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8

作者:伊兰迪尔之剑
更新时间:2021-04-26 20:50
点击:443
章节字数:45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8


杏子借着黑翼稳稳地落在了地上,不等麻美喘过气,横起一枪直取麻美,麻美后退几步,用燧发枪格过,就是两发反击射击。杏子后退两步,扇动黑翼滑翔着冲向正推着泡泡逃跑的百江。

“别想碰到她!”麻美一抖右手,一条黄色的丝带从袖口飞出,缠住了杏子的右脚踝。但没想到杏子低喝一声,百江渚周围的地面突然裂开,从裂缝中飞出几条红色的锁链,将她和薇尔妮牢牢捆住。

杏子用枪挑断丝带,反身再次发动了冲击。麻美灵活地后空翻着躲避着,毕竟进入近身缠斗后自己的特长完全被压制了。可主守状态下的伺机的几发射击全被杏子毫无压力地闪开了。

此时的沙耶加看着杏子和麻美在打斗,一颗心如堕冰窟。

这就是杏子的真正实力吗……虽然很清楚,这里面有晓美焰的功劳,但杏子此时的战斗能力之强已经超出了沙耶加的想象。自己腹部的伤势在渐渐地好转,虽然已经止住血了,但依然不能剧烈活动。回想起刚才的战斗,杏子的攻击速度虽然不快,但招式可以说是招招克制自己,反应极快,出手也越来越狠。如果自己要取胜,就非得杀了她不可吗?

正当沙耶加紧张思考的过程中,麻美学姐也似乎渐落下风。她的攻击非但不能伤及杏子丝毫,对方的攻击和压迫也越来越厉害。凭借着黑翼,杏子有时能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机动,更加加大了自己的防守压力。

她的反应突然变快了。麻美想道,而且战术素养之高,让人匪夷所思。她击溃沙耶加的那几次选择,基本都是正好克制住对方下一步的应变。


QB,麻美用意识呼唤道,试着隔绝杏子的意识,把她的意识拖入黑洞中。

做不到。拒绝访问。

真棘手啊。试着隔绝我的。


麻美感觉眼前一黑,也就那么一瞬过后,又恢复了光明。果然眼前的杏子脸上掠过一丝惊讶的神情,但只是一闪而逝。

一旁观战的沙耶加突然发现,之前完全处于一边倒的麻美和杏子的打斗,局势渐渐地回到了均势。一方面,杏子的攻击并不像之前那样全部冲着麻美最要害的部位去了,另一方面渐渐缓过神来的麻美的攻击威胁也越来越高。

难道是两人激战多时,杏子体能开始下降了?沙耶加只能这样猜想道。但此时的麻美,心里犹如明镜一般清楚:晓美焰带给佐仓杏子的额外能力,确实有洞察对方心思这一项!一旦自己的意识处于隔绝状态,她只能离开这个能力,凭着自己原有的实力来作战——这也就给了自己拉平局势的机会!

麻美又召唤出几把燧发枪,在空中对杏子进行了齐射!杏子一个侧翻,躲过此次攻击,刚一抬头,麻美的丝带又一次准确地缠住了她的右脚踝。

沙耶加正出神地看着两人的打斗,这时候自己的右手突然被麻美的丝带缠住了。定睛一看,丝带的另一头似乎系在杏子的脚踝上!

她立马明白了麻美的意思,开始向丝带里注入魔力。杏子试着用枪刃挑断丝带,但注入了沙耶加魔力的丝带虽然不会锋利到无坚不摧,却也无比柔韧,几次尝试均告失败。而另一方面,麻美的攻击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频繁,被捆住了脚的杏子的机动力受到了巨大的限制,躲闪越来越吃力。

要结束了。麻美想着,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她躲过杏子的一次反击,跃至空中,放出手中丝带勾住了一旁的灯杆做了一个空中变向,绕到了杏子的后侧。甫一落地,麻美便作势端枪瞄准。察觉到麻美意图的杏子下意识向边上闪去。

