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4-09-16 20:46
点击:712
章节字数:137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ishiko 于 2014-9-16 20:49 编辑



(CH.6~10)




和Elsa告別後,Anna如漫步在雲端地飄回寢室,用力推開門:「我回來了!」

Merida正埋首在課本中,只回了句:「歡迎回來。」

Anna放下背包,開始在Merida的書桌旁轉來轉去,直到Merida覺得眼花撩亂,放下鉛筆問:「發生什麼事了?」



「就等你問。」Anna臉上還染著粉紅色,喜孜孜的把今天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訴Merida。

「......你們進展也太快了吧!」Merida盤腿坐在椅子上,笑著發出嘖嘖聲,「Anna,你現在看起來完全是個花痴!」

「花痴?會嗎?哈哈...」Anna原地轉了個圈,在空中做出灑花的動作。

「超噁的你。」Merida戳了Anna的肋骨,笑道:「欸,可是,你高興什麼啊,她和Hans看起來就是男女朋友啊,你又沒機會。」


「噢....噢!!你說的對耶。」Anna重拾了一個被自己忽略的重點,頹然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小姐,不要跟我說你剛剛一直沒注意到這點。」Merida睜大眼,用誇張的語氣說。

「我有想到,但不小心忘了。」Anna把臉埋在掌心,聲音變得很模糊。

「是刻意忘記的吧!?和Elsa的兩人世界太甜蜜了?」Merida促狹笑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Anna仰起頭對著天花板發出一串痛苦的叫聲,音量大到隔壁敲了牆壁抗議。Merida把手抱在胸前皺眉道:「現在是在演哪齣?」

「怎麼辦啊啊啊啊啊!!!!Me---ri---da~~~~」Anna不理會隔壁的抗議,抱著頭晃來晃去,繼續呻吟。


「問我嗎?給你三個選項。」Merida伸出三根手指。

Anna眼睛一亮:「聰明的室友,請說!」

Merida揚起下巴,露出軍師般的睿智表情:「一,忘了她。二,橫刀奪愛,三,乖乖當你的好妹妹。」


Anna咀嚼了這三個選項,瞇起眼求助:「後面這兩個我很難選耶。」

Merida有點驚訝:「後面兩個你沒辦法選?我以為你很清楚自己的感覺。」

Anna低頭想一想:「我不知道,雖然很喜歡她,可是要跟她當...情侶?感覺又好奇怪,我是說,嗯,我這麼普通又不起眼的人,站在她旁邊說是她女朋友,畫面超不搭的。」

Merida不以為然的說:「拜託不要考慮看起來登不登對的問題好嗎,我只是問你你對她的感覺。而且,我不覺得你們看起來會不搭。」

Anna臉上迸出笑容:「真的嗎!?Merida你對我真好!」接著又思考了一下,說:「當情侶和當妹妹到底有什麼差別?」

Merida回答:「我想...其中一個是無法和別人分享的吧。」瞥向臉上有點呆滯的Anna,故意用鄙視的語氣說:「不要問我是哪一個!」

Anna搖手道:「我知道啦!嗯,可是我真的不清楚,雖然知道她和Hans在一起,但我不討厭Hans,也沒吃醋...」

Merida馬上戳破:「你根本也沒跟她交往,有什麼資格吃醋。」

Anna抱怨:「唉唷,你戳得這麼直接好討厭。」轉轉眼睛:「我不知道談戀愛是怎麼回事,所以...」

Merida問:「你沒談過戀愛?」Anna搖頭:「也沒喜歡過誰...如果Elsa不算的話。你呢?」

Merida搖頭:「玩都沒時間了,還談戀愛咧。」

Anna哈哈大笑:「軍師~~我還以為你經驗豐富呢,沒想到你跟我一樣是個迷惘的小孩。」

Merida呸了一聲:「如果我是你的話,一定不會和你一樣糊里糊塗。我看你還是挑第三個選項吧。」

Anna扮鬼臉:「你這麼有自信啊?為什麼叫我挑三?」

Merida正經的回答:「你自己都不清楚對她的感情是什麼的話,怎麼可以要求她和你交往?你這樣跟她摟摟抱抱的,如果她喜歡上你怎麼辦?你這是在傷害她。」

「她不會這樣就喜歡上我啦...」Anna低頭:「可是我真的很喜歡她耶,算一算也三年多了...」

Merida越說越犀利:「你確定你喜歡的是她?不是你想像的她?你們不是才見過一次?而且已經過了三年,你變了,她也變了,你真的了解她是怎樣的人嗎?如果你想和她交往,你能接受她的缺點嗎?你有把握讓她幸福嗎?」


Anna努力思考了一陣子,嘆口氣:「你說的對,我真的不了解她。」

Merida道:「你也不了解自己,我覺得這個問題比較重要。」

Anna聞言呆了一下,回:「我以為我就是個單純無腦的人。」

Merida哈哈大笑:「喔,就這個理解還算正確。」


Anna白了她一眼,從自己桌上的書堆後找出一個東西,小心翼翼的拿給Merida:「你看。」

Merida也小心的接過,用比平常高的嗓音驚嘆道:「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漂亮?」她愛不釋手的端詳把玩著。

這正是Elsa三年前送給Anna的冰宮模型。Anna抬起下巴得意的回答:「我的姊姊很厲害吧?這是她三年前給我的。」

Merida聽她用姊姊稱呼Elsa,促狹笑道:「你真的選了選項三?」

Anna吐舌頭:「我採納了軍師的建議。」

Merida正色道:「抱歉,我更正一下,我不想建議你選哪一個,但你必須清楚自己的決定,而且承擔這個決定對你、對她、還有對其他人,例如Hans,帶來的後果。在你還沒釐清前,又已經動用了你的無敵耍賴撒嬌攻勢,你明顯只剩下三可以選,對你們的潛在傷害可能最低。我的分析合理嗎?」

