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同居?(2 完)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7-12-21 22:41
点击:394
章节字数:42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小瘋 于 2015-1-20 18:50 编辑


三千字一篇的更新,某種層面吃不消{:4_380:}


啊!題目是一樣的唷!只是時間點會有點不同{:4_376:}

所以小的都有小小提示唷xddd



剛剛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問題,{:4_380:}

中間有兩到三帖消失了


是不是剛剛系統抽了一下?


終於有一篇更新加一篇回復就這樣.......消失無影無蹤!



文黨是有存檔,但回覆........{:4_330:}






-----------------真姬---------------

-


由於和其他醫院合作的企劃案,在自己沒日沒夜的報告書和調查下,終於圓滿落幕。

這下讓醫院的董事們終於心服我這個在他們眼中的毛頭小子,可以帶給他們更大的利益。


父親讚賞的眼神中,我終於感受到父親的重視。那是對自己女兒的驕傲以及對自己培育出強大的接班人的自豪。


被放了三天的長假了呢,突然的長假卻讓自己不知道剛去哪,只好窩在自己家中發呆。


打開音樂頻道,將選單選項大家都常聽的地方。從耳機傳達出來的歌詞,讓自己的淚緩緩落下。

走到客廳的鋼琴,這是搬出來後連同把家中只屬於自己的鋼琴也搬出來。掀開鋼琴蓋,坐好位置將手指也覆蓋在黑白琴鍵上。


把剛剛找到的,以記錄好的琴譜,閉上眼在腦海中撥放,手指自主地找尋專屬音符。


叶わない恋 叶わない恋だと知って        ──明知道自己對のぞみ的感情,是不可能兩情相悅。

それでもまた あなたの笑顔に溺れてく      ──但還是不自覺地陷入,名為のぞみ森林中無法自拔。

育ってゆく 恋のお花を             ──不自覺逐漸發芽壯大的種子

誰か早く 摘み取って              ──誰都好、誰都可以,快拔除掉吧!這不能盛開的愛戀的花朵。

お願い                     ──求求妳、再一次幫助我吧、求求你,再次對我伸出手吧。のぞみ。

どうして?                   ──這是為什麼…愛情不是給人甜蜜的嗎?怎麼我得如此苦澀?因為太過平順的人生的代價嗎?但是你們懂什麼?

這也 是自己努力來的。就算擁有卻沒能力守護也沒有用,不是嗎?

こんな苦しくても 報われなくても        ──明知道、這個沒有回報的苦澀痛心的愛情,卻還是陷入其中。

あなたじゃなきゃダメで             ──為什麼非妳不可?我不知道,當察覺時已經…

愛して 愛してほしいよ  あたしだって本当は  ──我是真的很想緊緊擁抱著妳,好好對妳說我愛妳,是如此想愛妳。

...だけど言えない。               ──但是我卻做不到,說不出,無法傳達。


只因為妳內心已經有個人。嘴角上揚的笑著。真的是,自作孽。就因為在身邊,所以想讓對方知道,就因為在身邊,最近的距離,所以想得到。

該死的佔有欲、該死的自私心態。最該死的是,擅自喜歡上のぞみ又不敢說出口的卻暗自羨慕著繪里能站在のぞみ身旁的自己。


--------------------のぞみ-------------------



剛好打開家門,便聽到從客廳傳來的鋼琴聲,便好奇地走上前,看到了真姬稀有的坐在鋼琴座上閉上眼彈奏著。


泣いて...

叶わない恋 叶わない恋だと知って

それでもまた

あなたの笑顔に溺れてく

咲き乱れてく 恋のお花を

あなたの手で 摘み取って

お願い


然後當意識到時,自己已經緊緊抱住懷中這哭泣的人。


真姬是個堅強又充滿自信自戀的女孩,這是在高中最後一年認識這後輩後的評價。

從未看過她哭泣,所以一直認為,真姬是很堅強的女孩,卻沒想到。


看著她哭泣,自己也有心痛的感覺。


喜歡上她嗎?不!


只是、純粹想抱著她、想安慰她、想跟她說我就在身邊。我想保護她。


---------------真姬-------------


のぞみ真的很溫柔呢。就因為這種溫柔,所以當時的人都喜歡著她吧。但我能擅自妄想,這一刻的溫柔,是屬於自己的嗎?


