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同居?(2)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7-12-21 22:41
点击:397
章节字数:33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小瘋 于 2014-9-14 21:53 编辑


會抽菸的真姬莫名的帥(喂


果然同人會逼死人(讚賞XD


(刪除線)我只是想打小短篇啊啊啊!(刪除線)

(刪除線)爆啥鬼字數拉 !(刪除線)

來睏!


(刪除線)人妻希!我可以睡你旁邊嗎?(刪除線)






二8.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隱藏標題:睡覺) 2.一同外出購物 28.一方受輕傷

時間點:真姬和希同住一~三個月之間。


ー-------------のぞみ-------------

為了逃避えりち’的自己,在這暫居的房間內寫著辭職信。要離開那個地方,說真的捨不得啊,明明就是一群可愛又頭痛的小蘿蔔頭。


叩叩─沒關的門邊,真姬ちゃん站在那敲著門,在點頭後便踏入。「のぞみ,有甚麼事情要商量的?」


看了真姬ちゃん還在滴水的髮尾,招著手要真姬ちゃん靠近自己。她一臉疑惑地走了過來「どうしたの?」


起身走到椅子後方,將真姬ちゃん輕壓坐在椅子上拿起她掛在頸肩部的毛巾,攤開蓋在她的頭頂處,輕輕擦拭她的髮絲。

真姬ちゃん連忙舉起雙手壓制在我的手掌,被毛巾所掩蓋的臉龐看不到,但聽那慌張的聲音可以感覺出這小孩在害羞。「我、我自己會擦頭髮啦!別把我當你上班要照顧的小孩。」

將手拉出後輕拍打真姬ちゃん的手,要她放下別再掙扎,她吃痛得放下手「身為醫生卻不愛惜自己的身體,這樣不良的示範あかんよ!」


雖然打從音乃坂畢業後,每年的聚會自己都會參加,看大夥的近況,真姬ちゃん大概是九人中最忙的吧,要學習管理又要學習醫術,每次的聚會有參加沒參加的。

偶爾在醫院當志工時,會看到真姬ちゃん匆匆的經過走廊進入手術室內。


因為是最遙遠的距離,因為不瞭解生活習慣,那時的自己還以為真姬ちゃん是以醫院為家的。

但在這居住一個月多,因為近距離,所以,也看到了對方更深處的一面。


真姬ちゃん對基本的家事有點不通。大概是因為想分擔點家事,所以主動說要洗碗,最近打破的碗筷變少許多。

吃的方面,大概是因為にこち偶爾會來照料三餐,或是看不下去用話語激起真姬ちゃん不服輸的脾氣,硬是學起幾道簡單又算營養的菜色,讓真姬ちゃん不會餓死吧。

說是推廣環保所以將車子長年封印在地下室,持有汽車執照卻不開,卻只是嫌要停車時麻煩,就這樣寧可走上15分鐘的路途當散步。


------------------- -------------

真姬


是因為のぞみ的職業病嗎?總是被當成小孩般呢。閉上眼,享受著這般溫柔。或許在某層面來說,自己還蠻喜歡被當小孩子吧?


回想到一個月左右前,のぞみ剛搬入的那天。吃完飯後,のぞみ和我都很認真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嗯。很認真。

