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7-15 22:00
点击:748
章节字数:45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到今天番外就结束了,也代表着这篇文正式完成,我也能松一口气,好好地休息休息了。


虽然写得很一般,但一篇文耗费了尽一年的心力,实在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写了这么长,也是我始料未及的。虽然写了很长时间,但是一直没有想过要中断,一方面是个人的性格所在,另一方面也是一直有各位的支持,在这里表示感谢。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十二、


一辆白色休旅车在山路上奔驰,虽然开得很快,但是驾驶者技术高超,行驶得还是很平稳。司机眉头紧皱,像是很焦虑,又像是对某种状况已经忍耐到极致,可是又不得不忍。


那是当然的。车里面一片嘈杂,几个女人在大呼小叫,让他耳朵都要炸了,可是又能怎么样,他一点也不能出声叫她们停下来。


因为这几个女人他一个也惹不起!


他是楯佑一,藤乃集团的保安课长。车里的女人,都是他妻子舞衣的朋友,其中那个叫得最厉害的,是他老板藤乃静留的妻子——玖我夏树。


而夏树身边那个头发蓬乱、双眼通红、声音变调、手足无措的狼狈女人,就是楯佑一的老板,全日本仰望的豪门藤乃家的当主,藤乃集团的会长,无数人心仪的偶像藤乃静留。


可是现在的她,优雅、睿智、沉稳……这些形容她的词语不知道都飞到哪里去了,看着她欲哭无泪的样子,连从小到大都没有失去的美丽也谈不上了。


这也难怪啊,她的她的老婆要生了,而且还没到足月!


就像她曾经说的,孩子们要迫不及待地要扑到她们怀里了。


这一切发生得措手不及,毫无预兆,当大家都在沙滩上捧着个盘子一边吃巴西黑豆饭一边看佑一教菜菜和翔太踢足球,夏树一声惊叫,盘子倾倒,让所有人都愕然地停了下来,呆了两秒钟,然后全都跳起来乱成一团。


“是阵痛了么?”舞衣连忙问。


“看疼痛持续的时间,应该就是。”蓉子看了看表,向旁边抱着夏树,一脸紧张的静留说,“孩子要出生了。”


“怎么可能?”静留难以置信地叫道,“还没有足月,没有到预产期!”


“这很正常。”这时候还能施施然走过来的,只有鸟居江利子了——连远处的佑一看到情况,都拎着两个孩子跑过来了,“双胞胎早产的比例不少,何况你家已经很离预产期只有三周了。”


“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静留都咬牙切齿了,她又怕吓着夏树,连忙低头道,“宝贝,不怕不怕。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有我在你身边,没问题的。”


江利子想要反驳,可是看到此情此景还是算了。在蓉子有条不紊的指挥下,有生产经历的她和舞衣上车陪伴夏树,有医师执照的江利子当然也得跟着,而开车的任务,自然交给这里唯一的成年男人,家里开车行出身的佑一。


至于两个小孩子,暂时丢给千歌音和姬子了。


这两大两小站在沙滩公路边,目送着休旅车绝尘而去。“希望夏树没事,一定要母子平安啊!”姬子双手握在胸前,低声地祈祷。


千歌音搂住姬子的肩膀:“一定没事的,夏树怀孕的过程一直很顺利,静留又经常陪她锻炼。何况车里还有江利子呢,有她在没问题的。”


“我说我妈妈很厉害的,是不是啊,翔太哥哥。”听到千歌音的话,菜菜得意地说,“有我妈妈什么都不用怕。”


翔太则是看了看千歌音和姬子,有点担心地说:“阿姨,你不会也突然肚子疼,要生小宝宝了吧。菜菜的妈妈不在这里,我们没办法啊。”


千歌音摸摸翔太的小脑袋:“没关系,阿姨的小宝宝不在这里?”