Anna嘴巴微張,茫然點頭:「我想大概是合理的。」想了一下又問:「不對,我有個問題,如果之後我們愛上對方,會不會又要掙扎**的道德正確性?」

Merida大笑:「對,有這個風險。所以要改選二了?」

Anna搖頭:「我不確定,先挑三好了。哪天我改變主意的時候再諮詢你的意見。」


Merida把冰宮模型還給她,嘿嘿笑道:「OK,現在,把你的好姊姊『遺忘』給你的禮物收好吧,這可是限量的。」

「不要強調遺忘嘛。」Anna接過,輕輕的將它擺在桌子最安全的內側角落,打開桌燈,趴在桌上,緩慢旋轉模型,滿臉堆笑的欣賞著模型的光影變化。

「我得提醒你啊,免得你活在想像的....冰宮裡。」Merida笑道。





過了幾天,Anna下課時看到系上公布欄張貼了一張海報,邀請學生參與打造小船的計畫。

她一看到標題就被吸引住了。這是個接近一年的計畫,由教授和有經驗的造船師傅一起指導,可以設計自己的小船,並實際做出來,明年春天學校的大湖融冰後,會下水試航。

「太太太太酷了!!」Anna在海報前情不自禁說出聲來。

「瘦皮猴,要參加嗎?」Kristoff不知何時站在她後面。

「要!」她轉頭看是他,翻白眼道:「干你屁事。」

「好,我跟你下戰帖,等我們的船都做出來,我跟你比一場,環湖一週。」Kristoff鄙夷的冷笑道。

「誰怕誰啊!一個人划嗎?」Anna插腰道。

「對,你怕你太弱的話,我不介意你找你姊姊的男朋友當選手。」Kristoff自己噗哧笑出來。

「我、不、需、要!我一個人就能幹掉你!」Anna大聲說。

「公平起見,我先告訴你我會找一個人跟我一組,」他向系館大廳另一側揮手,一個身材矮小的男同學Olaf走了過來,眨著褐色的無辜大眼向Anna打了招呼。

「噢,你找Olaf當選手?因為你太胖了嗎?」Anna撇嘴笑道。

「我沒有胖!我是壯!」Kristoff吼道,「而且,不怕告訴你,我就是選手,Olaf是我的造船夥伴。」

「啦啦啦大胖子划船~伊呀咿呀~~划也划不快~~」Anna扮著鬼臉隨口編起歌來,配上很吃力划船的動作,Olaf不禁笑出聲來,Anna不討厭Olaf,聽到笑聲就向他眨了下眼。

「這首歌很機歪。」Kristoff抱胸,問:「好,你一個人一組?我不想勝之不武。」

Anna回:「我接受你的挑戰,我會再找一個組員。掰。」她擺擺手,快步離開。

「等等!」Kristoff叫住她,「我們還沒約定賭注。」

「玩這麼大?」Anna沒回頭:「我還沒想到,不然輸的就在比賽那天跳進冷得要死的湖裡好了。」

「好!我等著看你在湖裡哭著叫救命。」Kristoff挑釁的大笑。



Anna迫不及待的衝向建築系館,想問Merida願不願意當她的組員,當然,她知道Merida一定會答應的!


「Anna!」她正想跑向Merida可能在的那間教室時,有人叫住了她。她停下腳步,看到Rapunzel向她招手,旁邊站著Elsa。

偶遇他們兩個,Hans又不在,Anna開心的跑過去:「Hi~~Rapunzel...and Elsa!」

「小紅獅還是充滿活力耶。」Rapunzel笑得很燦爛,好像總是心情很好的樣子:「你來找Elsa?」

「嗯...其實不是。」Anna看向Elsa,她這天不再是撲克臉,臉上的笑容很放鬆,可能是正在和Rapunzel聊什麼閨密話題吧。「你來找Elsa?」Anna問。

「對呀,每周二中午我都會來找她吃飯,這次我可不會把潛艇堡分你囉。」Rapunzel擠眉調皮的笑道。

Anna想起上次的鬧劇,臉有點紅:「呃...你們不介意的話今天我請你們吃飯?」

Rapunzel哈哈笑道:「小紅獅,我不是為了想吃你的潛艇堡才叫你的。但我們很樂意跟你一起吃午餐,對吧,Elsa。」

兩人一起看向Elsa,Elsa笑道:「我可以多點一份三明治,如果你真的很餓的話。」

Anna窘得臉更紅了:「我不餓...喔不,我意思是說,我今天可以買到我自己的午餐...」

Rapunzel和Elsa互看一眼,笑得更忘我了。


Anna欣賞著Elsa的笑容,她笑得好像在自家看電視一樣輕鬆自在,沒有顧忌,隱約流露出天真和頑皮,完全不像她平常裝出來的--Anna寧願相信那是裝出來的--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然後她發現Elsa也看著她,眼底似乎流轉著另一種情緒,她覺得自己應該把眼神移開,但她沒有辦法,直到自己被什麼強迫轉移了視線。


「Anna~~~」她迎上Merida的笑容,「你來找我嗎?我們一起去吃午餐!」Merida背著厚重的課本,剛才掛在她肩上轉了一圈。

「噢,另一隻小紅獅耶!」Rapunzel興奮的說。

Merida看向他們兩個,先跟Elsa打了招呼。Anna笑道:「她就是我的室友,Merida。」然後指著Rapunzel說:「她是Elsa的好朋友Rapunzel。」


