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无标题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4-11-05 04:19
点击:405
章节字数:64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小瘋 于 2014-11-7 03:08 编辑



此篇文章請搭配5566的〝我難過〞真姬大概是「我以為是成全 你卻說你更不愉快」希大概是「忘了告訴你 失去的不能重來」


嗯,前提摘要。-------のぞみ----------- -再見。


「行かないで!」

手腕被人從身後緊緊握住,背後對方因為奔跑導致的缺氧的喘息聲此時掩蓋了原本機場的吵鬧。我不想讓好不容易下的決心被身後的人擊潰,因此想甩開她的手,但那緊緊握住我手腕的手掌主人傳來的害怕又讓自己選擇不反抗,卻也沒轉過身面對,是因為自己不敢去面對。

還是?

自己的目光集中在前方不遠處,那人著急的四處張望,然後看到了我,開心的往我方向跑來,但等看清我與身後的人之後,笑容僵硬在臉上,緩緩停下腳步,靜靜的看著我。

我、此時要做出選擇了嗎?+++++++++++++++++++++++++++++++++++++++++++++++++--------------まき--------------再前往機場的路途中思考著,我來得及嗎?緊握著方向盤,死皺著眉頭看著前方的路況,為什麼要獨自一人離開?

不要、讓我再次認為,妳心中有我、可以嗎?

好不容易到了機場的停車場,解開安全繩,腦海卻閃過了一句話。你要用什麼身份留下她?洩氣的將額頭靠在方向盤上。是啊,我該用什麼身份?朋友?嘴角上揚苦笑,她一定會回答「只是出差而已,很快就回來了。」情人?打從一開始就不是,現在也不是。


西木野真姬,還真的是個十足的偽善者。一開始明明就是妳開了同居的頭,明明是妳餵のぞみ吞下包著溫柔糖衣的毒藥,明明是妳拋棄一切承諾,自以為這樣對のぞみ才是最好的結局。如今,妳又想把のぞみ追回來,只因為妳不想放手?

明明、一切都是因為妳,事情才會如此複雜。如果三個月前你就放手把のぞみ還給繪里,如今就不會這樣了。

如果……

〝人生又不是遊戲,不如意就可以暫停重來!〞車內的音響定時開啟撥出廣播,主持人的話突然插入〝就是因為不能重來,因此我們該把握當下的每一刻,畢竟,沒有人知道,自己此時心情、此時情況所做下的決定,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所以,請冷靜面對自己的心吧。哭著臉、傷著心做出來的決定、一定會讓自己後悔。〞

後悔嗎?自己放開了那雙手。

〝好好面對自己的心吧!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妳重要的人吧!就算最後結局不一定是Happy End,但請別讓往後的自己有藉口後悔當時、如果等等的話。好好的去面對所有吧!雖然小F沒有什麼戀愛經驗,但想傳達給自己所愛的人的心情是一樣的。〞

奪門而出。是啊!如今自己再怎麼後悔、時光再也回不去了,那現今當下的自己,又想怎麼樣呢?

我、不想再放開那雙手了。

踏入機場四周奔跑東張西望,終於在等待處看到了那人,這站起拉起行李準備,似乎要往登機處走去,連忙跑了過去,低著頭握住那人溫熱的手腕。「行かないで!」

のぞみ想甩開我的手,卻又不甩開,我害怕此時看到のぞみ的表情,依舊低著頭,如同那天、將額頭靠在那人的右邊後頸間處,鼻息間盡是のぞみ那讓人安心的氣息,撫平了內心的一切煩躁。「ごめん、ほんとごめんなさい。」

「どうして謝るの?」

「因為要不是我,のぞみ也不會如此痛苦難受。ごめん,要是自己三個月前就放手,讓のぞみ回到繪里的身邊,現在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了。ごめん,一直以為,のぞみ回到了繪里的身邊,我回到了妳朋友的位子上,讓一切回到半年前,のぞみ就能回到你們誤會前的生活。卻沒想到讓你更加不快樂。」

