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

作者:伊兰迪尔之剑
更新时间:2021-04-26 20:50
点击:487
章节字数:88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6


沙耶加满脸的倦容让杏子十分心疼,连忙上前扶住了她。沙耶加对杏子报以一个抱歉的微笑:“让你担心了。”

“没事吧?没受伤吧?”

“这个嘛……受了点伤……不过麻美姐已经治好了。”这时沙耶加突然想起自己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麻美学姐,正要开口,就被麻美面带微笑地伸手阻止了。

“我知道你们有好多好多想问我的,不要着急。我,会全部告诉大家的。”她走到几人中间,对着杏子身后点了点头,“开始吧。”

杏子先是一愣,等到看到一个白色的生物从自己身边钻过,才意识到麻美是在和之前找到自己的那只QB说话。“啊……我想问一下……”她刚开口,突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大地开始变色,学姐脚下开始出现一圈黑色的圆圈,并不断扩大,她惊疑之间正打算拉着沙耶加走开的时候,反而被沙耶加拉住了。“没事的。麻美姐大致跟我说过,这是某种仪式。”沙耶加轻轻在她耳边说道。

仪式?仔细一看,那只白色的QB正蹲坐在麻美脚下,身上正在发出白色的光芒。黑色的圆圈慢慢扩大,直到笼罩了她们四个人。


“这是……”杏子环顾四周,发现虽然自己站在一个黑色的圆圈上,黑圈的边缘散发着淡淡光芒,弥漫着一股薄薄的黑雾,可周围的景象并没有变化。公园里的人们依然慢慢地散着步,不远处街上依然人来人往,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们的异样。杏子忍不住想伸脚踏出这个黑色的圆圈,被麻美制止了:“先不要出去。”

她环顾了四周,看了看所有人,正色说道:“欢迎来到黑洞。”


“黑洞?”虽然在来的路上,沙耶加已经被告知了会以特殊的方式来揭示所有的事实,但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依然让她心中充满了疑惑和惊讶。

“黑洞……”杏子之前听QB提到过这个词,但任凭她百般追问,QB愣是一个字都没有透露给她。

“是的。黑洞。第一次进入这个黑洞,我和你们一样惊讶。”麻美面带微笑地说道。

“如果我走出这个黑圈呢?”杏子忍不住问道,“会被弹回来?还是被烧焦什么的?”

“不会怎么样。这个黑洞只是划定了一片范围把你们隔离出现在所处的宇宙,但相位空间是无缝的。踏出去的话,只是跌出黑洞回到原来的世界而已。”

“继续说吧,QB。”麻美看向身前的QB。

白色的生物点了点头,开始解释道:“孵化者文明延续了数千亿年,从开始进化出文明以来,就意识到信息的传承。这种信息的传承不是简单的把生活的每一天记录下来或是琐碎事情的合集,而是关键的事件与时间点。”

“关键的时间点?”杏子听得有些发愣。

“是的。发生了那种足以扰动线性的宇宙发展的事件。”

“……哈?比如?”

“比如某一颗恒星的诞生,某一颗恒星的爆炸。”

“这……这事件也太大了吧……”沙耶加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在如此巨大的宇宙尺度上,这种事情是微乎其微的,每一秒每一刻在宇宙中都会发生数百万数千万次。就我们的研究结果来看,任何情况下,有了这些关键的事件和数据,都可以通过主脑来反推回该时刻,宇宙的状态。”

“猪……猪脑?”杏子是很不擅长这种复杂抽象的概念。自然科学课上她基本就没怎么醒着。

“主脑(Main-brain),是我们所有孵化者文明的最高意识集合。集体意识生命的概念也许你们无法理解。但简单地打个比方,就相当于一台超级计算机,控制着人类的意识,计算着宇宙中任何时刻会发生的事情。”


除了QB不带感情的解说声之外,另外四个人鸦雀无声。沙耶加和杏子是第一次听,依然沉浸在巨大的疑惑与震惊中;麻美则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全部,此时只是表情严肃地闭着眼;而薇尔妮被杏子抱在怀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QB,不知道在想什么。

