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7-08-23 17:16
点击:425
章节字数:85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ishiko 于 2015-4-14 18:26 编辑


這裡插四章Ariel番外,後面有一段Ariel番外會和正文照時間發生順序交錯貼,字體顏色會是綠色。

---------------



Ar_



「Ariel!快點出來!你又要遲到了!!」房門門板傳來碰撞聲,聽起來是不斷把球踢到門板上的頻率。「你該不會又想蹺掉!?」

「煩死了,我等一下會下去啦,滾遠一點。」Ariel躺在床上,身上還穿著校服,一點都沒有想換裝打扮的意思。



這天是她最小的姊姊Andrina的十八歲生日,照慣例大家會聚在一起慶祝。他們父母離異,忙得跟陀螺一樣的爸爸這天也會撥個一兩個小時陪他們吃飯,席上可能還有些政治大佬會來虛偽的寒暄。

無聊透頂了。



Ariel有六個姊姊,各差一歲,她不曉得她父母當年是如何成功有效的實踐造人計畫。從大到小分別是:Attina,Alana,Aquata,Arista,Adella,Andrina。這個計畫顯然還是出了差錯,因為家裡只有六間臥房,Ariel是個意外。她出生沒多久父母就離婚了,搞得好像她爸當初娶她媽只是要借肚皮生小孩,雖然她媽之後也領著優渥的贍養費愜意度日,男友一個換一個。

Ariel從小就沒有自己的房間,只能和Andrina一起住。她並不特別喜歡Andrina,他們互相都覺得對方是個令人困擾的室友,但Andrina對她來說不是個討厭的姊姊。她覺得Andrina很八卦,雖然她也常從Andrina那刺探消息,但她更在意Andrina會把她的各種祕密說出去。Ariel非常重視隱私,她的電腦和手機密碼沒事就會換,而且長度一定超過15個字元,包含各種特殊符號大小寫,還好她記性極好,從不會搞錯。

Andrina很愛取笑別人,她覺得開不起玩笑的人很莫名其妙,但她不太敢開Ariel的玩笑,事實上她有點怕Ariel。Ariel相信自己的口才是被Andrina訓練出來的。Andrina通常最愛嘲笑五姊--Adella,Ariel懶得管她們閒事,但她有時也覺得Adella本身就該是個笑柄--她是個不折不扣的花痴,整天都在注意臉蛋好看屁屁堅挺的男生。



「Ariel!需要我幫你挑衣服嗎?唷呼!」Arista--Ariel最討厭的四姊還在撞著門製造噪音。Arista大她三歲,是一匹精力充沛的脫韁野馬,非要說的話還是白色的:她的頭髮是偏白的金色,故意留一束斜斜的長瀏海遮在右眼前,Ariel覺得很醜。Arista是個天生的白目鬼,而且特別喜歡作弄她,小時候Ariel人小力微,常被她鎖在閣樓、晾在曬衣竿、卡在沙發後面,還會故意搶走她的玩具,粗手粗腳的玩壞才還她。

Ariel怒氣沖沖的打開門,一顆籃球砰的打中她胸口,Arista正抬著膝蓋要頂球。

「啊啦啦,你要開門也說一聲嘛!好在你已經發育了,不會痛吧~哈哈哈~~~」Arista大笑。

Ariel撿起籃球用力砸在Arista臉上:「你這個賤人!」

Arista已經盛裝打扮,籃球在她臉上留了一個印子,Ariel懷疑她臉皮厚到連球打都不會痛,她毫不在意地繼續大笑:「宴會要開始囉!小歌手。」

Ariel砰的甩上門,聽到三姊Aquata的聲音不悅的說:「Arista,你偷了我的籃球?」Aquata念體育,現在是籃球選手,她從小就很小氣,最討厭別人亂拿她的東西,而最常做這種事的人就是Arista。

「是Ariel偷的!」Arista的高跟鞋聲迅速地跑下樓,Ariel聽得出來她把籃球往牆上一丟就逃走了。

「Ariel,你最多還剩十分鐘。」Aquata敲了門說。

「知道了啦!!」Ariel不耐煩的回答,開始換衣服。



又是個無聊的生日宴會。Ariel把自己塞進一襲湖綠色的小禮服,看著爸爸、姊姊們和那些政治大佬客套的談話,一切都照劇本順順地走著。壽星Andrina把她一頭金髮盤了起來,胸前戴了一顆翡翠--她的成年禮物,也裝出一副溫良恭儉讓的樣子,明明她昨晚睡前還在跟Ariel爆料今天來賓的性醜聞。那個以經營慈善孤兒院而享譽盛名的禿頭,多次利用權勢搞上院內的未成年少女,被狗仔跟拍而曝了光,他揍了狗仔一拳。現在這兩件事正用他最不缺的黑心錢壓著。