“那她在哪里呢?你们把她藏起来了么?要玩捉迷藏么?”菜菜这个孩子好奇心真重。


“小宝宝啊……”千歌音看了一眼姬子,像是下定决心似地说,“她正在来这里的路上。她很快就要来了。”


“千歌音,你是说……”姬子吃惊地瞪大眼睛,这惊里面,更多是喜吧。


“嗯。”千歌音没有多说什么,态度却一如既往地沉稳自信。她牵起两个孩子的小手,“咱们赶快收拾一下,去医院迎接静留阿姨和夏树阿姨的小宝宝。”






“夏树,夏树,听话,来,呼吸,呼吸。”静留按着蓉子的指示,让夏树有节奏地深呼吸,可是看到夏树脸色疼得发白,却又咬着嘴唇努力地不发出声音,静留心疼得泪光闪闪,“宝贝,疼你就叫出来啊,别忍着啊。”


“是啊,别忍着。而且你咬住嘴唇,怎么张嘴呼气呢。”蓉子比静留镇定许多,“跟着我,吸气,慢慢呼气。”


听到夏树终于发出疼痛的呻吟,舞衣惊慌地说:“可是……真的不会生在车上吧?要是生在车上该怎么办?”


“舞衣,你说这话真不像是一个护士出身的人。”江利子一边按摩夏树腹部和腰部来缓解疼痛,一边慢悠悠地说,“就算她生在车上我也能对付,在阿富汗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帮人接生,在山洞里、树丛里,那里的女人非常规方式生产的太多了。我技术好着呢。”


已经焦躁不堪的静留如何能忍得住她优哉游哉的语气,没好气地回道:“我老婆可不是沙漠里的阿拉伯女人!”


“这你可说错了!”江利子得意洋洋地说,“阿富汗既不是沙漠,也不是阿拉伯人。阿富汗80%是山地,而且大多数是普什图族人和塔吉克族人。静留,你的地理知识很匮乏哦。”


“那又怎么样?”静留粗鲁地回了一句,她已经完全地不耐烦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让蓉子在野地里生孩子?”


江利子瞪大了眼睛:“我老婆又不是沙漠里的阿拉伯女人!”


蓉子倒是笑了,她幽默地调侃道:“看来静留和我家小利真是天生一对,连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样的。看来我应该让贤,把小利让给静留。”


“不行!”还没等静留出声,夏树突然中止了呼痛,挣扎着坐起身来,揪住蓉子的衣襟,“静留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尽管惊讶、紧张,可是听到这句话,车里静了一秒钟,还是爆出一阵笑声。


“这哪像生孩子啊。”车里混乱、欢乐又生气勃勃的气氛却让佑一的眉头皱得更紧,他一边开车一边喃喃地抱怨:“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这里……一、二、三……五个女人,等于两千五百只……”


他却冷不防被妻子狠狠地拍了一下后脑勺:“全是废话,开你的车!”






“还没有出来么?她们进去都这么久了,会不会有事?”脚步急匆匆赶到医院的姬子看到走廊里的一行人,劈头就是一句话。


“姬子,别这么问,怎么会有事呢?”随后而来千歌音语气温和地责备了出言不慎的妻子,把怀抱里的菜菜递给蓉子。她刚才一手抱着菜菜,一手牵着翔太,一路狂奔,可现在却也是气定神闲。


“没事的,没事的。”蓉子温和地笑,“当年我生菜菜也花了很长时间。小利都急坏了。”


“为什么要花很长时间?”菜菜好奇地问。


回答她的是小利妈妈:“因为你那时候又懒又胖,懒到呆在妈妈肚子里不想出来,等想出来又因为太胖被卡住了。”


“我才不是又懒又胖!”听到小利妈妈明显捉弄她的话,菜菜只是淡定地回了一句,可是听到小利妈妈又说她让蓉子妈妈好疼好辛苦,这孩子乖乖地垂下眉眼,在蓉子妈妈的脸颊上轻轻地摸了摸。


“哇,好乖好可爱!”舞衣说,“菜菜喊一声小妹妹快出来,也许夏树阿姨就不那么辛苦,菜菜立刻就当大姐姐了!”


