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4-10-11 20:58
点击:393
章节字数:30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3_



Merida家鄉並不常下雪,水面也不會結冰。她隔天就帶Anna騎馬到山裡去玩。

她幫她黑白雙色的馬繫上鈴鐺,Anna讚嘆:「好漂亮的鈴鐺,你什麼時候這麼有美學素養了?」

Merida插腰道:「你給我說,我在你心目中是多缺乏美感?」她不打算告訴Anna這是Elsa送的,Anna看起來終於有點遺忘Elsa的跡象了。



Anna的馬是鵝黃色,鬃毛、尾巴和蹄邊的長毛都是白色。Anna充滿敬畏的抬頭看著牠:「Merida,你們家的馬都這麼...大隻嗎?...看看牠的肌肉...我覺得牠打個噴嚏就能把我彈飛。」

Merida聳肩:「沒辦法,我們這兒的馬都是勞力馬,農忙時還要耕田。牠們跑不快,不過耐力很好,騎起來也很穩。而且,你那隻脾氣特別好,別再挑了。」

Anna笑道:「我不是在挑剔...」眼見Merida已經迅速翻上馬,連忙跟上:「噢,等等,我不確定我爬得上去...好,我上來了...噢!牠開始跑了!!」



Merida覺得Anna漸漸抓到騎馬的訣竅後,故意踢馬肚子催馬加快速度,Anna在後面叫道:「等等我!」

Merida回頭喊道:「我不會等你!你自己想辦法跟上來!」她知道Anna的馬速度夠快,習慣會跟著她的馬--Merida的馬是馬群裡的leader--,也對附近的路很熟,並不擔心Anna會走丟,還有那個新鈴鐺,聲音近聽不刺耳,但可以傳很遠,Merida相信Anna...的馬聽得到。



她們一路穿過原野,跑過稜線,進入一片森林旁的草原,不遠處有水聲。

Merida放慢速度,聽到馬蹄聲從後面跟上來,「噢,噢...我得想辦法讓牠停下來...」Anna拉著韁繩手足無措的說道。

「稍微收緊就可以了,放輕鬆。」Merida說,但Anna的馬不太受控制,Merida舉起一隻手掌對著黃馬,低沉的發出一個很長的「嗚」聲,黃馬停了下來。

「為什麼牠們都聽你的?」Anna氣喘吁吁的問,臉泛紅暈額頭滴汗,彷彿剛才疾馳的不是馬而是她。

「你這麼弱又沒自信,連馬都想欺負你。」Merida翻了個白眼,跳下馬背。

Anna也翻下馬背,嘟嘴咕噥道:「我又不像你從小在這裡長大...」

「Stop whining!我不覺得你那樣可愛。」Merida指了Anna的嘴型。

Anna一時收不住嘴型和想說的話,又無聲的抱怨了幾句。

Merida懶得理她,往前走去。Anna連忙追上,問:「我們要去哪裡?」

Merida說:「我要給你個特訓,好消息是你可以選擇項目,一是翻過山,二是爬上岩壁,三是穿過森林,四是站在這裡射中對面那個樹洞。」Merida停在水邊,指著遙遠的對岸一棵枯朽的樹。

「我根本看不清楚樹在哪裡...」Anna瞇起眼:「今天先爬岩壁吧。」

「很好。其它項目順延。」Merida拍了一下手掌,走向西側的岩壁。



岩壁在瀑布旁,下面就是瀑布沖刷出來的潭水,高度不高,斜度也不是很陡,Merida覺得這是難度最低的。「Merida,岩壁下面...是水,這表示...」Anna遲疑的問。

「這表示你很安全,而且我們不需要架繩子。」Merida笑道。

「掉下去有點冷!」Anna抱怨。

「那你就想辦法不要掉進去!」Merida吼道,「我爬一次給你看。」她脫下外套和鞋子,把褲管捲起來,從岩壁邊緣的樹根攀上,三兩下就翻到岩壁上端,在岩石上坐了下來。「看吧,我說很簡單。」她攤開雙手。