Rapunzel興致盎然的看著她們兩個:「小紅獅們,你們倆個站在一起的樣子好逗。」

Anna搭著Merida的肩膀:「也像雙胞胎嗎?」

Merida馬上抗議:「我才不想跟你當雙胞胎,我是獨一無二的。」

Rapunzel笑道:「Merida很有個性呢。」轉頭對Elsa說:「可是我覺得他們比我們像多了。」

Elsa扁嘴道:「我們並不像,brunette。」聲音似乎有點諷刺。

Rapunzel拉起Elsa的手:「別這麼討厭棕髮嘛~小雪花...」

小雪花?Anna覺得他們之間的綽號還真有點肉麻。Elsa很快的看了Anna和Merida一眼,表情有點尷尬,說道:「該去餐廳了。」

「對!再不去又有人要暴走了!」Merida知道上次Anna在餐廳打架的事,提出來戳了Anna一下。

「我猜這件事會被笑很久?」Anna無奈的問。

「可以寫成傳奇吧我猜。」Rapunzel笑道。

「吼~~~~~~~」Anna崩潰的慘叫又引來三個人的訕笑。



這天他們很順利的買到午餐,吃飯時Anna跟Merida解釋了造船計畫,Rapunzel聽得很有興趣:「我也好想參加!可是你知道的,我可能只能幫你彩繪。」Rapunzel學藝術,對工程一竅不通,但畫得一手好畫。

Merida想了一下,說:「我倒覺得你可以問Elsa。」

Anna有點驚訝:「你不想參加?」

Merida說:「我可以,但你們這計畫很複雜,前期還有計算分析和製圖,我連我們本科的都還沒學過,但我覺得Elsa應該可以幫你。」

Elsa似乎沒很感興趣:「造船的領域和建築還是不太一樣吧。Rapunzel可以幫你。」

「Rapunzel?」Anna和Merida很驚訝。

「喔,我想她是說我男朋友,Eugene,他學航太的。」Rapunzel喝了一口果汁。

Anna想了想,說:「好像比較相關?可是我不認識他。」

Rapunzel笑道:「他很熱心的,我幫你問。這樣可以分我一小塊船底版讓我畫畫嗎?」

Anna說:「當然可以!」接著又看向Merida:「可是...我覺得組員還是你最適合耶...拜託拜託...」

Merida笑道:「好啦,我親愛的紅髮女孩。我還可以當選手喔!」

Anna雀躍的握住Merida的手:「太棒了!我就知道你是我最棒的朋友!」Anna知道Merida運動神經很好,有她划船勝算大增,可是....「不過我想親手幹掉Kristoff,船我自己划。」


Rapunzel舉起果汁笑道:「敬小紅獅們!」其他三人也舉起手中的飲料互敬。Anna和Elsa對上眼,Elsa嘴角有個含蓄的微笑,Anna不確定那是什麼意思。



下午他們都沒課,Rapunzel提議到校內的河邊草地走走,「我有...這個!」她從背包裡拿出一個鳥型的風箏。

「哇,好漂亮!」Anna和Merida同聲讚嘆。

「Eugene他們搞飛機的偶爾會有這些小玩意,還好遇到你們,因為我猜Elsa會覺得跟我在學校裡奔跑放風箏很丟臉。」

「是有點好笑。」Elsa扁扁嘴。

「拜託,小雪花,你以前明明就做過更好笑的事。」Rapunzel推推Elsa的肩膀。

「不要跟學妹爆我的料啦!」Elsa豎眉。

「是什麼?」Anna問。

「不要問!」Elsa馬上制止。

Rapunzel嘻嘻笑道:「哦,實在太多了,我沒辦法決定要說哪一個,改天我們私下聊,等Elsa不在的時候。」

Elsa提高音量:「Ra~pun~zel~~你不要以為你都沒做過奇怪的事~~~~」

Rapunzel哈哈大笑:「我有,但我一直都這麼好笑,所以隨便你說~~」她翻白眼伸出舌頭做了很扭曲的醜臉,腳步輕快的跑開。

Elsa有點生氣的追上,兩人一邊打鬧一邊往河邊跑去。


「這就是你說的我不了解的那一面的Elsa吧?」Anna問Merida,揉揉眼睛。

「其中一部分的她。不錯啊,至少證明了她不完全是個snow queen。」Merida說,「不管他們了,我們來遛鳥吧!」

「呃...遛鳥...」Anna說。

「想到哪去了,你拿風箏,我去那邊試試。」Merida把風箏遞給Anna,自己拿著線頭跑遠找風。


經過一番努力,鳥風箏成功升空,在湛藍的天空下像真鳥一樣翻飛。

「你們好厲害!」Rapunzel不知何時擺脫了Elsa,在離他們不遠處坐下來,拿出一本素描本開始作畫。

Anna環視四方,看到Elsa坐在在另一棵樹下,手裡也拿著一本素描簿。『咦,Elsa也會畫畫?』


她跟自得其樂的Merida告了假,躡手躡腳的走向Elsa。只見Elsa的素描本上,並不是眼前的景物,而是一棟虛構的建築物,有點像鄉間小屋,不過充滿設計感,畫面上空白處還寫了一些算式,旁邊則是草地和小河,就這點和真實情境有點相關。

她抬頭看Merida,她正在研究怎麼讓風箏展開花式飛行。


「你在畫什麼?」Anna問。

沒想到Elsa被嚇了一大跳,馬上蓋住素描本:「你別突然冒出來好不好!」

「喔...對不起...」Anna退回一步,道歉:「你不喜歡人家看你的作品?」

Elsa似乎覺得嚇到Anna有點抱歉,換上比較和緩的語氣:「不是,只是不喜歡被看到半成品。」

Anna在她身邊坐下來:「那...你什麼時候會完成?完成後我可以看嗎?」

Elsa說:「你坐在我旁邊我怎麼完成?」

Anna裝可憐道:「好吧...」她坐起來用膝蓋爬向Elsa對面的空地:「我坐這裡可以嗎?看不到你畫畫。」

Elsa翻回素描本:「好,如果你不覺得無聊的話。」說完又低頭開始寫一些東西。


Anna在草地上滾來滾去,看看天空、看看Merida飛得越來越花俏的風箏、看看Rapunzel一邊作畫一邊吃吃笑、再回頭看Elsa,與世隔絕,專注在她的畫裡。

她的素描本把陽光反映在她臉上,白金色的頭髮像細緻的光束,臉顯得特別白皙,一雙眼閃閃發亮,好像她的畫裡有什麼魔法。她的左手在紙上遊走著,右手拿著橡皮擦。『噢,Elsa是左撇子。』