QB停顿了一下,继续解释道:“个体是卑微的,甚至宇宙的文明也是卑微,真正有意义的是宇宙的状态。而为了保护这些宇宙的数据不被污染和改写,我们开发了‘黑洞’技术。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

“等等,黑洞我记得是宇宙中充斥着无穷引力的地方,连光都无法逃逸,那么我们现在……”平时还算是爱读书的沙耶加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不,‘黑洞’只是形象的比喻。黑洞中的事物无法被外界探知,因此我们给这个技术形象的取名。而我们现在所处的‘黑洞’,只是孵化者根据种族特有的能力,划定的特有的一片同整个宇宙隔离的区域。并不是真正的黑洞。”

杏子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问道:“那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个黑洞中谈话?”

“因为我们正在与宇宙的主宰为敌。”


QB的声音依然机械让没有感情,但这么一句简单的话瞬间在两人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宇宙的主宰……宇宙的主宰……杏子喃喃地重复着这五个字,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她是被排除在会议之外的。”


“晓……晓美焰……”杏子犹豫着说了一个名字,她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肯定。

“是的。晓美焰。现世的宇宙观测者,整个宇宙的主宰意识。”QB停顿了一下,如果它有感情,那就一定是感到了恐惧,“我们孵化者文明的主人。”

“她……她创造了你?”刚才沙耶加还能顺利地消化所听到的概念,而此时她的大脑好像已经停止了运转。她想到了这么一年以来所有种种发生过的事情,拉面店、和小圆的关系、飘忽不定的身形、魔性的笑容、对一切了如指掌的样子……

“不,她奴役了我们。”QB的声音依然没有变化,“我们惊慌于宇宙意识以这样的形态和方式来与我们沟通,但从没有想过她曾经不是这个宇宙的主人。”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杏子呆呆地问道。

“保存者。携带着我前面所说的关键宇宙数据的保存者沉睡在主脑所创造的‘黑洞’中。所有数据都是未经污染和篡改的。我们会定期唤醒一次保存者,来反推之前的宇宙状态与我们所处的历史是否有悖,从而给出修正所有宇宙偏差的方案。正是这些原始数据,让我们知道了,晓美焰并非一直都是宇宙的主宰意识。”


“沉睡的保存者……”杏子脑补的画面是一只QB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睡觉,“我有点不太能想象……就是它在睡觉吗?”

“孵化者的生命形态,是纯能量和纯意识的。这个身体只是为了方便同你们进行交流。保存者只是一个单独的意识体,脱胎于主脑,但依靠黑洞永久和群体的意识网络隔离,只有主脑能同他们沟通。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苏醒一次,同主脑核对数据,更新之后又重新陷入休眠。”

“继续说。”也许是震撼过了,沙耶加反而变得平静了很多。

“保存者甚至脱离于这个宇宙。我们的几次数据观测反推出,宇宙的主宰意识曾凭空出现,后又神秘易主。进一步的细节核算后,我们得到的结果是,”QB停住了,似乎在思考措辞,“我们得到的结果是,之前的一个宇宙意识是鹿目圆。”


是小圆!

两人惊得目瞪口呆。为什么偏偏会是小圆?!晓美焰和小圆的关系那么好难道是……

“晓美焰窃取了宇宙主宰意识的地位。用人类宗教的术语来讲,那就是窃取了神的地位。”

杏子感到一阵眩晕。但她努力站稳了,问道:“你……你有什么证明吗?”

“你们谁记得,小圆是怎么来到班上的?”反问她们的是麻美学姐。

“从国外转学。”沙耶加回答道。

“你们怎么认识的?”

“很小的时候,我们两家是相识,小圆还在国内生活,后来随着父母移居美国了……”

“那么你们谁记得晓美焰是怎么来到班上的?”麻美学姐冷冷地问道。

“她……”杏子和沙耶加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里都充满了疑惑和惊讶,“我们……不记得……”

“你们是怎么认识她的?”