「Merida...我剛剛根本沒看到你踩的地方有著力點。」Anna仰頭看著她。

「你爬的時候自然就會找到了。快上來!」Merida拍了兩下手。



Anna也脫下外套--跟Merida的媽媽借的長披風,脫下毛衣、鞋子,捲起褲管,她問:「Merida,我覺得我應該把整套衣服留在下面,濕了怎麼辦?」

「但我不想看你裸體!」Merida沒什麼耐心,往下大吼:「給我上來!人生不是隨時都有備用衣服!」

Anna愣了一下,一咬牙,從樹根旁攀了上去。

Merida往下看著她手腳笨拙的尋找腳點,雖然有點擔心,但不打算出聲提醒。

「Merida,接下來怎麼辦?我看不到我的腳。」Anna的聲音從下面岩壁傳來。

「不必用眼睛看,用腳、用心感覺。」

「我沒辦法!」

「那你只好掉進冷得要命的水裡了。You are on your own now. No one can help you except yourself.」

「噢...」Anna終於閉嘴了,雖然偶爾還會傳來一兩聲驚叫。Merida希望她有聽懂剛剛的雙關語。



順利挺過幾次驚險的滑脫,Anna爬上頂端,她吁了很長一口氣,在岩石上坐下。

「恭喜,你完成了半個任務。」Merida笑道。

「半個?」Anna擦著汗,睜大眼睛。

「不然你覺得我們等一下要怎麼下去?」

「呃...不~~~~~~」Anna往後躺了下去。



這天的天氣很不錯,天空飄著白白的雲,陽光照得身體暖洋洋的。

「Merida,Elsa和Rapunzel小時候也是這樣爬上岩壁拍照的吧?」Anna說。

「休想我會跟你把頭髮纏在一起。」Merida回。

Anna笑了一下,又說:「他們兩個...真的很要好呢。」

「也許吧。」Merida說。

「我想到上次跟Elsa去滑雪,隔天早上我們打完雪仗躺在地上,陽光也和現在一樣舒服。」Anna的語氣有點夢幻,但她很快就沉默了。

Merida轉頭看她,表情很黯淡,一副快哭的樣子。「拜託,你可以不要再談論她嗎?你們已經分手了,分、手、了!分得乾乾淨淨!!」

「嗯...我知道。」Anna眼眶紅了。

「你自己說,你把自己搞得跟喪屍一樣多久了?你剛騎了半小時的馬,爬上一片岩石,躺在幾千哩外的陽光下,但是你的心根本不在這裡,你心裡只有Elsa,Elsa,Elsa...我受夠你了!」Merida站起來,撿了旁邊的小樹枝,輕輕一折,發出啪的一聲:「你就跟樹枝一樣,輕輕鬆鬆就折斷了,弱到爆!你說就算你還跟Elsa在一起,你能給她什麼幸福?你就只知道整天黏著她,等她照顧,你甚至連她想吃什麼巧克力都沒注意到!你不能為她分憂解勞,出不了廳堂,下不了廚房,你說,她為什麼要跟你在一起?」

Anna坐起來,張大嘴巴,愣愣的看著她,半晌才指著Merida手上的樹枝說:「...我應該比那根樹枝強壯一點吧?」

「Fine,excellent!」Merida有點冒火,很快撿了幾根粗一點的樹枝,抬起膝蓋在大腿上一頂,全部應聲斷裂。她把所有的樹枝用力摔在地上:「What's the difference!?」

Anna支支吾吾的說:「好啦...我想我懂你的意思。」

「很好!」Merida順了順氣,說道:「你必須靠自己的雙腳站起來,不能老想著把重量放在別人身上。You are too needy.」

「...I just love her so much...」

「Do you really know about love? You don't even know yourself.」

「......」

「你必須先讓自己完整,才有辦法愛人。」Merida又翻了白眼:「跟你談這個好噁心。」

「Merida,謝謝你。」Anna低聲說,她站起來笑道:「我們好不容易爬上來,不拍個照再走嗎?」

「可以,不跟你綁那個蠢辮子的話。」Merida扁扁嘴,從口袋掏出手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