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morianna
更新时间:2014-11-09 00:46
点击:756
章节字数:35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 “爱乃,起床了!”身上的被子被快速抽走,一下子被清冷的空气包围使得南條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并且随着“唰”的一声窗帘被拉开,眼睛也感觉到了强光的刺激。南條家的妈妈用一种极为“漫画”的方式把自家女儿催醒了。

“饶了我吧,老妈。”南條反手遮着自己的双眼,心想着或许邻居早就已经习惯了南條家的女儿三十岁了还以这种方式起床,对着这样的认知感到有些羞耻,“不要那么大声喊我的名字啊。”

“快点起床好好修整一下,待会有客人要来。”

“哈?客人?客人?真的吗?我们家居然还会有人来拜访。”

“真是失礼哟爱乃,不要赖床了。”

南條家的妈妈走出南條的房间,哼着最新月九的主题曲,看上去十分愉快。

南條分辨了一会儿:“什么嘛,为什么不哼女儿的歌。”

不过稍稍想像了一下自家母亲哼着《only my railgun》或者《sister's noise》做着家务的样子,好可怕……

南條打着哈欠,穿着大一号的毛衣,看上去像是整个人都被衣服埋住了,松松垮垮而十分懒散的走下楼。

“诶?谁?”

客厅里做着自己并不熟识的、年轻的女性,穿着非常正式的OL装,诶?这是会在自己家里出现的人么?

“啊,老姐,”弟弟有些拘谨地站起来,坐在一旁的女性也紧跟着站了起来,“这位是我的女友。”

啊啊原来如此,南條突然明白了,当年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的弟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而自己却还未安定,她有些不自然地理了理头发,为自己现在这幅有些随意的装扮感到有些抱歉。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对方摆出十分标准的鞠躬,“我在电视上了解过您。”

“请多指教。”南條爱乃握住了容貌并不十分出挑但看上去十分舒服的女子的手,在那一瞬间她看见了自己与弟弟身上的相似性的破灭。

家里唯一的客房很早就被收拾出来,南條看着女性进入客房的背影,捅了捅自家弟弟的后背,“我一定会送上非常优厚的礼金。”

弟弟罕见地对自己的姐姐白了一眼,“等到老姐把女朋友带回来的时候,我也一定。”

“啊哈,再说。”

“三十代了哟?”

“我很清楚自己的年龄,不需要你来提醒我!”南條小声地抗议着。

“老姐觉得她怎么样?”

“不错,看上去很知性。”

“不要抢走啊。”

南條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旁的杂志扔出去,“我有那么恶劣嘛!我不太喜欢这种类型。”

“是是,那老姐喜欢什么样子的?”

啊嘞?南條听到问题的一瞬间脑子有些当机,“意外的,很冷静的人吧。”

“楠田小姐?”

“为什么一定会扯到小楠啊。”

“毕竟老姐都已经三十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吧。”

槽点太多反而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的南條站起来,揉了揉自己刚整理好的头发:“啰嗦。”

——总觉得最近一直会听到类似的话,什么“都已经三十了还不准备安定下来吗?”

太可恶了,我对自己三十岁好歹也是有觉悟的!

这么向小鹿抱怨后,对方用眼神上下扫视了我一番:“是啊,都已经是无精打采的三十岁了。”

“连你也这么认为?”

“嗯,南條爱乃,年龄三十,恋爱经历两段,无男友经历三十年。这种阅历听起来真惨。”

“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让你彻底的安定的闭上嘴。”

“说真的,Kussun怎么样?”

“禁止禁止。”很无谓地摆了摆手,“为什么你自己不先去找个人”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等……什么?开玩笑的吧!,“况且我比你小了五岁,整五岁哟,你上国中的时候我还在小学,你上高中的时候我大概刚好升入中学……”

“过分啊这么说。不过,小楠意外的很冷静呢。”

“嗯?”

冷静到我设想的似乎永远都是些不太可能实现的感觉,然而我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一定是希望它出现。

“没什么。”

——

定番一样的晚餐后看红白跨年,话说那么说,但其实这两年因为在忙着各种live的彩排练习,在家里过新年倒是第一次,确实很久没有这样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着红白,超怀念的小时候,年过三十的南條非常怅然的想着,虽然现在家里还多了一个预订的家人。

嘛,也不错。

“啊嘞?没有酒了。”

父亲晃荡了一下空的易拉罐,嘟囔着。

真是,自己喜欢喝酒一定是家庭环境影响的。南條看了眼散开摆放的几个空掉的啤酒罐。拿起钱包,“我去买。”

“路上小心。”

走出家门才觉得是不是自己穿的衣服有点少了,几近深夜的气温还是颇有种被摄到的感觉,不过,南條爱乃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嗯,非常清新,她十分愉快地向便利店走去,果然晚上在外面散步真是自己的喜好。

因为新年的原因,周围每户人家还亮着灯,传递着一种非常热闹的讯号,虽然和平时单纯晚上走出来有点不同,但怎么说,晚上一个人散步果然还是希望能再安静一点。

“这是您的找零。谢谢惠顾。”

啊啊,这种时候会觉得为什么自己应该多加锻炼了,南條虽然不是非常吃力但也不轻松地拎着一袋啤酒朝家里走去。

在家门口的时候,觉得似乎哪里不对,路灯下是不是多了一辆车?而且这辆车有点眼熟,好像有一种很微妙的预感浮现出来。

南條家的弟弟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看见姐姐来了从她手上接过啤酒,然后交出一沓钱,“这是我一个月的工资了。”

嘛,那种预感越来越强了,虽然也不是不好,但总觉得是不太可能会成真的事情。

结果进到玄关,看见多摆了一双靴子,她抽了抽嘴角,里面的人听见声响跑了出来,她看见楠田有些不好意思地躲在后面:“南酱。”

南條觉得自己大概在最末的这一天,收获了最好的惊喜。(安定的神隐着的KSSN。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