Anna轉身趴在地上,雙手支頤,全心全意的沉浸在這個畫面裡,臉上不自覺的漾起幸福的傻笑。


「Elsa seems to live inside her head.」不知何時Rapunzel走到他們附近坐下,輕聲說。

「就是啊,我還以為她在寫生咧。」Anna回。

Elsa沒有回答,好像太過專注而忽略了他們的對話,Anna注意到她拿出了工程用計算機,好像正在驗算。

「我以為那只是一張畫,結果上面有算式。」Anna說。

「還看得到圖,不錯了。」Rapunzel微笑,看著她,又轉頭看看Elsa。


Anna有點睏,Merida似乎找到更棒的風向,跑得有點遠,Rapunzel又開始畫另一張畫,也不跟她說話了。


Anna醒來的時候,Rapunzel正撕下她剛剛畫的畫,轉頭叫Elsa:「Elsa,你畫完了沒?」

Elsa抬頭:「好了啊。」

Rapunzel嘻嘻一笑,把第一張遞給Anna,上面是她和Merida在放風箏的樣子,還用彩色鉛筆上了色。「哇,你真會畫!不過...我們的頭髮這麼紅嗎?」Anna睜大眼睛。

「沒辦法,我的筆就這麼紅。」Rapunzel笑道,拿出第二張畫,看看Anna再看看Elsa,Elsa問:「你畫了什麼?」

Rapunzel賊笑道:「拿你那張來換。」

Elsa抬起下巴:「不要。」

Anna說:「反正上面的算式我們又看不懂...」

Rapunzel賊笑:「不,我才不要無聊的建築設計圖,我要第二張。」

Elsa竟然臉紅了:「你偷看我畫畫!」

Rapunzel笑得更開心了:「誰叫你老是活在自己世界裡。快拿出來。」

Elsa把素描本收摺好,還綁上繩子,站起來說:「我要走了,掰掰。」

Rapunzel湊過去在她身上磨蹭:「小氣鬼,拿出來。」

Elsa把素描本塞進側背包,微微噘嘴:「不要。」


『喔喔喔她噘嘴的樣子真是太太太太可愛了!!!!!』Anna在心裡尖叫。


「好吧,那...這張我只好自己收起來了。」Rapunzel把紙夾回自己的本子裡。

「欸等等,給我嘛。」Elsa小聲說。

「你喜歡我的畫?」Rapunzel笑著逼問。

「可能哪天你變什麼大師,我可以拿去賣錢。」Elsa說。

「你好市儈。算了,這張也給Anna。」Rapunzel佯怒,轉頭把那張畫送給Anna。


Anna接過圖,上面是她和Elsa在樹下的樣子,Elsa靠著樹作畫,眼睛明顯看著她,臉上還有一抹曖昧的微笑。而她...趴在草地上睡著了。

Anna看得臉都紅了,下意識的把圖捲起來,結結巴巴的說:「謝...謝謝...」


Rapunzel看了她一眼,嘻嘻一笑:「我該去找Merida拿風箏了...goodbye!」說著踩著跳舞一般的腳步離開。


Anna站起來看著Elsa,Elsa也看著她,臉好像有點紅。

「你想要這張畫?」Anna問。

Elsa點頭,Anna笑問:「你要拿『那張圖』來換嗎?」

Elsa瞪著她:「你什麼時候也會談條件了?」

Anna回:「剛剛。」

Elsa皺眉想了幾秒,拿出素描簿很快的撕下最後一張畫,朝內捲起來遞給Anna:「回宿舍再打開,不可以給別人看。」

Anna接過,問:「又是半成品嗎?」

Elsa沒回答,張開手掌,Anna只好把Rapunzel的畫遞給她。Elsa打開看了一眼,表情有點複雜,然後把畫夾進自己的素描本,說道:「我剛完成了作業的初步設計,該回去把它整理出來了,你不介意的話,我先走囉?」


Anna點頭,想在分開前給她一個姊妹式的擁抱,但又想起Merida說的話,自忖自己對Elsa的感情似乎不是那麼單純,她嘆了口氣:「Okay....bye.」





Anna和Merida會合,回到宿舍,趁Merida去洗臉的時候躲到衣櫃旁打開Elsa的畫,馬上從脖子紅到耳根。

Elsa畫了她睡著時的特寫。她不知道Elsa的素描能力這麼紮實,五官的比例很精準,就像建築施工圖一樣。光影畫得很仔細,甚至連她臉上的雀斑、眼睛上的睫毛、有點鬆散的兩條辮子、頭髮上的草末都交代了,不知道這張圖畫了多久,但看得出來她沒放過任何細節。


「她觀察我觀察了多久?....」Anna臉上發燙,自己睡著的時候Elsa可能一直看著她,可能還發現她睡覺會打呼和流口水。


她聽到廁所門把轉動的聲音,連忙把畫捲一捲塞進衣櫃,關上衣櫃的門。

「Anna,你的衣櫃是藏寶箱嗎?」Merida看到她把東西丟進衣櫃的模樣,覺得很好笑。

「呃...嗯...我改天會找時間整理,現在很亂!!」她欲蓋彌彰的說,背還是抵在衣櫃門上。

「好啦,我才不會偷看你不想『出櫃』的東西,你可以離開那個門了。」Merida說了個雙關語。

Anna慢慢離開衣櫃的門,看Merida攤開雙手表示她是個正人君子,Anna放心的走回書桌旁,抽出Rapunzel的那幅畫抖開:「Ta-da!Rapunzel要給我們的。」