鬆開了握住のぞみ的手腕的手,向下滑落握住手掌心「お願い、のぞみ,請別躲到我找不到妳的地方好嗎?」

「就算、就算妳愛的人是繪里,就算、妳愛的人不是我,只要,妳幸福就好,能看到妳幸福就好。只求妳、求妳別躲起來。只求妳可以允許我…把妳放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看著のぞみ逐漸收攏的手指,自己開心了,這舉動、我能認為妳願意留下來了嗎?「のぞみ?」但抬起的頭,從她身後,和のぞみ一起看到了,不遠處的繪里,我的心,盪到谷底。


早就知道結局、為何自己還要掙扎?她的眼中、不會有我的存在。

如果這就是妳的選擇,那麼我……握住不想放開的手,從她的身後來到身邊,牽著她往前走。

一步。のぞみ車禍的那天,我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雙手緊握她冰冷的手掌,頂在自己額頭處,努力的想將自己的溫度傳達給她。一步。陪伴她到了她與她共同生活的地方,站在門外,我知道那個地方,自己並不能擅自進入。在那夕陽下擁抱住她脆弱的心靈。一步。與她的第一次,平淡日常的開始「ただいま。」「お帰りなさい」一步。在溫暖又帶點涼意的秋季下午,不小心坐靠在落地窗旁睡著,清醒時身上多了一件涼被以及身旁的人的重量。一步。偶爾提早下班,就會順路來到了のぞみ上班的地方,一起到超市討論著今晚的晚餐,一起回家。一步。自己和妮可討論過後。那天讓のぞみ回到繪里身邊,出門前將のぞみ的證件都放置外套內側口袋,然後與のぞみ一起出門。

伴隨著半年來的回憶,來到了她所深愛的人面前。雖然不想承認,但是のぞみ所想要的幸福,只有繪里給的起。


牽起繪里的手,抬起握住のぞみ的手,讓兩人的手重疊一起,將自己的手放開,看著那重疊的手。

故事的結局,這樣才對。


--------------えり----------------

錯愕的看著重疊的手,抬起頭看著真姬的表情,那欣慰的表情,胸口不禁湧出憤怒。


這算什麼?妳把のぞみ的感情當成了什麼?


=========

のぞみ看著被關起的門,楞著,隨後腳步輕浮的走了。

我看著のぞみ的背影「のぞみ,妳…?」我們、再也無法共同走下去了嗎?


為什麼我們會走到如今這一步,我衝上前,從のぞみ的身後擁抱住她,緊緊地擁著她,將她擁在自己的懷中。


「のぞみ……。難道我們六年來的生活,沒辦法和妳和真姬半年的生活相比嗎?妳對真姬的並不是愛情啊!妳只是被愧疚給掩蓋了妳的心,所以你想要補償她而已!」

「すまへん,えりち,能不能讓我一個人靜一靜。」のぞみ的手開始想鬆開我懷繞她腰部的手臂。

「拜託,能不能、先讓我說完。求求妳。」她停下舉動,我緩緩說出「如果,我們的感情回不去,那能不能從朋友開始重新開始?讓我再一次追回我的幸福?」


「很多事情,已經不能重來了,えりち。」


失去了懷中的溫暖、失去了感情。我站在飄著初雪的夜晚街道上,看著她離去的背影。


===============================

被妮可毆了一拳倒臥在地板後,她跨坐在我身上,雙手抓住我的衣領處將我拉起。「你認識那傢伙那麼久的時間都是假的嗎?」她忿忿的說著「這六年你們到底是怎麼一起生活的?一起走過那些風風雨雨的?一起走過來的?」


「不然妳還想我怎麼樣做啊!?她的心已經不在我這邊了,我已經被她拒絕了。」很不想承認,但是事實就在眼前。

「妳什麼時候那麼聽話了?她要你不要追回就不追回嗎?」


「我…。」

「繪里,還可以握起的手,就別輕易地放掉。」


可是,放手的人並不是我。

========================


所以當真姬放開手,轉身要離開的那刻,のぞみ抓住了她的手。


我知道。這一刻開始,我真的失去了她。


--------------------------のぞみ--------------------

身後的人,如同那天班的脆弱,深怕被丟下的孩子般,將額頭清靠在我的後間處,向我道歉著。「ごめん、ほんとごめんなさい。」

「どうして謝るの?」


為什麼是妳道歉呢?錯的人並不是妳,也不是我、也不是繪里。但是造成這樣情況,我們都有錯吧。


「就算、就算妳愛的人是繪里,就算、妳愛的人不是我,只要,妳幸福就好,能看到妳幸福就好。只求妳、求妳別躲起來。只求妳可以允許我…把妳放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閉上眼,忍住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為什麼妳要將自己搞得如此卑微?我幸福就好?那妳的幸福呢?為什麼不替自己多想一點?如果妳自私一點,或許我們就不會這樣了。