“我们……只记得她是晓美焰……”二人渐渐察觉到不对劲了。


“是的。”麻美的表情十分严肃,“你们的记忆被修改了,而被强制地加入了‘不要去想、不要去怀疑、不要试着接近晓美焰’这样一种潜意识。”

长时间的沉默终于被QB的声音打破了:“晓美焰窃取了宇宙主宰意识的地位,剥离了鹿目圆的人格,重塑了这个世界:这个你们现在正在生活的世界。”

“也许这并不是一个虚假的世界。但对于你们的过去,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麻美继续说道。

两人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我们根据数据的推算,也得到了这样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在晓美焰窃取神格、剥离鹿目圆人格的过程中,相应的当时的鹿目圆也想办法保存了一部分晓美焰的人格。而这部分晓美焰的人格‘残片’,就是解锁一切谜团的钥匙。”

“你们的记忆有些被篡改了,但大多数都被封印了。毕竟编纂每个人的故事、重新构建一个世界、赋予每个人新的人格和意识是非常浩大的一件事,而这位毛躁的新神眼中只有千方百计得到的鹿目圆:所以她选择了最便捷的方法,那就是重置所有人的记忆,封印起始点以后的记忆,对关键的几个人物的记忆进行重点修改。这就是这个‘新世界’。”说完,麻美学姐长叹了一口气。

“是的,”不等她们进行进一步的思考和喘息,QB就接着说了下去,“你们所有人的记忆,都被一把锁给锁住了。而现在这把锁的钥匙,就在眼前了。”说罢,它的眼睛留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那就是杏子怀中的薇尔妮。


长时间的寂静。杏子和沙耶加两人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城南区肮脏的街道里救回来的,竟然是揭开整个世界谜团的关键。两人呆呆地看着薇尔妮,怀中的小女孩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迎着QB的目光。

“我们得知了所有的有关于这个宇宙异变的事实后,就秘密决定让这个宇宙复原。而推算出薇尔妮的存在则是解开一切的关键。晓美焰依赖我们,对整个宇宙进行监控,尤其是对所有的魔法少女进行监控,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无法找到薇尔妮——因为她命令我们在整个宇宙范围内进行寻找,而真正能寻找到薇尔妮的队伍,它们时刻隔离于主脑:仅仅将自己的意识放置于黑洞中,便能瞒过这个宇宙中的所有人,包括主脑。”


麻美学姐走到杏子跟前,从她怀中接过薇尔妮,放置在地上,对早已讲不出一句话来的两人说道:“我就是薇尔妮——也就是‘钥匙’的第一个试验品。解开了意识的封闭后,我做了很多,筹划了很多,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的原因:佐仓杏子,美树沙耶加,”麻美很罕见地以严肃的口吻直呼其名,“你们是这一计划成功的最重要的一环。”

说着,她蹲下身子,将薇尔妮的左手握在手中,摸了摸她的头。薇尔妮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呆呆看着麻美。麻美将她的左手缓缓地举起,盖在了她的左脸的胎记上。

杏子和沙耶加万万没有想到,薇尔妮左脸上那块紫红色的不规则形状的胎记,竟然能正好贴合她的左手的轮廓。此时 胎记像是流沙一样慢慢地消退着,重新聚集在了薇尔妮的左手掌,慢慢地汇聚集拢,形成了一个蜥蜴的图案。

她放下左手,眼神开始变得清澈。等到她把头抬高,转向杏子和沙耶加时,两人都大吃一惊:没了胎记的薇尔妮,就是一个短发版的幼年晓美焰啊……

“在找麻美做过实验之后,我们证实了这一假说。麻美也提出了这个计划:那就是帮助鹿目圆重新夺回主神的位置。她需要你们的力量,需要所有魔法少女的力量,更需要小圆的力量。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暂时锁上了薇尔妮的力量,解开这一封印所需要的,正如你们刚才所见,就是她自己。她就是开启一切的钥匙。”


麻美重新站起身来,表情严肃地对杏子和沙耶加两人说道:“不错,是我想办法,让你们‘碰巧’救了她。”

“那魔兽呢……”杏子呆呆地问道。

“那个是偶然。但也是对你们能力的锻炼和考验。”

“考验吗……”沙耶加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杏子追问道:“那魔女呢?”

