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无标题

作者:aoc22100
更新时间:2014-11-01 23:06
点击:247
章节字数:77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真姬醬!!”可怕的噪音在門外傳來,令在房中的兩人都停下交談,轉向門口。“真姬醬!!”率先推開門飛奔過來的是凜和穗乃果。一把地撲上在病床上的真姬,“哼!”悶哼了一聲,被耳尖的妮可聽到了。“喂,你們兩個!想壓死真姬醬嗎?”一手一個捉著後領,將兩個活力過度的人兒推回去才剛進門的眾人之間。“穗乃果…凜…”惡魔般的聲音在身後傳來,令兩位相似髮色的人不禁渾身上下發毛。“海未醬海未醬喵…”帶黑氣的面孔拉開一個令人不能直視的笑容,“明天你們的練習加倍。”“誒!!??”正想反駁的兩人被海未「還想狡辯的話就三倍」的無形壓力下弱弱地回到自家主人身旁。小鳥摸摸消沈中的穗乃果後,代表眾人問候這久違不見的後輩。“好久不見了呢,真姬醬。”真姬眨眨眼睛,確認了是小鳥本人之後,目光下移到相牽的雙手中,微微一笑。“好久不見,小鳥。想不到一回來就看到完美的結局呢。”別有深意的暗指,令交握的手更加相緊。“唔,多虧希醬呢。”幸福的笑顏,證明了主人的心情。一直在後方的三年級生的兩人,這時終於開口。“真姬,沒問題吧?”繪里略帶擔心的詢問,搖搖頭,回答。“沒有事哦,只要好好的休息就會好的了。倒是μ`s那一邊…”“沒問題哦~~真姬醬只要好好的休息就好了,我們大家會等你康復回來的一日才會繼續開始演唱會的。”穗乃果總算拿回原來Lader的氣勢,元氣滿滿的回答。默默的點頭,一時間房間中沉默無語。


“呀啦呀啦~~難得的聚會,可不能這樣死氣沈沈的哦~”希開口打破這一個僵局,穗乃果和凜立時如大一般和真姬說著在入院時錯過的趣事。妮可默默地退到後方,有一句沒一句地和其他人談話。目光移到二年級生之中,同為金黃的眸,當中流露出的心情,連在旁的人也可以感受到。那是一種,互相信任、支持,並永不離棄的信心。“妮可ち,你也可以這樣的,不用去羨慕她們的。”沒好氣的掃了綠眸的人一眼,幽幽地回答。“你也可以的,又不去放手一搏?”微微垂下眼簾,阻擋著一切的目光。嘆息地呼出一口氣,轉身打開房門之時,留下一句令一向心如湖平靜的人湖中泛起一點漣漪。『妮可會好好和真姬醬說的,不管是接受還是拒絕。但是希你呢?連嘗試都不敢,又如何知道另一人的心情是不是都和你一樣呢?』“妮可先離開下,你們別弄傷真姬醬呀。”“是~~”“繪里跟妮可來一下。”沒等繪里回過神來,就被妮可拉離病房之中。森林色的眼眸帶著不安的神情看著友人被另一名矮小的友人拉走,不發一言地看著門慢慢關上的一刻。


“妮、妮可?你想帶我去哪呀?”從真姬的病房中被面前不發一言的黑髮友人拉走之後,一直在醫院之中左拐右轉,直到頭也快暈之時,才停下腳步。繪里在妮可放開手之時,立即就捉緊在身旁的長椅椅背,等了好一會兒慢慢頭不再暈,先抬起頭,看著明明有不知明怒氣卻因為身形問題而弄得這一切很可笑的雙目。“怎麼了,妮可?”“……”嘴角輕輕一抽搐,再問一句。“妮可,你…”“你,把希當成是什麼人了?”“誒?”“你把希當成是什麼人了?”“什麼人…?”繪里不明白把她在拉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問這樣這樣的問題,沒好氣地回答。“當然是朋友呀,不然還可以有什麼其他答案呢?”“……”聽到繪里這樣沒經思索就回答,對方反而沈默起來。久得繪里身體開始被晚風吹得發冷時,才聽到前面傳來幽幽的嘆息聲。那一聲,不知道是因為晚風的關係,還是其他的原因,給了繪里失望、憂傷、不忿,還有其他數不清的感覺。“妮可我呀,一會兒打算向真姬醬告白呢。”“呀?…”“妮可我讓真姬醬等太久了,久得真姬醬也開始不散踏前一步,這一切也是妮可的錯。”“因為有了膽怯的心、不認為自己有和她一齊的資格,所以妮可我退縮了。”“但這樣,只會令兩夥本應緊緊相依的心硬生生地裂開,帶來的,只是撕心裂肺的痛。”繪里一直在聽著妮可的自白,不明白,也隱隱的明白。這是…什麼來?兩人不明氣氛被鈴聲所打斷,拿出放在口袋的手機,拉開選單。對方疑問的眼神傳來,一面按下接聽鍵一面回答。“是希打來的。”“喂,希?”『繪里ち,你在和妮可ち跑去哪了?咱們快要走了呢。』“呀,抱歉。和妮可談一些事,忘了時間。現在就回來了。”『好,那咱們在大廳等你。』“唔,一會見。”合上手機,帶著歉意的說。“抱歉,妮可。希她們快走了,我要和她們匯合呢。”點點頭當作回應,看著金黃長髮在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也希望你在愛情這一些事上,會好像現在一樣,不回頭地勇往直前。就算是會遇到無數的困難。」