愧疚嗎?是無法回報她的愧疚轉變成無法放下的牽掛嗎?還是在那生活中,真正愛上了西木野真姬。


還是沒有個答案,但唯一能肯定的是,打從內心深處,不想鬆開這人的手了。


感受到另一個手掌傳來的無助,收攏她握住我的手心的手指,想傳達給她此時的心情,但是沒想到下一分鐘,她卻握住我的手,牽著我一步步走向えりち,我楞著讓她牽著走,然後走到えりち面前,我與えりち面對面,真姬站在我們倆的中間的側邊,她拉起了えりち的手,舉起了我握住她的手,然後將我和えりち的手重疊一起,將她自己的手放開。


我錯愕地看著這一切發生,她認真地對えりち說「不要再因為誤會而放開了手。」


然後轉身離開,就如同那天,為了我和えりち的復合,和にこち聯手將我和えりち都約出來,想說冷靜的談話,卻沒想到えりち會突然出現,而我跑開。


那天妳說過,無論結局好壞,妳都會在我身邊一起度過。


或許對えりち來說,很慘忍也很不公平,但是我和她因為信任而誤會,因為誤會而分開,和真姬卻是因為分開而相遇,因為相遇而同住,因為同住而相伴。

六年和半年相比,只是十二分之一的時間,但卻比十二分之十一來的深刻。


我握住她的手,她錯愕地看著我。


我吸了一口氣後,緩緩說出「不要讓我此時作出決定好嗎?我不想讓真姬誤會我因為愧疚而拉住妳、選擇妳,我不想讓えりち誤會,我為了彌補真姬而選擇了她。」


「我之所以會選擇出國當交換老師就是這個原因,我想我們三人都該分開好好去想往後的打算。」

「哪のぞみ還會再回來嗎?」


「我只是去當半年的老師而已,當然會回來。」我困惑,為什麼真姬認為我不會再回來日本似的。

「可是妮可說妳假借出差之名,逃避之實,不打算再回來了。」


我瞇了眼,心中想著〝わしわしmax就留到下次吧。〞


「我會回來的。」


等再次踏上這領土時,我會做出決定。




=-=-=-=-=-=-=-=-=-=-=-=-=-=-=-=-=-=-=-=-

後續


半年後。一家醫院的辦公室內,文件分類有序的辦公桌上有個相框,相框內的兩個女子,紫髮女子從身後抱住因為害羞掙扎的酒紅色法髮色的女子。

辦公室的主人在這個時候難得不在辦公室內辦公。


她站在機場內,看著大廳所顯示的機型和時間,確定自己沒有搞錯時間後,忐忑不安的望著出口,希望能第一時間看到她。


卻沒發現身後有個人影躡手躡腳地靠近她。


眼前的一片黑暗和溫軟的手掌掩蓋自己的眼睛。瞬間的驚嚇後又馬上冷靜「のぞみ。」雙手舉起覆蓋那人惡作劇的手掌拉下,轉身面對。

「虧我還提早一個班機,想說嚇嚇看真姬的。」

「就猜出妳會這樣做了,所以我不是提早到了?」


騙人!明明就張望著出口!


被那人瞇著眼的表情看著,她只好偏頭「好、好啦!我是真的有一點點被嚇到。」


那人接過行李箱,勾著她的手臂,緩緩一起走出機場。


「のぞみ。」她停下了腳步,很認真地看著我說「謝謝妳選擇了我,謝謝妳給我照顧你的機會。」

「笨蛋。」


開車回到了家門口前,她笑著將鑰匙給予我,我打開了門,她先拖著行李箱走了進去,在玄關處。


「ただいま。」

「お帰りなさい」



EEEEEEEEEND啦!

-----================



廢話區


如果覺得我很欠扁的,請右邊門打開左轉來編我(被拖走 ) 這篇文章已經脫離了原本的初次構想了。


我打完了啦!哈哈哈哈!沒意外的話!會是甜文開始


懦糯的問 會有人想知道初稿嗎X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