“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魔女了。”麻美语气依然严肃而认真,“你们之前与之战斗的、现在袭击见泷原的那些‘她们’,是之前死去的魔法少女的英灵。”

前魔法少女?!杏子顿时手脚冰凉,在她的理解中,这就是在杀人。

“小圆成神后救赎了所有的魔法少女,任何战死的、最终力尽或是灵魂石污浊到无法净化的魔法少女,神都会在英灵殿收留她们的灵魂。她们通过投影再次在另一个世界获得肉身,进一步降临到你们的世界来。”QB不紧不慢地对两人解释道,“沙耶加,你也曾经是。”

这次轮到沙耶加目瞪口呆了,她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没有像她们那样全身被……”

“那是因为这个世界被恶魔污染了。”麻美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同铁锤一样敲打在沙耶加心上,“这个世界因为晓美焰的存在,扭曲而污秽,所有降临的神使的外观也不可避免地被扭曲了。她们之所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砍杀所有见到的人,也许在她们眼里,我们也是黑暗邪恶的生物吧。”麻美说完这句话,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看向另一边,过了一会儿才说:“沙耶加,你不一样,你在晓美焰窃取这一切之前就来到这个世界了。你是小圆、是神真正的使者。”

虽然她没有明说,但沙耶加很清楚,麻美学姐言外之意就是“未能阻止晓美焰窃取神格,你也有一定的责任”。


“佐仓杏子,美树沙耶加,你们两个正站在真相之门前,钥匙就在你们的面前,”麻美把薇尔妮推到她的身前,“这个世界需要正义,需要被重置,你们就是斩断这些扭曲的利剑。来吧。”

薇尔妮依然没有说话,但同之前眼睑下垂、眼神浑浊、神态木然的小姑娘相比,眼前的她表情肃穆庄重,眼神清澈锐利,仿佛能直达人心一般。这个与自己相处了不长时间的小姑娘,竟然是这样的一种存在,这让沙耶加和杏子都感到非常的无措。

预感似乎实现了。杏子这样想道,那种平凡的生活,终究是被打破了。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犹豫之中,此时自己所面对的,不只是眼前这个所谓的“钥匙”,还有一种巨大的对于未知的恐惧:在两人来之前,她已经知道晓美焰在撒谎了,而她能撒谎,能重塑世界建立“虚假”的现实,那么“真实”的过去又是怎么样的呢?

麻美在一旁解释说,只要握着薇尔妮的手,随便哪一只,自己的记忆就会被复原,可她似乎完全没有勇气去做这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她伸出的手颤抖着,继而浑身都开始颤抖。


察觉到杏子反常的紧张,沙耶加也有些犹豫。

“你……在害怕吗,杏子……”沙耶加在她耳边问道。

“嗯……对未知的恐惧……”杏子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沙耶加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轻轻地抱住杏子,像母亲平复哭泣孩子的时候那样缓慢而轻柔地地拍着杏子的背,说道:“不要紧张,如果讨厌的话,就不要去做了。”

“那沙耶加呢……”

“我啊……我要去取回我自己的记忆。”沙耶加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语气中透露着一种坚定,“麻美学姐说得对,‘这个世界上需要正义,需要被重置’,我成为魔法少女后,为的也是这些。我想曾经的我,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

“沙耶加……”杏子的声音似乎带了点哭腔。

“没事的,没事的,”她继续安慰着杏子,“我啊,虽然有点笨拙,但认定的事情,是一定会去做到的。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杏子,放着杏子不管的。其实你知道吗,我也给你准备了圣诞礼物啊。所以我快点帮麻美姐结束这一切,还能过上圣诞节呢。”

怀中的杏子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过了良久,杏子才轻轻地说:“我也要解开自己记忆的封印。因为我不想让沙耶加一个人去,而且以前的记忆什么的、沙耶加知道而我却不知道,那太狡猾了。嗯,事情结束后,我也要给你圣诞礼物。”

