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无标题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4-11-18 01:05
点击:364
章节字数:38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小瘋 于 2017-6-13 18:01 编辑






將剛泡好的咖啡倒入咖啡杯中,端起回到了客廳,雙手捧著咖啡杯呆坐在沙發上,看著小時鐘上顯示著日期。輕啄了一口咖啡,回想著,那場似乎是場夢,但也太現實的夢了吧。到現在都還殘留著那幾日的疑惑、心情、思考、日常細節,以及最後和のぞみ的對話。



那天。


迷迷糊糊地從溫暖的被窩中伸出手按掉了剛響起的鬧鐘,看了下時間後就將手收回到溫暖的被窩,習慣性確認自己的鬧鐘沒有吵到身旁熟睡的人,坐起身右手舉起抓弄頭髮後,起身離開床往浴室走去。

迷迷糊糊地上了廁所、迷迷糊糊洗了把臉,用毛巾擦拭臉後抬頭,看了鏡中的自己,瞬間清醒。


鏡中的自己的頭髮似乎短了許多,只有後頸部有一搓半長不短的頭髮,剛好可以用髮圈綁起個小馬尾,臉的輪廓也比較深,伸手摸了下脖子,很明顯有個喉結。

手掌也明顯大了許多,成年男子般的手掌,衛生衣下是平坦的胸口,然後忐忑的望著自己的短褲,掙扎著。


「啊啊──」


再怎麼樣冷靜的人,在一覺清醒發現自己莫名變成男性後,理智什麼都蕩然無存。浴室的尖叫聲,驚醒了房內的のぞみ,她慌張地起身往浴室的門敲著「まき君,怎麼了嗎?」

在浴室內雙手緊抱著頭蹲著身,明顯想逃避現實的まき,聽到のぞみ急促的敲門聲和詢問,深深做了幾次呼吸緩和自己的情緒後開口「沒、沒事,只是看到蟑螂而已,我、等等就出去。」

「這樣啊,那我先去準備早餐。」聽到回應的のぞみ,雖然疑惑浴室內所傳來的回答,但也沒多問什麼便離開。


まき捏了下自己的臉頰,好痛!所以這不是夢什麼的嗎?會不會再睡一覺,清醒後什麼都正常了。


冷靜下來後,起身再次看相鏡中的自己,鏡中的〝他〞不是〝她〞感覺什麼的,還真是詭異,不過,要是自己有個雙胞胎兄弟的話,是不是就是這副德性?


但是現在的自己,該怎麼去面對のぞみ呢?自己的枕邊人竟然變成男的?


再次傳來敲門聲「まき君?你還清醒著嗎?早餐已經快準備好了唷。」

「我馬上出來!」沒想到自己在裏頭掙扎許久,只好快整理儀容後,正要準備握住把手的手停頓了,剛剛、のぞみ是叫我まき?君?

「まき君?」打開浴室門,面對のぞみ,のぞみ伸出右手貼在まき的臉頰上「怎麼了嗎?臉色不是很好的說,做惡夢了?」看著のぞみ擔憂的表情,まき只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我是真的很希望這是場噩夢。


「沒事。」伸手拉下のぞみ的手回應。「只是不小心看到髒東西而已。」

雖然還是困惑著,但也沒多說什麼「衣服已經準備好放在床上了,快把衣服穿好吃早餐。」


看著のぞみ理所當然地交代並往飯廳走去,まき緩緩回到了房內,看著床上的西裝,機械式地穿上。

我和のぞみ是夫妻嗎?我本然就是男性了嗎?啊啊─都讓我變成這個男的了,為什麼連思考都不直接變成他的呢?



這個人和のぞみ是怎麼認識的?是怎麼相愛的?又是怎麼情況下結婚的?



腦海中浮出許多問題,導致大腦佔時負荷不了,まき雙手手掌貼在兩側的太陽穴上,頭疼到自己蹲著靠在床沿,剛剛的問題逐漸浮出解答。



所以、我一樣是西木野まき,而のぞみ是我新婚半年的妻子?


等頭不再疼痛,穿好衣服後,踏出房間觀看著屋內的擺設,來到了飯廳,のぞみ沒變的一樣在頸後隨意綁起個馬尾好方便料理,桌上是熟悉的餐點,屋內的所有擺設和記憶中沒二異,唯一不同的是我嗎?


