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同居(3)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7-12-21 22:41
点击:423
章节字数:31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小瘋 于 2014-9-17 23:48 编辑



三 13.一方卧病在床7.浏览过去的照片


のぞみ


跪在自己面前雙手緊懷抱住我的腰,將臉埋進我腹部痛哭的,是經歷了十年青春,六年的考驗,一路走來互相扶持的愛人。

一開始因為感覺座位前的她,有和自己相同氣息的她。

一開始是討厭她,但漸漸地我們變成了朋友,然後一起上下學,總是會有說不完的話題,然後單方面喜歡上她,和她一起擔任學生會的正副會長。


面臨廢校的問題,她真的很認真去思考如何維持下去,在一旁的我只能打氣,直到穗乃果提出的校園偶像計畫,然後就是在背後推えりち一把,一同加入。那年九個人的奇蹟,至今無法忘懷。

後來在大三那年,自己是如何不敢置信知道えりち對自己也是相同心情,又是怎麼接受之後えりち的告白,然後同居在一起的呢?這、明明是如此重要的日子、情節,現在卻有了一層淡薄的霧壟罩著。


自己和えりち,是如何手牽著手,一同逛家具店、是如何一起擺設家具?是如何勇於去面對雙方父母?又是如何堅持到讓父母們同意呢?


又是如何、走到現今這種場面呢?是自己的錯?えりち的錯?還是她的錯?錯在哪?錯在自己的信任?錯在えりち的頓感?錯在她的趁虛而入?這些問題,到現在還是無解。


えり,可以告訴我嗎?我們、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のぞみ!のぞみ!のぞみ!」えりち哭到無法自我的,只是緊抱著我,重複地呼喊我的名字。 心中暗自嘆了口氣,這樣根本沒辦法冷靜地好好交談。


左手輕撫她的背順著穩定她的呼吸,右手在她的頭頂輕撫著。 似乎瘦了呢?沒有好好吃飯休息嗎?


「對不起!のぞみ,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真的沒察覺到,她對自己的心機,也害妳傷心難過。對不起!」


吶……えりち真的知道錯在哪了嗎?真的知道問題在哪了嗎?


「のぞみ,回家好嗎?我真的,沒辦法失去妳。」 我拿出手帕,擦拭著えりち臉上的淚水,看到她憔悴的模樣。真姬說的對,是該給自己和給えりち一次機會?

「好,回……」家?自己是怎麼了?說不出口理說當然的用詞?


不過聽到我同意回家的えりち,沒察覺出來我怪異的地方,她開心地站起身,握著我的手。隨後她的口袋傳來了電話鈴聲。她拿起手機直接接起通話。「もしもし?まき,嗯?」


聽到是真姬的電話,自己顫了一下,抬起頭觀望四周,真姬ちゃん已經離去?何時?隨後暗自自嘲。


のぞみ阿のぞみ,妳這個人真的很惡劣,妳都原諒眼前的人同意和她一起回去了,還敢抱怨為什麼真姬的離去嗎?


妳要傷害她到什麼時候?又要依賴她到什麼時候?

----------------- -----------------------------

真姬


終於回到了家門前,從口袋拿出了鑰匙,插入轉開後推開門,疲倦的往飯廳前進,然後打開電燈。「ただいま。」

「お帰りなさい。今ご飯できたとこやから一緒に食べよ。」似乎還能看到のぞみ穿著圍裙,將菜色端上桌對自己說。


走到冰箱處,打開了冰箱門,正伸手要拿生啤酒時,能聽到のぞみ對自己說著「別空腹喝酒,對胃不好,真姬ちゃん明明是醫生,卻不懂愛惜自己。」


打開瞬間發出的聲響在寧靜的空間如此響亮。咕嚕咕嚕─啤酒的苦澀從口腔順著食道管來到了胃部,原本就冰冷的身軀,帶來更加寒冷。 將空啤酒罐捏扁後丟進垃圾桶。

再拿出一罐啤酒,來到了昏暗的客廳,坐在沙發上,開啟了第二罐啤酒。


現在的のぞみ應該很開心,和繪里的誤會解開了,一起回家了吧。 畢竟一開始就只是場誤會,繪里的那個同事是喜歡她沒錯,也知道繪里有個交往多年的女友,原本就沒打算爭取,但是繪里友好朋友的舉動在有心人內心,會認為是暗示,然後曖昧著。我想のぞみ一開始就知道了吧,但是出於對繪里的信任,就沒多說什麼了吧。

只是沒想到のぞみ去一趟心理老師進修出國,讓那個女人找了藉口,希望繪里伸出援手,讓他暫住在她家。 繪里同意了,大概想說只是幾天而已吧。


以上是繪里開始找尋のぞみ行蹤來到自己時,被自己拒絕。然後苦苦央求後,所說出來的家醜事。

只是,沒想到繪里竟然是沒和のぞみ商量,就直接讓那個女子搬進去,難怪のぞみ會誤會,誤以為繪里背叛了她們之間的感情。


然後……。笑著搖搖頭。


仰頭將啤酒全部灌入。誤會解開了,祝妳幸福啊! 不過不知道她的腳要不要緊,剛剛有打電話跟繪里說過了,應該會帶のぞみ去看醫生才對。のぞみ的相關證件,都在那件外套裡了呢。


自己,好人做得太徹底了。西木野,何時變成了慈善家?自嘲著。


沒關係。我不要緊。一切只是回到原點。

沒關係,我不要緊。只要當場美夢清醒。

沒關係,我不要緊。一開始就沒擁有過。


夢的開端,是自己開始的,夢的終結,由自己做結束。


將自己縮在沙發處,不想去理會手機傳來簡訊傳來的提示音。〝謝謝妳,真姬。要不是妳幫忙,我不知道のぞみ還要躲我多久。〞


暫時、不想去面對,現實。


----------------------

のぞみ


自己,早該要查覺到才對。

為什麼那天,真姬ちゃん會如此爽快答應にこち離開,留下我們談話,為什麼えりち會知道自己就在這附近。

為什麼,自己的相關證件,都在真姬ちゃん的大衣內側口袋,用個小小的有著薰衣草圖案的束口袋裝著。


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將真姬的大衣收進屋內,打算還給真姬時,電話鈴聲響起,是真姬。「もしもし?真姬ちゃん?」電話卻沉默了許久,再次詢問「真姬ちゃん?」

「妮可ちゃん…」嘟嘟嘟。 打錯的?


