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同居(4 完)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7-12-21 22:41
点击:402
章节字数:21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小瘋 于 2014-9-18 00:12 编辑


------ -----------------

のぞみ

叮咚─門鈴聲響起,えりち走了出去,沒多久又回來。「のぞみ,有妳的包裹,還蠻多的,要妳簽收。」


我疑惑地從注意力與視線從充滿輻射的電腦螢幕移到えりち的身上。包裹?自己又沒有訂購什麼東西,怎麼會有包裹?

揉揉有點疼痛的雙眼,有點後悔沒有將眼鏡帶回來,習慣了打電腦配帶著。疑惑地走到玄關,快遞人員身旁已有幾個大小不一堆疊的紙箱,上頭還有標籤。


簽下自己的名字,讓えりち先幫我把紙箱搬回書房,正要關上門時,快遞人員又慌慌張張地從隨口腰帶中拿出一張卡片。「啊!對不起,東條小姐,差點忘了把這張也給妳了,真是抱歉。」將卡片交給我後,快遞人員就離開了,我楞站在玄關,看著這張卡片。


卡片很簡單。在有巨大聖誕樹的廣場中,模糊的兩個人,一人仰著頭看著聖誕樹、雙手半舉起,似乎捧著貴重物品謹慎著。一人低著頭,將雙手捧在胸前,似乎在祈禱著。

翻過卡片,短短的兩行字、二十八個字『遺留在這裡的東西,我交還給妳了。遺留在妳那的東西,我已不需要了。』視線、逐漸看不清字型。


不再、需要了嗎?


突然感受到腰部被人緊緊懷繞著,肩膀也被人靠著,眼角餘光所看到的是熟悉的金色柔順的髮絲,披散在自己的肩膀處。

單純的、擁抱著自己。隨後將下巴靠在自己的肩上,或許、看到了卡片內容,明顯感受到身後的人的顫抖,然後鬆開懷抱將自己溫柔的轉過身、面對。

她疼惜的用指腹擦拭自己眼角的淚水,手掌心擦拭著自己的淚痕,えりち的波動和緩緩靠近的臉龐,閉上眼回味這屬於自己的溫柔。


「のぞ…み…」在正要貼上時、所呼喊的名字的嗓音,怎麼會是…?


我雙手抵制在えりち的肩上推離,自己也退了一步,退離那個空間。

えりち充滿的不敢置信、受傷的表情。清清楚楚的映在自己眼中。我想安慰她、我想解釋,開闔的嘴唇、浮動的聲帶,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只能、狼狽的低著頭,不忍再看到那讓人心疼的表情,滿懷歉意的「抱歉,えりち。」從此人的身旁…落荒而逃。


躲到書房關起門,無力的依靠著門滑落,看著眼前被えりち拿出來整理的物品。筆電、上班文書資料、書籍、小飾品等等,腦海卻是浮現,真姬是懷著怎麼樣的心情去收拾這些東西的?


將額頭靠在彎曲的膝蓋處,靜靜地流著淚。


自己到底想怎麼樣?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了。自己到底是哪一點值得一個醫院的千金如此卑微的喜歡著?


------------- ---------------

えり


站在書房外,舉起的手,敲不下。額頭靠在書房門,雙手緊握著拳也放置在兩旁,裏頭的人,明明就在自己身邊,為何、讓我發覺妳的心不在這了?


轉過身依靠著書房門坐下。後腦袋靠著書房門著遠處陽台外的星空,啊啊,為什麼今晚的星星、是如此的模糊不勘?

仰起的頭,倨強的不讓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流出。


我們、已經回不了嗎?