沙耶加不禁莞尔一笑,两人碰了碰额头,表情都变得认真、严肃了起来。


眼前的就是自己的过去。杏子想道。

眼前的就是自己的未来。沙耶加想道。


两人神情肃穆地走上前去,一人握住了薇尔妮的一只手。


在握住薇尔妮手的一刹那,杏子感觉浑身上下像是通了电一样地痉挛了一瞬间,接着脑子里像是开了泄洪闸一样,所有被封印的记忆喷薄而出,她费力地筛选着,终于找到了可以回忆的开头:

父亲不被人理解,自己替他许下了愿望,帮助他成功,却被识破身份,遭到逐出家门的惩罚。父亲日渐消沉,终日酗酒,最终精神崩溃,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自焚,整个教堂化为一片烧焦的残骸。从前的敌人并不是魔兽,而是真正的被称为魔女的存在。失去了家的自己开始了流浪偷窃的生活,性情大变,同从前的好友泽美发生了争执后失手杀了她。麻美死在了见泷原,自己前去抢地盘,却遭遇了愣头愣脑的沙耶加。一番打斗完败于自己的沙耶加却一如现在这样的不服输。想和她交朋友过上快乐自由的生活,却被她报以白眼和拒绝。因为愚蠢的感情而陷入低沉的沙耶加自暴自弃地战斗着,最终变成了一直痛恨的敌人——魔女。而怀着复杂心情多管闲事的自己,却最终与沙耶加同归于尽……


杏子的胃部感到一阵不适,俯下身子开始剧烈地干呕着,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这不是自己所想要的记忆!一切的一切都和现在的生活,和现在每个细节完全相背离!自己尊敬的父亲,是个自暴自弃的懦夫;自己亲爱的母亲和妹妹,被父亲放的那一把愤懑之火一同烧死在教堂中;失去了家庭之后自己居无定所,过着作践了一切骄傲与教徒的虔诚的生活;甚至连和沙耶加这般亲昵和要好,都是虚假的现实和幻觉!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轰然地崩塌着。


沙耶加的反应不像杏子那般强烈,但她此时早已是浑身大汗。同样为了恭介许下那样的愿望,却被仁美横刀夺爱,但最终的自己走向了自我毁灭。自己同杏子,关系也不是这么良好,在变成那种怪物后,最终是她与自己同归于尽……小圆救赎了所有魔法少女,让自己成为了真正梦寐以求、践行正义之行的斗士——直到晓美焰篡夺了这一切。

她感到羞愧和汗颜——就连发下“也许我会忘记很多事情,但我不会忘记,晓美焰!你是个恶魔!”这样的誓言,她最终还是忘记了晓美焰的真实身份,如果不是薇尔妮,自己应该就这样迷失在平凡的日常中了吧……

沙耶加握紧了拳头。

这笔账,我们来好好算算吧!晓美焰!


杏子依然捂着嘴在无声地流着泪。看到她浑身颤抖地在哭泣着,沙耶加也有些心软。她也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杏子的后背:“没事的……杏子……我不会离开你,不会防着你不管的……”

杏子因为哭泣而剧烈抖动的身体渐渐地平复,许久,她带着重重的鼻音沙哑地问道:“我们……要怎么办……”

“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恢复正常的世界……”

“正常的世界……”杏子的声音低低的。

沙耶加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麻美姐解开我们记忆的封印,为的就是让我们有战斗下去的理由。”一直默不作声的麻美听了点了点头,把手搭在薇尔妮的肩膀上。

“理由……”

“杏子……”虽然真正的记忆中,自己和杏子的关系似乎并不太好,但看到如此颓丧和失魂落魄的杏子,沙耶加莫名地心痛,“都是晓美焰害得你如此难受……”

“难受?”杏子的声音依然很低,似乎只是在喃喃自语,“是的……我现在非常难受,这辈子也许都没有这么难受过……不,哪怕是在之前的记忆中,也没有这么难受过……但在此之前的这么几个月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啊……”

“杏子……”沙耶加感觉有点不对,正想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麻美伸手阻止了她:“让她冷静一会儿吧。一时间恢复记忆会有些混乱。”

“不我现在清醒得很……”声音虽然低,但杏子的这句话沙耶加听得清清楚楚。

她只能摇摇头站起来,问麻美:“这一切都是晓美焰造成的。我现在只想狠狠揍她一顿。我们要怎么找她算账?”