Merida眼睛一亮:「哇嗚,我們被畫進去了耶!Rapunzel好厲害!」

Anna笑道:「怎樣,把它貼在房間門口?」心想:「你沒看到Elsa的畫,也超厲害的呢。」

Merida拍手笑道:「我正想說!我有黏土!!」


他們把畫黏在門的內側,一起退後幾步欣賞。「我開始喜歡Rapunzel了。」Merida說。

「你的意思是說...???」Anna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喂,不是你對Elsa的那種喜歡。但她很迷人,不是嗎?」Merida笑道。


Anna回想Rapunzel的一顰一笑--在她偶爾沒把注意力放在Elsa身上時看到的--,的確,Rapunzel是個很迷人的女生,和善、溫柔、風趣、自然、充滿好奇心,像春風,也像冬天的太陽,「就連扮鬼臉都不違和。」Anna說。


Merida笑道:「要不是你整個人像花痴一樣盯著Elsa,我猜你會愛上她吧。」

Anna反駁:「才不會,我最專情了,就跟你專情於風箏一樣。」

Merida說:「你還敢說,我是在製造空間給你們耶。」

Anna對於今天沒有陪她玩也有點不好意思,說道:「很抱歉今天沒好好陪你...」

Merida笑道:「不用道歉啦,我很享受一人風箏,反正你只會搞破壞。」

Anna插腰:「哪有,我明明就有幫忙,是你自己意見很多,這也想試那也想試。」

Merida笑:「所以才說我一個人玩剛好啊。你覺得我意見很多?」

Anna點頭:「很多啊。」

Merida道:「你選我當你的組員耶,我們會不會一直吵架?」

Anna想了想:「不會吧,我還怕我啥都搞不出來哩。」

Merida大笑:「就憑你這樣也接人家的戰帖,有沒有搞錯。」

Anna想起Kristoff的機車臉,握拳道:「我要變強!我今天就要開始來弄!」


Merida笑問:「為什麼你會想參加這個造船計畫啊?」

Anna直起腰說:「因為很酷啊!而且你之前說你對這有興趣...我想和你一起玩。」

Merida看了她一眼,笑道:「你很貼心耶。你是因為喜歡船才念造船系的嗎?」

Anna搔搔頭:「我小時候跟我爸在一個山裡面住過幾年,那裡有一個很大很大的湖,我爸做了一艘小船,我們常常划船出去。晚上在湖上看星星超棒的!噢我好想帶你去那裡玩!」

Merida嘿嘿笑道:「你還是帶你的Elsa吧!!不過...就因為這樣?」

Anna點頭:「除了這個,我沒什麼特別的興趣了。」臉微微一紅:「另一個原因是考大學的時候覺得申請這個系比較有勝算啦,如果要進這間學校的話....」

Merida問:「為了Elsa?我以為你考進這間大學是巧合耶。」

Anna眼睛看著地板點了頭:「其實並不是那麼巧合...」,Merida用類似歡呼的驚嘆說:「哇!!!!!!!要是讓Elsa知道的話,她應該會感動得馬上跟Hans分手投入你的懷抱吧!」

Anna想起剛剛藏在衣櫃裡的畫,臉馬上紅了。


真的嗎?如果跟她說這件事的話...


「Anna,我開玩笑的。」Merida笑完以後說。

「什麼開玩笑的?」Anna問。

「你打算去跟她說了?順便表白?」Merida問。

「沒沒沒...沒有啦!我想等好的時機再說。」Anna回:「就你說的啊,我還不夠瞭解她。」

Merida嘻嘻一笑:「我把你教成假道學了?Anna,其實外面有很多人在PUB看對眼就上床了你知道嗎...你這樣活像個宅女乖乖牌。」

Anna睜大眼:「我是聽說過那些事...你的意思是...?」

Merida笑道:「喔我沒什麼意思。你可以慢慢觀察再決定,也可以不用想這麼多,沒有絕對答案的。」


Anna狐疑的看著她,思考了一分鐘,很快就覺得頭腦打結了。她用力的晃晃頭,已經有點凌亂的辮子像波浪鼓一樣甩著:「算了!不想這個了!我要來看造船的東西了!」



當晚Anna整理造船的資料弄到很晚,躺上床時腦中卻都不是船圖或什麼設計準則。


她腦中的小電影院不斷重播著Elsa放鬆的笑容、她專心畫畫的樣子、她微怒時噘起的嘴巴、她看著自己時複雜的眼神...還有那幅畫。



她閉上眼睛打算睡著,卻老是幻想Elsa就坐在床沿,就著窗外灑落的月光,速寫她的另一張睡顏。





後來Anna常去建築系館找Merida,Merida知道她很想再遇到Elsa,就給了她自己的課表,盡量等她一起吃飯。


這週二Anna提早到系館,在門口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站著,好像在等人的樣子。「Rapunzel!」Anna開心的叫了她。