“是把菜菜当做送子龙女么?”江利子看到菜菜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满眼是跃跃欲试的渴望,她还是点了点头。


“小妹妹快出来!”


一声话落,就听见产房里发出嘹亮的哭声。


“有了,有了!”


“听,是两个呢!”


“果然是双胞胎。”


当护士把两个哇哇大哭的婴孩抱出来,大家立刻围拢过来。护士打量了一下这些容貌气质各异的美人儿,疑惑地问道:“请问你们是……”


千歌音微微一笑,代表大家回答:“我们都是孩子妈妈的亲人。”


“来,哥哥姐姐跟小妹妹们打个招呼。”佑一一手抱起翔太,另一手抱起菜菜,凑到婴儿面前。


孰料翔太有些失望地说:“小妹妹不漂亮啊,没有菜菜漂亮。”


菜菜则是睁大眼睛:“怎么皱巴巴的?”


“才出生的孩子都这样,你小时候也这样。”江利子笑道,“再大一点她们就像静留阿姨和夏树阿姨那么漂亮了。”


“真的啊?”菜菜发出孩童的感叹,“你看你看,还是有点像呢!”


是的,虽然是红彤彤皱巴巴的婴儿,哭得五官扭曲,可是毛茸茸的头顶上,一个是浅亚麻色,另一个则是蓝莹莹的。


果然是一对小静留和小夏树呢。


“静留呢,怎么没有出来?”蓉子想起了孩子的两个妈妈。


“藤乃小姐说她一定要陪着玖我小姐。”


是的,静留怎么会丢下夏树?在任何时候。






“静留,怎么不去看看宝宝们?”夏树吃力地说,生孩子已经耗尽了她的体力,好在母女平安,让静留松了一大口气。


“医生已经告诉我孩子很好了。”静留怜爱地抚摸着夏树湿漉漉的头发,“何况她们现在有一大群阿姨们围着,而只有我能陪在你身边,你说我怎么选择呢?”


“嗯。”夏树笑了。她没有劝静留出去,她了解爱人的性格,更了解静留对她的爱意深重,何况现在是她们最后安安静静地独处了,很快她们就会成为一对忙忙碌碌的孩子妈妈了。


那个时候,她们会拥有一个四口人的大家庭了。


看着夏树苍白的脸上绽放的笑容,静留的眼泪也在慢慢的凝聚。她的爱人刚刚经历过一场大的战役,此时却静美柔弱如掌心的雪莲。如果不是一直陪在夏树身边,亲眼看到夏树是如何努力地生下两个孩子,她又怎能体会到她的爱人是如何的伟大?


看到孩子们一个个顺利地脱离母体,听到她们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空气时的嘹亮哭声,静留的心也像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世界,亮了起来。


她经历了生命的孕育,生命的诞生,她看到了她和夏树的爱情是如何通过这种方式融合和延续;也看到了一个生命,即使她的起点是实验室,而当她诞生的那一刻,又带有多少的骄傲和力量!用那样毫无顾忌的方式,向世界宣告她的到来!


当她看到夏树的笑容,她愈加明白,夏树坚持要孩子的那份执着的意义。夏树要让静留感受到,静留曾经自轻自贱,认为自己那见不得人的生命,是那么值得骄傲,可以用这样伟大的方式延续和传承。她还要让静留感受到生命的孕育过程中那充盈的爱,用孩子的孕育、诞生、成长,慢慢地消去静留心中难以磨灭的伤痕,让她明白那种只有爱才具备的水滴石穿的温柔而强大的力量。


玖我夏树是多么的爱藤乃静留!


