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浮云啊浮云
更新时间:2015-01-11 14:23
点击:820
章节字数:69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浮云啊浮云 于 2015-1-23 04:04 编辑













“すーちゃん~”“pileちゃん?”“すーちゃん在节目之后没什么其他事情了吧。”挽起在一旁为离开做准备的三森铃子的手腕,亲密的蹭蹭她的肩膀。虽然是在询问友人的行程,语气里却没有一丝犹豫。“嗯,是。”顺着pile的动作紧了紧自己的胳膊,能感受到pile的小臂贴着自己的肋侧,肩膀撞着肩膀。好笑于明明知道自己行程却特意用这种根本不算询问的语气提出,三森侧头轻轻的撞了一下和自己靠得太近的脑袋。

撒娇的她太可爱了。这么想着的三森,也非常自然的提出了,那个孩子下句或许会说出口的建议。“所以pileちゃん,我们一起去吃夜宵吧?”“好~”本来就有一些鼻音的软软音节,因为主人最近被花粉症折磨显得更加粘人。在听到这个建议的时候露出一点点惊讶的表情,那种自己台词被抢的吃惊样。不过马上释然,然后非常干脆答应的样子,也十分可爱。其实就算不知道行程,这么晚也没有其他能干的事情了呢。

在粘着自己的那个人离开的时候都没有抚平嘴角,三森拿着白色毛衣进了更衣室。啊,才想起来,自己只是因为忘记拿衣服而出来了一下,这孩子怎么会这么快就凑上来呢?想起来离去的灰色背影——蹦蹦跳跳的,明明已经26了诶——是早早就换好装然后等着吗?

想来也只有这样了吧。

动作加快了一点,不让可爱的女孩子久等是三森的一贯准则,更不用说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是pileちゃん了。

“久等了。”当一切准备全部完成,三森再次见到那人的时候,她正拿着纸巾,不断对付从鼻子里淌出来的水。“すーちゃん……”头向上抬了30度,两手拿着纸巾捂住了鼻子和嘴,让这一声“すーちゃん”听起来完全没有力气,pile稍稍转向三森来的地方,红着眼和她打招呼。

“pileちゃん,没问题吗?”“唔、稍微有点难受。”

眼睛里的泪水已经可以看得到了,想必鼻子已经很难受了,还想要维持自己形象就不要逞强啊pile小姐。

在pile身边坐下,顺手就从桌上抽了一些纸巾。左边的那一堆是用过的——在等自己的这段时间里。确信是这样的三森更加疼惜边上不断擦着鼻子的人了。

轻轻地叹气,抬手轻柔地点了点pile的眼角,顺着眼线用柔软的纸巾吸收了pile眼眶里的泪水。虽然很想看到pile脸花花的样子,不过果然还是要给她留下一点偶像的形象的。

距离太近了,都可以看到pileちゃん嘴唇上方的痣。大多数时间都被妆给盖住的,在自己看来十分性感的那一颗。今天的腮红好像涂的太多了?pileちゃん的脸红的和苹果一样了。看起来稍微有点不自然呢,更加有一种病怏怏的感觉。嗯……因为我靠近眼睛而产生了生理上的反射是吗?半闭着眼睛能看到眼睫毛微微颤抖真是可爱。说起来pileちゃん的睫毛每次都贴的太长了!明明本来的长度也很漂亮。 啊,手把鼻子和嘴挡住了看不到真是可惜。不过可以看到手指呢。pileちゃん很喜欢做指甲呀,今天戴了两个戒指。嗯……食指上的戒指感觉和pileちゃん不太适合,等下给她点建议好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胡思乱想并且对在一旁和花粉症做斗争的同事评头论足,反而在意起同事手上的戒指来。 “すーちゃん……”当三森因为她的呼唤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大概因为一直保持着给pile擦泪的动作使她感到不适,已经到了会出声提醒三森的地步。