中计。没想到麻美这次并没有开枪,而是放出丝带缠住了杏子的枪杆。“沙耶加!”麻美大喊一声,丝带的另一头飞向了沙耶加。沙耶加应声接住,灌入魔力。


“用力扯住!”麻美又放出丝带,这次是缠住了杏子的腰,“佐仓杏子,”眼前的杏子被三股丝带牢牢捆住,“放弃吧。恶魔给不了你什么。”她言下之意是,就算你有晓美焰的助力,依然没法击败我们。

杏子脸色铁青,但依然咬牙使力,试图挣脱。可两人发力终归胜过她。

“她什么也没有给你,只是给你许了一个空头的承诺,难道你要继续犯错下去吗?”巴麻美盯着杏子冷冷地说道。

“那是因为我不需要她更多的帮助。”杏子额头青筋暴起,表情狰狞,“如果按照她的意思来,你们早就死了多少遍了。”

麻美和沙耶加面面相觑。

“把薇尔妮给我,”杏子喘着粗气大喊,“不然——”她的嗓音突然变了,嘴里发出了晓美焰的声音:“不然,杀了你们哦。”


沙耶加心头一震:杏子同晓美焰的意志搏斗看来终究是输了!“麻美姐小心!”还没等她喊完,杏子猛然一拽长枪,沙耶加被拉了一个趔趄,但还是勉强保持住了平衡。可没想到就在她刚刚恢复平衡继续发力的时候,杏子松开了原先一直死拽着不放的武器,双手拉住了系在腰间的丝带。

“嗬!”杏子奋力一拉丝带,本就不以力量擅长的麻美彻底失去平衡,径直地飞向了杏子,狠狠地吃了杏子一肘。

“麻美姐!”沙耶加急得大喊,奋力拽着缠住杏子脚踝的丝带,可竟然纹丝不动——这就是晓美焰真正能给她的力量吗?麻美似乎被杏子一肘子打得很伤,陷入了昏迷,捆扎在杏子的丝带也被她生生扯断。杏子像是丢链球一样,抡起连着麻美的那半截丝带,将她丢了出去。

轰隆一声巨响,麻美重重地从窗户撞进了附近的一栋民宅中。


沙耶加看得目瞪口呆。眼前的杏子变得凶狠无匹,这么轻易地就把麻美姐打到重伤出局,和刚才被两人合力压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杏子冷冷地看了一眼在原地喘气的沙耶加,转身准备朝薇尔妮走去。

之前还有些愣神的沙耶加看到杏子走向薇尔妮,终于猛然醒悟了过来,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奋力拽紧了手里的丝带。杏子脚步一滞,回头看向沙耶加。

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杏子默默地重新召唤出武器。沙耶加见此,心中只得叹息一声,也重新幻化了佩剑。杏子一言不发,径直向沙耶加冲去,攻击如雨点一般泼向了沙耶加。

腹部的伤势还没有完全痊愈,沙耶加只感觉自己发不上力,防守越来越吃力。


你真的要杀了我么……杏子……对方的攻击全部是冲着自己的致命部位去的,比起之前两次只是重伤自己却不取性命,这次似乎是动真格的了。

沙耶加咬牙弹开杏子的长枪,松开一直紧紧抓着的丝带。连着几个撤步后闪,拉开了距离。杏子见她放下了丝带,便不再攻击,冷冷地拿枪指着沙耶加,说道:“如果我要杀了你,一点难度都没有。佐仓杏子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违抗我的意志,只是为了不杀掉你,我也卖她一个人情。美树沙耶加,别忘了,站在你对面的是佐仓杏子。”


“哈……哈……”沙耶加弓着身子,用手捂着腹部的伤,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向地面,“但你不是杏子。我的记忆中,她曾经试着去救变成了魔女的我,虽然没有成功,但杏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沙耶加突然挺起腰,钻心的疼痛让她原本有些疲倦的精神清醒了不少。她平举佩剑,指着眼前的杏子——严格地说,应该是晓美焰,咬牙切齿地说道,“笨拙,鲁莽,糊涂,但善良,真诚!正是这样的她,才会无比珍视亲情、友情这种东西!杏子!”沙耶加用出全身的力气喊道,“我们经历的那几个月,并不是虚假的——而是无比真实的,也是真实的记忆!所以,”沙耶加喊得上气不接下气,“杏子,你失去的那些,亲情,友情,还有爱,就让我来给你!”