“夏树,我爱你!”她哽咽着说出这句话,再也等不得夏树的回答,就俯身热烈地吻了下去,泪水、汗水混在一块,而舌尖尝到的却是甜蜜的滋味。





“这是楯家写来的问候卡,署名佑一、舞衣和翔太,呵呵。舞衣说她很乐意帮忙照顾小宝宝和你,如果你同意,我就聘她为特别生活助理,保留庶务课长的职位,薪水是原来的一倍。”


“好啊,舞衣最可靠,她能来我们家我很开心呢。”


“这张是祥子写的:恭贺二位弄瓦之喜,天赐祥瑞,德门生辉……天哪,她真的好拘谨啊。”


“不过也怪可爱的。希望她和她那位妹妹早点修成正果,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放开自我吧。”


“是啊。这张是千歌音和姬子的,她们也去灰原博士那里做配型了,咱们的光辉事迹对千歌音触动很大呢。”


“那么姬宫先生不是要把鼻子气歪了?”


“哈哈,可是父母永远斗不过儿女的,他还能拿他的宝贝女儿怎么办?”


“我怎么有一种未来堪忧的感觉,我们现在也是父母了啊,宝宝们以后会怎么样?”


“她们的未来,交给她们自己吧,我可是很开明的。哦,对了,这是蓉子和江利子写来的。”


“说了什么?”


“祝贺和问候的话呗,最后还问孩子的名字是不是叫清姬和迪兰?”


“你立刻告诉她:不可能!”


这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两个孩子在婴儿床上睡得香甜,而夏树依偎在静留怀里,看着朋友们写来的贺卡,轻言笑语。


发现夏树挪动了一下,静留立刻放下贺卡:“是不是腰酸了?我扶你下床走一走吧。”


夏树走了两圈,还是忍不住到婴儿床边,仔细地端详着熟睡的宝宝们,嘴角含笑,爱意满满。


“真的是我们的宝宝呢,就像是你和我的组合,头发的颜色,眼睛的颜色,还有五官,长大后会很漂亮的。”


“现在已经很漂亮了,你和我的孩子,怎么会差?”静留揽住夏树的肩,温柔地说。


那个亚麻色头发的小宝贝,此时不知在做什么好梦,嘴角弯起,小拳头一扬一扬的,而她的姐妹也像是有心灵感应,翘起了小脚,咂吧着嘴,像是在回应她。


“真是相亲相爱啊!”她们的妈妈相视一笑。可她们并没有把眼光挪开,夏树看得出,静留凝视她的眼神里,有什么话要说。


“静留?”


让她吃惊的是,静留微笑了一下,却做出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动作——单膝跪地。


静留握住夏树的双手,示意她不必慌乱,而看到静留的表情,夏树也明白了一二,她也就含笑等待爱人的回答。


“夏树,还记得我向你求婚的情景么?”


“当然啦。”这她怎么会忘?一辈子都会记得。静留在英国Folkestone的白沙滩,在那个无名坟茔的附近,许诺和她相伴一生,永不分离。


朝阳照在她们脸上,她们都看到彼此晶莹的泪光。她们的婚姻,有来自过去的祝福,有面对未来的期许,还有那么多共同的经历,都会转化为幸福的芳香。


可是如今静留怎么会重提往事,又做出了求婚的姿态?


“夏树,我想向你再求一次婚。”


“为什么?”夏树忍不住笑起来,静留在开玩笑么?


静留的态度却格外认真:“我想向我面前这位我最爱,最伟大的女人再求一次,希望获得你的许可——我们这一生,相爱、相知、相守,无论何种境地,何种考验,我们毫无保留,永不分离。”


“嗯。”夏树收起了玩笑的表情,端庄真挚地说,“相爱、相知、相守,无论何种境地,何种考验,我们毫无保留,永不分离。”


“还有……”


“还有?”


静留面色微酡,神情却如祈祷一般虔诚:“你要答应我,如果有来生,我们也一定要相遇,我们一家四口,一定要相遇。你一定要答应哦!”


“我答应你,无论哪一生哪一世,我们都会相遇,都会相爱,我会紧紧牵着你和孩子们的手,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在妈妈们浓的化不开的深情拥抱旁边,两个小宝宝在做着甜美的梦,时不时发出可爱的咿呀声,也许她们的梦境里,有无数的场景,无数的时空,而每个梦里,她们都看到妈妈们甜美的爱情和幸福的生活——生生世世,再能相遇,执子之手,永不分离!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