“啊、啊。”“没什么问题的……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嗯,好。”

在把pile用过的纸巾处理掉的那段时间里,Pile戴上粉红色的口罩,拿起放在一旁的包包,在三森回来的时候自然的挽了上去。一扫刚才被花粉症折磨的不适和被三森盯太久的尴尬,现在的pile只是对夜宵非常期待的孩子。

对现在的姿势稍微感觉到不适,三森微微皱眉,稍微花了点力气从pile手中把手抽了出来。不出所料,看到右偏下方的人抬起脸露出不解的表情。只是眼睛能看见而已,黑棕色的眼睛因为眼泪看起来更加水灵灵,连续眨了几下,因为鼻塞而变重的呼吸声有点絮乱,三森就能知道这个孩子现在十分疑惑。

没有让她等太久,抽出手臂之后三森就摸索着向下找到了那个没有什么能抓住、依靠的手。轻柔地牵了起来,pile左手的那两个戒指触着三森的大拇指侧,用另外的手指摸了摸pile的手背,对着那张可爱的脸轻轻一笑,声音甜美并且温柔:“走吧。”“嗯!”

就像抓着大人的小孩子一样,pile这么牵着三森的手指,两个人说笑着向门口走去。

===

在快到门口的时候撞到了跑回来的Emi“看起来要下雨了!我回来问问staff有没有能借的伞,以防万一。”如同被穗乃果附身一样的新田就这样在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冲了进去。

“行动派呢。”“行动派呢~”心情很好的两个人相视而笑,只看得到pile眼睛的三森紧了紧自己的手,用听起来很有自信的音量,对着pile说:“我是觉得不会下雨的啦。”“下雨的话すーちゃん送我回去就好了~”

虽然是很自信的在假设不会下雨,得到的却是对方对下雨怎么处理的回答。从表明自己的观点并且得到回答这样的模式来看,还真是失败啊。

“是~是~我会送pileちゃん回去的,就算不下雨也要把你送回去啊。”顺着话语就做下了承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确实是三森想要的。刚才还在烦恼吃完夜宵后怎么让pile答应由自己送她回去,这也算是不用费口舌了。

那孩子也是这样期待的吧。

晚上十一点的夜已经算是深了。就算是灯红酒绿的东京也会慢慢步入黑暗。不过当两人走出大楼之后,才发现能看见有点阴暗的天空——明明是应该看不见一切的夜晚才对,高度非常低的厚重的云,在反射地面的灯光的去情况下将天空点亮。整个天空是灰蒙蒙的,就像是太阳没有升起的那种颜色,灰白的天空无法分辨乌云或者是有些污染的天。难怪Emi刚才这么独断的认定会下雨。稍微刮起了风,新生的嫩叶也发出刷刷的声音。原本乖乖牵着三森的pile缩了缩脖子,用右手把头上点缀着五颜六色的白色毛线帽往下压,淡色的刘海快要遮住眼睛了。

带有水汽的风穿透一起衣物,直直地冲撞着皮肤,更像是要啃咬骨头。即使是身体非常好的三森也觉得不太能承受。风透过pileちゃん灰色的针织开衫会很冷的吧,对花粉症也不好。稍微眯了下眼睛,伸手帮pile把敞开的衣服交叠,示意pile抱紧。再次抬腿的时候刻意带快了步伐。“pileちゃん,我们快点走吧。”

===

钻进车子里的时候明显的听到了副驾驶座上那个人松了一口气。车内虽然没有开暖气,但是把风全部挡在了铁皮箱子之外。再怎么说也是3月的日本啊,这孩子不知道多穿一点吗?因为她的行为再次无奈的叹气,抽出纸巾递给那个一摘下口罩就开始哼着鼻子的人,看她乖乖接过纸巾然后低下头擦着鼻子,想起来节目的时候因为鼻涕流出来而手忙脚乱的人——当时自己哼着歌掩盖了她擦鼻子的声音,摄像机也没有拍到她——和现在看起来一样,像被惊吓的小动物一样畏缩,用着小幅度的动作和自己的花粉症做斗争。

