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同居(4)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7-12-21 22:41
点击:402
章节字数:30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小瘋 于 2014-9-18 00:01 编辑




繪里控的請別拉下看文!謝謝!

OOC、OOC、OOC因為很重要!所以要重複。


想來想去、決定拿會長開刀了。


繪里的個性,我要向繪里控的說抱歉。



時間點:故事開始的半年期間。


--------------------------


えり


不是沒感覺。自從のぞみ回家後。

半年前,因為那名曾經當作好友的同事所鬧出來的誤會,向のぞみ解釋清楚並和好,のぞみ也原諒自己回家了,之後的日子也跟以前一樣。……似乎、表面上是如此。


但還是感覺不同。のぞみ會不留痕跡的與自己保持距離。

一開始認為のぞみ還在生氣,生氣我沒抓好界線,讓人趁虛而入,生氣我為了升遷為期三個月的出差,沒及時和她解釋,出差回來看到紙條和鑰匙,自以為,のぞみ會回來自己身邊,只是傻傻地握住鑰匙,堅信著我們說過的承諾,永遠不會離開對方。


一天過去了、三天過去了,我開始不安了。

一星期過去了,我才開始意識到,のぞみ真的下定決心要離開了。

一個月過去了,期間我從のぞみ的工作地點,找不出任何有關她下落的消息,以前μ's的成員,除了真姬的號碼我不知道所以沒打外也一一聯絡了。跑去找妮可,請求她幫忙找尋。

第二個月,親自跑到了醫院去找真姬。


在真姬的獨自辦公室門外敲門,真姬允許進入後開門。「繪里,好久不見。」招手要自己到沙發坐著,真姬倒了兩杯水,一杯給我一杯自己喝著詢問。「今日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真姬有沒有のぞみ的消息?如果有,麻煩跟我說好嗎?我在找のぞみ。」開門見山地說。

真姬放下水杯,放鬆般靠在椅背望著我「嗯?我記得のぞみ不是和繪里同居許久了嗎?怎麼是找我問のぞみ的下落?」

難以啟齒的說著。「我、我和のぞみ有小誤會,所以、她離家出走了。」


如果當時的我有多注意的話,就能看到真姬看似放鬆的左手,在不清楚的角落緊握成拳。「這樣啊……抱歉呢繪里,你也知道我很忙,目前我是實習醫師,所以我很久沒和μ's的成員聯絡了,包含のぞみ。」真姬一臉愛莫能助的說著。


「拜託了,真姬,幫幫我!找のぞみ。這誤會關係到我和のぞみ的未來,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她。拜託!」我低著頭請求著。

真姬認真的說著「依照のぞみ的個性,〝小小〞的誤會,不至於會離家出走吧,甚至避而不見吧,繪里,到底是怎麼樣的〝小〞誤會,導致妳們走到這一天,妳有去想過嗎?」


我嘆口氣,真姬還是跟以前一樣呢,和那時候一樣,一定要知道為什麼自己堅持要大家一同製作情歌時。


只好、一五一十地說出。說完她眼神閃過憤怒,太快了,快到我不確定,她摀著眼像是不小心看到笨蛋似的說著「繪里,妳在某些方面的頓感,還是一樣的強大啊!のぞみ能忍妳到現在也夠嗆的。」


她放下摀著眼的手,眼神認真地對自己說「のぞみ所要的是什麼?這點我不用提醒妳吧。妳在沒經過女主人之一的同意,擅自,嗯對,妳別懷疑,妳的確是擅自決定讓一個外人,入住妳們共同的家。」大概是看出我呆愣的表情,真姬強調了擅自這個詞。

我著急解釋著。「只是同事、朋友間的幫助而已。」

「這是在妳有告知のぞみ的前提下,才算成立的對朋友的幫助。」真姬放棄對我繼續說教,雙手懷抱放置胸前,無奈地說著。


所以、就因為這樣?我和のぞみ的感情出現了裂縫?


自己的頓感並不是很大,只是真的認為,只是朋友間的舉手之勞罷了,但現在想想、之前のぞみ的行為舉止表情,和對自己所說的請求,與那位朋友之間的互動、以及在之後在儲藏室的一角發現のぞみ的出國進修時用的行李箱後詢問,得到的反應回答。


自己、真的是混蛋。


這近半年來的沒消沒息。出差期間,還暗自抱怨著のぞみ為何沒有一通電話或是簡訊之類的,但後來越來越忙碌也逐漸沒去注意。

是自己,把自己和のぞみ的人生搞成這樣的嗎?我低下頭來看著自己的雙手,視線逐漸模糊了起來。

是我忽略了のぞみ的感受,是我沒抓好界線讓のぞみ、那位朋友的誤會,所導致的自作自受嗎?