「如果說房租多少的話,我直接拒絕,不用。」我又不缺那些錢。

「身為年長者的尊嚴,決不白白接受後輩的施捨。」のぞみ正座正顏說出海末那固執武士般個性才會說出的話。


麻煩死了。「那のぞみ幫我做家事好了,用家事抵房租。嗯!就這樣定案。」


按照のぞみ比我早起又早回到家的上班時間,再依照のぞみ的個性,我猜想一定習慣自己做三餐、家事之類的,先答應她,之後說自已也是家中一分子,幫忙分擔就好了。


「我不佔便宜,家事包含購買食材,不能否決。」

「隨便。」反正妳願意住下來,我都可以遵守妳所說的規則。


-----------のぞみ-------------


毛巾底下的頭,開始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頭,然後沒消沒息,將毛巾拿開。

あれ?寝てる?看來最近真姬ちゃん真的很累呢。


===========-


這幾天總是看到已經去上班的人用磁鐵貼住在冰箱上的便條紙,〝最近醫院會很忙,所以三餐記得要自己煮來吃,晚上如果回不來,會打電話。〞


難得休假日拿便當到醫院給真姬ちゃん,在她的辦公司盯著她吃完便當,將自己的便當盒洗淨後還給我。「休假日,のぞみ還是快回家休息吧。醫院細菌也很多,要是不小心感染感冒就不好了。」然後便推著自己走出辦公處。


但是真姬那眼皮下的淡淡的黑眼圈,讓自己停下腳步,轉過身強拉真姬ちゃん回到辦公室內的沙發處,將便當盒放置桌面上,然後將真姬ちゃん拉下一同坐在沙發上,然後將她的頭輕壓下至自己的大腿枕著。


「のぞみ!!」真姬ちゃん掙扎要起身,但雙肩膀已經被自己的雙手壓制住。

我難得強硬「休息!」

「可是!」

「沒可是!」


大概知道我的硬脾氣,所以真姬ちゃん也放棄掙扎「のぞみ………那麻煩10分鐘後叫我起來,拜託!一定!因為要開會。」雙手合十拜託著。


將手機的計時器調到10分鐘,按下開始,將跳動倒數的畫面給真姬看。「給我閉上眼。」

將左手覆蓋在真姬ちゃん的雙眼上方處,真姬ちゃん的左手握住我左手拉下,側身雙手握住。「ありがとう。」閉上眼道謝。


沒多久,真姬ちゃん握住我的左手平穩的呼吸在這寧靜的空間傳開。


相信依真姬ちゃん的個性,10分鐘是最低休息時間,其實休息時間大概都用來看報告之類的的文書雜事吧。為什麼自己身邊的人總是拼命三郎呢?輕撫著真姬的髮絲抱怨著,真的很討厭你們這種工作狂天性。

===============


「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呢?」輕輕撥弄真姬ちゃん的瀏海。不能這樣睡著,會著涼的。

雙手放在真姬ちゃん的肩膀輕搖著要她清醒回房間睡覺。「真姬ちゃん要睡回房間睡覺,這裡睡會睡不安穩的。」


人的眼睛是睜開了,但怎麼拉住自己的手,往床邊走去然後抱住自己躺在床上呢?望著天花板,日光燈的照射讓自己的眼睛有點暈眩。


「嗯。おやすみ……」等等!西木野小姐,你睡錯房間了!

「のぞみ、一緒に寝よう。」大概累昏頭了吧。算了算了─。


想起身關電燈,衣角被人拉住「どこへ?」

「關個電燈就一起睡好嗎?」


關掉電燈,窩進被窩躺平,身旁的人就主動的躲進自己的懷中。很熟很熟的沉睡。


暗自在心中嘆息著。おやす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姬--------


生理時間讓自己的腦袋自動開機,逐漸感受到額頭清靠著某溫熱的物品,臉頰也被什麼緊貼著能感受到輕微起伏,鼻子嗅到淡淡的沐浴乳味道,好像在哪聞過?還帶點淡淡清香。左手似乎繞過什麼擁抱著,手掌貼在衣物,感受到人體那凹陷瘠椎處。


自己有抱抱枕的習慣嗎?再說現在的抱枕都有恆溫功能?是不是也買一個給のぞみ?


………

……



等等!好像哪裡有問題?睜開的雙眼,入眼的是一片白色,帶有體溫的。連忙想大叫逃離這個地方,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動作過大,導致のぞみ被干擾睡眠,不滿的呢喃「再睡十分鐘……」


感受到頭頂上のぞみ的下巴微微的磨蹭,自己的背部也開始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順著。


自己,怎麼會在這裡?!!