杏子没有说话,许久,晓美焰带着一丝讥讽的声音又响起来了:“真可惜。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呢。”

恶魔。沙耶加调整了一下呼吸,整理了一下进攻的思路。眼前的这个“杏子”已经强到没有道理了,自己的攻击要如何奏效?

如果自己现在不试着发动攻击缠住对方,她就要带走薇尔妮了。自己的思绪如同一团乱麻,完全无法厘清。这时QB的声音传进了脑袋:“是时候了。”

沙耶加一愣,觉得脑袋“嗡”地一声,然后又陷入了绝对的安静,随即恢复了正常。她有点奇怪,转头小声问QB:“这是什么?你在干嘛?”

“仅限于意识的黑洞。”QB不紧不慢地讲道,“这是你获胜的唯一希望。”

意识黑洞?

隔绝了意识?沙耶加依稀回忆起之前QB叙述黑洞的时候说的内容。唯一的希望……隔绝意识……沙耶加猛然间醒悟过来:根本不是杏子反应变快了,而是她能感知到我的想法!看了也是因为麻美姐隔绝了意识,才逐渐扳回了劣势。可最终还是被绝对的力量给……沙耶加想到这里一阵难过,可当她注意到杏子脚踝上依然缠着的丝带,心中突然一亮。


十二分的认真。

麻美学姐,沙耶加心中默念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沙耶加闭上了眼睛,再次猛然睁开时,眼前的杏子依然挺枪而立,准备等她来攻。

“我就不客气了。”沙耶加双手持剑,弓身蓄力后,像离弦的箭一样向杏子冲去。对方一直冷冷地站着不动,沙耶加高举过头,奋力劈下,杏子横枪硬接。

“咣”地一声脆响,杏子的长枪并没有像沙耶加预料的一样,被拦腰劈断,两人兵刃相交,陷入互角的僵局。沙耶加心中大惊,自己最为倚仗的利刃也无法起效!到底是怎么回事!二人近身斗了几个回合,各退一步准备重整时,沙耶加才发现杏子能硬接她的攻击的原因:对方的长枪枪杆表面似乎有一层薄薄的黑气笼罩着。

一样的魔力放出!同自己能对整个兵刃灌注魔力不同,对方只是在接触表面像是外壳一样薄薄地铺了一层魔力,但此时的杏子实力深不可测,魔力甚至会是无穷无尽的,只要自己破不开这层外壳,就永远无法突破杏子的防御!

然而自己的强化,也是有极限的。以灌魔的武器去击破普通兵器,自然是摧枯拉朽,但遇到魔力防御时,武器就没有那么锋利了。之前战斗的剑盾魔女是这样,眼前的杏子也是这样。

似乎是想速战速决,杏子这次反常地没有等沙耶加攻上来后反击,而是主动发动了进攻。就算是意识被隔绝、对方不能依靠读取自己的想法来克制自己,但实力上的差距依然存在。加上之前的伤虽然经过草草治疗,但依然影响了沙耶加的发挥,她被打的窘迫无比。