按照慣例,她們又各自表演或合奏了幾首歌,除了大姊Attina的豎琴以外,其他的Ariel都不喜歡,Andrina盛裝彈民謠吉他唱歌,像個落難的公主,好歹也彈個古典吉他吧。

「Ariel,換你了!」她爸爸笑著對她說。

「州長家最會唱歌的小女兒。喔,你現在十七歲是吧?」說話的正是性醜聞主角,Ariel一直都很厭惡他色瞇瞇的眼神,她估算得出來他眼神的噁心程度和她胸部的大小成正比。她微笑向他致意,他拍著手,禿頭泛出的油光也在燈光下閃爍,像一顆電火球。



Ariel走到鋼琴旁,向大家鞠躬,露出甜美的笑容,一副乖巧的模樣。「先祝我最親愛的姊姊,也是我最好的室友--Andrina十八歲生日快樂。接下來的歌曲獻給今天蒞臨的貴賓們。」

大家拍完手,期待的看著她,她坐下來打開琴蓋,自彈自唱了LADY GAGA的「PAPARAZZI」,特別選用最天真無邪的嗓音來詮釋:






We are the crowd

We're c-comin' out

我們從人群之中走出來



Got my flash on, it's true

Need that picture of you

It's so magical

We'd be so fantastico

我突然察覺到被跟拍的滋味是多麼的神奇

我們就應該如此的美好



Leather and jeans

Garage Glamorous

Not sure what it means

But this photo of us it don't have a price

Ready for those flashing lights

Cause you know that baby I

皮革、牛仔褲

迷人的Garage

不確定它們代表著什麼

但這些專屬於我們的照片是無價的

準備好要面對那些閃光燈

因為親愛的你知道



I'm your biggest fan

I'll follow you until you love me

Papa,

PAPARAZZI

Baby there's no other superstar-

You know that I'll be

Your Papa-PAPARAZZI

我是你最忠實的粉絲

我會一直追隨你直到你愛上我

狗仔,狗仔隊啊

親愛的這裡沒有別的巨星了

你知道我將會成為你的狗仔,狗仔隊啊



Promise I'll be kind

But I won't stop until that boy is mine

Baby you'll be famous, chase you down

until you love me Papa, PAPARAZZI

保證我會很溫柔的對待你

但在我得到你之前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親愛的你將會成名,而我會一直追隨著你直到你愛上我

狗仔,狗仔隊啊



I'll be your girl

Backstage at your show

Velvet ropes and guitars

yeah, cause you're my rock star

In between the sets,

Eyeliner and cigarettes

我會默默的在後台支持你的表演

天鵝絨的繩索和你的吉他

沒錯,因為在人群之中你就是我的搖滾巨星

眼線筆和香菸



Shadow is burnt-

Yellow, dance and we turn

My lashes are dry

Purple teardrops I cry

It don't have a price

Loving you is cherry pie

Cause you know that baby I

嗆鼻的煙霧

膽小的人,就只有我們盡情的跳著

雙眸是乾澀的

但我流下了矯柔的淚水

這是無價的

愛你就像酸甜的櫻桃派

因為親愛的你知道



Real good, We dance in the studio

Snap Snap to that shit on the radio

Don't stop for anyone

We're plastic, but we still have fun

感覺真好,我們在舞蹈室裡盡情的跳舞

關掉,快關掉從收音機傳來該死的垃圾

不要因為任何人而停下了舞步

就算被別人批評,我們還是要好好的玩一場






「I'll be chasing you until you love me, Papa,PAPARAZZI」



她刻意深情地拉長音做了個ending,站起來再次鞠躬,盡情的欣賞眾人錯愕的表情。

電火球尷尬地撫摸著自己的禿頭,Arista和Andrina忍著笑。





Ar_



爸爸沒說什麼就走了,大概又去跟什麼人見面或主持什麼儀式,管他的。下次他就不敢邀人來參加家庭聚會了吧,來就來,別再叫我獻唱,我又不是賣唱的。

Ariel得意的笑著,占據了客廳沙發最舒適的角落,看著報紙的政治版,避開大姊Attina的嘮叨。



「誰想出去玩?」Arista換上一般年輕人會穿的休閒短裙和布鞋,跑進客廳。Andrina跟著跑進來,也換好了休閒服:「我們要去PUB!來個真正的成年禮!Adella去嗎?」她想想馬上說:

「喔你當然去,PUB可是有很多帥哥。」

Adella臉微紅:「我只是去看看。等我,我換衣服。」說著走回房間。

Arista看向比她年長的三個姊姊:「你們去嗎?」

三姊Aquata冷面問:「你沒要背我背包去吧?上次你把啤酒打翻在我背包裡,還沒幫我洗乾淨。」

Arista厚著臉皮笑道:「沒有啦!走啦一起去!」

Aquata站起來回房間:「我練球很累,先睡了。」經過Andrina旁時,拍了她肩膀:「生日快樂!」

二姊Alana說:「我怕我太美,你們相形失色。」Alana長得是很美,但她自戀的程度讓人不敢恭維,Ariel在報紙後翻了個白眼。

大姊Attina說:「我有男朋友,就不去了。你們別太晚回來。」Attina總是那麼正經,沒事就會講道理,但因為她是小時候唯一會從Arista邪惡的手裡拯救Ariel的人,Ariel對她還是存有幾分敬意。不過她真的好煩,今晚爸爸走了以後Ariel已經聽她念了半小時,說自己不懂顧全大局。大局個屁。



Arista看向Ariel:「嘿~~Ariel~~~」

Ariel看都懶得看她:「要去快去,不要在那邊囉里巴唆,傷我聽力。」

Arista繼續賊笑:「喔~~我也好想約妳去啊~~可惜啊可惜~~你還沒成年~~而且你『沒興趣』~~」她加重語氣。

「我當然沒興趣,你會去的地方就跟你本人一樣愚蠢乏味,還充滿廉價啤酒的味道。」

「哦~是嗎?好吧我知道你好清純而且還是處女~」

「我才不像你上次在車庫和那個水電工亂搞。」

Attina耳朵豎了起來:「Arista,她說的是真的嗎?」

「呃...也沒亂搞什麼啦!!」

「是嗎,衣服都脫一半了,我們家水管常不通是你搞的吧,這樣你才有正當理由把你親愛的阿狗哥找來。喔他屁股上還有刺青,我姊姊品味真好。」Ariel嘖了一聲。

「噢,Arista,我希望這不是真的。」Attina皺起眉頭。

Arista馬上反擊:「Ariel,不要逼我說出來,你跟這些事絕緣,只是因為你是同性戀!」



她話一出口,所有人都靜下來了。

Ariel愣了一下,放下報紙冷冷看向Andrina。Andrina氣急敗壞的拉了Arista的裙子:「我跟你說過不能說的!」

「你偷翻了我的什麼?用了我的電腦?開了我的手機?」

Andrina慌張的說:「沒沒沒...我才沒那個膽...你上次去上廁所,我剛好看到你的電腦畫面..」

「我不過就是在瀏覽同志平權的新聞。」Ariel冷冷的說。

Attina說:「Ariel,你知道你爸的政策,我們這個州是很保守的。還好你只是看看新聞,你不會真的是吧?」



Ariel這晚被Attina的說教搞得很煩,她站起來大聲說:「就算我是,你管得著嗎?你們這些人一個個和男朋友或路邊雄性的阿貓阿狗打得火熱,我連個女孩都不准親,這個國家還算不算自由平等?還有沒有基本人權?」她經過Arista身邊,搶走了她的側背包,狠狠摔上門離開家。



Arista的錢包在側背包裡,身分證也在,雖然Ariel不想承認,但她和Arista的五官長得挺像的,她決定用Arista的身分證來幹點事。她想去個不一樣的PUB,只有女生的那種。

「這是你?」門口檢查的人看了證件。

「對,我剛染了紅髮,美嗎?」Ariel甜甜一笑。

「You are a sweet girl.」那人也笑了,放Ariel進去。



這個PUB比她想的安靜多了,沒有震耳欲聾的音樂,只有一個中年黑人女性唱著慢歌,昏暗的空間裡,可以看到桌子旁三三兩兩坐著人,有些人在擁吻。她走向吧台,隨便點了個飲料,坐下來打量環境。



沒多久,有一個人在她旁邊坐下:「第一次來嗎?迷路的羔羊。」

Ariel轉頭,看到一個成熟美艷的中東女性,及腰的黑髮鬆鬆的挽在身後,眼睛和皮膚都是淺褐色的。她戴著兩個小小的黃金色耳環,頭上的髮帶鑲著一顆藍色的寶石。Ariel覺得她嘴角勾起的角度有點輕蔑的意思。