还没等麻美回答,但沙耶加分明听到了一句让她感到毛骨悚然的话:“不,也正因为她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几个月……”

“杏子!”沙耶加闻言骇然,以不可置信的语气反问她道,“你真是伤心过度糊涂了吗?她是个恶魔!这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假的!那我们这几个月的生活都是假的了吗?我们关系这么好也是假的吗?虚假的?我的父亲也是虚假地活在欧洲的那个小国吗?”杏子越说越激动,站起来红着眼开始对沙耶加吼道。见势不妙的麻美赶忙走过来隔住了两个人:“好了好了,冷静一点,杏子,如果没有她的篡位,你们的记忆也不会被修改,这么说也还是她的错。”

“不会被篡改——那我就活该过着那种流浪和自暴自弃的生活了对吗?我的妹妹就应该和那个已经失去理智的老爹一起去死吗?”

“杏子……对于你的过去我感到很遗憾,但——”沙耶加把头探过麻美的肩膀,对杏子说道,但她的话被杏子强行打断了:“但什么?我知道你想说‘但对就对错就是错这一切都是假的’这种话。可在这之前,我们意识到过现在的生活是编造的吗?”

听了这句话沙耶加脸色都变了,心里充满了错愕和不解:“那就放任她继续错下去?继续支配这一切?继续干着操纵我们生活这种不义的勾当?”

“正义!你的正义,美树沙耶加!为了这两个字你什么都可以不要了!是,你的生活前后什么变化都没有,也不怕失去什么!但我呢!你没有亲妹妹,你怎么会知道她会给你带来多大的快乐?!没有失去过亲人,你又怎么会知道他们在你生活中多么重要?!”

被杏子这么一吼,沙耶加也有些气短,但她依然尽可能地压低自己的音量用她所能做到的最平和的语气对杏子说道:“你不冷静了,杏子。那你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了,就打算什么都不做吗?这样也未免太自私了。”

“自私?你才是最自私的,沙耶加。你,为了那两个字,自私到可以不顾自己的父母,可以不要自己的朋友,两眼一抹黑地去战斗,最后自私地变成了那种怪物!你现在又要做什么?毁了我们的生活还不够吗?”

“那你想要怎么办?忘掉今天晚上?怎么可能?”

“她之前能锁住这一切,现在也能。我明天一早就去意大利。”杏子冷冷地说道。沙耶加也明白这个“她”指的是谁。

“你现在已经不是自私了,你疯了。她是敌人,你却要去寻求她的帮助?”沙耶加再也忍不住了,也开始对着杏子大吼道。

“我没疯!倒是你像是一个只看得到正义的疯子、自私鬼,要夺走我的一切!”杏子狠狠地说道,甩开拉着她的麻美,头也不回地踏出了黑洞。


“杏子!你!”麻美试着拉住杏子,却被她一下甩开手。眼见着她走出了黑洞,麻美只得叹了口气对QB说道,“解除黑洞吧。”

黑色的圆圈消失了,沙耶加感觉到了一瞬间的失重,然后又恢复了正常,虽然时间还是下午,但周围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了。之前正在公园里悠闲散步的游人们消失得无影无踪。眼见着杏子要走了,沙耶加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想要拉住杏子的手:“杏子!你等一下!”

“别碰我!”杏子一巴掌打开沙耶加的手,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们关系这么好也是假的。啊,第一次见面我还胖揍了你一顿,不记得疼了?”

沙耶加心中充满了失望,她停下脚步,对杏子的背影喊道:“你要去哪?”