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大聲地叫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了小老鼠的人。“真~姬~醬~”在身後的呼叫一頓,妮可緩緩的轉身之時,人影也黑暗後顯現在燈光之中。“…妮可醬。”不知是不是尷尬還是心虛的原因,紫藤色的眼珠一直沒有直視火紅眼睛。一步一步地踏前,站在因心虛而低下頭的人。“真姬醬站在這裡多久了?”輕輕捉起放在身旁的雙手,感受到冰冷的寒意。慌張地縮回手,藏在身後。“沒、沒有多久啦。只是凜她們走了,見你又這麼久都沒有回來,就、就順路到處走走而已,才、才沒有偷聽到你們的對話!”看著驚慌解釋的人,妮可再一次拉起本應被主人藏在身後的手,依著剛來時的路走回醫院之中。被拉的人知道剛才的謊言根本不足以證明她的清白,也一言不發地跟隨而走。


回到病房,也沒有多說,只倒了一杯溫水給病人,細細的一聲道謝打斷不了妮可深邃的目光,只好膽怯地一口一口細喝。直到杯中之水也喝光之時,妮可才拿走水杯,將豐骨感的修長手指包藏在自己的兩手。感到手掌的一顫,卻沒有推開。這樣令妮可信心大大的提升,深吸一口氣。“真姬醬,抱歉。”等待許久卻聽到這樣的話語,令真姬一下子面色發白。


“妮可想先對真姬醬說抱歉,若果不是我退卻了,真姬就不會這樣了吧。”滿懷歉意的向在床上的人傳遞,不待真姬回答時,擅自地說下去。“但是,妮可也很高興,生存了這樣久,也是第一次有人這樣的把妮可放在心上。這樣稍微的有點對不住真姬醬,但是妮可的心中就是忍不住有這樣的想法。”“妮可醬…”感覺到開始發熱的眼眶,狠狠地咬了自己的下唇一下,痛意打斷淚意,才繼續說下去。“妮可我真的…很高興。知不知道,一開始看加入μ`s的時候,看到各人的也有自己的專長:穗乃果永不氣餒的精神,小鳥製造衣服的手藝,海未滿懷心意的填詞,凜永遠不累的活力,花陽對偶像的熱誠和勇敢,繪里專業、深厚的跳舞底子,希更加是作為μ`s的帶領人,帶領著你們,以及真姬醬你和海未合作無間的編曲。“但妮可我呢?除了不輸花陽的熱誠以外,沒有。一個什麼也沒有的人,在處於擁有不同能力的人之中,膽怯、弱小、自卑的心情第一次的出現。“明明在部員一個個地離開之時、被人嘲笑在發著白日夢時,也沒有過的。”


軟弱的一笑,看得聆聽者心中緊緊地被抽實。“所以,在發現真姬醬對我持有不同的感情時,妮可的第一個想法是逃。只要逃走了,就不會有繼續下去的可能,也能可以忽視自己的心。“誰會想到,平日傲嬌不已的真姬醬,竟然在愛情上這樣的強勢,差點把妮可捉著呢。”聽到被人說傲嬌,立馬想反駁念頭剛出現,就被放在臉頰兩旁的雙手拉走了注意力。


過度接近的距離,引得少女的面變得和她髮色一般的紅。“做什…”“我喜歡你,真姬醬。我再也不能一個人想像著心愛的人遠離了自己,在一個不認識的人身旁展露在我面前未曾的笑顏。我要把真姬放在手心之中,我要讓真姬醬對我不能自拔的喜歡,一直的。我要真姬醬的全部,也只屬於我一個人。”溫熱的淚水終究也是敵不過地心吸力,在手掌的邊緣下流下,隨即就被輕柔地抹去。 手緊緊捉住衣袖,強忍因淚水而哽咽的疼痛,語帶嗚咽的回應。


“我都…最喜歡喜歡妮可醬了。妮可醬前段時間的逃避,真的、很傷心。但是我也…認為只是妮可醬一時間的逃避,會很快地就回到原來的打打鬧鬧的情景。但是,想不到妮可醬一逃就逃了這麼久,弄得我的信心也會沒了。會不會是我的錯覺呢,說不定只是我單方面的愛戀而已。但是,看到你在下雨日的反應,我知道你不是,但在你顯示好感之時,又到我膽怯了…妮可醬,你說,我們是不是笨蛋來的?”


親親鼻頭,眼眸帶笑的回答。“唔…我們,都是笨蛋。所以呢,為了彌補我們失去的時間,現在開始我們一齊去創造只屬我倆的時回憶吧。”淚水打濕了對方,但沒有人擦去,因為這是喜悅的淚水,專屬兩人的眼淚。在夜幕之下,在白如雪的房間中,交換了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的,宣言之吻。“我不會、再隨真姬醬一個人在何處哭了,你哭,我心痛。”“我都,不會逃避了,要好好的和妮可醬經歷以後共同的時光。”

=============END==============

我終於都可以完了這一篇了....但其實我還有幾個的坑在....我腦中又不停有新的念頭真的很難壓下呢

看我在某一處又開了一篇新的文(偷偷宣傳別人的新論壇(不是百合向的但是我連後續都沒有想好...自作孽唉

下篇文再見~(話說我不準備高考在寫文,本当に大丈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