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4-30 22:16
点击:485
章节字数:33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托大家的福我的评比成功了,今天晚上去喝了庆功酒。

不过觥筹交错之后,也实在没有余力和时间回复大家了,把这章没写完的补上,抓紧时间更新吧。

——————————————————我是更新的分割线———————————————————


七十、生死一线


“砰!”一声巨响,手臂剧烈地震动,浓重的火药味在身边弥漫开来。藤乃广志看见静留白衬衫上突然炸开一朵血红的花朵,与此同时,那个美丽的身体缓缓向后倒去。


即使在这个时候,她的脸上依旧带着平和的笑容。


像极了她的母亲,她素未谋面的母亲藤乃美智子。美智子的脸上,常常挂着这样的笑容。


他什么也看不见,眼前只有重合的笑脸,静留的,美智子的。


他也听不见身边的声音,无论是剧烈的爆炸声,还是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喊声,环绕在他耳边的,是静留刚刚说的那句话:“对了,我还想说一句话,虽然我的记忆是被输入的,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在童年的记忆里,妈妈是爱你的……”


“妈妈是爱你的……”


美智子是爱他的。


这一点,他早就应该知道了吧。世上有一种爱人,无论你有多少缺点,让她失望多少次,她还是会爱着你。


真傻呢,美智子……还有你的女儿,过去的静留,现在的静留……


不过,人生走到尽头的时候,在这样多行不义恶贯满盈的人生即将结束的时候,上天还是没有亏待他。


藤乃广志缓缓举起了枪,这一回对准的,是他自己的太阳穴。


自杀的话,灵魂会永堕地狱……


他罪恶的灵魂,还是比较适合地狱吧。


藤乃广志露出了人生最后的一丝笑容,扣动了扳机……


枪响的那一瞬间,他的眼前掠过了一幅画面:那是很多年以前,他被父亲打发到美国半年后回来,在藤乃大宅绿草如茵的草坪上,五岁的静留和八岁的遥一欢呼着向他奔过来,后面站立着身穿鹅黄色和服的美智子,还有她纯洁温柔如樱花的笑容……




夏树完全不理睬身后的那一声枪响,就算那颗子弹是射向她的后背,她也顾不得了。此刻她的眼中只有一个人——她的静留!


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拼尽全力,为什么还是来不及!


原来生活不是小说,最后一秒的营救,并不是总会成功。


“静留!”她扑过去,抱住静留。她想用手按住静留胸前的伤口,可是她按得再紧,鲜血还是从她的指缝汩汩流出,止不住,完全止不住!


“夏树……”静留微微睁开眼睛,涣散的眼神慢慢地找到一个焦点,“你……”


“静留,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去死?”夏树已经是泣不成声,眼泪一滴滴落在静留的脸上。


“你……听见……”静留嘴唇翕动,致命的伤势让她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嗯……我全都……听见了……”夏树重重地点头,有无数的话想要对静留说,说爱她,说想她,说想和她在一起,让爱情变成生活,生活变成喜悦,喜悦变成永远……可是太多的话想要出口,却堵塞了声带。


“不……不!”静留陡然睁大眼睛,像是拼命凝聚起即将消散的生命。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撑起身子,用她沾满血的手攥紧夏树的衣襟,喘息着说:“夏树,我刚才说的话都是骗他的,你不要当真,不必亏欠……”


“不,不,我相信……”夏树哭叫着,眼泪随着她拼命地摇头而飞溅。


静留笑了,尽管一说话鲜血就会从口中涌出,她仍是带着她最平和静雅的笑容,低声道:“我也是骗你的,我不是你爱的那个人,也不是爱你的那个人,所以……你不要伤心……”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攥住夏树衣襟的手也慢慢松开,慢慢滑落……


“静留!”夏树将静留紧紧抱在怀中,静留温暖的血液透过衣衫渗到她的身体上,像是把全部生命交付给了她。





“Sam,静留她怎么样?”灰原哀低声问。


“不知道。”江利子面无表情地回答。她在手术室外面已经等了六个多小时,可是心情却愈来愈难受。看着满身血迹如石像一样坐在那里的夏树,她甚至觉得自己干净的衣着都是一种罪过。


对于有一双能看透一切的眼睛的她,任何事情一开始,她就能看到发展,乃至结尾。可是今天的事,她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局。因为就算她聪颖绝顶算无遗策,她也只能算到敌人的行动、形势的变化、人心的贪婪和自大,可是她算不到的,是情。


也许她也能算到情,可是她未曾料到,是如此之深的情。


因为这是情深如海、至情至性的藤乃静留!


还有那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的爱情!