「Hi!Anna!」Rapunzel看到她,馬上展開笑容:「你來找Merida?」

「對呀,等等要一起吃飯嗎?」

「你是邀我?還是邀Elsa?」Rapunzel笑道。

「呃......」Anna的舌頭馬上打結了。

「Elsa早上有課,你要等一下喔。」Rapunzel幫她做了選擇。

「嗯......」

「Anna,你有男朋友嗎?」沒想到Rapunzel開門見山的問。

「沒、沒、沒有...」

「女朋友?」

「怎麼可能!!」Anna下意識的大聲說。

「哦,你不喜歡女生?」

「.......我不知道啦...欸你今天怎麼一見面就問我這種奇怪的問題?」Anna還在驚訝中。

Rapunzel摟住她肩膀笑道:「隨口問問。所以你都沒交過囉?」

「沒有...」

「喔,我知道了。」


『Rapunzel好奇怪....她到底想幹嘛....』


「你的船做得怎樣了?」Rapunzel問。

「嗯,我找了一些資料,現在我們在考慮要做哪一種,我找了幾種不一樣的圖!」Anna雙眼發亮,高興的說。

「我可以看看嗎?」Rapunzel笑道。

「可以啊!啊,但我們的資料都放在宿舍,那...你們等一下吃完飯可以去我們房間玩!」Anna高興的提議。

「去你們房間?喔,我想你該先問問Merida喔。」Rapunzel笑道。

「好!我等一下問她!」Anna用力點頭。

「Anna,你真是好可愛。」Rapunzel看著她,微笑道。

Anna對上她飽含笑意的眼神,突然臉紅了。

「你臉紅了,Anna。」Rapunzel笑得露出一排牙齒。

「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嗎?」Anna雙手貼在自己臉上,尷尬的問。

「真的。你喜歡女生對不對?」Rapunzel又笑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代表有可能囉?」

「可以這麼說...啊不對,也可以說不見得,機率是五十五十吧!」

「噢,有五十趴,蠻高的啊。」

「也不能這麼說啦!這樣算好奇怪!也可能是六十四十,或七十三十,不對,還沒有任何樣本數的話根本就不知道機率是多少啊!」

「你知道我學藝術,跟數學不太熟,別考我了。」Rapunzel哈哈大笑,馬上又問:「你喜歡Elsa嗎?」


Anna整個人像猛然被泡到紅酒桶裡一樣,臉紅得看不出原本的膚色。她結結巴巴的說:「呃...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你知道的....」

「不,我什麼都不知道,你跟我說。」Rapunzel微笑道。

「我...」Anna腦中一片空白。

「喜歡?」

「嗯...啊....我.....」

「我懂了,你不喜歡她。可憐的Elsa。」Rapunzel攤手,露出一個悲傷的表情。

「不不不,我沒有不喜歡她!我很喜歡她!」Anna馬上被套出了話,而且她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是嗎?哪種喜歡?想當她的女朋友?」

「啊............」Anna快暈了,她沒預料到會突然被嚴刑逼供。


「Rapunzel。」後面突然傳來Elsa冷冷的聲音,她們兩個一起轉頭,Anna覺得Elsa的表情看起來不太高興。

『喔喔喔不...Elsa是不是聽到什麼了??我剛剛說了什麼??Oh my God....』


「Hi,你來啦。」Rapunzel跟她打了招呼,「我正在跟你的好妹妹聊天。」

「我知道,你在欺負她。」Elsa面無表情。

「有嗎?Anna,有嗎?」Rapunzel勾住Anna的肩膀笑問。

「嗯...沒有...我們只是在...談些有的沒的。」Anna看著旁邊的地板,把自己的頭髮塞到耳後。

「Rapunzel,你真的很無聊。」Elsa白了她一眼。

「才不會...Merida!我們等你很久了!」Rapunzel看到Merida走下樓梯,像看到救星一樣大喊。

Merida快步走來,笑著跟他們三個打了招呼,轉向Rapunzel:「Rapunzel,你想攀岩嗎?我下午要去。」

「哇!當然好啊!」Rapunzel眼睛為之一亮,「Elsa一起去?噢,很好,我看你的臉就知道你不想去....」

「攀岩?Merida你竟然約她不約我!」Anna大聲抱怨。

「我昨天有問你啊,你好像沒興趣。」

「有嗎?我怎麼沒聽到。」

「喔,我忘了你...正在忙....」Merida嘻嘻一笑。


Anna回想起她昨晚看船圖看得很累,趴在桌上玩Elsa的冰宮模型的時候,Merida好像跟她說了什麼。

「啊...對對對...嗯...我好忙,沒聽清楚你說什麼。」Anna打了個哈哈。

「Merida,Anna要約我們去你們房間看船的圖,方便嗎?。」Rapunzel說。

「可以啊,我昨天借的攀岩器材也放在寢室,等一下吃完飯順便去拿。喔對了,但我們的房間...不是很整齊...」Merida有點不好意思的笑笑。

「沒關係!嚇不倒我的!」Rapunzel笑道:「所以說你們兩位...對內務不是很要求吧。」

「拜託,你還敢說人家,你自己的房間是多麼的---colorful。」Elsa冷不防插了一句。

「Colorful?」Merida和Anna同聲問。

「哎呀,畫畫的人為房間增添色彩是理所當然的嘛...」Rapunzel攤手笑道。

「但你的房間基本上是失控了,我不知道顏料除了畫在畫布上,還有這麼多地方可以待。」Elsa保持著冷面續道,Anna覺得她嘴角微微勾起一點邪惡的角度。

「欸你們知道嗎,Elsa是個潔癖鬼...」Rapunzel馬上反擊,「她有很多很變態的規矩...」

「Kids,我們該去吃飯了。」Elsa馬上拉著Anna和Merida往前走。

「她的書會從A排到Z...」Rapunzel跟在後面大笑著繼續說。

「你根本就不懂,才不是從A排到Z這麼簡單,我閉著眼睛都能找到我要的書,而你打著燈籠都找不到你的內...衣服。」Elsa頭也不回的說,Anna覺得她本來要說的應該是內褲這個字。

