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标题

作者:7as
更新时间:2015-02-16 00:57
点击:158
章节字数:24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7as 于 2015-2-16 19:15 编辑


番外




黑夜里纷纷的白雪、暖色的灯光,映照在园田记忆中的某个今天。

对这样的景色凝视片刻,园田回过头不再看向窗外,画面中的场景转换到西木野的房间。

视线聚焦在西木野专注的脸。


大概从那时起,园田就很喜欢这样注视着西木野。


“海未,好了,就这样吧。”

等到西木野出声,园田靠近西木野,接过最终决定使用的乐谱。读完又将摆在一旁的词稿拿起,在对应有改动的地方添加了标注。

“这样行吗?”

递接的瞬间无意中擦过视线,然后装作自然,继续讨论词曲上的事。

心里却隐隐想着,刚才从对方的眼眸中是不是看到了跟自己一样的感情呢?


果然,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期待。


对当时的园田来说,在这个还不具备特殊意义的夜晚,没有说出口的期待不可能被回应。


“我的眼睛在守望时彻夜无眠;然而,即使我遇不到你,守望依然是甜蜜的。

我的心坐在雨水的阴影里期待你的爱;即使得不到爱,抱着这个希望依然是甜蜜的。”


园田想起了曾经读过的诗句,只是在心中默默刻下了对西木野的“喜欢”。




已经没有了以前那样繁重的工作,博士对日历显示的二月十四日也没有特别的反应。是不是早就忘记了?——一旦这样想,就感到微妙的失落。

我知道:之所以会有这样那样不该有的感觉,全都是园田的记忆在作怪。

而此时此刻的园田,对这些一无所知。


推开门,仅剩的一丝暮色也快要沉没于黑暗。没有云层的遮挡,在这时已经能看到比较亮的星星和月亮了。门前的几盆雪松苗木即便在暗淡的天色下依旧能看出几分特别的活力。考虑到昼夜温差,我会把它们搬进我的房间度过夜晚。

博士第一次见到这些幼苗时,向我询问过它们是什么树种。我总觉得说出来不太好,毕竟博士喜欢雪松圣诞树是从园田那里得知;又觉得不回答不行,毕竟对方是博士……犹豫了好一阵,博士大约看出了我在苦恼什么,也不再追问。

“——对不起。”

既是为擅自做的这些事道歉,也是为自己再次隐瞒的行为道歉。

我看到博士的眉头微微皱起,却分辨不出其中含义。

后来博士偶尔会来看看这几盆苗木,我想她大概已经知道了它们是雪松的事实。



摆放好雪松盆栽,再没有其他可做的事了,我打开最近买来的一些机器人小说继续阅读。

这类书园田接触的比较少,因此我也没有确切的阅读方向,都是只要看到就买回来读。

已经读过的十二本里,有旧时代完全缺乏科学依据的假想;也有最近才写出、看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的编造。阅读这些,能够接触到不同时代不同的人对机器人的看法。

我预定要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不知道将来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和事。为了博士,在外面我必须装作是人类,所以保险起见还是少跟人打交道为妙,以免露馅。

正对照着小说中的情形计算着自己遇到的可能性,从研究所三楼传来钢琴声打断了程序的运行。


……是博士。



我知道博士有一定的音乐天赋,但我所看过的资料总是对此轻描淡写:比起她在生物医学上的巨大贡献,博士在音乐爱好上的造诣根本不值一提。其他人也许不知道,园田是最清楚的——实际上博士对于音乐的热爱远胜其他。

我匆忙放下书本,急切地跑上楼,到了摆放着钢琴的小房间门前,却站住不敢进去。

琴声在这时停止,接着从房间里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门向里侧打开,博士是平常那副缺乏感情起伏的面容。“我听见你的声音了,”博士说,“进来吧。”

“是。”

像做错事被发现一般,我怀着些许愧疚坐在了离钢琴不远的靠窗位置。博士则回到了钢琴前。



“有想听的曲目吗?”

博士说着看向这边。

这样的提问实在太过意外;我搜索着我知道的那些曲目,却发现无所谓喜不喜欢。能够判别喜好的全都是园田记忆中的那些,而我不能这样回答。

没有得到回应的博士似乎很无奈。“你总是这样。”她说。


“已经很多年没有碰钢琴了,一定不能弹得像以前那样好了……如果弹不好的话不如不弹,看到无法称心如意的自己也只会徒增厌恶,本来我是这样想的。”


她低头,看着琴键和自己的手指。


“但是今天,无论如何也想。”

我分不清这些话是说给谁听的。



博士演奏的不是别人的曲目,而是自己的原创曲,可这一首园田没听过。

按理来说,博士以前的每一首创作都会让园田知道。那么是园田陷入昏迷之后才开始作曲的吗?

一边思考,一边聆听——其实也听不出什么。我大概不具备音乐鉴赏的能力,除了能够客观判断出博士的弹奏技巧的确大不如园田记忆里的从前,再听不出其他。


我只是觉得,在偏黄的灯光下,独自弹奏的博士孤独得可怕。


此起彼伏的琴声在耳边作响。我想起了资料里那些关于西木野博士的客观描述:不顾亲朋劝阻、不顾旁人嘲笑、毅然决然开始了对园田的救治。

那份资料的作者如此形容:“仿佛在永恒的黑夜里,在无数不可能的结果中找到可能。”


孤独的分量恐怕至今未减分毫。即使有我这样的机器在这里,距离她不过几步。

我无法听懂她所弹奏的乐曲,也不是她想要的任何,她依然是一个人。



——怎么能够……一个人。



抑制着园田记忆中的感情,勉强安静地听完了演奏。我听见了博士的叹气声,和比平常小一些分贝的话语。


“……这本来是要给她听的。”



程式将博士的声波信号一点点解析,我无法言语。

我这才明白博士为何在今晚有如此反常的举动。


虽然博士从来都不乐意见到我,但对博士来说,我体内寄存的园田的记忆,是她唯一能够倾诉的对象。

真正的园田不再记得她。

因为不想留有遗憾,所以选择这样的时机,在我走之前……



所以才…绝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怎么能够,让你一个人。”



园田的记忆坚定了我的信心,我鼓起勇气对博士提问:


“博士…要是让你忘记园田,你愿意吗?”

“……”

博士对我唐突的问题感到无语。本以为不再会有回答,我低下头放弃时,等来了博士比平常柔和的声音。

语气仿佛在叙述一件自己也无能为力的事。


“怎么会愿意忘记呢。”


即使孤独,即使痛苦。

博士也同园田一样,总将“喜欢”铭记在心。


我忽然觉得自己能够减轻一些愧疚了。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能够各自孤独。


等到雪松再长半个手指的长度,等到博士终于能够渐渐找回对钢琴的熟练;

等到园田想起了博士让她忘记的一切,等到我终于离开。

不必要的孤独将永远终结。



FIN


------------------------



呃都懂得 情人节憋个油炸机器人 结果拖到16号 建议吊打

CP其实写作机姬海吧((

其实博士就是又不想见到机器人又舍不得啦 想想也挺复杂的

么么哒 码完我就放心了


中途卡着随手画了个机器宝宝 就一起放上来

http://www.yamibo.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2/16/013555fyb9bwnzyz6o9cjy.png




还有一点小脑洞

↓发生在机器宝宝提出希望停止运作之后

→博士做出了太阳能备用电池帽子

“出门在外要以防万一”

“——唔”

http://ww1.sinaimg.cn/large/60cce014jw1epb3s50fltj20hs0dcq46.jpg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