真姬遞張衛生紙給了自己,感激地接過,真是沒用的自己,還要別人提醒才知道問題所在。「妳還是去問問看其他人吧,或許他們會有のぞみ的下落,我這邊我再幫妳注意。」


我站起身,深深地向鞠躬「那麼,萬事拜託了。」


如果、那時候的我,有多加注意到真姬若有所思又沉重的表情,或許我……。


= = = = = = = = = = = =


半個月過後,真姬傳了封簡訊說她有のぞみ的下落,但のぞみ似乎還不想見面。

沒多久後妮可傳了封簡訊。內容是指她有のぞみ的消息,如果不想打草驚蛇的話,就在某天的某個廣場附近的咖啡廳先等著,她會帶のぞみ去。


我依照時間來到了廣場,透過玻璃窗看到咖啡廳內的妮可和のぞみ在那談話,看著妮可先踏出店外,沒多久後のぞみ也失神的踏出。

半年不見的のぞみ似乎沒變,或者說變得更加成熟,對方的一切明明是已經熟悉到骨子,卻又感受到不同的她。


「のぞみ。」喊出了,半年來一直思念的名字。


但是,のぞみ卻有如被冷水撥到般顫抖著,隨後拔腿就跑。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跑?為什麼連一個解釋機會都不給我!?「のぞみ!のぞみ!等等!」


我追眼前的人追到消失在自己眼前,在茫茫人海中,我有如被她丟棄的小孩般,驚慌失措的四處張望著她的身影,怎麼辦?


「繪里!」手臂被人抓住,轉過頭看到了真姬,緊抓住她的手臂,有如看到希望般地緊握著「在這遇到妳太好了!真姬,幫我找のぞみ,拜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她,這關係到…這關係到…」

她抿唇猶豫著,看了我許久後嘆口氣「好。」


我繼續找尋のぞみ,但還是找不到她,為什麼?妳要躲我?

腦海被太多雜念給佔據了,太多的問題阻礙了我思考路線。

是不是妳要放棄我了?是不是要放棄我們十年來的一點一滴?是不是要放棄六年來的同甘共苦?是不是,放棄了?打從腳底冷上來的寒意,侵蝕著自己。


就在自己快被這恐懼的寒意淹沒時,此一通電話鈴聲響起,看到來電顯示的人名後連忙接起「我找到了のぞみ,在xx神社。」一句話,將自己拉了出來。


掛掉電話後,連忙掉頭往神社的方向前進。

那個神社自己是知道的,當初和のぞみ告白時的那個神社,為什麼並不是自己找到のぞみ的呢?自責著。

當到神社看到のぞみ,除了緊抱住她,沒形象的痛哭自責外,我已經沒辦法思考任何事情。


天知道我是多害怕,のぞみ再次推開自己。天知道我是多害怕,のぞみ再次離開自己的世界裡。有太多太多的恐懼懷繞著自己。


「のぞみ,回家好嗎?我真的,沒辦法失去妳。」のぞみ拿出手帕,依舊溫柔擦拭著我臉上的淚水。還是沒變的のぞみ的溫柔。


她點頭同意,有如世界又回到自己身上,開心地抱住她,但隨後電話鈴聲響起拿起手機直接接起通話。「もしもし?まき,嗯?」

「繪里,のぞみ的腳扭傷了,等等記得帶她去醫院做檢查,至於のぞみ的相關證件在外套裡。至於のぞみ上班地方,我已經打電話跟她們主管請假了,麻煩幫我跟のぞみ說一聲。」


為什麼真姬會有のぞみ的相關證件?のぞみ習慣將證件放置房間內,不會隨身攜帶著。

看著大衣外套,這似乎是真姬剛剛穿的?為什麼のぞみ會穿著,然後緊抓著鈕扣處?

最後真姬,似乎一開始就知道のぞみ的下落?


那麼為何還要欺騙我?


但現在想這些沒有用,重要的是,要帶のぞみ去醫院一趟。

和のぞみ說了剛剛電話的內容後,のぞみ拿出內側口袋中的小束口袋打開看到自己的證件後,她哭了,將那個袋子緊貼置自己胸前哭泣著。


我慌張地蹲下身,擦拭著她的淚水。「え─りち。」這是のぞみ帶點祈求時會有的聲調,但是我不明白,のぞみ是希望我做什麼?


「是腳踝在痛嗎?我現在就帶妳去看醫生。」隨後在のぞみ面前轉身蹲下,のぞみ趴在我的背上,雙手懷繞自己的頸部。


一路上。我們、沉默著。伴隨著のぞみ的啜泣聲。

=======================================


兩日後,快遞送了許多東西到家中,のぞみ簽收,我一一幫のぞみ搬入。

筆電、上班文書資料、書籍、小飾品等等,一一搬進のぞみ和自己共同的書房內逐一歸位好。

眼鏡?記得のぞみ的視力很好,沒有戴眼鏡的必要?嗯?是抗藍光的鏡片,看來應該是用電腦時專用的吧,只是のぞみ有這習慣嗎?


拿出眼鏡踏出房門,想詢問のぞみ時,看到她看著小卡片靜靜地流下淚。

忽然間,無息的氧氣離開了自己的四周,自己胸口難受著、缺氧般的感覺。直到從のぞみ身後雙手環繞她的腰部緊抱住她、下巴靠在のぞみ的肩膀處貪婪的吸著她那讓人安心的氣息,逐漸地平緩。


透過高度,我看到了のぞみ拿著的小卡片的內容『遺留在這裡的東西,我交還給妳了。遺留在妳那的東西,我已不需要了。』短短的兩句話,卻湧出強烈的恐懼。


這半年,のぞみ經歷了什麼?我竟然對這半年的空白感到恐懼。「のぞみ……」將她轉過身,心疼地用指腹擦拭著她的淚水,然後緩緩靠近她,のぞみ閉上了眼,我也閉上了眼緩緩接近。


但是、為什麼?最後、我是被妳推開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