「對,我不懂,我才不想懂強迫症潔癖鬼的邏輯。」Rapunzel扮了鬼臉,拉著Merida快步往前走:「Merida,跟我說說攀岩的事。」


Rapunzel和Merida走得很快,她們兩個被拋在後面。這個小小的獨處讓Anna開始心跳加速,然後她注意到Elsa放開了她的手。

「...Hi。」Anna重新跟她打了招呼。

「Hi.」

「你真的把書從A排到Z?」Anna一時想不到別的話題。

「我剛說了,不是從A排到Z那麼簡單,而且這樣會有很多不相干的T開頭的書混在一起,因為他們取書名喜歡用the開頭...喔,我為什麼要跟你解釋這個。」Elsa回答。

Anna莞爾一笑:「那...你有潔癖?」

「我不覺得是潔癖,那只是一種對生活環境的基本要求。」Elsa沒什麼表情。

「Elsa,我突然不敢讓你來我們房間了。」

「Well,我可以不去。」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很歡迎你來,但是希望不要...嚇到你。」

「不可能,如果你曾經看過Rapunzel的房間,世界上就沒什麼能嚇倒你了。」

Anna轉頭看她,她還是面無表情,但她好像是在說一個好笑的梗。「Elsa,剛剛那是笑點嗎?你好像是個冷面笑匠。」

「哦,是嗎?我沒有要搞笑。」她看了Anna一眼:「只是笑點找上我。」

Anna噗哧一笑,Elsa還是面無表情:「笑什麼?你再不走快點,午餐就要離你而去了。」說著加快了腳步。

Anna追上前,雙手拉住她的手臂,Elsa沒有掙脫,她們之間達到了巧妙的力學平衡。


Anna想問她剛剛是不是聽到了什麼,但不好意思開口,她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還沒說出什麼奇怪的東西吧?





吃過飯他們四個一起去新生宿舍,快到房間的時候,Merida突然拉住Anna小聲說:「我覺得你應該先進去整理一下。」

Anna問:「為什麼?」

Merida抬起一邊的眉毛:「你桌上有那個...」

Anna困惑了幾秒,才猛然想起Elsa給她的模型正好端端的放在桌上,她倒吸一口氣,往前兩步回頭跟大家說:「呃,我得先回房間一下,一下下,馬上就好,先不要進來!」

Elsa沒什麼表情的看著她,Rapunzel歡呼道:「哇嗚,Anna的小祕密~~這讓我更迫不及待了~」說著故意加快腳步跟上。

「別跟著我啊!」Anna拔腿往房間跑去,Rapunzel正要追上,還好Elsa拉住了她:「你人很差。」


Anna衝回房間,手忙腳亂的掏出鑰匙開了門,拿起模型,左看右看,又塞進了衣櫃。當她們出現在門口的時候,Anna下意識的抵住衣櫃的門。

Merida見到這一幕,拍了自己的額頭翻了個白眼,Rapunzel走過去笑道:「Anna...你一定沒辦法當小偷....」Anna問:「為什麼?」

Rapunzel笑著離她越來越近,突然作勢要開衣櫃:「因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把贓物藏在哪裡!!」

Anna尖叫一聲,背更緊的壓在衣櫃上:「不要打開!」

Rapunzel開始搔她的癢:「是藏了屍體嗎?我要去叫警察囉~~~」Rapunzel離得很近,Anna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玫瑰花香,突然她覺得自己臉又紅了。