沙耶加勉强格开杏子一击,觑得一个破绽出剑刺去,也不用枪去挡,而是闪身而过,如法炮制之前重伤沙耶加的举动,抓住了手腕把她拽入怀中,一记膝撞顶得沙耶加眼冒金星。


但是我始终没能有杀了杏子的觉悟和决心。


沙耶加吃痛,手中长剑落地。杏子飞起一脚又把沙耶加踹了出去。


沙耶加重重摔在地上,滚了几滚后,咬牙翻身站起,不做什么调整继续向杏子冲去。


我也是个笨拙的家伙。


这次杏子没有持枪做什么防御姿势,而是轻轻一挥手,沙耶加面前的地板开始裂开,红色的锁链向毒舌一般从裂缝中钻出扑向沙耶加。


但我知道,正义和你的幸福是不矛盾的。


沙耶加用尽全身的力气拦腰斫断锁链变了个方向继续冲去,每前进一步,面前的地板都会裂开钻出锁链,而随着每一次挥砍,她都感觉手中的剑越来越沉重。


曾经你也那么奋不顾身地想要救我。


沙耶加离杏子越来越近了。她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步子越来越慢。


哪怕拼了命的,也想救我。


沙耶加近乎是踉跄着接近了杏子,用出体内最后一丝力气,挥剑刺向杏子。


麻美姐让我杀了你。


眼见着沙耶加亡命攻来,杏子扇动背后的黑翼,向后飞去。


我做不到。


沙耶加最后一击扑了个空。眼前的杏子只是轻巧地向后一飞,就躲开了自己。还没来得及有其他想法,杏子扇动翅膀挺枪向前刺来。


你会杀了我吗?


已毫无力气躲闪的沙耶加被杏子刺中当胸。冰冷的金属穿进身体,带得她的思维出现了一刹那的停滞。


这不是你的意思。


杏子落地发力,长枪推着沙耶加向后退去,直到退到一堵墙跟前。她猛一使力,枪头终于穿出沙耶加后背,深深扎入墙中。


就像那时候的我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


随着枪头整个穿透身体,沙耶加口吐鲜血,身体随之一阵痉挛。杏子抚摸着枪杆,慢慢地靠近被钉在墙上的沙耶加,带着晓美焰标志的玩味笑容,凑到她的耳边,用嘲弄的语气说道:“我说过了,杀·了·你·哦。”


但这次轮到我来救你了。


沙耶加咳出一口血,费力地喘着气。眼前的杏子除了外貌,活脱脱的就是晓美焰的翻版。她深吸一口气,伸出左臂,穿过杏子的腋下,用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死死地反扣住了杏子。


我下不了杀掉你的决心。


沙耶加右手幻化出新的一把佩剑。她深吸一口气,举着佩剑用力刺向杏子的后背。利刃毫不费力地切开了凡人的皮肉,贯穿了杏子的身体——也贯穿了沙耶加的身体。沙耶加憋着这一口气,把佩剑深深地钉入墙中。

“沙耶加!”晓美焰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你要杀了佐仓杏子吗?!”


不,我要救她。从你的手里救她。


沙耶加不打算回答晓美焰,继续幻化出第二把、第三把、第四把长剑,一把一把地从后背刺进了杏子的身体,刺穿了自己的身体,然后深深地刺进背后的墙里。


我没有杀了你的觉悟,但我有自己豁出命的觉悟!


沙耶加手上幻化出第五把长剑,但再也没有一丝力气能支持自己去刺穿对方了。她没有遮断自己的痛觉,因为只有这般剧痛才能让她保持清醒,喊出最后一句话:“交给你了!麻美姐!”


眼前的杏子挥动着沾着两人鲜血的黑翼,在试着挣脱,但沙耶加用光了自己力气刺进墙里的佩剑死死地固定住了她。

两声清脆的枪响,两发子弹穿透了左右黑翼,深深射进地面。子弹末尾拴着的丝带猛然爆开,牢牢地捆住了杏子的翅膀。

杏子就保持着这样一种姿势,被固定在了地面上。

“结束了,杏子。不,”麻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叹了一口气,“结束了,晓美焰。”


一声枪响。

眼前最后一个画面,就是子弹穿透了杏子的脑袋。


========================稍晚送上尾声,真正的大结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