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无标题

作者:骑着北极熊爬山
更新时间:2014-06-24 18:14
点击:343
章节字数:17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骑着北极熊爬山 于 2014-6-24 18:38 编辑



026.繁星



酒会已经差不多结束了,人都已经走的所剩无几,只有几个戴着口罩的人正在收拾着残局。我远远的看见Kitty正在拿着一份文件和一个看起来像是酒店工作人员的人在说着什么。我的视线迅速的扫过大厅的每一个角落,然后自嘲的笑了一下,当然,顾里当然不会在这里,我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我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到Kitty的身后。因为我没穿鞋,地上又铺着厚厚的地毯,所以我走路基本上没有声音。那个穿着白衬衣打着黑领带的工作人员抬起头看见了我,露出一个仿佛是看见鬼的惊悚表情。Kitty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回过头,我明显看见她漆黑的眼瞳颤抖了一下,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林萧?你怎么还没回去?我以为你早都走了。”


然后她皱起眉,“你怎么搞成这样子?给酒店义务劳动去了?”她把视线向下移,“脱了鞋干活比较方便么?”


“Kitty……”我头皮发麻,我知道我此时的表情一定不好看,“我那双鞋坏了……”


“什么?”Kitty的嗓门高了八度,“坏了?林萧你……”仿佛是意识到身边还有人,她及时住嘴,然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像是在和我说“明天到了公司咱们算总账”。


“没什么事就回去吧。”她语气缓和下来,但依旧冷冰冰的,“太晚了,打车回去,宫先生说了,公司可以报销。”


“……我……我其实是想问……”我结结巴巴的说,“你知道顾里在哪里吗?”


“知道啊。”Kitty漫不经心的撇了我一眼,“顾小姐喝多了,被他男朋友送到酒店上层的房间里休息了,你要房间号么?我可以给你。”


我赶紧摆着手,“不用不用,我就是忽然找不到她了,问问而已。那个,Kitty,那我就先回家了。”然后我来不及看她什么反应,几乎是落荒而逃,逃出了酒店金碧辉煌的大门。逃进了将我层层包裹伪装的浓郁黑夜中。



远处的路灯跳动了几下,像是快要熄灭的样子,但是几秒钟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一整条大街灯火通明,繁华的让人觉得很幸福。


你知道吗,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一场又一场,永远无休无止的闹剧。


在某个位置的角落,埋藏着数以吨计的烈性炸药,它安静的沉睡着,等待着把我们炸的四分五裂的一天。



外滩一字排开的万国建筑群,是上海的第一道堡垒,每一天都有失败者,在胜利者的眼神里魂飞魄散。


我们爱着这样一座城市,以仇恨的方式。


天空里悬着一轮巨大的月亮,冷漠的光辉把人间照得像一出悲惨而绝美的话剧。明明只是过去了短短的一天,却像是漫长的一个世纪。


漆黑而不见尽头的天幕像一个精美的布景,整个上海都被笼罩在这个布景下面。


而南湘就是这布景中一颗明亮的星星。


尽管她身边永远围绕着如薄纱般迷蒙而乌烟瘴气的雾,想将她拖进望不见尽头的深渊,或者坟墓。但她从未失去耀眼的美丽哪怕一点点,她从未黯淡下来过哪怕一秒钟。她是最坚强美好的存在,她永远都绽放着温柔而迷人的光辉。



此时南湘正在距离茂悦酒店不远的地方等公交车。连续几天几夜的快节奏工作她难得好好休息,本来就白皙的皮肤现在更加苍白,让她有一种羸弱的病美人的味道,在月光下闪烁着惹人怜爱的光芒。她不时的抬起手腕来看表,现在已经是将近深夜十一点,她不知道还来不来的及赶上末班车。这期间无数辆计程车按着喇叭从她身边经过,她都视而不见。从这里回家如果打车的话,至少三位数。她心里充满了焦虑,祈祷自己的命运好一点。然而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始终不见末班车的影子。她叹了口气,几乎都要放弃了。


这时,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在她身边停下,车身在暗夜里闪耀着一尘不染的迷人光泽。窗户玻璃缓缓的摇下来,宫洺那张完美的侧脸出现在玻璃的倒影背后,面无表情的看向南湘。他的五官带着阴郁和邪气,却英气逼人,冷漠的神情和像是黑夜般漆黑的头发让他看上去像一个正站在街边等待被镜头捕捉的外国模特,或者像一个精致的机器假人。


南湘虽然从来没和宫洺有过正面接触,但他那张极富有特点的脸让每个人都会对他记忆的刻骨铭心。她几乎是一秒钟就认出了宫洺,来不及思考他为什么在自己身边停车,南湘有些僵硬的对宫洺笑了一下,“宫先生,您好。”


宫洺眯起了狭长的双眼,“你是林萧的同学,这次来帮忙的,对吧?”


“对……是我……”南湘觉得自己的嘴角都要冻住了,“宫先生还满意今天的酒会布置吗?”


宫洺并没有回答,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上车,送你回家。”


“不用了。”南湘赶紧摆摆手,“公交车马上就来了。”


“上车。”宫洺用命令的口吻说,并且拉开了车门,带着一丝明显的强迫意味,“这么晚了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别让我说第三遍。”


南湘哑口无言,只好硬着头皮坐进了那辆黑色的奔驰车里。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她拘谨的抓着自己的裙子,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林萧每次下班回家都是一副像是刚刚从南极捕了十几吨鱼回来的样子———眼前这个男人,他看你一眼,就能把你的全身都冻住。并且,再把你砸成碎片然后扔进火里烧成一阵随风飘散的白烟。


宫洺坐正了身子,对这司机低声说,“开车。送南湘小姐回家。”


黑色轿车缓缓的启动,然后像是一支涂满了荧光剂在黑夜里闪闪发光的箭,淹没在墨水般浓稠的黑暗深处,无影无踪。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