傳了封簡訊給了えりち說自己要去真姬ちゃん家一趟後,便將真姬ちゃん的大衣摺好裝進袋子,踏出家門往真姬ちゃん前進。


在經過賣場時,水果攤的老闆娘和自己打招呼「好久不見了,東條さん。咦?今天那個醫生小姐沒跟你一起出門唷?」 說起來,真姬固定休息每星期三的下午呢。


一樣買了些水果,老闆娘這樣對自己說「最近醫生小姐都戴著口罩,似乎感冒了,多吃點水果補充維他命。」


往真姬家的腳步不自覺地加快。 為什麼就是不會好好照顧自己?才幾天沒見,就感冒,要是沒有我,妳怎麼辦?在站在真姬家門前時,自己又自問,要不是因為妳,她也不會這樣。


轉開真姬家的門。 然後在自己房間門前,看到倒臥在那裏的「真姬ちゃん!」嚇得自己連忙蹲下身將她翻過身,讓她靠在自己的懷中,赤紅的雙頰,帶點急促的呼吸,不尋常的高溫。


「真姬ちゃん!醒醒!有聽到我的聲音嗎?醒醒!真姬ちゃん!!」


---------------------

真姬


似乎、聽到了のぞみ呼喊自己的聲音了呢。大概又是自己的錯覺了吧。但是臉頰傳來了輕微拍打所造成的刺痛感,在傳達著這不是夢境的回應。


努力睜開了眼睛,看到了一臉著急的のぞみ,嘴唇張合似乎說著什麼?醫院?身為醫生卻放任自己的病情,要是被父親知道,後果可不堪設想。

努力將自己意識清醒點,抓緊のぞみ的手臂上的袖子「求你,不要去醫院,扶我到房間,醫療箱有退燒藥。」


然後好像、被誰扶了起來,是妮可嗎?還是…のぞみ?不可能,她不會再踏入才對。 盡量不將全身重量壓在對方身上,妮可什麼時候變得跟我一樣高了? 再後來,不是很記得了。


只記得,母親來了。手掌貼在我的臉頰上「妳這孩子也真是的,怕妳父親唸妳就不去看醫生,虧自己還是醫生都不懂得照顧自己。」

「對不起…。」

「還好只是感冒所引起的發燒,好好休息吧。」母親隔著一片退熱貼上親吻我的額頭。


耳邊隱約接收到,母親和誰在交談的聲音,然後關門聲,嘆息聲。


--------------

のぞみ


好不容易將真姬ちゃん扶進房間躺好後便走出房門,來到了客廳,在電視右邊的櫃子的第二個抽屜,抽出內側的密封盒拿出第二夾層的退燒藥,然後到廚房拿真姬的馬克杯到了水,回到了房間,將真姬ちゃん扶起靠在床頭「來。真姬ちゃん,藥在這裡,還有水。」


她似乎努力將眼睛睜開,卻只能看到一絲無神的薰衣草,乖乖地吃下藥喝著水後,躺回床上。「謝謝妳,妮可ちゃん。」水杯差點從手中滑落。


兩個小時過去了,真姬ちゃん的燒卻還沒退去,怎麼辦?真姬ちゃん又不去醫院,自己又不是醫生,醫生…?拿起家用電話,按下熟悉的號碼,等待對方的接通。


「您好,西木野家。」

「您好,田中さん,我是東條のぞみ,有事情想找西木野太太。」

「原來是東條小姐啊。請稍等。」


然後和伯母說明事情,掛掉電話到浴室裝水至小臉盆內和拿一條毛巾回到了真姬ちゃん的房間,幫她擦拭著臉頰上的汗水。


叮咚─門鈴聲響起,起身開門迎接伯母,帶領她來到真姬ちゃん的房間,查看真姬ちゃん的病情。然後寫下清單,希望我出門去買。回到家後,真姬已經被換穿居家服,臉色緩和許多,安穩的睡著。


「如果,まき之後再度發燒的話,就把這個藥包給她吃。接下來就是等她自行退燒了。」伯母拿出一個藥包對自己說著。

「好的。讓伯母跑這一趟,真是抱歉。要是我平時有多注意真姬ちゃん的情況的話,她就不會…。」

她摸著自己的頭頂,慈藹的眼神「別這樣說,のぞみ。まき都成年了,又是個醫生,自己都不注意了,別人再怎麼小心都還是會發生的。」


然後送走了伯母,回到了真姬ちゃん的房間,將毛巾沾濕後捏乾摺好放在真姬ちゃん的喉嚨處。


「行かないで…わたし…から離れないで…お願い…お願い…の…」


一手握住真姬在空中亂揮的手抓下放置手心內,一手輕拍著真姬的胸口,讓她的情緒穩定下來。


真的是、麻煩又逞強的人。我到底要怎麼做才好,請妳告訴我,真姬。


三上完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