“既然她是这个宇宙的主宰,那我去哪里她都能找得到我。我现在要去一个没有你们俩干扰的地方,然后让她知道我在哪,让她告诉我我要怎么去找她。”


“不错。我要知道你们在哪,确实非常轻松。”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晓美焰的声音,杏子也停下了脚步。众人四下寻找着,只见长椅后的草丛里窸窸窣窣地一阵响动,接着钻出来另一只QB。

“看这里,佐仓杏子。”依然是晓美焰的声音,但似乎是从QB那里发出来的,“真没想到啊,孵化者们,虽然你们没有感情,但不代表你们没有策略这种东西,竟然也学会了向我隐瞒信息啊。”

沙耶加和麻美看向自己身边的QB,白色的生物眨了眨眼睛,解释道:“本来最后一步,是要处理掉所有在黑洞内发生的事情所产生的信息的,但主动走出去就带走了这些信息的副本。”

“解释得很好。你的族人是我的眼睛和喉舌,但也会产生你这样,不服从于主人、怀有异志的个体呢。你们居然把黑洞这种东西,也向我隐瞒了。”听得出来晓美焰的声音带着怒气。

“因为你没有问过。”QB老老实实地说道。

“真是一群不会撒谎,却会隐瞒的家伙啊。不过现在我也知道了,下次要问你们,到底又隐瞒了什么。”

“晓美焰!”在听了好一会儿晓美焰和QB的对质之后,杏子突然盯着那只传话的QB,大声吼道,“我知道你能听见我,也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请求你的帮助。”

“我听见了。”晓美焰咯咯一笑,“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明天,你就会忘记之前发生的所有事,忘记沙耶加,忘记麻美,你只是个在风见野平平凡凡地生活了几年的魔法少女,即将去梵蒂冈投奔自己的父亲。一切生活都会和你所希望的一样。但这是明天。”她的语气突然一冷,“今天还没过去。”

“你要我做什么。”杏子也非常干脆而平静地问道。但沙耶加急了,大声地喊道:“你在寻求恶魔的帮助!佐仓杏子!这没有什么好结果!”

“她许诺了。比起相信你,”杏子转过眼冷冷地看着她,“比起相信你,我更相信她的承诺。”

“是的,你是正确的,佐仓杏子。我希望每个人都幸福,所以才给了你重新拥有温暖的家的机会。事实上,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明年你毕业后,也可以去和父亲团聚。”晓美焰的语气充满了得意,“所以,这一切的恶魁必须要被惩罚。给我带来那个小女孩。”

杏子自然清楚“那个小女孩”指的是薇尔妮。她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就看到薇尔妮迎着自己的目光,在冷冷地同自己对视。接着,沙耶加就挡在薇尔妮的身前了。

“你没有权利这么做,杏子。”久未开口的麻美神色严肃地对她说道,“我知道你很没法接受过去的那些事情。但我们不会离开你、抛弃你的。”

“那我就得感恩戴德你接受你们的怜悯和同情了,对吗,麻美学姐?”杏子冷冷地说道,“让开。把她交过来。”

“做梦。”沙耶加恨恨地吐出这两个字。

“啊啦啊啦,事情发展到我们都不想看到的局面了呢,嘻嘻。”晓美焰笑眯眯地说着,那只QB缓缓地走到了杏子身边,“二打一,这不公平。佐仓杏子,虽然今天还没过去,但我也可以帮你今天的份。”说着,那只QB抬起左前腿,扶在了杏子的小腿上。

瞬间,她感到自己所有的肌肉都在收缩,一股暖流自下而上地穿过了全身。等到身体放松下来后,脑海中直接响起了晓美焰的声音:“很便利的帮助哦,佐仓杏子。”


“事已至此,”沙耶加说着,完成了自己的变身,“我只有把你打醒了,杏子。”

“那我就自己动手抢了。”杏子也不废话,变身后绰枪在手,冷冷地说道。


正义就是正义。如果我连这都做不到,那就白许下愿望成为魔法少女了。沙耶加心里默默地地想着。

我能听见你,沙耶加。我知道你的正义,但我想要我的幸福。还有你的。杏子想着,咬了咬牙,把手中的枪微微一抖。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