在内心抱怨日本传统里即使再冷也要穿短裙的风俗,以及花粉症在这个国家莫名高的发病率,一边心疼着边上爱美的那个偶像,不断给她递送纸巾。

“pileちゃん真像小孩子。”“是小孩子就可以随意的擦鼻子了。”“现在也可以啊。”笑出了声音,三森把整盒纸巾放在了pile的腿上,拍了拍她的脑袋,然后发现pile随着她的动作点了头之后,便改为轻轻的抚摸。“pile在我面前的话,就不需要这么拘束了。”

“明明以为すーちゃん是和我一样很帅气的人……”“没想到pileちゃん这么蠢。”听到这句话的pile嘟起嘴,两颊圆圆的,因为涂得过红的腮红看起来更加像苹果了。这孩子又胖了。看来得限制一下她的饮食了。“哪有……”即使是想着有的没的,只要是从pile嘴里出现的音节,三森都不会放过:“那那次定错吃饭时间的是谁?”“意外啦意外!”

“好的,那是意外,pile小姐。”系上安全带,三森拧了一下车钥匙,汽车的发动机发出轰轰的声音,轻轻的踩下一点油门然后把手刹放下,车子便缓缓的动了起来,“那我们去哪里吃?”

“唔……这个すーちゃん决定吧。”“经常去吃东西的pile小姐比较有发言权啊。”

不知道今天怎么了,特别想欺负这孩子。拨了一下自己的马尾,三森发现自己的心态之后笑了起来。在开车没办法去看她,pileちゃん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吧。

“真是的,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三森桑想去哪家就去哪家吧。”哇,称呼都变了。“我当然是去pile喜欢的那一家啦。”

过了一会儿,在副驾驶的人再次狠狠地擦了鼻涕之后,因为赌气而闷闷的声音才响起来:“就去那家店就好了。”

自然知道pile指的是哪一家,毕竟三分钟前才刚刚调笑过她。虽然注意力放在了开车上,但是还是小小的分心注意了她的副驾驶上的那个小动物的动作。似乎没做什么了。因为在车内而不再感到冷,比较平和的空气环境里,pile也不是非常频繁的擦鼻涕了。偶尔会有哼哼声,之后似乎因为不怎么难受了,心情好起来的pile哼起了歌。

“请微笑吧,用它赶走忧伤,让笑容改变这风景,驱散阴云。”

微微的跟着她的节奏晃动头,三森一部分的心沉浸在这旋律之中。如果现在不是在开车,三森会伸手再摸摸那个人的脑袋。她很喜欢这么做,对此表达她在这个人面前的好心情。

“就算不安,那也是一条通向幸福的路~仿佛就要迎来那片青空”

从刚开始认识,认为是一个高冷可怕的人,可以几个礼拜没有直接的对话,也怕和这个同事不能搞好关系。到现在,她会抱着自己撒娇,两人可以一起出去吃饭、逛街,在半夜发一个骚扰性的line,可以紧紧牵起手,摸摸脑袋扯扯脸。“虽然有春雨的滋润,但仍会出现干旱,没有水可不行呀,要浇灌大家的梦想之树。”可以被她弄的团团转,记错时间也好,跑错地点也好,不会抱怨,没有责骂。三森就是这么宠着这孩子。“来吧,最喜欢你万岁♪”

因为三森是如此喜欢这孩子。她没有感觉到的那种喜欢。她不会发现的那种喜欢。她不会反馈的那种喜欢。

那不能怪谁,因为三森自知是一个克制内敛的人,尽量的不让她感受到,不去看她,不去触摸,即使知道心跳动的频率因为她一举一动而变化着。在有限的表达里,她愿意。属于三森甘愿奉献出的那份喜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