冷靜!回想看看昨天的事情。昨天吃飯後,のぞみ要自己洗完澡後找她,她有事情想和自己商量,然後自己跑去找她,卻被のぞみ當小孩般地擦拭頭髮。


好像、因為處在都是充滿讓人安心的氣息下,頭髮被人溫柔輕輕擦拭,以及按摩頭部的手,讓自己慢慢地放鬆,想保持意識,但是連日來的開會所累積的疲憊,在這一刻全都湧了上來,意識逐漸模糊,最後印象就是のぞみ在書桌上那寫到一半的辭職信。


辭職信?


小心翼翼地脫離這讓人安心到想繼續睡覺的環境,順手抓了個抱枕替代自己的的位置,躡手躡腳的下床將棉被覆蓋好のぞみ的身軀,來到了のぞみ的書桌。

拿起那封寫不到一半的辭職信觀看,然後放下。因為想完全切斷和繪里的關聯,逃離那充滿你和她回憶的地方、逃離你自己所喜愛的工作環境,就只是因為不想她找到你,逃到沒有人認識的地方,重新開始嗎?


如果、如果那天發現你的不是我,是不是、是不是連我都會永遠失去你的消息?


のぞみ真的是個麻煩、膽小的人啊…


轉過身看向背對著自己還在睡覺のぞみ,自己緩緩走了過去跪在床邊,感到疲累般閉上眼將額頭貼在那不寬厚卻讓人安心的後肩膀處。「求求妳…のぞみ,請別躲到我找不到妳的地方好嗎?」

「就算妳愛的人是繪里,就算妳愛的人不是我,只要,妳幸福就好,能看到妳幸福就好。」


啊啊─如果說出去大概會被笑死吧。身為西木野家的大小姐、身價不凡的醫院接班人,一帆風順的人生,任何事都得心應手的自己,在感情方面卻有如同膽小的小鬼般,想要卻得不到手,也不敢去爭取。


但那又如何,每個人都有個死穴。東條のぞみ就是自己的死穴。



「因為是遙遠的距離,所以我一開始就知道妳喜歡繪里,所以一開始我就…」沒有任何勝算。

「所以…我現在很感謝上天,讓我和妳在此刻是如此靠近。」卻也是如此遙遠。

「のぞみ,可以允許我…把妳放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嗎?能允許我…待在妳的身邊嗎?」就算妳心中沒有我也沒關係。


因為世界上有一種人,只是打從內心認定了,終其一生就不會改變。我是、のぞみ也是。


-------のぞみ-------------------


其實自己一開始就醒了。在真姬ちゃん靠在我後肩膀處時。


所以、一句不漏地聽完了。


我不敢轉過身安慰她,我也沒辦法轉過身安慰她。即使她是如此脆弱到讓自已多想將她擁入懷中。


將視線努力盯著眼前潔白的牆壁上,努力的將對方的脆弱乞求放在內心。淚水緩緩的從眼眶流出,是為了什麼?我不知道。努力將自己的呼吸維持睡覺的規律,不讓身後的人發現自己早已清醒。不然,維持到現在的平衡會被打破。


聽到身後小聲地關門聲,自己緊繃的精神終於鬆懈下來,平躺仰望著天花板,疲倦的伸出一隻手掌覆蓋在自己的眼睛上方。


這一個月來並不是沒察覺到,也有在暗自懷疑著。


那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伸出手的真姬。

陪伴著自己回到那個充滿回憶,卻留空間給自己的真姬。

看穿自己,將自己擁入懷中安慰的真姬。

這和當初說好的不同,總是用自己也是一分子的藉口,幫忙做著家事的真姬。

總是會找任何藉口,跑進廚房幫忙餐點的真姬。

充滿孩子般吃著我做的餐點感到心滿意足的真姬。

和自己一同出門購物,推著推車邊詢問自己意見的真姬。

偶爾會用很複雜眼神看著自己,卻在自己發問候快速轉過頭說沒什麼的真姬。


真姬是打從什麼時候喜歡上自己的?一個月前?還是…高中時期就…?


我該怎麼做才好?


二上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