Ariel微笑道:「我很清楚我為什麼坐在這裡。倒是你,看起來像等著被別人贏回家的獎品,包裝得好好的那種。」

那人聞言笑了出來:「你這小女孩有意思,雖然你用了我最討厭的詞彙形容我。」她向Ariel伸出手:「Jasmine.」

Ariel握了她的手:「Ariel.」

Jasmine笑道:「你是第一次來吧?這裡可是很多豺狼虎豹。」

Ariel說:「眼前正有一隻母老虎,她還忘了圍上頭巾。」

Jasmine似乎覺得她很有趣,笑道:「我沒有宗教信仰,也不認同那套東西。」

「看得出來,不然你應該正在擔心回去後就被絞死。」

Jasmine嘆了口氣,Ariel覺得她的笑容收斂了,便說:「抱歉,我不是很清楚你們的情況,也不希望我的發言讓你有種族歧視的感覺,有謬誤請你直接跟我說。」

Jasmine說:「我知道。在我們國家,像我這樣的人,就算未成年也會被判絞刑,死前還有鞭刑,如果你知道的話,前幾年有案例。」

「我想我知道你說的案例。不過你說像你這樣的人,意思是?」

「我記得你剛說你很清楚你為何在這,而這是間女同志酒吧。」

「好,我了解了。」Ariel開始對Jasmine很好奇,問:「你為什麼不待在國內?因為你被判刑了?」

「如果我還在,應該會吧,人道組織救我出來的,我在我們國家推同志權益,惹毛了不少人,還有人想暗殺我。」

「真的判絞刑?太誇張了。」

「對,有些私刑是把人吊死在起重機上,你看過一次就再也不想再看到起重機這種東西。」

「還好我只看過照片。」Ariel喝了一口眼前的酒,陌生的嗆鼻味讓她馬上把酒吐了出來。

Jasmine哈哈大笑:「小女孩,老實告訴我,你還沒成年吧?」

Ariel看了她一眼,說:「告訴你實情的話,你會挖個洞把我埋進去,用石頭砸死我?」

Jasmine說:「好,這個玩笑開始不好笑了。石刑是相當殘忍的,而且那些人通常沒理由死掉。」

Ariel說:「嗯,抱歉。」

「沒關係。我們出去走走如何?裡面空氣有點差,而且你應該也不想把這杯酒喝完。」Jasmine站起來幫她買了單。

Ariel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你約我出去?這是在引誘我嗎?」

Jasmine笑著看她一眼:「願者上鉤。」自己走了出去。

Ariel站起來,對自己笑了一下,跟在她後面出了門。



他們沿著街道走著,Ariel偷偷打量Jasmine的側臉,覺得她的長相很有吸引力。

「你沒交過吧?怎麼第一次就來這種地方找?」Jasmine拿出香菸,想了想又收了起來。

「謝謝,我討厭菸味。」Ariel說:「我沒要找,只是散散心,看看同類人什麼樣貌。你來找一夜情?」

「你這小女孩說的話真令人驚奇。」Jasmine說:「我來取暖,見見朋友。你想跟我一夜情我不反對,那你大概是我遇過最漂亮的一夜情對像。」

「但我未成年,而且你身上有菸味。」

「哎,小女孩,你真的未成年。你剛說散心?你心情不好?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就是突然被迫跟全家人出櫃而已,對你來說大概就是青春校園喜劇的一個小鏡頭,菸都還沒抽完就落幕了。」

「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是。你沒交過怎麼知道自己喜歡女生?」

「有些事不用試就知道。」Ariel停下來,他們正站在一個無人的街角,地上剛下過雨有點潮濕。「但我想試,你有興趣嗎?」

「喔~喔~喔,小女孩,你膽子可真大。」Jasmine說:「如果想演好你的青春校園戀愛片,我們得照步驟來,曖昧,小紙條,牽手,擁抱,接吻,你成年那天剛好演到上床。但我可沒那閒情雅致,所以,饒了我吧。」

「別把自己搞得跟其他的成年人一樣無聊。」Ariel走近她,拉著她胸前的領巾往自己靠近,她的手背貼著Jasmine缺乏衣料的胸口,隱約傳來溫暖的脈動。

「你確定?這該不會還是你的初吻吧?」

「我清楚我要什麼。」Ariel近距離看著Jasmine精緻的五官,她很喜歡Jasmine微鳳的大眼睛,看起來有點神祕有點嫵媚,晶瑩清澈卻又飽經風霜。接吻的時候她吸了一口氣,隱藏在淡淡菸草味背後的是茉莉花香。