============== ==================


當看到簡訊的時候,已經是要下班的時候。原以為のぞみ只是去敘舊聊天而已,但回到家打開家門看到空無一人的屋內,內心的恐懼因為空洞的屋內,產生了。


搖搖頭,穩定心神,只是、去聊天罷了,別沒事嚇自己,のぞみ不會拋下自己的,我們說好的,要手牽手度過一生,要去一同面對。沒事的。對。沒事的。


但隨著掛在客廳牆上的時鐘,一秒、一分地過去,心開始浮躁。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晚餐時間。我有如虔誠的信徒般,雙手緊握在胸前祈禱著。のぞみ會回來的。


拿起手機撥號,我只是想問看看のぞみ要不要回來吃飯而已。


一通電話、兩通電話。都是沒人接聽。


八點半。我拿起外套穿上,拿起鑰匙放進口袋,踏出家門將門關好,前往真姬所住的公寓。


在路上行走時邊去回想了前日也就是のぞみ推開我的隔天,我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人一邊,のぞみ喝著茶緩緩說「半年前,我不小心被車撞到,是剛好在附近逛街真姬救了我,然後在真姬家所屬的醫院內治療,一開始是我拜託真姬,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在這裡、包含えりち。」


のぞみ放下茶杯直視我。「那時候的自己,提早回到家的自己,沒有從你口中知道,你幫助那位朋友,讓她暫時住在家中,打開門的自己,看到了她……如此熟門熟路的摺著妳的衣物、走到廚房拿出水杯茶包的自己,當下的心情、當下的感受…」のぞみ低著頭將視線集中在雙手緊握著茶杯。


我的心、被人緊握著。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這個門、是怎麼走到大街上的,當意識到時,只看到了一台車往自己衝過來,已經躲不開的距離,我放棄地閉上眼,之後也不清楚了。等清醒後,就看到了真姬。」


「真姬的邀請,讓那時的自己住進了她的家。真姬的陪伴那時的自己再次回來這裡,收拾著這六年來的點點滴滴。」のぞみ抬起頭,含著淚的眼眶對我詢問「吶…えりち為什麼,在三個月前,在你明明回到家了、明明看到了紙條和鑰匙,為什麼、不找我?」


我…


「如果、那時…」


是不是就會有所不同?


是不是、就不會讓自己看到這一幕了?眼前的景象讓自己的腳步,硬生生地定在原地。


のぞみ哭了,緊抓著真姬胸前的衣物,靠在真姬的肩上哭了。真姬的雙手筆直地放在身體兩側,似乎在忍住什麼衝動緊握著拳,然後舉起抓住のぞみ的雙肩,推、離。


從口袋拿出手帕擦拭著のぞみ的臉頰,然後整理のぞみ的外套儀容,我走上前拍掉了真姬的手,站在のぞみ的身旁握住她的手,十指緊扣著。「のぞみ,我來接妳回家了。」然後看向真姬被我拍掉手後呆愣的表情說「真是抱歉呢,真姬,讓のぞみ打擾你許久。」

她回復神智的回應「我才該跟妳說抱歉,讓のぞみ照顧我許久,謝謝妳のぞみ,我已經好許多了,妳不用再擔心了。」

「可是…」

「走吧!のぞみ。」放開緊扣的手掌,故意的用手臂攬著のぞみ的腰說。


妮可拿了件大衣披在真姬的肩上,對我翻著白眼說。「喂喂!要曬恩愛回家慢慢曬,在一個病人面前曬恩愛會遭天譴的。」

「妮可說的也對,生病患者傷不起。還是快回家吧妳們。」真姬附和妮可的話,笑著說,隨後像是想到什麼,對のぞみ伸出了手掌心,のぞみ搖搖頭,但真姬依舊不說話直視著のぞみ。


有種、此時他們眼中就只有彼此。


のぞみ從胸口內側口袋中,拿出了一把鑰匙「妳說過…」,還沒說的話被真姬的搖頭給扼殺,將鑰匙的放在真姬的手掌心中。


「我就不送妳們了。」妮可扶著真姬走入屋內,關起門。


のぞみ看著被關起的門,楞著,隨後腳步輕浮的走了。


我看著のぞみ的背影「のぞみ,妳…?」我們、再也無法共同走下去了嗎?


三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