のぞみ關掉爐火轉身,看到了まき呆愣地站在桌前,真的覺得まき從清醒到現在很不正常,伸手探了下他的額頭「沒發燒阿。」

靠得太近的距離,傳來的體香,讓まき暗自吞了口水,握住のぞみ的手拉下,握在手中說「沒、沒事,我只是還在迷糊中。」

「まき君,有什麼心事要說出來,我們說好了要一起。」


「我、。」我該說現在的我其實認為我是女性,但我現在卻是男性的身體和妳相處?「等我釐清後,我一定會和のぞみ說。」

「のぞみ?」のぞみ暗自疑惑的看著まき,自從結婚之後,まき就沒直接叫過她的名字,都叫她另一個稱呼比較多,怎麼今天?



吃完早餐之後,のぞみ和まき站在玄關,まき確認公事包內的文件,のぞみ則幫まき整理領帶儀容。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一如往常沒變的互動。


到了醫院上班、一如往常的巡房、看診、休息、建檔、巡房、交接事項。


是的。一如往常,所以唯一不正常的就是自己嗎?

腦海中,清楚記得西木野和のぞみ的一切,如同原本的我和のぞみ一樣,唯一不同的就只有西木野和繪里都是男性一起追求著のぞみ,但最後のぞみ選擇西木野。


呆坐在中庭的まき,並沒有像往常般下班後就直接回去,因為不知道現在該用甚麼樣的心情去面對往後的日子,要怎麼樣讓自己去接受自己變成了男性?


雖然,自己真的、曾經希望過自己是男的,這樣在這大眾社會中,自己和のぞみ的戀情就不會要承受那些異樣的眼光,也不會讓父母反對著自己和のぞみ的交往,也不會讓のぞみ承受那些人有意無意的語言攻擊。

但是真的變成理想中的男性後,心中卻又像是失去了什麼般的難受。


「西木野醫師?」


被人呼喊後回神,看到了心理科的同事,雙手拿著咖啡杯,疑惑的看著我「真難得你下班後沒有馬上回家呢?怎麼?和你家的賢妻吵架啦?」喔,這個給你,看你精神不是很好。

「並不是,只是覺得今天的自己好像身處在夢境中。」謝謝。接過同事的好意,喝了口咖啡說。


「身為人生勝利組的你竟然會這樣想法,是發生了甚麼事情嗎?需要我這專業醫師為你解答嗎?」同事推了下眼鏡,鏡面反光的詢問。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起。」

「自然的坐在長椅,拍拍西木野的肩膀後嘛~放輕鬆說咩,反正我也只是聽著。」


「在今天早晨前的我、記憶中的我,都是以女性的身分活著。在高中時認識了のぞみ,然後與另一個朋友一起追求著她,最後她選擇了我,然後我們一起去面對父母的壓力、一路走來面對社會的壓力。但是今天清醒卻發現自己的身體變成男的,腦海依舊擁有著這個身體的西木野的記憶,和原本的自己相同。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是男性,他走得比自己還來的輕鬆,就只是因為他是男性。」



實在不公平啊,就算是相同遭遇,還是會因為性別不同,有不同的結果。

自己和のぞみ的相愛,又沒有妨礙到其它人,為什麼就要承受他們的惡意。

同性戀會帶壞下一代,就只是因為同性戀的交友圈複雜,私生活凌亂?



那跟是不是異性戀或同性戀的問題了吧?納只是個人人品問題,為什麼那些人就是不懂?我愛她,我就懂得潔身自愛。



扯遠了。拉回。


「你希望我用專業知識為你解惑呢?還是朋友般的解答?」他推推眼鏡,一臉看似認真的表情說著。

「…差在哪?」

「一個要收費一個不用。」

「朋友般的解答吧妳。」



「真是小氣呢,都不讓我賺外快。咳…好啦!我說我說」抱怨的話在まき想殺人眼光下停住「西木野醫師,你相信〝平行世界〞嗎?我想這詞你不陌生才對。在這浩瀚無盡的宇宙中,有無數的世界觀交錯著。可能一個車禍或是意外,就會跑到異空間展開新的人生。」輕浮般的話語說出這種動畫般才會出現的情節,真搞不懂這人的心理輔導證是怎麼考到的?