のぞみ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將自己埋進那讓人心安又痛苦的懷中,雙手懷繞住對方的腰,想緊緊抱住,想將此人揉入自己的懷中,卻又不敢用力。


我們之間。只能抱持著這種距離。



撇開愛慕的距離。


二中完



時間點:同住半年左右


這一天早晨,是真姬和のぞみ固定一同去大買場採購的一天。

與其說是去採購,不如說只是單純逛街走走,伙食通常都是のぞみ下班,回家路途中就會到賣場買,然後回到家煮飯做菜,等待真姬回到家。


如果真姬因為開會或是醫療聚會會無法準時回家吃飯會電話通知,のぞみ就會將真姬的份,封好打理好放置冰箱。

如果是基本日常用品,就會利用休假時候,真姬就會開著車載著のぞみ到商場,停好車位後真姬推著推車,のぞみ會拿出事先列好的清單一同遊走這賣場。


但今天,兩人只是單純想散步,所以就沒開車,選擇徒步到賣場。


只是,當她們來到賣場中庭時,真姬終於受不了了停下腳步,のぞみ也在旁笑著。「我說,妮可ちゃん,要那樣跟多久?」

在某家商店擺的小三角板後,有個戴著鴨舌帽,配戴可以掩蓋一半臉龐的墨鏡和掛著掩蓋另一半臉龐的口罩,圍繞著圍巾和厚重的大衣的小小身影。


「 のぞみ…」看向のぞみ,眼中的含意のぞみ點點頭了解。


然後離開了真姬的身邊,消失在人群中。而真姬繼續裝沒事的閒晃著,妮可也繼續跟著,但太專注眼前的人,卻沒發現身後有個人,靜靜的,伸出雙手。


「啊──!」帶點懷念的聽著這種慘叫。


「のぞみ真的很喜歡對妮可ちゃん用わしわし呢。」真姬望著中庭的天花板,用一種今天又是平靜的一天的口氣說著。


「に~こ~ち~沒事當什麼跟蹤狂呢。」のぞみ單手拖著下顎,好笑的看著剛被自己關愛所導致的臉紅氣虛的友人。

「我才沒有跟蹤妳們兩個!我只是經過,剛好看到你們,還想說自己認錯人,所以想說等看清楚後才跟妳們打招呼的。」

「少說那些鬼話。」真姬一點也不相信那麼單純。


「好吧!我認真點。」妮可語帶認真地說。「真姬ちゃん,我有話要單獨和のぞみ說。」

明瞭地拿起掛在椅子上的大衣,離開位置用右手手指著窗外不遠處的書店說。「好吧,のぞみ我先到那家書店,妳和妮可ちゃん談完話後就直接到那找我。」


--------------のぞみ---------------------


にこち雙手抱胸一臉嫌棄地說「我直接說了,三個月前繪里那傢伙在找妳。我相信μ's的所有人、還有妳之前上班的地方,那傢伙都打聽了。」妮可喝了口飲料潤喉後繼續說「那傢伙搞到自己很煩,自己的同居人同居到失蹤那麼久才在那邊找。死命詢問自己有沒有妳的消息,是怎樣?難不成除了我們以外妳就沒有其他朋友了是嗎?」喔!看來應該是才對。


「因為她出差兩個月。」然後以為自己會乖乖回去吧,只是沒想到時間過去了,自己卻還沒有回去,才開始著急吧。


「我是不知道真姬ちゃん是用了甚麼手段,把妳的行蹤掩蓋得很好,要不是一開始真姬ちゃん就跟我說過妳就住在她家,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去哪裡找妳。」妳的手機號碼改了、妳前任上班地點的同事沒一個知道妳到哪邊。


攪拌飲料的手停頓了下,真姬ちゃん連這一點都不讓自己知道,默默地保護著自己。


妮可雙手手肘頂立在茶桌上,雙手手指交錯握著,將下顎靠在大拇指交錯處,食指輕靠在鼻息處,一臉慎重地說。「我是不知道妳和繪里是發生什麼事情,導致妳避不見面。但是我只希望你們倆的事情,不要把真姬ちゃん給拖下水,這是身為友人的建議。」

「我…」反駁不能。


「我相信妳知道,妳也感覺得出來,那孩子是愛著妳,她在用她的方式,守護妳、陪伴妳。就算知道結局對自己是殘忍的。」

「のぞみ我相信,妳很清楚也很了解,這種似有若無、忽近忽遠的距離感,對一個內心帶著愛慕的心情的人來說,是痛苦的。所以,早一刻也好,讓妳和她、繪里有個結束吧。」


にこち拿起大衣外套,起身「我話就說到這了。」


連忙拉住にこち「にこち對真姬…。」

妮可頭也沒回的回答。「她的目光只在妳身上。」


就如同你的目光只停留在繪里的身上。


自己是怎麼離開的並不知道,等踏出店門口後,突然好想抱住真姬,突然想對她說對不起。


當看到她在書店內看到書店外的自己,開心地指著書要自己等一下時,耳邊傳了了熟悉到骨子中,曾經只要聽到此人呼喊自己的聲調就能感受到無比幸福,此時卻反差到讓自己有如寒冬天的寒冷「のぞみ!」


然後,我看也不看的,逃離。不去理會身後的著急的呼喊「のぞみ!のぞみ!等等!」


----------------------------------------

真姬


看到站在書店外的落地窗前的のぞみ,悲從中來,終是強為歡笑的表情。

我指著手中的書,要她等一下,等等一定什麼先不說,先抱住她,就說過,別想哭的時候笑著,我比較喜歡のぞみ笑著模樣。


但下一秒,のぞみ後便轉個方向,沒命地奔跑,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來不急反應,只看到金髮熟悉的人跟隨のぞみ的方向跑去,自己也連忙跑上前。