「Rapunzel!」Elsa站在門口,再次出聲制止。

「哦,Elsa,你不關心一下Anna有什麼不能出櫃嗎?」Rapunzel笑道。

Anna聽出了她也用了這個雙關語,臉紅地大聲道:「我只是剛好把東西放在衣櫃裡,下次我會換個地方!」

Rapunzel聞言大笑:「Anna小偷,贓物地點確認,我真的要找警察來逮捕你了。」

Merida無奈攤手,Elsa說:「Rapunzel,不要鬧她了。」

Rapunzel後退一步:「好好好,離你的Anna遠一點。」

Anna道:「我才不是Elsa的Anna...」突然她覺得起了這個話頭應該又會被逼供,很想把話收回肚子裡。

Rapunzel正要說話,Elsa說:「Merida,你去拿裝備給她看吧。」然後瞪了Rapunzel一眼,做了一個用拉鍊把嘴巴拉上的手勢。

Rapunzel雙手在眼睛高度做了投降動作:「OK,我現在只對攀岩裝備有興趣。」

Anna等Merida和Rapunzel都在房間另一個角落坐下,打開裝備閒聊時,才鬆了一口氣離開衣櫃。

Elsa還是只站在門口,她看了一眼她們貼在門板內側Rapunzel的畫,沒說什麼,眼睛轉向Anna書桌上的一整疊資料,問:「我可以看嗎?」

Anna湊過去,笑道:「可以啊!都是船的資料,你不覺得無聊的話。」

Elsa拿起資料和圖面認真的閱讀,Anna悄悄的靠近到她可以清晰聞到Elsa身上香氣的距離,跟著Elsa的視線對資料上的東西稍做解釋。

Rapunzel和Merida湊過來看了一下,又回到另一個角落聊天。


「你們決定設計了嗎?」Elsa問。

「喔,我們想做這種。」Anna拿出一張圖,是頭尖尾平、底部也是平板的開艙小船。

「承載重量?」

「大概兩百公斤吧。」

「你比賽是一個人划?地點在學校的湖?」

「對呀。」

「我不建議你做這種,你會輸慘了。」

「為什麼?」Anna驚訝的問。

「學校的湖靠近中心的地方風很大,這種船不抗浪,雖然不會翻,但你很難控制方向。而且你是一個人划,為什麼要做這麼大?」

「喔...我想說...以後還可以找人一起划船出去玩啊。」Anna有點不好意思,她想的乘客除了Merida以外,其實她很想邀Elsa到她的船上。

「那你真不該和人打賭,你為了要贏,可能沒辦法做你最想要的那種。」

「哎、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嘛...」

「Childish。」然後Elsa發表了一段技術談論,大致分析了幾種他們可能做得出來的船型,還有他們的優缺點。

「Elsa你懂船?」

「不是很懂,隨便看了些資料而已。」

「你有什麼建議嗎?」

「我建議你做獨木舟,既然你單人划,就做單人舟。」

「這樣好無聊喔,以後就放在那了。」

「你可以一個人划出去玩啊。」

「一個人出去好無聊!」

「那...我只能說...你活該,誰叫你要跟他打賭。」

「對了,這個我看不太懂,」Anna翻出圖面:「你知道這什麼意思嗎?」

Elsa拿起來看了一下,「小姐,我以為你學造船而我學建築,船的圖面標法和建築還是很不一樣。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是兩條剖面,你把這些幾何圖形都切下來連成線,做出來就是一艘船的外部3D曲面。而且你這條線切在這裡完全沒有意義。」Elsa指著Anna誤會圖面而在圖上切的一條線。

「哇,哇嗚,原來如此。Elsa,你好聰明。」Anna驚嘆。

「這跟聰明沒有關係,我只是有整個書櫃不照A到Z排序的書。」Elsa攤手。

「喉...我聽到了!Elsa!所以你回去有幫她查資料對不對?」Rapunzel在房間斜對角突然插話。

「我是說...以前剛好看過...」Elsa看起來有點尷尬,低頭拿起別的資料繼續閱讀。


『Elsa有幫我查資料?Elsa有幫我查資料?』Anna開心的抓住Elsa的手臂,把頭靠在她肩膀上:「我就知道Elsa人最好了!你連流體力學都幫我看了?」

「建築物又不是蓋在沒有風的地方,懂一點流體力學很奇怪嗎,而且我以為這高中就學過。」

「沒有,我沒學過。」Rapunzel又插話。

「我知道你高中都在忙別的....」Elsa似乎本來要說些什麼。她放下圖面:「Kids,你們忙吧,我先走了。」

「Elsa,我以為你要跟我們一起去耶!」Rapunzel站起來說。

「我還有作業....」

「你不是交了!?」

「初版交了,還有下次的報告啊。」

「拜託,哪有這麼趕,走啦一起去!」Rapunzel雙手合十站在原地像毛毛蟲一樣扭著,做出懇求的樣子。

「Please stop it. So ugly. 我沒有具備變成壁虎的技能....」Elsa被她的樣子逗笑,回道。

「Elsa沒試過嗎?還蠻好玩的唷。」Merida也笑著站起來邀約。

「她有啊!我有照片在手機裡...」Rapunzel打開她的背包翻找手機。

「有嗎?」Elsa疑惑地問。

「你忘了?嘿嘿...Anna快過來看。」她一邊跟Anna招手,一邊在手機裡找檔案。

「Rapunzel!該不會是你自己合成的吧?」Elsa叉腰道。

「才不是,你都忘了我們十五歲生日的時候有偷偷爬上那塊很高的岩壁,旁邊有瀑布那個...找到了!」Rapunzel把手機拿給Merida和Anna看。

Anna湊過去看,照片有點模糊,是Elsa和Rapunzel的自拍,他們站在一個看起來很高的地方,畫面後方是石頭和下方奔流的瀑布,天氣很晴朗。Rapunzel留著一頭金色的長髮,一手拿著相機或手機笑得露出白牙,一手勾在Elsa肩上;Elsa掛著緊張的微笑,雙手抓著Rapunzel的衣服。

「小時候的Elsa好可愛!!」Anna驚呼,她覺得Elsa以前的表情和現在根本不像同一個人,她以前看起來很...嬌弱。『不過,說不定現在帶Elsa去爬岩壁,在頂端自拍,她也會是同一個表情呢,嘿嘿...』

「你眼中只看到她是吧,明明我也很可愛。」Rapunzel促狹地點出這點。

「呃,都很可愛啦...」Anna有點尷尬。

「Rapunzel那時是金髮?」Merida問。

「喔,對啊,這樣就像雙胞胎了吧。」Rapunzel笑道。

Anna仔細看了一下,兩人似乎真有點像雙胞胎。

「你們還把頭髮綁成同一條辮子...」Merida指著照片說。

「你跟Anna也可以試試看啊。」

「才不要勒,噁心死了。」Merida皺起鼻子嫌惡的說。

「你頭髮那麼捲我還懷疑能不能編成辮子哩!!這樣爬的時候不會摔下來嗎?」Anna問。

「當然是上去才綁的啊。」Rapunzel笑道。


Elsa站在門邊抱胸看著他們,面無表情的說:「我真不敢相信你還把這種照片放在手機裡...」

Rapunzel笑道:「偶爾回味一下很好玩啊,要不要我傳給你?」

「不用了。」Elsa撇撇嘴。

「我要我要!」Anna舉手叫道。

「好啊。」「不可以!」Rapunzel和Elsa同時說。

「噢....好吧。」Anna看了Elsa一眼,有點失望的回答。

「你很聽你姊的話耶。」Rapunzel看著Anna笑道。

「唔...」

「你們慢慢忙吧,我先走囉。」Elsa打開房門。

「等等等....」Anna追上去抓住她的手:「一起去玩嘛,拜託拜託...」

「但我不想爬...」Elsa說。

「那...陪我?我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你!」Anna眼睛一亮。

「我以為你問完了?」

「還沒還沒,陪我一下嘛~~~~」Anna又開始拉著Elsa的手搖晃。

「不會太久吧?」

「不會不會,走走走!」Anna看她態度有點軟化,馬上拿了自己的背包跟著她出門,回頭說:「我們先過去囉!等等見!」


Merida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喂!Anna!你知道在哪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SHOOT
LSHOOT 在 2020/03/12 18:15 发表

标题:乐佩神助攻

感觉anna和elsa在一起很好,但是乐佩也很好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