Ar_



「為什麼你有這個刺青?」Ariel躺在Jasmine汗濕的胸口,摸著她髖骨上的一串符號。「刺在這裡很痛吧?」

「那是我前女友的名字。」Jasmine的聲音從貼著的那只耳朵傳來,聽起來有點黯淡。

「她人呢?你們為什麼分手了?」

「被她爸和她哥私刑吊死了。我們被發現了。」Jasmine回答得沒有一點情緒。

Ariel沉默了很久,說:「你怎能這麼平靜的說這件事?」

「因為我已經說了很多次,我是一本活著的故事書。」Jasmine的手在Ariel赤裸的背上撫摸著:「你該回家了吧,很晚了,你爸媽會擔心。」

「他們不會。」

「嗯。」Jasmine沒有多問她家的情況。

Ariel撐起上半身,看著Jasmine的臉。

「幹嘛?」Jasmine問。

「記得你的樣子。」

「你不用記得我,我只是個過客。」

「你拒絕演出我的電影?」

「我演了,但只是跑龍套。」Jasmine的手指插在Ariel髮間摩挲。

「好吧。」Ariel低頭親吻她的胸口,手扶上她的腰:「你不介意的話我想再多加點劇情。」





隔天她蹺了課,趕在姊姊們回家之前,回去打理好自己,鎖在房間裡。她把Arista的背包掛回她門口,這樣除了Andrina以外,沒有人會來煩她了。

沒想到他們回來以後,全部都聚在她門外。

「Ariel開門!」Andrina說。

「你叫他們走開我再開。」

Attina很嚴肅的說:「Ariel,你昨天沒回來,今天又蹺課,你出來,我們得談談。」

「沒什麼好談!你們煩死了!走開!不要吵我!」

「你昨天去哪了?」Attina追問。

「啦啦啦啦啦啦~~~」Ariel把音樂開到最大聲,蓋過他們惱人的關切。





「Hi.」Ariel等在Jasmine工作的地方門口,在下班時間攔截了她。

「Ariel,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你房間桌上有識別證。」

「你真是個不容小覷的小女孩。」Jasmine摸了一下她的頭。

「我對你來說只是個未成年的小女孩嗎?」Ariel問。

「確切來說,是的。沒記錯的話我大你十歲。」Jasmine輕搭了一下她肩膀:「請你吃晚餐?」

「我有錢,不用你請。還有,我不是小女孩。」Ariel跟著她的方向走著。

Jasmine微笑了一下,沒說什麼。



吃過晚餐,Ariel沒有回家的意思。「你今天又不回家嗎?」Jasmine問。

「不了,我不想被嚴刑逼供。」

「你越是不回家,他們問得越多。」

「隨便,他們拿我沒輒。」

「真是個叛逆的青春少女。」Jasmine笑道:「我不介意你來,但我能在陽台抽個菸嗎?」

「可以,關上陽台的門。」



Ariel有一陣子時常去找她,她喜歡和Jasmine做愛。

這晚Ariel坐在Jasmine家沒開燈的客廳,在黑暗中看著她在陽台抽菸的側面肖像,菸圈在背光中像天使的光環。

她打開陽台的門走了出去。

「我以為你討厭菸味?」

「因為在我面前抽菸的都是禿頭的男人。」

Jasmine笑了一下,把菸遞給她:「試試?」

Ariel吸了一口,馬上開始咳嗽。Jasmine拿回菸,笑道:「看來未成年不准抽菸還是有解剖學上的依據。」她轉頭看了Ariel一眼,把剩下的菸捻熄了。

「我好想快點長大。」Ariel靠上欄杆,看著下方的街景說。

「我還想重返青春呢。」Jasmine笑道,撫摸著Ariel放下的長髮。

「不要像摸小孩一樣摸我的頭。」

「好,對不起。」Jasmine收回了手。



「痛嗎?故事書,當別人翻頁閱讀你的時候。」Ariel靠在她肩上,手指拂過她髖骨上的刺青。

「我希望你永遠不必懂那種痛。」

「我也可以把你的名字刺在我髖骨上。」

Jasmine笑道:「不了,我還活得好好的,而且我只是個客串角色,你的女主角還在等你。」

「你為何不放過自己,讓這件事過去?」

「她為我死了,我必須為她活下去。我有太多過去,而你還有大好前程。」她捧起Ariel的臉說:「只有當刺青的痛微不足道的時候,才有必要把一個人的名字刺在身上。」

「我不怕痛。」

「我希望你怕。」