鸟居江利子,你真是太差劲了!你从未想过,有人会如此执着于爱情。


灰原哀猜到她的想法,轻声安慰:“你不要太自责,这与你无关。何况医生也说了,静留能活着进手术室,全靠你现场处置得当。”


江利子苦笑了一下。作为一个曾经在阿富汗险恶环境中充当过战地医生的人,她对紧急枪伤的处理无懈可击。把静留送到这家为了预防万一而早就做好准备的医院,因为是Croft家族基金控制而保证绝对安全和可靠。与此同时她还通知到了舞衣、哀和兰。至于Mireille和雾香,按照杀手的规则,一完成任务她们就离开了,不能做任何停留,自然会有另一拨人善后。


她的确处置得当,可是越是如此,她越是悲伤。


如果她不是那么骄傲,如果她多想一点,多做一点,结局也许真的会在千钧一发之际改变。


她看到此时呆滞地坐在那里的夏树,即使舞衣的体贴照顾和安慰也无济于事,她深深地理解。她知道这个女人木讷的外表下是多大多深的痛苦,沉重得可以把骨头压碎。


作为战地医生,她知道无论在战场上还是在医院里,医生还必须承担着另一个责任。


那就是把不幸的消息通报给家属。


江利子深吸一口气,走到夏树身边。看到她从未有过的凝重样子,舞衣揽着夏树肩膀的手不禁发抖了,慢慢地松开夏树,退到一边。


这个善解人意的女人知道,也许江利子下面说的话,不是夏树能够承受的,也不是自己有能力安抚的。


江利子有些别扭地蹲下身子,握住夏树冰冷的双手。用这样的姿态,说这样的话,她其实不是太擅长,可惜擅长处理这方面事情的蓉子还在飞机上。


“夏树……”她看着夏树黯淡无光的绿眼睛,“你要做好准备。”


夏树的视线晃了晃,终于定格在江利子的脸上,干裂的嘴唇翕动几下,发出了声音:“我当然会做好准备。”


“诶?”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江利子讶异地睁大眼睛。


“我做好准备了,我要好好爱她。我们会在一起,我会好好地照顾她,再也不让她伤心了。我们会幸福的,静留想要的幸福……”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她的伤势……很重……”


“我知道,我知道她伤得很重。”夏树极快地打断她,像是受惊的孩子逃开一个阴影,“可是她会好,不是么?她一定会好起来的!她不会有事的!”


“可是……”


“静留不会有事的!因为她爱我,我也爱她!她说过的,为了我,她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什么困难都能克服!她爱我,我爱她,她知道我在这里等她,她不会走的,她不会丢下我一个人走的!”夏树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在说给自己听,说给手术室里徘徊在生死边缘的静留听,更像是在说给无情苛待她们的上天听。


“可是你也应该知道,爱情不是所有的……”


“我知道,我知道!”夏树的声音终于变成了哭喊,“我一直都知道,我就是仗着她爱我,所以我伤害她,我欺负她,因为我知道她一定不会离开我。无论我推开她多少次,伤她有多深,只要我需要,她一定会再次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所以……静留……”她冲到手术室的门边,紧贴着冰冷的玻璃门,泪水顺着玻璃流淌,“静留,你再让着我一回好不好!无论你多么不想,求你撑下去,为了我,再撑下去!”





“手术成功么?大门医生。”面对着刚脱下手术罩衫的女医生,江利子谨慎地问道。


“当然,我不会失败。”口罩上方的大眼睛犀利地看着她,好像这种问题是一种侮辱。可是解下口罩,大门未知子靓丽的面容上却是挥之不去的疲惫,不仅是八小时的手术带来的劳累,更有一种阴影笼罩的忧心忡忡。“这几天我都会在医院里,随时会应对紧急情况。”


“你不是说手术成功么?那为什么……”江利子抱起双臂,她不是摆出什么架势,而是因为油然而生的一种寒冷。她熟悉眼前的这个自由医生大门未知子,她们相识于南美的某个混乱国家,未知子替人做黑市手术,她则是去盗墓。乱世中的相识,无所谓情谊深厚,但在危难时却能互相扶助。她帮未知子从南美脱身,而只要有不能见光的医疗问题,未知子也会不问情由地伸手。所以,以她对未知子的熟悉程度,当然知道这个医术高明、特立独行的医生,最让同行诟病的地方,就是做完了手术就会到点下班,绝不会在医院多呆一刻。能让她自己决定留在医院,除非……

未知子犹豫了一下,这个自信超群的人也会犹豫,让江利子心里再次咯噔一下。就看见她调整了一下情绪,用尽量轻松的语气说:“手术成功,不代表病人就能康复。病人的伤势太重,她能撑到现在,先是因为在现场有你急救,后是因为给她动手术的是我。可这次手术是我经历过最凶险的,在手术过程中,病人的心脏停跳了四次。说老实话,她熬过了手术,可是我不认为她能熬过危险期,她心脏受损,已经不堪重负……”


“是么?心碎了,生命又怎么可能再延续?”


两个人说的是不同方面的事,可是却又心照不宣,无需多言。


“大门医生!”护士急匆匆地跑进来,“那位玖我小姐不离开ICU,她说她一定要陪在病人身边。请您去让她遵守规则吧。”


未知子向江利子看了一眼,江利子转过头,淡淡地说:“劝人的事我不擅长,先前我能劝得动她答应让舞衣陪她洗澡换衣服,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那……好吧。”未知子穿上白袍,大步走向ICU。可是这位气质凌厉的女医生在走到ICU前却放缓了脚步,最终停在了门口。


“不去履行医生的职责?”随后而来的江利子也同样看着里面,看着守在病床前夏树的背影。


未知子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恋爱经历的我,却似乎从一个背影,看到了爱情。”


江利子不说话,的确,真正的爱情是挡不住的,哪怕是一个背影,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是爱情。她甚至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哪怕背天逆地,她也不能让命运把她们拆散。


可是未知子却一个转身,就要离开。


“医生……”护士不解地叫住她。


“就让她守在旁边吧。”未知子头也不回,“多厮守一会儿也是好的吧,反正也没多少时间了。”说出这样冷酷无情的话,她却似在叹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