奔跑一段路後,我終於跟上了繪里,拉住她「繪里!」

她看到自己,很開心又很緊張地抓住我的手臂「在這遇到妳太好了!真姬,幫我找のぞみ,拜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她,這關係到…這關係到…」

看著繪里憔悴的表情,嘆了口氣。「好。」


看繪里從另一個方向離去,找尋のぞみ。我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找人時,要冷靜去思考,才不會盲目沒目標。


要躲人最容易躲藏的地方,就是巷子內。根據のぞみ的體力,還有人類在無意識下的隨意奔跑找尋安心處來說,應該就是在這附近才對,這附近也只有四五個小巷子,外加個神社跟公園。


神社的機率比公園還有小巷子的機率還來的高。所以,轉個方向,往神社的方向前進。不出所料的在神社附近的草地,看到了のぞみ。


她低著頭哭泣著,我緩緩靠近她,她很傷心地哭泣著,低著頭陷入個人世界傷心著,我站在她的身後脫下了大衣從のぞみ的頭頂處蓋下,然後蹲下身從她身後抱住她。

她被突如其來的黑暗給驚嚇住了連忙掙扎,然後緩緩地穩住神智,然後。「別這樣嚇人!我差點被妳嚇死了,真姬。」生氣地一直拍打我的手掌背。


手大概紅成一片了吧「反正妳也認出了不是嗎?」

「我只把妳當成變態。」

「那可以把妳帶回家嗎?」難得在口頭上可以贏のぞみ。

「……」


將のぞみ扶起,拍掉她褲子沾黏到的葉子。「我們回家吧。」


「妳不問嗎?為什麼我會逃跑。」のぞみ很認真地看著我。

我站直身體,也直視她的翡綠眼眸「のぞみ願意跟我說,我會聽。」


「…あほぉ。」然後伸直手,跨過我的肩膀「剛剛,腳踝好像扭到了。」


我看著附近,在不遠處的地方看到了長椅,小心翼翼的將のぞみ走到那裏,然後走向神社裡的工作人員借了些冰袋和醫療箱。


蹲在のぞみ的面前,脫下のぞみ的鞋子還有襪子觀看傷勢。有點紅腫,還好沒有傷到骨頭。のぞみ的腳抬起,將冰袋隔著手帕覆蓋著冰敷。


這段時間,沉默是兩人之間的話語。但のぞみ選擇打破「剛剛,我聽到繪里呼喊我,我不想看到她,所以我逃跑了。但是為什麼,找到我的卻會是真姬呢?」

「我知道,我也看到繪里在找妳的下落,妳這樣一直逃避她,不是辦法。你們之間,需要冷靜下來好好談一談。」

「我和她沒什麼好談的。」のぞみ嘴硬的說。

「你們要談的事情很多。」放下冰袋,用手帕擦拭のぞみ的腳踝然後用彈性繃帶包紮壓迫,避免患處繼續腫脹。


「真姬不是喜歡我嗎?那為什麼要把我推向繪里?」聽到這問話的自己,明顯的停下包紮的手,隨後裝若無其事地繼續包紮。

包紮完後,我站起身直視她說出答案。「是。我是喜歡妳。所以,我才希望妳能夠和繪里說清楚。之前沒說,是因為半年前妳寧願被車撞也不想去面對,所以我害怕,我放任妳逃避著,但是我在等妳願意面對的時候。」


「明明妳還愛著她,她也還愛著妳,所以,給妳和她一次機會,好嗎?」

「那真姬呢?」

自己愣一下。沒想到,此時會在のぞみ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這下該心滿意足了吧。


「如果妳和繪里能幸福走下去,我祝福你們。」我抱住のぞみ,將她的額頭靠在我的胸前。

「真姬真的是笨蛋呢。」のぞみ雙手手臂環繞住我的腰部。

「真是失禮呢,我可是管理一家醫院的未來院長,竟然說我是笨蛋。」


拿出口袋的電話撥打繪里的電話號碼,要她來一趟神社。


我將のぞみ的雙手握在自己手掌中「別怕,我會在這裡。」不論結果是好是壞。


奔跑而來的繪里,二話不說的撲抱住のぞみ,然後泣不成聲。


我緩慢的,不留痕跡的往後退離。我看到了繪里緊緊抱住著のぞみ有種此生不再放開的趨勢,のぞみ雙手放置在繪里的背後,安撫著她的情緒。


然後接下來,應該就是誤會解開,然後兩人手牽手回家的完美END了吧。


轉身離開。走在回家的路上,感到無比寒冷。


真是的,只是少了一件外套而已。


只是,身邊少了個人而已。

 

二、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