Ariel撥開她的手:「不要老用這種對小孩說話的語氣哄我,我想當你的女朋友。」

Jasmine看著她微笑:「我追尋自由而來,怎麼可能又讓你把我綁住?」

「你根本綁不住。」

「對,我是一只風箏,線頭在她死的時候也一起剪斷了。」

「好,我不懂你轟轟烈烈的過去,我只是一陣春天的微風。」Ariel回客廳拿了背包,「而且還未成年!」她忿忿的甩上門。







Ar_



Ariel有好一段時間沒和Jasmine連絡,但她從未有一刻不在想她。Ariel在網路上搜尋到了她,知道她將參加一場同志演講,而那天她的爸爸也有一場演講,她爸爸是反同志的。



「Hello, Dad.」她撥了電話給她爸,好不容易通過秘書的過濾。

「Ariel,找我什麼事?我很忙。」

「你明天是不是有個演講,會提到同志政策?」

「對,怎麼了?」

「I am gay.」

「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

「我喜歡女生!」Ariel提高音量。

「噢...Ariel,你年紀還小,有很多事沒那麼清楚,跟姊姊們聊聊好嗎?我現在沒空和你談心,等等要開會。」

「Okay, fine. 我會讓你知道我在想什麼的。」

「I love you. Bye.」





「Hi...Ariel,你怎麼來了。」Ariel又到Jasmine工作的地方等她下班。

「我想你。」

「我很快就不會在這了,要到另一個州去。」

「我知道。我可以去你家嗎?」

「今天?走吧,我請你吃晚餐。」

「Go Dutch.」

「好。」



那天他們一回到Jasmine家,Ariel就像野獸一樣飢渴的擁吻她,直接把她推倒在玄關的地上。

「我還像個小女孩嗎?」Ariel用各種熟練的方式滿足她,在她耳邊問。

Jasmine笑而不答。

「我會記得你,我也要你記得我。」Ariel在她髖骨的刺青咬了一下。



隔天早上,Ariel在Jasmine的懷裡醒來,仔細的掃瞄了Jasmine的長相,存在自己的腦海裡。她找到一支黑色的細簽字筆,在Jasmine另一邊的髖骨寫上自己的名字。

「噢,你的字真漂亮。」Jasmine醒來,看著那行字笑。

「只可惜它今晚就會消失,就跟我一樣。」Ariel蓋上筆蓋,似笑非笑的看著Jasmine。

「你不會要去自殺吧?孩子。」

「這倒是個好主意。」

「別傻了,有多少像你這樣的女孩,只想好好的活下去!」這是Ariel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Jasmine生氣:「你根本不懂你擁有的到底有多少!也絲毫不懂珍惜!」

Ariel還是笑著看著她:「你也不懂珍惜我,Jasmine。」

「我懂,所以我們不能在一起。」Jasmine站起來走出房間。





那天稍晚,Ariel偷偷跟去聽了Jasmine的演講,當她聽到她前女友的故事的時候,她流下了眼淚。他們是青梅竹馬,直到事情爆發的那天。Jasmine的父兄相對開明,但他們也不想阻止別人的家務事,Jasmine眼睜睜的看著她女朋友被親生父親和哥哥吊死在樹上,慢慢停止掙扎,生命就像一片雪花融解一樣輕盈的消失了。



然後她拿掉頭巾,開始提倡同志權益,經歷過幾次綁架和威脅,當一顆子彈穿過她肩膀後,她被營救出國療傷。

「人們正在死去,因為愛。」她說。



演講結束,眾人鼓掌後,開放提問,Ariel舉了手,她看到Jasmine眼中閃過的驚訝。

「我不是要問問題,只是有幾句話想說。在這個州,同志權利很低落,我們知道州長的政策很保守,對不起,他是我父親。但我要大聲而且驕傲的說,I am Lesbian!」





後來這件事被刊上報紙,她和她父親的照片並排顯示,Ariel關上響個不停的手機,在外面鬼混了一週才回家面對煩人的姊姊們。





但她只記得在和Jasmine分別前,她問了她:「我能算是你的第二個女朋友嗎?」

Jasmine笑著說:「是,但我們今天協議分手了。」然後吻了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