「這些只是動畫、偶像劇才會出現的不科學劇情吧。」

「很多事情用科學無法解釋清楚的,這點你認同吧?不然現在的妳在疑惑什麼?」反問。


「……繼續。」

「或許妳和這個世界的西木野醫師,在相同的世界觀、經歷相同的事情,讓你們之間有所牽連,然後在無法解釋的狀態下,你們,或許、可能、應該、互換了身體,嗯!就像外包裝和內容物不符合。」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可能會這樣過完這一輩子?」激動的抓住同事的衣領詢問。

「誰知道呢。」不負責任的攤手下定論。


等等!這麼說來,那個西木野,會不會用我的身體對のぞみ亂來?!就算你是用我的身體我也不准啊啊─。


「你在意的點在那裡阿。」心理醫師看著在那抱頭無聲哀號的西木野,不用他說也能猜想他的哀號什麼。


------------


變成這樣已經過了三天了,自己某種層面上不習慣也得習慣,反正閉上眼就好。依舊沒放棄找回能變回去的方法。


但是自己這三日來的明顯有保持距離的舉動,似乎無意間傷到了のぞみ的心,所以打算在這天放假,將一起攤出來說。


「のぞみ,我有話想跟妳說,妳現在方便嗎?」まき站在書房外敲著門詢問。


のぞみ打開了門,然後兩人坐在客廳沙發上,一人一邊的坐著,桌面上兩杯溫熱的茶冒煙著。

まき緩緩說出這三日來的感受,一覺起來後性別轉換的人生、面對她的不知所措等等。


のぞみ睜著大眼愣住,まき看了のぞみ的反應後,喝口茶後說「妳也一時間沒辦法接受和理解對吧。」

「我只是沒想到原來這也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中,而且還是自己所面對的。」


兩人沉默許久,最後のぞみ打破沉默。「那麼まきちゃん接下來該怎麼辦?繼續找尋回去的方式?」

「我會繼續找尋下去,直到我回去為止。而且我也相信,西木野也在找尋回來的方式。」



「我相信まき君,但要是再也回不去怎麼辦?」

「會回去的!」



看著まき的反應,のぞみ腦筋轉了一下,然後「……我的話,不行嗎?和妳的のぞみ一樣不是嗎?」



「…………。」面對這樣的問題,まき沉默了許久後開口「不一樣。」まき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我答應過她,要和她手牽手一起面對所有難關,也承諾一起走過這一生,在這人生道路上創造只屬於我們的回憶。」


抬起頭看著〝のぞみ〞「對我來說,〝のぞみ〞是のぞみ,但並不是我許下承諾的のぞみ,並不是握起我的手,答應和我一同生活的のぞみ。現在的〝のぞみ〞對我來說,就只是〝のぞみ〞,卻不是我愛著的のぞみ。」


「抱歉呢,用這問題試探妳。」得到答案的のぞみ道歉著。

まき搖搖頭「不會,我反而要感謝のぞみ,讓我更加知道自己對のぞみ的想法。」

「那麼,我會幫你祈禱妳早日回到のぞみ地身邊。」

「謝謝。」



「有件事情,我還沒有跟まき君說,まきちゃん願意當第一個嗎?」

「什麼?」



のぞみ招手要まき坐在她的身旁的位子,まき走了過去坐了下去,のぞみ握起まき的手掌貼在她的肚腹處,雙眼款款深情的看著まき「我會等你回來,我和孩子都會等你回來的那天,孩子的爸。」


消息太過突然,まき一時間沒辦法接受後,昏了過去。


----------------------

再次清醒,是被鬧鐘吵醒,關掉鬧鐘後坐起,身旁的人已經不在了。呆坐在床上,摸著自己的臉頰、胸口。



連忙起身看相梳妝台的鏡子中的自己。回來了。


奔跑出房門,依舊在飯廳看到了隨意綁起馬尾的のぞみ,一樣的餐點,不同的是在她關掉爐火後,我從她身後抱住了她。

她似乎吃驚了一下,然後轉過身抱住我,像安慰小朋友般地順著我的頭髮。「怎麼了嗎?まきちゃん。」


抬起頭來看著她,腦海突然出現這句話,就說了出來。「我回來了。」

雖然自己沒頭沒腦的丟出這句話,のぞみ也困惑著,但她還是配合我「嗯!歡迎回來。」




===============

最後附贈



のぞみ手忙腳亂的將突然昏迷頭靠倒在自己肩上的まき君扶好,確認他只是睡著後鬆了一口氣,捏捏まき君的臉頰,然後將他的姿勢扶好,順順まき君的頭髮。



有吃驚到這種程度嗎?



枕在自己腿上的人緩緩睜開眼睛,然後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のんたん。」

微笑著「お帰りなさい」

「嗯!ただいま。」




----=================

廢話區



這幾天一直用小短篇來擾民!請不要扁我!



這一篇只是因為天氣冷到不行的半夜,清醒後就失眠沒辦法睡覺,一怒之下打出來的文章。

別問我為什麼會是這種文章。



我也只是想用不小心跑到平行世界的真姬來去思考一些問題罷了。

大致上就只是這樣,(逃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