声响和香味,填充在现在没有对话的两个人之间。

“我可是半个外国人哦,すーちゃん。”

传统的思想对我的禁锢不会像对你那么大,即使侵犯到了你的私人领域,我也会说出来。

装盘,再将刚才腌制的ちゃん料做成汤汁收浓,浇在了牛排上。Pile将牛排放在桌子上,脱下围裙,走到依旧苦闷的坐在沙发上的人边上。


“先吃饭吧,すーちゃん。”从后面抱住那个人,在她耳边用自己浓浓的鼻音缓缓道出“你不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すーちゃん很厉害,做什么都会成功的。”


不必害怕失去什么。


沙发上的人被环住脖子,被软糯的声音侵蚀着神经,可是依旧无法从那样的打击中逃离出来。

一直以来都在心中怀疑的那点被这个人揭露出来,像是把鱼丢在沙漠之中,无论怎么挣扎,都不可能找到解决的突破口。


她要比我有更大的勇气。


“即使你现在这么苦闷我也不会收回我刚才说的话的哦?”似乎是发现了那个人的一蹶不振,pile一边说着如此有气势的话,一边去餐桌把刚才由自己亲手烧制的牛排端过来,“还是要我喂你?すーちゃん,啊——”

“啊不,那个,pileちゃん……”总算是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反应了,三森摸了摸鼻子,从她手上接过晚餐,和她一起走到桌边坐下,“刚才有点激动了,实在对不起。”


……

之后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情,pile也像是刚才的事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和她玩闹对她撒娇。不如说因为刚才才点由于冲动亲上的两个人,将感情那张牌完完全全的摊给了对方。

可是依旧有跨不过去的障碍。

然后在恰当的时间点,要求三森好好休息的pile离开了她的家。


虽然看起来完全没有影响的洗澡,再次躺在床上,然而对三森来说,pile的那段话却是像噩梦一样挥之不去。

今晚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